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Evil in the night Chapter 3(完结)

拖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再也不瞎挖坑了……另外心理学的东西都是我瞎写的,看个乐呵吧,❤️送给还呆在坑底的evak迷妹们~

预警:内容涉及到skam主要人物死亡,而且有点三观不正……别打我
————
接上一章车chapter3

自从和Even复合之后我就很少做梦了,当然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每次做完梦之后我都会非常焦虑,情绪极度不稳定,Even虽然学过心理咨询,但是他说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工作了,所以每次看到我梦到那些可怕场景之后无比崩溃的样子,他都会很自责。
他没有表现的很明显,但是我很清楚地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强烈的愧疚。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当初把我约出去而又没有及时赴约,以致我被人绑架而自责,还是因为看到我如此痛苦,却无能为力而自责。
我有时也会想如果把这一切怪到他的身上会不会好受一些,但是我立即又意识到如果我当初没有那么任性的不听一句解释就和他分手,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的事情了。
这样一来我对于那些医生所说的“有助于恢复我记忆”的梦境,渐渐失去了耐心, 我想不出来我必须恢复记忆的理由,既然Even是救了我的那个人,那么另外一个还没找到的人肯定就是罪犯了。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愿望的满足。

也许是因为我对于现状十分满足,所以那些令人害怕的梦境才久久没有来侵扰我吧。
听到浴室的水声,有些忍不住尿意,我晕晕乎乎的从床上爬起来,进了浴室。
“今天我要去一趟警局。”Even站在镜子前一边刮胡子一边说道。
“又去?”
即便还未完全清醒,我也对此表现出了十分的厌烦。

“恩,昨天下午打电话跟我说他们在现场找到了一些新的线索,要我去辨认之类的。”

“新的线索?那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
上完厕所洗手池被Even挡住了,于是我正好顺势赖在他的背上闭目养神。

“哎,你洗手了没?”
“没洗。”
“真脏,快把手洗了。”

——————

真脏。

什么?

我说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粘糊糊的泥巴......脏死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些?

Jonas!小心!

———

“Isak?Isak!”

“啊!什么事?”

也不知道怎么了,在Even背上靠了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

“你怎么这么能睡?站着都能睡着。”
Even把脸上脖子上的胡渣都刮干净了,整个人清秀如同19岁的青少年,此刻正用他那双澄澈的眼睛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似乎仍旧没有从睡眠的状态中出来,一时间失语了。

他像是心情很好,捏捏我的脸便回到卧室换衣服。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想到:
“Even,你……那天来救我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来救的我吗?还是说还有其他人?”

我知道他不爱提起那件事。
果然Even皱起了眉头。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没……没有……”
对着他突然阴沉下来的面孔,我撒谎了。

“我只是……听你说要去警察局就……突然想到了。毕竟当时的情况那么危险,你一个人把我救出来,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听完我的解释,他脸色好看了些。

“运气好罢了。”
说罢,他用一个吻结束了这场令我忐忑不安的对话。

望着Even出门,我没有如同往常一般呆在家看电视,而是拿出他给我买的新手机,叫了一辆车,出了门。

可是当一切准备妥当,车子也到了家门口后,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

我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Even之外,我谁也不认识,谁也不记得了。
这个事实令我突然不安起来。

我逼迫自己克服恐惧迈出家门,在手机上搜索新闻中有关发生大火的住宅信息,很快就找到了“Valtersen一家葬身大火,儿子去向不明”的新闻标题。

“先生,你知道这个房子的地址吗?能带我去吗?”

——————
司机把我送到路口就走了,这一片区域都几乎没人居住了,远远望去一片萧条,那场大火不仅将我们家的房子烧的面目全非,就连邻居家也被波及,栅栏,墙壁都被烧黑了。

“Isak?”
我正准备往前走一个声音叫住了我。我刚回过头,一个身影就冲上来抱住了我。

“噢!天呐!你还好吧!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们都很担心你!你现在住在哪儿呢?要不要来我家住?”

“等等等一下……”
我被她一连串热情的提问给弄晕了。

“请问你是?”

看见她突然僵硬的脸庞,我发现自己有些不太礼貌,于是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听完她有些发愣,几次试图张口都没说出话来。

很久没出门我对于外面的温度还是不太适应,冷风一吹就感觉脊背发凉。

“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你知道周围有什么咖啡店之类的吗?”

我们最后没能去成咖啡店,而是来到了她的家里。

“这么说你对于过去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不是不记得而是……更像是很混乱。就好像脑子里有很多散乱在各处的拼图,而我只能拼出一小块一小块的记忆。”

她垂下了肩膀,看上去有些失望。

“我本来以为找到你就能知道他的下落了。”

“他?”

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亚麻色的长发沮丧的垂在脸颊两旁。

“他已经失踪了快一个月了Isak。”
她的声音开始哽咽。

“我不知道还能找谁……我……他那天说要去找你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

“等下,你说他去找我?”
脑海中的某个记忆拼图似乎快要拼上了。

“他是谁?”

她抬起头,通红的面颊上被泪水刻出两道透明的痕迹。

“他叫Jonas!Isak!他是你最好的朋友Jonas,oh god……你居然把他给忘了……”

Jonas……

我看着她近乎崩溃的样子,下意识的说道:
“Eva?你是Eva.”

————————
头好疼……

谁来救救我……

Jonas,远处Jonas在和谁争执着。

“……我不敢相信竟然是你……你知不知道……”

“……我没想伤害他……”

他们离得太远了,我听不清……

挣扎着爬行了一段距离,终于可以听清楚一点了。

“跟我去自首吧……”

“……”

“你是不可能囚禁他一辈子的!你还不明白吗?”

“……他还爱我……”

“这根本就不是他爱不爱你的问题!你还不明白吗?早在你当初不断对他打骂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决定要离开你了!”

“……如果不是你们劝他他根本不会走!”

“天呐,你把他都打的进了医院难道我们还能放任不管吗?”

“……我那时候病了……现在我已经能控制了,我的病已经好了……”

“……原不原谅你是他的事,但是现在,你必须要去自首。”

“……好……”

站在Jonas身前的男人身后好像藏着什么东西,我抓着旁边的树干勉强站了起来。
在看清那个东西的面目之后我用尽了全部力气喊到:
“Jonas!No!”


泥土湿冷,我感觉意识正在一点点流逝……

“Isak,我来救你了……”

骗子。

“Isak,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不……不要。

“Isak,我是Even,我来救你了。”

Even……是Even。

“Isak,我们安全了,你得救了。”

得救了……

是Even救了我。

黑暗中有潺潺的水声流动……

什么东西被抛入了水中,水花声响彻整片树林……

—————
“先生,到了!”

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刺入我的耳朵,把我从梦中唤醒。

“唔……到了?”

我下了车花了一分钟的时间反应现在所在的位置。

上午出门前仍旧让人感到温馨安全的屋子,在夕阳的残照下却令我生出了些惧怕之感。

傍晚的空气比晨间更冷,周边的树林里蛰伏着某些黑暗生物,他们和我一样都在等待。

只是他们在等黑暗降临,而我在等一个答案。

这个答案必须马上做出,并且全权由我自己决定。

……
“Issy,我回来了。”

Even手上拎着大包小包从门口进来。

“我买了很多菜,你上次不是说想吃小豆蔻吗,我也买了两瓶,以后早上烤面包可以撒点在上面,你以前啊最爱这么吃……”

他念叨了半天,我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怎么了?”
他放下手里的袋子,谨慎的看着我。

“今天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看了他一会儿,说到:
“我都知道了,Even。”

他面庞紧绷,嘴唇有些颤抖,却仍然试着挤出一个微笑。

“是吗?”

“我都想起来了,Jonas,我,和你。”

我的话一说完,他像是一下子被抽掉了灵魂一般,任由手中的袋子掉在地上,各种食材撒了一地,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
“既然你都想起来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了。其实今天警察叫我过去是通知我明天带你去指证犯人。”

“他们应该是找到了……Jonas。”

“......Even.”
看着他颓丧的脸,我莫名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自首吧。” 我叹了口气,想到这么多年他的痛苦不一定比我这段时间承受的少,我就没由来的心软了。

“如果你现在去自首,我可以原谅你,哪怕……你杀了Jonas。”

我以为我的宽容可以换来他的坦诚。却只见他涣散的双眸渐渐变得阴沉,整个人散发着森然的戾气。

“原谅我?哈Issy,你真是天真的可爱。”

“什么?”

他嗤笑一声,走到我面前,眼中暗藏的不是愤怒而是悲哀。

“你真的认为Jonas是我杀的吗?”

“不是我认为,而是事实如此。”
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

他像是没听到我说的话,自顾自的继续道:
“我从头到尾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就是你。我的确是绑架了你,但是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做出任何伤人性命的事情,哪怕Jonas来救你被我发现了,我也只是把他打晕了,想把你带走。”

他的神情虽然有些疯狂,但却不似作伪。

“那究竟是谁……”

等等……

————
“我跟Eva求婚了。”

“我答应了她,等把你救出来我们就结婚。”

“Isak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你不想永远得到他吗?

——你不想幸福吗?

—————

“不……”

“事情发生到这一步都是因为你。”

“不……”

“Jonas晕倒了之后,我害怕你不跟我走,所以想对你下暗示,让你以为是我救了你……你很容易的就接受了暗示,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这之后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晕过去的Jonas推进了河里。”

他露出一个有些残忍的笑容,而我已经不敢细想当时的情况了。

“与其说你是把他当成我推进了河里,倒不如说你是因为得不到他,所以潜意识里早已有了杀机,借着我的暗示便顺从自己的本心罢了。”

“……”
我僵硬的杵在原地,承受着记忆恢复随之而来的毁灭性的打击。

他又靠近了几分,顺手将我抱住。

熟悉的体温,有规律的心跳,温柔的耳语……

“忘记吧,忘掉这一切,让他们替你承担罪孽,你只要清白无辜的和我在一起就好了。”

——————

“Mr. Valtersen,你确定这位就是凶手吗?”
大胡子警官皱着眉头似乎在质疑我的判断能力。

“我确定,我都想起来了。”

他紧紧的盯着我,试图从我镇定自若的神态中看出一丝破绽。

“好吧,谢谢您的指认,我们会继续调查的,如果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证据……应该就可以结案了。”

“好的,谢谢您。”

我缓步走出审讯室,在某个办公室门口,听到刚刚那个大胡子警官大声地抱怨:
“绝对有问题!这个受害者的证词不可信!他很可能是受到了胁迫,或者是误导!我跟你说那个同为嫌疑人的Even绝对有重大嫌疑!”

“行了行了,人家当事人都指认了,也没什么板上钉钉的证据,你就别这么较真了,这个案子那么多媒体关注,上头给了不小的压力,没什么疑点早点结案也好。”

……
我无声地在心底嘲笑了这些庸碌无为的警察一番,便迫不及待的朝门口走去,这里的空气让我不断回想起Jonas肿胀的脸……

迈出警局大门,门口围着不少的记者,而这些人都无视了我的存在,把他们的炮筒指向了一个新的目标。

Jonas的未婚妻,Eva。

“您好!请问您怎么看待自己的未婚夫绑架好友的行为?”

“您跟他相处这么久难道没有看出一点端倪吗?”

“这件事情您是否事先有所察觉或者您是不是早就知情?”

……

人群中的Eva看到了我,红着眼哭着喊着向我的方向挤来。
我从没见过她这么憔悴的样子,红肿的双眼,苍白的面颊,身上的大衣也在人群中被挤得斜挂在身上。

“Isak!我求你了!你替Jonas说句话吧!你知道的!他是去救你的!他是你最好的朋友啊!Isak!”

“Eva……这些都不重要了。”

“不!你去跟警察说!我求你了!我不能接受……他明明是去救你的……你不能这么对他……”

“Eva!你冷静一点!Jonas的死……我很遗憾,既然他已经死了……如果这么说能够给你一丝安慰的话……我原谅他了。”

Eva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想她一定是被吓坏了,不然她怎么会突然惊恐的指着一脸慈悲的我说,是我杀了Jonas呢?

一辆银色的轿车停在马路对面,我远远瞄了眼车牌,是我刚刚叫的车,我挣开人群的束缚,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
Even还在警局接受讯问,但是有了我的证词,基本上晚上就能回家了。离开了警局,我就像发条断掉的玩偶,摊在副驾驶上头脑一片空白。

车子在路口红绿灯前停下,从后视镜远远的可以看到Eva仍旧无助的站在原地被一群记者围攻。
那些恶意的揣测,疯狂的问题,一个个如同核弹被抛向无辜的她,而我竟然心中升起一丝嗜血的快感。
虽然逃脱了罪责,我想我终归是不幸的,无论是那个残破的重组家庭,疯狂的母亲,还是纠缠不休的前男友。我的人生似乎看不见一丝光亮。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放弃光明,投奔黑暗。


🎶Baby,your love is a crime. Danger by day but you ‘re evil in the night.

Evil in the night

Chapter 3
更新晚了抱歉,一直瓶颈,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打开这一章,最后决定还是用万能的开车形式,只完成了一半,后面一半就是结局了。

 

预警:对dirty talk不适的小盆友就不要点开了 

微博链接!不方便开百度云的可以看这里

https://m.weibo.cn/5875994262/4246216210640820


请注意这是一辆文艺范儿的车  车牌号:vw13

打不开图片的可以点右上角的三个小点点复制原图链接到浏览器就能看了,或者直接云盘看。 

前文链接:chapter   1  2

 

 

Evil in the night

手机更文见谅见谅~还有一章完结之后就开始认认真真更outlaws啦,不知道为嘛我就是对这种有点小暗黑的设定有着特殊的癖好……
—————————————

Chapter 2


*
不知道跑了多久,黑暗中传来微弱的水流声。

“走这边。”
手臂被人拉住,朝着另一个未知的方向走去。

“还有多久......呼......”
我已经尽力在跑了,只是长时间被缚,手脚再怎么努力也使不出多余的力气了。

“再坚持一会儿,刚刚我怕他发现我们的行踪所以没有继续沿着大路走,我估计现在警察应该也快到了,我们可以往主路走了。”
听他说话我才发现他的气息也很粗重,恐怕刚刚背我的那一段路消耗了他不少体力。
树林里安静的可怕,夜晚的寒意如同那人森冷的视线一般侵入肺腑,我没有再多问,紧紧的跟着他的步伐向前走去。

终于,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看见了树林的边界,虽然仍旧为黑暗所笼罩着,但是对于在森林里穿行了这么久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道生的曙光。

在踏上坚硬土地的那一刻,我立刻瘫坐在地恨不得立时晕过去,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加上这么长一段的奔跑,完全都是求生的本能在支撑着我。

“看样子警察还没到,快起来,趁着天黑我们得赶紧离开。”

我实在是没力气了,被生拖硬拽了起来。
就在他打算拉着我继续走的时候,从我们身后传来了一个梦魇般的声音:

“你们要去哪儿?”

*
———————

“!!!——”
我从梦中惊醒,身体还在因为那句话而微微颤抖。

环顾四周,漆黑一片,仅有手边的血压仪发出滴——滴——的响声。
突然我瞥见病房一角的沙发上有一个黑影,那个身影没由来的让我开始慌张起来,神经立刻绷得紧紧地,这时墙上一直处在休眠状态的电子钟突然闪烁了一下,我被吓了一跳,抬眼一看。

凌晨三点。

我偷偷的瞄了眼那个黑影,然后偷偷的摘掉了手臂上的血压仪,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下了床,光着脚向门口走去。

病房的门是推拉式的,我尽可能轻的把门推开并且不发出一点声音。

“你要去哪儿?”

听到声音我立刻把门推开,往外跑去。

“Isak!等等!”

我发誓我尽了全力向前跑,可是还没等我跑到护士站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胳膊。

“放开我!放开我!”
我用力的挣脱着,可是刚刚从昏迷中恢复的人再怎么努力挣扎也是比不上一个正常人的力气的。很快我就被那人制住了。

“Isak别害怕,你冷静一点!是我,这里是医院!”

想象中的被打,被扇耳光,被辱骂等等惩罚都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怀抱和轻声的安慰。
我克制住自己的恐惧,缓缓抬头。

那是张十分眼熟的面孔,金发碧眼,十分英俊。

“你是谁?”
我有些迟疑的问道。

那人愣了愣,有些不可置信道:
“Isak,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回病房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到底是谁?”

他刚张嘴准备回答我,一名年长的护士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有些不耐烦的朝我们做了个手势,像是在示意我们赶紧回病房。

他朝护士做了个‘抱歉’的口型,就拥着我进了病房。

我本来就很厌恶和陌生人的肢体接触,所以被他这么搂着感觉十分的不自在,一直在默默抵抗着。

终于进了病房,我一把推开他,自己坐上了病床,试图用充满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但是他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就把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心理防御给击碎了。

——他也太帅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Isak,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忧心忡忡的看着我。

“没有,还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谁?”

他对于我的执着似乎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微微调整了下情绪,便转头十分严肃的看着我道:
“Even,我叫Even,是你的......是你的男朋友,或者说是前男友。”

“什么?”
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Even看起来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摇了摇头。
“我现在很混乱,你把你知道的情况跟我说一下行吗?”

Even叹了口气说道:
“半年前,你因为误会我和我的前女友......向我提出了分手,然后也没有听我解释就换了工作从奥斯陆搬到了哥本哈根,上个月我听说你回了奥斯陆,所以通过你家人联系到了你,但是......在我们约好要见面的那一天,你没有来赴约......我以为是因为你不想再见我了......后来才知道你被人......绑架了。”

说到‘绑架’这个词,他的眼神有些闪躲,我隐约的记得自己之前一直被关在什么地方,但是究竟是被谁关的,怎么关进去的完全不记得了。

“那......你怎么会在这儿?我家里人呢?知道我被绑架他们应该很担心才对啊。”

Even再次回避了我的眼神,我越发的确定他有事瞒着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得向我保证不会再做出跑出病房的事情了好吗?真的很危险,我……我真的不希望你再出什么事情了。”

面对他恳切的请求,我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他坐在床边,握住了我的手,我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事发当天,你母亲因为过度焦虑而发病,在凌晨放火把你家房子给烧了,而你父亲和妹妹……当时正在睡觉,后来经法医鉴定当时是被喂食了安眠药......所以他们……没能逃出来,而你母亲因为火势过大,被救出来的时候身体大面积烧伤......在你被绑架的期间……也没能撑住……”

“......”

“Isak?你没事吧?”

我呆呆的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睛,由惊讶到怜悯。

我试图在记忆的碎片中拼凑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可是完全找不到一丝可用的线索。
“怎么可能……我才离开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多事......”

家庭的变故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本就如同惊弓之鸟的我崩溃了。

“Isak!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早知道当时我就去你家接你了,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Even显然是被我的样子吓着了,抱着我一直不停的道歉。

这一晚上的经历如同过山车一般,耗费了我全部的精力,以至于后面Even又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有听清就沉沉的入睡了。

难得的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呆愣愣地看着医院苍白的天花板,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
我在这里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这个正在帮我擦拭身体的‘前男友’了。

“我自己来吧。”
看到Even打算脱下我的裤子,我立刻坐起来阻止他。

他直起身来冲我促狭的笑了笑,随后轻轻的握住了我拽着裤子的手,在我绷得紧紧的面颊上轻吻了一下。

“唉,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啊......你知道吗,到现在为止警察仍旧把我列为绑架你的嫌疑犯之一呢。”

“嫌疑犯?”

“对,因为当时事发的地方就只有我和你以及那个死掉的嫌疑犯,所以警察自然而然的把我列入嫌疑犯的考虑范围内了。”

我有点乱了。
“等一下,你也在事发地?”

“对啊,你忘记了?那天晚上是我把你从那个废弃仓库里救出来的呀。”

我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在梦里拥有温暖的双手,一直带着我逃跑的人难道就是他吗?

“算了,不说这些了,医生说你的脑部和精神都受了重创,恢复记忆的事情要慢慢来,来把手拿开吧,我赶紧帮你擦干净待会儿护士就要带你去做检查了,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努力劝服自己被他看见没什么,但当他真的帮我擦那个部位的时候我仍是闭着眼转过了头。

“嘶——”突然身下某个部位被温热的毛巾擦过之后顿时如针扎一般疼。

“还是很疼吗?”
Even立刻把毛巾放到一边,关切的看着我。

“还......还行吧,嘶——你别用手摸。”

我有些恼怒的支起身子,看着他,却发现他神情微妙的看着我下身的那个伤口。

“真是便宜了那个该死的家伙......”
他突然嘟囔了一句,我没太听明白。

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只是帮我把裤子又重新穿好,把用来清洗身体的水盆和毛巾拿到厕所去冲洗。

看他的表情,我隐约能猜到一点,于是我也没有再问下去。
因为我隐约知道发生过的事情,而我现在身边也只有Even可以依靠了,我不希望那件事情让他对我存有一些......不好的看法。

Even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但是看上去好像工作时间很有弹性,算上今天,他已经在医院陪了我六天了,这六天如果没有他的话我真的无法想象我会有多惨。

想到这儿,我又开始担忧起出院以后的事情了。

“我等下要去见一个客户,等检查都做完了护士会打电话给我,到时候我再来接你好吗?”
Even穿了一套衬衫加西裤,十足的精英打扮,走到我面前给了我一个温柔的额前吻。

一旁等着给我做检查的护士抿着嘴笑得一脸羡慕。
可是我除了胆战心惊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和Even在一起明明很开心,可是我却一点也感受不到悸动的感觉。
兴许是我的错觉吧。

终于做完了检查,除了部分记忆因为精神创伤还存在一些错乱的情况,其他各项指标都正常了。

“恢复记忆的事情不用太着急,只要定期的做一下心理咨询就可以了,对了,你男朋友好像就是心理咨询师嘛,平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和他谈一谈,这样也方便你理清思路,早日指认凶犯。”

“指认凶犯?”

医生诧异的看着我:“怎么,你不知道吗?这段时间警察来找了我好几回,就是问你的精神状况是否能够去警局确认凶犯的。”

“是吗……我一点都没听说呢。”
这么长的时间Even为什么都没和我提过这件事?

傍晚Even来接我出院的时候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哦,是啊,警察来了好几次呢,我还去做了好几次笔录,要不是因为只有我愿意腾出时间照顾你,他们还打算把我当成嫌疑犯控制在警局呢。”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我可以去警察局替你作证啊。”

他拎起床边整理好的旅行袋,目光柔和的望着我。
“因为我担心他们的出现会让你陷入崩溃的情绪中,你刚刚死里逃生,不需要那么多人来提醒你,你之前经历了什么。”

我心一瞬间被某种温暖的情绪所填满,我难以想象自己当初究竟是为什么要和这样一个温暖体贴的男人分手的,如果仅仅是因为一场莫须有的出轨,那自己从前也太任性了。

我站在医院门口拎着包等着Even开车过来,可就在他走了没几分钟,就有一群人拿着摄影机和话筒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Mr. Valtersen,请问您还记得当初绑架您的罪犯的相貌吗?”

“请问您是为什么会被绑架的?”

“听说目前被列为嫌疑犯的两名人员都与您有着亲密的关系,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呢?”

……
一瞬间各种信息如同饥饿的野兽般向我扑来,那群记者不断的摁动手中的相机,似是要拍下我每一个惊惶的表情,以便他们在第二天的报纸头条上写道:
“特大绑架案受害人出院精神状况堪忧。”
这类的标题。

所幸医院的工作人员及时的出现替我赶走了这些恼人的记者,而Even的车正好在这时开了过来。

“怎么了?”
Even似乎也被那群记者的样子吓到了,一脸关切的看着我。

我不想让他太过担心,只是强撑着说道:
“没事,我一出来他们就一窝蜂的跑出来了,也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随后一言不发的将车驶离了医院。

Evil in the night

我肥来啦~最近会有规律更新的~这是之前的脑洞,危险关系,禁忌play什么的感觉还挺赤鸡呵呵呵~~~(**号内为梦境/回忆)

————————

Chapter 1

“Isak……Isak……” 

啊……头疼……是谁? 

“Isak,醒醒!”

 谁的声音,好熟悉。

 “Isak!醒醒!我们得救了!” 

得救……得救了? 

我猛然清醒过来,却被眼前不断闪烁的红蓝光芒刺激的双眼泛酸,眼角不断渗出泪水。

于是我想抬手试图去遮挡一下那恼人的光亮,可是只稍微用一点力,就像是触碰到了某个致命机关一般,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都开始如烧灼一般疼痛。
噬骨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的痛哭起来,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也发不出半点声响。

突然一切刺目的光亮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冰冷粗糙的手,贴近我几乎麻木了的面颊,轻轻抹去了上面的泪痕。 

“Isak,baby,你还好吗?很痛吗?” 

那令人烦躁的光线被挡住,那个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等到我的双眼适应了光线之后,我才看到挡在我眼前的人,不由得呼吸一滞。

 因为那是一张十分俊美却又无比陌生的脸。 

即便现在满脸的尘土,金色的发梢还挂着泥水,可是这些都掩盖不了这张面庞主人的魅力。

特别是当我直视那双在黑夜中依旧明亮眼睛时,我的心跳开始剧烈加速。

天色太暗,我看不清那双眼睛的本来颜色,只看得到它随着周围不断闪烁的光芒似红似蓝不断变换。


正当我觉得这双眼睛有些熟悉时头部突然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我反射性的闭上了双眼。

这样的疼痛之下,我仍旧听不到自己的喉咙发出一丝呼痛声,我记得我明明是……

脑海中突然清晰的闪过被人打倒在地的画面,一瞬间疼痛仿佛冲破了记忆的壁垒传向四肢百骸,我不顾身上的疼痛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在意识朦胧中,手和脚都被人死死摁住,意识消退之前我只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向我靠拢,手臂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冰凉的液体伴着嘈杂的人声传入体内。


生平第一次在这样被重重包围的情况下感到如此安心,于是我渐渐放松下来,任由意识沉沦,消散……


———

*

今天又是“那个日子”,我无力的缩在角落里,做着无用的挣扎。

双手被缚在身后,手指也被布条绑着,眼睛被蒙上看不见一丝光亮,嘴巴虽然没有被塞住,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我很清楚呼救是没有用的。

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被束缚的地方因血液流通不畅开始发麻,我不禁产生了一个病态的想法:

这样的待遇都是你自找的。


门口传来些许动静,我有些绝望的往墙根缩了缩,可是当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我却突然发现了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


“Isak!你在吗!”

这个声音让我忍不住喜极而泣。


“我在这儿……”

我听见自己忍住内心的激动而发出的颤抖的声音。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我感觉到双手突然就被释放了。

随后眼罩也被取下,来人将仍旧呆愣着倒地的我扶了起来,又在我站不稳即将倒地的刹那拉住了我,随后将我背在他的背上带我往外走去。


出了那个“牢笼”,我担心眼睛无法适应光线于是紧紧的闭着,可是直到鼻腔吸入冷冽的空气,皮肤因寒冷而战栗,我却仍旧没有感受到一丝光亮。


慌乱中我睁开眼,却只看到空旷的废弃工厂,和远处天边隐没在云层之中的圆月。

出了工厂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被黑暗笼罩着的树林,他毫不犹豫的背着我的向着树林中唯一一条通向外界的大路走去。


走了不知多久,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我感受到他背部顿时紧绷起来,带着我躲进了路旁的树丛里,紧接着两束车前灯的光芒出现在道路的尽头。

于是我们默契的紧紧挨在一起没有动。


“你报警了吗?”我小声问道。


“报了,他们说在赶来的路上。”


我心情刚振作了一些却听他继续说道:

“但是我是十分钟之前打的电话。”


他说完这句话,我们都没有再出声,一是因为汽车渐渐接近了。而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明白,这辆车里面的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警察。


发动机的响声越来越近,我的身体却像是被拧上了发条一样开始发抖,眼泪控制不住的向外流。

屈辱,不堪的记忆随着那两道刺目光束的不断迫近如雪崩一般压迫着我的神经。


“Isak……你还好吗?”

他有些迟疑的看了我片刻,随后小心翼翼的张开双臂拥抱了我。我渴望已久的怀抱,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才得到。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心底窃喜还是悲哀。


—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这一切。

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被吓得不轻,于是在汽车快速驶过的同时,我用力推开了那个令人留恋的怀抱。


“走吧。”


我不敢直视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只能低着头踉踉跄跄的向前走着,拒绝了他继续背我的提议。


可是那个声音似乎根本没打算放过我。


—你根本就配不上他,你以为这一切会因为你的不幸遭遇而改变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件事绑住他,从来没有。


—为什么不呢?


那个声音继续折磨着我脆弱的神经。


—为什么不借此机会绑住他,让他永远和你在一起?


他根本不喜欢我,我不能这么做……


—你是因为他被绑架被侮辱的,你所有的痛苦都是他造成的。


不,不是这样的……


—你不想吗?


—不想永远拥有他吗?


*

————


从脚背传来的湿润触感让我从梦中清醒过来。只是太过于怀念这样柔软的被窝,以至于即使清醒了过来我也不愿睁开双眼。

可是下身仍在不断进行的动作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在装作昏迷不醒了。


“你在干什么……”我眯着眼睛略微抬起头,看向那个弓着身子站在床尾的高个青年。


他似是有些惊喜的抬起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醒了!”

他冲我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随即将手中的毛巾在一旁的水盆里搓干净挂了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发现自己的嗓子虽然依旧干哑,但说话的声音已经很清晰了。


而他仍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保持着微笑,又跑去洗了个手,才走到我面前。

看着他不紧不慢的样子我心里是有些不耐烦的,可当他终于缓缓向我靠近的时候,我的心脏却又开始紧紧收缩起来,仿佛那张带着温和笑容的俊美面庞之下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不安。

————————

三章内完结~ 

还有18天!听这首歌的时候就在想到底是写一篇血腥悬疑的拔杯还是写篇斯德哥尔摩的evak……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9 (排骨汤福利)

平心静气的给大家送车链接👉👉👉👉 滴滴滴滴👈👈👈👈

这是第三次了大家,我已经不敢写rou这个字了,看个乐呵吧,晚安~

前文链接:C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 3    chapter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上) chapter 9(下)


我知道我腐眼看人基,但是这就tm是腐剧好吗!我会说整个第三季我是一集一集“嘿嘿嘿嘿……”过来的吗?刚刚在理发店小哥还问我看这么血腥的片子怎么还笑得出来,我给了他一个带血腥味的猥琐眼神😂

告诉我这是真的!!!!好开心好开心,一定要he!!!虽然小说不是he……

这个就是我的头像原图啦,其实我也是从别的大大那里保存的图,但是图片水印看不清楚如果有哪位亲知道是哪个大大的图片告诉我一声我注明一下原作者,最后感谢提供图片的大大❤️

原作者IG:evak_kardemom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