Cachito

Kill me with spites; yet we must not be foe.

粗制滥造的手机p图技术,刚刚不小心点了五月天的时光机,听完觉得这两天还是不要写henjei了😭😭😭莫名其妙哭了好久……

总觉得这句话好带感,决定生子文就用这个了……然而我还没开始写……明天开始写第一章

再见,房间 Chapter 11

再见,房间 前篇: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

Chapter 11

按照地址Isak不怎么顺利的到了Even的公寓楼下。

平复了一下有些紧张的心情之后,他快速的上楼敲了门。

 

“Oh!Hi!Isak……wow,你今天……看上去不一样了。”

是Micheal开的门,在看到Isak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许多。

 

“呃……thanks?我可以进去吗?”

被Micheal的眼神看的浑身上下不自在,Isak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进去找Even。

 

“Oh,yeah!sure!”

Micheal这才回过神来让开身体让Isak进去。

 

终于进了门,Isak立刻开始四处搜寻Even的身影。

可是小小的公寓里全是喝的醉醺醺的高中生,几乎是寸步难行。

待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中,Micheal身边又多了一个人。

 

“我就说他是gay吧……愿赌服输,快把钱掏出来!”

Micheal看着身旁的男孩做了个伸手要钱的动作。

 

“Shit!他之前穿的那么随便我以为他只是长得秀气而已……”

“Come on, Elias, 赶紧拿过来!”

不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钱,被Micheal一把抢过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他岂不是喜欢Even?可是Even是直的啊?”

 

Micheal把钱塞进口袋,有些犹豫的说道:

“其实……我觉得Even应该不是直的……”

……

 

“Hi!Isak!”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一抬头就看见Sonja拉着脸色不怎么好的Even朝他走过来。

“Hi……”说实话Isak都有点烦了,为什么明明不喜欢自己,Sonja却总是能装出一副很热心肠的样子。

 

“wow,Isak你今天太帅了!怎么样?你喜欢这个派对吗?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妹子认识认识?”

 

“呃……”

Isak正考虑着怎么拒绝就被Sonija拉住,往人堆里扎。

 

“Sonja!”

Even想伸手阻拦,但是Sonija回了他一个威胁一般的目光,把他定在了原地。

……

“这是我的朋友Lea,Lea这是Isak。”

Sonja把他拽到一个穿着黑色吊带裙,看上去已经喝醉了的女生面前。

 

“Hi~Isak~”

Lea口齿不清的跟他打招呼,两眼眯着,似乎也没太看清面前的是谁,就朝他身上扑了过来。

 

Isak被她身上扑面而来的酒味给熏得差点把她推开。

 

此时Sonja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她男朋友刚跟她分手,你的机会来了……不是我夸张,她在床上真的是wow……”

Sonja给他一个‘你懂的’的眼神,随后把他和已经醉的开始说胡话的Lea单独留在那里,自己穿过人群回到Even身边,凑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看到Even被Sonija拉走前,最后投给他的那一个复杂的眼神,Isak有些慌张,他着急的想要把赖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生找个地方给放下来。

 

“我来帮你吧。”

正在他手足无措时,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利索的将Lea从他身上拉了下来。

“Oh,谢谢……”

Isak终于松了口气,抬头正准备道谢,却发现帮忙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生物课伙伴。

“Sana?你怎么会在这儿?”

 

Sana扶着Lea走到沙发边,让她靠着旁边的沙发坐下,然后站起来对Isak耸肩笑了笑。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个哥哥在读二年级吗?”

“我哥哥就是Even的朋友Elias。他问我要不要一起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过来了呗。”

 

“哦,那还真是巧啊……”Isak这才恍然。

 

Sana的目光在Isak的身上巡视了一番,突然说道:

“Isak?”

“嗯?”

“Sonja跟Lea并不是什么好朋友,而且Lea……不适合你。”

她意有所指的超躺在沙发上仍然抱着酒瓶子不撒手的Lea撇撇嘴。

 

Isak耸耸肩表示赞同。

“……我也觉得,不知道为什么Sonja好像对我有敌意。”

“不过,反正你也不喜欢她,不是吗。”Sana歪着头笑道。

“那倒是不假。”

说完两个人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不过说真的,你今天挺帅的,你应该去让Even好好看看,而不是在这里和这些晚上九点都不到就喝的酩酊大醉的slutty girls呆在一起。”

 

Isak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You are right. 那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No problem,但是我有个条件。”Sana狡猾的笑了。

“什么条件?”Isak警觉起来。

“我还没想好,等到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okay,Sana,你这是趁火打劫。”

“Nei Nei Nei,我不会说一些你做不到的事情的”

眯着眼看了会儿Sana‘真挚’的表情,Isak发现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好说:

“……okay,fine.”

虽然对于Sana的条件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权衡利弊之后,Isak觉得还是去找Even比较重要。

 

客厅就这么大,找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当一个角落传来不大不小的呼声的时候,Isak的目光就立刻被吸引过去了。

然后他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个场景:

 

Sonija和Even在接吻。

 

当然如果他的大脑此刻还能清楚的运转的话就能看出,是Sonija在亲吻Even。

 

但他不能。

 

所以他只是转过头,随手拿了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往自己的胃里灌。

希望能以此使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随着那冰凉的液体一杯一杯的下肚,他就感觉越来越晕,直到后来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喝了。

他转过身,看向客厅里疯狂的人群,突然间觉得客厅似乎变得有无限大,让他想起了小时候住的那个房间。

 

那个让他惧怕,却又有些怀念的房间。

那个无论从左到右还是从右到左都是无限大的房间。

那个只有妈妈和自己的房间。

 

那个时候一切都很简单。

没有痛苦,没有争吵,没有死亡,也……没有Even。

 

Even……Even……

他让这个复杂的外面世界变得不那么令人恐惧不安。

 

还记得他一直不喜欢关着门睡觉,因为他总是在梦里被开门的声音惊醒。

这个症状就连心理医生也无法解决。

后来Even来了,他会在睡觉之前给Isak的房门上一道魔法,并且告诉他,这样就没有人可以在他睡着的时候进来了。

Isak嗤笑他,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魔法的,但是同时却为自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而感到神奇。

……

还有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对高处有恐惧,直到学校组织他们去天文台参观,站在不过五层楼高的地方他却感觉到眩晕和恶心,幸好Even及时发现了他的不适,否则他很有可能从楼梯上摔下去。

后来Even经常带着他叫上Jonas和Magnus一起,在学校的顶楼吃午饭,让他逐渐适应了这种一般建筑物有的正常高度。

……

他和Even在一起没多久,却像是认识了几十年一般,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因为Even在他生气的时候总有办法哄他开心……

 

Even……

对了,他是来找Even的。

想到这儿,Isak顿时清醒了一些,看看脚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坐到地上去了。

东倒西歪的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发现客厅里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

他迷迷糊糊的靠着墙,往自己没去过的一个方向走去。

路过厨房,不经意的瞥了眼,却发现之前Sonja给他介绍的那个Lea躺正在厨房地上,身上匍匐着一个黑头发的陌生男人。

他愣了愣,还没意识到他们俩这是在干嘛,就被那个男人呵斥了,随后赶紧扶着墙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路过了一扇白色的大门,他听见了从前面拐角处传来的争吵声。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进去?我是你的女朋友啊!你到底有什么秘密是我不能知道的?”

 

“Sonja……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是Even和Sonja的声音。Isak赶紧快步向前,走到拐角处,他看见Even正挡在一扇门前拦着似乎喝醉了的Sonija。

Micheal和Elias也在旁边帮忙拉着固执的不肯离开的她。

 

“不!我不要回去!我tm今天就要进你的房间,在你的床上跟你做ai!”

 

Sonja最后的一句话砸醒了一直昏昏沉沉的Isak,他突然意识到刚刚在厨房,Lea和那个男人是在做ai……

他发现自己无法想象,如果Even同意了Sonja的要求,他们俩在床上会是什么样的……Even会不会也像那个男人一样压在Sonja身上……

 

那边正僵持不下,Isak突然出声了:

“Even……”

看到Even向自己看过来的目光,Isak感觉自己又有点晕晕乎乎的,但是却很开心,他踉踉跄跄的走过去,一把推开抓着Even不放的Sonija,自己用双手紧紧抱着那个思念已久的人。

 

“Isak……”

Even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上去颇有些无奈。

 

“Even……I miss you……”

Isak把头埋在Even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熟悉的气味。

 

“呃……Even……要不我们先送Sonja回家吧。”

看着眼前有些窘迫的Even,Micheal好心的建议道。

 

看看倒在墙上,情绪激动的说着一些没人听得懂的话的Sonja,Even点点头。

“呼……只能这样了,thanks buddy.”

 

Micheal和Elias架起似乎是醉的不省人事的Sonja往外走,Even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死死抱着自己的Isak,无奈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房门钥匙,把门打开。

 

“Issy,进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Even低头在Isak耳边轻声劝道。

“嗯……”Isak仍然没有抬头,但是却小声的回应了一句。

Even哭笑不得的连拖带抱,把嘴上说好但是却一动不动的Isak给弄进了房间。

 

把自己的枕头塞给Isak抱着,他终于脱了身。

转身准备出去收拾一下外面的残局。

 

“Sonja……”

本来已经离开的Sonja此刻正十分清醒的站在房间门口,一脸呆滞的看着正对着床的一堵墙。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让我进来的原因?”

 

“因为这里tmd全是你们俩的回忆?”

 

Sonja的声音逐渐颤抖起来。

 

Isak被这声音吵醒了,迷茫的从床上坐起来,呆呆的看看Even又看看站在房间门口的Sonja。

 

她没有去看坐在床上的Isak,而是径直走进房间,仔细的看着墙上一张张的照片,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最终在看到一张小小的,贴在墙体的正中间的照片而崩溃了。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肯让我带那条该死的紫色头巾的原因?”

 

她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她的脸上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就因为那条头巾是他的?”

 

Even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听到Sonja的话,Isak也逐渐清醒过来。

他朝着Sonja的视线望去,惊讶的发现正对着床的那面墙上贴满了自己的照片。

 

有他披散着头发,带着Even送的紫色头巾,在球场上飞奔的背影

有他扎着头发,带着他最喜欢的蓝色头巾坐在操场边,嘟着嘴喝水的照片。

还有他和Even一起躺在Even的房间里看电影,拥抱着睡着了的照片。

……

有从前的也有现在的。

他看到最外圈都是最近照的一些照片,清晰度不是很高,应该是手机照的。

他完全不知道Even究竟是什么时候给他照的这些照片。

在体育馆颠球,在图书馆看书,吃午饭的时候被Micheal的一个冷笑话给呛到,躺在Even的大腿上睡觉……

 

Isak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但是Sonja看着那一张张的照片却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费尽心思留长头发,而且几乎每两个月就要把头发染成浅金色,只不过是让自己更像小时候的Isak而已。

 

怪不得Isak出现之后Even整个人都变了

变得不再忧郁,不再整天念叨那些晦涩的理论,不再整天去看那些悲伤的故事。

就好像一个一直在黑暗中行走的人,突然看到了光明。

 

在看到旁边的衣柜上贴的一张照片时,Sonja明白了。

 

Even执着的从来都不是头发的长短与否,也不是颜色的深浅。

他只是无限的想要离那个人更近,想要在任何一个地方找到那个人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影子。

所以就算Isak从来不打扮自己,从来也不在乎自己的头发,Even仍旧会在看到他的时候眼前一亮,对他那一头金灿灿的短发爱不释手。

 

那张照片似乎是学校组织的野餐活动上拍的,因为Isak正坐在一张野餐布上,手里拿着牛奶,歪着头,过长的头发,此刻俏皮地从左肩穿过,挡在胸前和手臂上,他对着镜头笑得一脸灿烂,脸颊两侧出现了两个对称的小括号。

最重要是他此刻穿着Even最爱的格子衬衫和白短裤。

 

此刻她才明白,Even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自己,他每次看着自己的时候,都是在透过自己去看另外一个他无法企及的人。

 

“Sonija……对不起……”

 

看到Sonija悲伤而震惊的样子,Even除了道歉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我不过就是他的影子?”

她突然笑了出来。

 

“真是可悲,我们俩都是可悲的可怜虫!你以为他喜欢你吗?他喜欢的是女孩!你不是也看到他抱着Lea了吗?”

 

“我不在乎……”Even疲惫的说。

 

Sonja看着他的脸,似乎是下了狠心一般说道:

“你以为他在看过你发病之后还会和你在一起吗?”

 

果然,Even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会的!”一旁的Isak突然出声。

 

“Even,我再也不会把你一个人抛下了。”他认真的看着Even坚定的说道。

 

“Isak……你不懂,我想要的不仅是朋友,我……”Even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是满脸的悲伤。

 

“你想做我的男朋友吗?”

Isak突然想到了什么。

“Eskild就有一个男朋友,所以这一点也不奇怪。”

 

“Isak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Even看向Isak的目光陡然变得深沉起来。

 

“是不是意味着我就可以像Sonija那样吻你了?”

 

“你看到了……”Even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Isak的眼睛。

 

Isak走上前,拉住Even冰凉的双手,凑上前直视他闪躲的双眼。

 

“Even,你知道的,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我们俩都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我不在乎你喜欢过谁,因为我知道你总会给我留一个位置的,对不对。”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你说你绝对不会像我母亲那样抛下我的,我们已经盖过章了,你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似乎是被Isak的话语所触动,Even终于抬起了头,把眼前的天使拥入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逃跑了……我太害怕了……我害怕你看到我疯狂的一面会……会再也不愿意和我说话了……所以我才……”

 

说到这儿他又愧疚的看向一旁一脸漠然看着自己和Isak的Sonja。

Isak似有所感,离开了Even的怀抱,握了握他的手,用眼神示意他去向Sonja说清楚。

 

“Sonja,我……不能放弃Isak……我们......你能不能跟我分手?你想怎么样都行,我愿意做任何事来补偿你……”

 

“哈,任何事情?”

Sonja本来无表情的脸瞬间被愤怒所覆盖。

“那我要你去死,你愿意吗?”

 

“Sonja!别这样。”Micheal忍不住走进来,拉着情绪激动的Sonja说道。

“这件事情明天再说吧,现在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说完让Even叫了辆车,他和Sonja一起上了车。

……

送走了Sonja,Even心情沉重的回到房间里,看着Isak正站在墙边仔细的看着墙上的一张张照片,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Issy,你不回家吗?”

Isak转头看着他,好像他的头上长出了三个脑袋。

“我们不是男朋友的关系了吗?我为什么还要回家?”

 

Even本来板着的脸,瞬间被Isak脱线的回答给硬生生地掰出了一个笑容。

他伸手把房门带上,靠近站在原地对他露出两个小括号的Isak。

他这才注意到,今晚的Isak非常的……不同。

上身穿着自己的灰色连帽衫,下身穿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紧身铅笔裤……

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Isak的穿着十分的……介意。

 

“你这条裤子从哪儿来的?”

搂着Isak的腰,Even状若不经意的问道。

“哦,我的室友Eskild借我的,我不知道派对上要穿什么衣服,所以……让他帮我挑了件,怎么了?不好看吗?”

Isak把外套脱了,挂在手上想让Even能够看清楚里面的衣服和裤子。

感受到Isak在自己的手掌下扭来扭去,Even一把将他搂紧,一只手紧紧的摁在Isak的臀部,让他贴近自己。

“……以后不准穿这么紧的衣服。”他感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干涩。

“裤子也不行。”

 

Isak半知半解的点点头,同时开心的搂住Even近在咫尺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一吻,然后得意的说:

 

“现在我们就算是情侣啦!”

————————

难能可贵的5000字,我居然老老实实的走剧情了,没有用小剧场凑字数。

终于鼓起勇气去看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反而不是evak的镜头,而是Eskild和Linn出场时跟Sana的那段‘尬聊’,我觉得这就是Skam的独特之处吧,谁没有在重要的场合出过丑,谁没有无比羞愧的时刻呢?但是一段感情(友情,爱情)最珍贵之处也就是彼此能够互相包容吧。

感觉没什么力气写henjei了,明天会更那篇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后面的走向不会太虐的,反正我就是个永不be的人......

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等美版的来填补我空虚的心了。

再见,房间 Chapter 10

再见,房间 前篇: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 8   Chapter 9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写了好久才挤出这么一点,明天正式发糖。

——————————————

Chapter 10

Isak觉得Even最近有些不对劲,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只是明显的感觉到Even跟他独处的时间变少了。

当然他并不是介意和Even的朋友们一起吃饭,一起玩儿,只是……

Even不再属于他一个人,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难过。

 

有一次无意中,他听到Sonija提起Even现在已经不和父母一起住的事情。

便有些期待Even或许会主动邀请他到家里去玩儿什么的。

但是Even一直都没提过这件事,反而有些回避。

Isak真的特别想和Even独处,所以他几次向Even暗示自己也搬了出来,甚至拉下脸来向Even提过几次也许周末他们可以一起去哪里玩儿玩儿,聊聊天……

但是Even总是拉着他去什么游乐场,电影院之类的地方,完全没理解他的意思!

当然,并不是说Even带他去的那些地方不好玩儿。事实上,只要是和Even一起他觉得做什么都很有意思。

特别是上周他们一起去了那个有名的疯人院鬼屋主题公园,看到Sonija被吓的魂不附体的样子,他就觉得那个披着人皮面具的人?一点也不恐怖了。

 

对了,他之所以一直很郁闷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仅没有去成Even的新家,反而每次和Even出去,Sonija都会跟着他们。

每当自己和Even玩的开心了,她的脸色就会变得很奇怪。

不就是他吃冰淇淋弄到鼻子上了Even帮他擦一擦?Big deal?

总而言之他真的特别不喜欢Even的女朋友。

她的笑容不像Eva那么真挚,而总是克制而虚假的。

就像现在一样,Sonija紧紧靠在Even的身边,两个人并肩走过来。

 

“Hey!Isak!”Sonija笑着跟他打招呼。

 

“Hi……”

看到Even环在她腰上的手,Isak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这周末我们要在Even的公寓办一个Party,你来吗?”

Sonija大方的笑着,像女主人一般提出了邀请。

 

Even的公寓?这么说来,Sonija是去过Even的公寓的?

 

“Sonija……”Even有些不太赞同的看着Sonija。

 

“怎么了?正好Isak也没去过你的公寓,正好借这个机会带他去看看嘛。”

Sonija说的理所当然,Even看了眼面前因为自己的犹豫而显得有些不高兴的Isak。

 

“好吧。”

 

虽然对Even这种勉为其难的样子很不爽,但是对Even公寓的好奇心,战胜了Isak的骄傲,他仍然决定参加那个派对。

……

 

但是参加派对对于Isak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他现在面临一个难题。

离Even的party还有3个小时零57分钟,而他却站在自己空荡荡的衣柜前,发了半个小时的呆。

因为他除了小时候外婆给自己办的生日派对之外,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形式的派对。

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穿什么才是合适的。

于是他发短信给了Jonas,他认识的人中最酷的,交女朋友最快的一个。

 

 

Isakhi, Jonas! 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Jonas: 哈哈,行啊,什么问题把我们天才少年Isak难住了?

Jonas:请不要告诉我是有关数学的任何问题,我拒绝回答任何跟我现在在学校学习的科目有关的问题。

Isak……Great……看来你在学校学习的很顺利,这我就放心了。

Jonashhhh,开玩笑的,说吧什么问题?

Isak……就是……你去参加朋友举办的party,一般穿什么衣服?

Jonas:噢!你终于开窍肯参加社交活动了?谢天谢地,我还以为你加入了什么以苦修禁欲为宗旨的宗教,一点人味儿的活动都不参加。

Isak:你可能看不到,但是我在翻白眼。说真的!能不能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Jonas:好吧,把你衣柜里没有破洞,没有被洗衣机洗变形和洗过了的衣服给我拍张照。

——五分钟后

Jonas:还有呢?

Isak:没了,就这些。

Jonas:你tm在逗我???

Isak:怎么了?

Jonas:你就只有三件衣服两条裤子吗???还有那件白色T恤领子完全走形了好嘛,你还好意思发过来???

Isak:是你说的不能发有破洞的和没洗过的衣服啊……还有,是的,没错,这就是我的全部了。

JonasJesus Christ……你问问你室友能不能借你件衣服穿穿……

Isak:我觉得那件灰色的连帽衫挺好看的啊,是上次我感冒Even借我的,我一直没还过去,我打算外面就穿这件的。

JonasEven?你跟他联系上了?

Isak:哦,对的,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在一个学校hhh

Jonaswhat???这么重要的事你现在才告诉我!还有……这个派对不会也是Even办的吧?

Isak:嗯哼

Jonas:天呐……你们俩这见色忘友的尿性真是绝配……

Isak:???

Jonas:没什么,灰色的连帽衫可以穿,但是里面的衣服和裤子你找你室友借一下吧。

Isak:好吧……

 

——————

“Eskild!你能不能?OMG!”

Isak打开Eskild的房门,发现他正和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抱在一起……互啃?

“Isak!你不能就这样闯进别人的卧室!”

气急败坏的Eskild走了出来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可是你总是不经我同意闯进我的房间啊!”

 

“那是因为你没有x生活啊!我就算闯进你房间顶多也就打断你自w而已。”

 

平日里伶牙俐齿的Isak此刻被Eskild三言两语就说的满脸通红,张着嘴眨了眨眼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被Eskild这么一闹,Isak似乎是有些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开始好奇Eskild和房间里那个男人的关系了。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在那个‘房间’看太多电视了,又或者是母亲的死对他造成的阴影。长大后的Isak对于一切媒体,网络都不怎么感兴趣,以至于他虽然知道‘同性恋’这个群体,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过,或者是了解过。

他对于接吻这个动作,还停留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所以当看到Eskild和那个男人像Eva和Jonas那样亲吻,甚至比他们俩还要火热的时候,Isak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但是Eskild可不知道这么多,他只当Isak大惊小怪,翻了个白眼道:

“yeah,right,Isak你都看到我们俩抱在一起亲了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没错,我是gay,那个人是我的男朋友,如果你对此感到不舒服什么的你大可以搬出去。”

 

“不……我并没有不舒服,只是第一次看到……活的……”

 

Eskild被Isak难得窘迫的表情给逗乐了。

“好了,little boy不逗你了,有什么事儿快说吧。”

……

站在Eskild房间里,看着他和他的男友为自己挑去派对穿的衣服,他感觉新世界的大门开启了。

Eskild和他的男朋友相处起来和Eva Jonas没什么不同,都是经常亲亲抱抱,这让他不禁想到小时候Even也经常把他抱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

 

“好了!我觉得这套衣服挺适合你的,你可以去试试。”

Isak若有所思的拿着Eskild给推荐的衣服到自己房间去换上了。

 

穿衣服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件稍微有点紧身的白T,布料很柔软穿着有点透,但是套上外套就还好。

但是穿裤子的时候Isak就感觉有些吃力,他平常穿的都是些宽松舒适的高腰牛仔裤,可是Eskild的这条裤子几乎是贴在皮肤上的,绷得特别紧。

 

他别别扭扭的走进Eskild的房间说道:

“Eskild,我觉得这条裤子有点小了……”

 

Eskild还在和男朋友腻歪着,只是回头瞟了他一眼,顿时就惊叫了起来。

“OMG!”

 

“怎么了……很难看吗?我还是换掉吧……”

Isak有些尴尬的转身正准备回去脱掉。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敢脱掉试试!天呐,Isak你真的是个被自己的衣品给坑坏了的帅小伙!”

Eskild激动的把Isak拉到自己房间的全身镜前。

 

“你看看!你穿这条裤子显得腿又细又长,更重要的是,你转过来点儿……”

Isak听话的侧过身,看着自己的身体曲线。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把这么翘的两个尤物一直藏在你那脏兮兮的牛仔裤里。”

 

被Eskild和他的男友狠狠的夸了半个多小时,又被教育了好久如何搭配衣服,才不会浪费自己的‘好身材’,终于在下午六点四十的时候,Isak才得以逃脱他们的‘魔掌’。

 

“加油啊Isak!争取泡个妞回来!”

Eskild的加油声回荡在街道上,但是Isak在心里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我又不是为了泡妞才去派对的……’

他想。

 

但是他究竟是为什么非要去Even的公寓呢?他自己也解释不太清楚。

一开始只是好奇,后来Even一再的回避让他对这件事有些执念了,再后来……

他决定来参加派对,也许只是为了不输给Sonija吧……


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歌曲链接The only exception

第一篇连接

2.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在超市工作的一个姑娘看上了Isak

下班总是约他去看电影,吃饭

Isak很想说他没有那么多闲钱去娱乐

但是没等他开口,很快就有人替他说了

 

被地下钱庄的那群人打倒在地的时候

他隐约听见了那姑娘的惊声尖叫

第二天回到超市Isak发现

大家都用一种看着病毒的眼神看着自己

波澜不惊的辞去了超市的工作

除了有些惋惜少了一份收入之外

Isak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毕竟他经历过比这更加糟糕的事情

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打垮他了

两天后,他又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找到了一份工作

工资比原来还高一点

因为他有一些关于药物的知识,所以店长让他穿着白大褂站在柜台边做导购

生活渐渐好了一些

因为在一次他低血糖,晕倒在店铺里之后

店长埃德森太太询问了他的境况,非常心疼他,愿意把自己店铺楼上的小隔间免费给他住

他退掉了原来的公寓,把房租钱用来还债

果然那群高利贷没有再三天两头的来找事了

 

这一天他刚看完母亲,从疗养院出来,本来晴朗的天空却顿时电闪雷鸣,黄豆般的雨滴砸在Isak望着天空的左眼里

不知是疼痛还是酸涩

雨水不断的从他眼中流出

竟然沾湿了他的衣襟

 

“你想要点纸巾吗?”

 

Isak抬头,撞进了一片汪洋大海

高个男人对Isak笑了笑,将一把不知道从哪儿抽来的纸巾塞进了Isak的手中

 

“这是我的名片,我很喜欢你,做个朋友吧。”

 

说完男人头也不回的跑进雨中,在不远的转角处消失了踪影。

手上的名片和那薄薄的几片纸,似乎有着千金的重量

他甚至于无法抬起手来看上一眼

将脸擦干净,把名片塞进裤子口袋里之前

他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


      佰普乐体育中心 执行总监

      Even Bech Næsheim

 

———————— TBC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文:再见,房间

最近心情比较Down,房间更新可能要等一下,生子文估计也要拖延一下......

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歌曲链接The only exception

以前听这首歌觉得一般般,但是今天突然间觉得这首歌也挺治愈的

“我的宿命分为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

1.

一个不那么美好的平行宇宙里,Isak度过了争吵不休的童年,烦躁不安的少年,混乱不堪的青少年时期。

在他意识到自己是gay的时候,没有选择和朋友倾诉,而是深深埋在心底。

他没有继续读大学,尽管还没正式毕业就已经有三所大学录取他了。

他开始四处打工,白天在超市打工,晚上去酒吧卖酒,周末给外地人做向导。

虽然他拼命的打工,但是一点钱也没存下来。

哦,对了,因为他有个嗜赌如命的母亲。

 

When I was younger I saw
小的时候,我看见
My daddy cry
爸爸哭了
And curse at the wind
对着风诅咒
He broke his own heart And I watched
他伤透了心我知道

 

父亲在地下钱庄那些人用枪把他们家的门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窟窿的时候

跟母亲提出了离婚,然后带着年仅三岁的妹妹离开了。

那是Isak最后一次见他和妹妹,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他们两人的消息。

直到他15岁生日那天,Uncle Jack谈论起他父亲现任妻子怀孕的事情

母亲才醒悟,父亲不会再回来了。


As he tried to reassemble it
他打算重组家庭
And my mama swore
妈妈发誓
That she would never let herself forget
她绝不会忘记

 

她清醒了好一阵子,戒了酒也戒了赌

而且改信基督教了

每周都会拉着Isak到教堂接受牧师的教诲

Isak以为生活就此平静下来了

谁知道在离他生日只有1个月的那一天

熟悉的枪声在门外响起

这一次,那群人冲进了屋子,抓着母亲的手要剁掉她的拇指

Isak跪在地上,求他们,发誓自己一定会还清的

于是签了字,画了押,从此以后Isak再也不能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

那群人走后,Isak试图联系过父亲,得到的却是他也无法帮助他们。

母亲精神彻底崩溃了,她总是拉着Isak的手却叫着父亲的名字,有的时候生起气来会把家里所有的东西砸烂。

Isak不顾亲戚的劝阻,冒着被地下钱庄的那群人发现的危险,将房子卖了,把她送进了当地最好的一家疗养院。

然后自己开始了无尽的还债生涯。

最后一次去看母亲,是在他20岁生日那天。

母亲拉着他的手,嘴里依旧叫着父亲的名字。

离开的时候他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绝对不会再相信爱情。


And that was the day that I promised
那天开始我决定
I'd never sing of love
我绝不为爱而唱
If it does not exist
如果没有经历

———————— TBC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文:再见,房间


Eat you up求婚番外(中)

果然又被河蟹了大家上微博看吧,我在我微博也贴了一份

微博名:evakcachito

链接》》》》戳戳戳我


前面的是早上发过的,我把截图删掉,看过的筒子可以直接跳到后面,看后续的一段,我尽力了,比我想象中的求婚弱了很多,所以......下篇可能等我心情好一点了再写吧......

上一篇链接》》》》求婚番外(上)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文:再见,房间



不用写文了圆满了

酸奶盖子:

迷妹们的力量是强大的!!要不是看了原视频我差点儿就以为是真的了😂😂

1.2.张情话master even
第三张 世界只有你我
第四张 塌鼻子哭晕在厕所 经典蹭鼻子镜头 给编剧跪了
第五张 小天使明显刚洗完事后?澡
6.7.两张 天使说:The tie is blue and I love you.
第八 摸鼻子太犯规了
第九 my sleeping beau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