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路人 Chapter 6

5000字!历史新高,一章从来没写过这么多!

还有一篇番外,正在写,估摸着房间今晚更不了。

我在思考番外要不要开车......

路人前篇地址: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 5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AU:再见,房间

可以听着歌看Easily-BrunoMajor

————————————

路人   Chapter 6


Tarjei这一整天都过的无比煎熬

中午饭也吃不下去

他一直想找Henrik聊一聊

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的那些大学同学

毕竟自己当初做了那么羞耻的事情

肯定会有人记得的

 

可是Henrik一整天都无比忙碌

看到Julie终于从Henrik的办公室出来了

Tarjei随手拿了本文件就冲进了Henrik的办公室

 

“Henrik……”

“嘘……对,抱歉刚刚是部门的一个职员,你说……”

Henrik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在电话里跟对方道歉道。

Tarjei沮丧的走出办公室,坐回位置上盯着仍在打电话的Henrik发呆

……

“不要总是打电话,玩手机,本来就笨,手机辐射这么强,万一把你脑子辐射坏了考不上奥大了怎么办?”

Henrik伸手把Tarjei的手机抢过来,顺手删掉了手机上的各类社交软件。

“你干嘛!还给我!”

Tarjei急得脸红脖子粗,跳起来去抢。

Henrik一手把手机举过头顶,一手捂住Tarjei的脸阻止他继续往前。

“唔……大神……还给我……拿开……

Henrik手长脚长的优势此刻凸显的淋漓尽致,Tarjei被捂住脸闷声闷气的叫着,两只手拼命地向前伸,可是连Henrik的胸口都碰不到。

Tarjei有点上火了,正准备用力把脑袋向前顶跟他拼了

谁知道Henrik突然松开手

来不及刹车,Tarjei的大脑袋一下子撞上了Henrik的胸口

 

Ouch!”

Henrik像是条件反射般合拢双臂,正好把Tarjei抱了个满怀

 

“怎么了?撞疼了吗?”

Tarjei脑袋还埋在Henrik胸口,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有点着急

 

“别动,让我缓缓……

Henrik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Tarjei没听出那语气中的异样,只得在他怀抱中安静下来。

 

微风拂过,夏日午后的校园十分安静,时间静止在此刻

Tarjei听到从Henrik胸膛中传出的一阵阵有力的跳动声

那频率和自己胸口传来的几乎同步

 

如果心跳是幻觉,那么两人心照不宣的漫长拥抱又代表着什么?

Tarjei来不及细想就听见Henrik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Tarjei,我……

Henrik!你们干嘛呢?”

……

Tarjei一直很好奇

如果不是Micheal出现打断了,Henrik会跟自己说什么?

但是他还没来的及问

这一段暧昧不明的关系

最终让他选择成为Henrik人生中的路人

 

“Tarjei你怎么了?怎么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

David那张“青春无敌”的大脸突然出现在Tarjei眼前,吓得他什么伤感情绪都没了。

 “你才哭了,滚!老子烦着呢!”

摸着自己脆弱的小心脏,Tarjei很好奇为什么都二十好几的人了,David脸上还是有那么多痘印……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粗暴呢!怪不得追不到唔!……”

Tarjei咬牙切齿的勾着David的脖子,捂着他那张没把门的大嘴

“你再说一句我就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咳咳!”

旁边传来一声刻意的咳嗽声,像是在提醒他们俩。

Tarjei看过去,发现坐自己旁边的Eva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

他顺着Eva手指指的方向看去

Henrik正站在二楼的办公室,透过透明的玻璃墙盯着自己和David

之前放在耳畔不停接打电话的手机,此刻被死死捏在手中

Tarjei被他眼神中的冷漠刺痛了心脏

松开David,颓然的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等着下班

 

Tarjei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打卡下班之后Henrik也没有要从办公室出来的意思

 

Tarjei正好不想去那个所谓的聚会

再看了眼亮着灯的Henrik的办公室

在心里叹了口气,背上包回家

 

Tarjei租的房子离公司不远,平时他都是走回家的

今天也不例外

除了心里空落落的之外,什么都没有变

天空还是像往常一样渐渐阴沉

路上的行人还是寥寥无几……

 

叮——

手机短信响了

未知号码:你在哪儿?

Tarjei:你是……?

未知号码:我看到你了,站在那儿别动。

 

Tarjei有些惊悚的看了看周围,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个流浪汉,步履蹒跚的跟着他。

 

‘该不会是什么变态杀人魔吧……’

越想越害怕,Tarjei渐渐从快走变成跑。

 

♪ Don't you tell me that it wasn't meant to be

   Call it quits, call it destiny

   Just because it won't come easily

   Doesn't mean we shouldn't try


 

手机铃声响了,Tarjei喘着粗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未知号码来电

“我的妈呀……”Tarjei跑的更快了。

 

“Tarjei!”身旁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Tarjei转头惊喜道:

“大神!”

只见一辆红色的特拉斯正在马路对面停着,Henrik坐在里面跟他招手。

 

等车掉头开过来Tarjei快速的钻进了车子里。

“呼——还好你来了,刚刚吓死我了……”

“怎么了?你跑什么?刚刚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刚刚那电话是你打得?”

Tarjei一脸:你特么在逗我?

 

“对啊。”

Henrik不明所以。

 

“短信也是你发的?”

 

“……对啊。”

 

“……”(生无可恋脸)

 

在Henrik的再三追问下Tarjei别别扭扭的说出了事实。

“噗……哈哈哈哈哈”

“笑你妹啊!你原来的号码不是xxxxxxxx吗?谁知道你会换号码……啊。”

Tarjei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就没了声音。

 

“……我还以为你早就删了。”

沉默了一会儿Henrik突然说道。

 

“……是早就删了。”

手机里删了有什么用,要脑子里也能删掉就好了。

 

Henrik张嘴想问‘那你怎么还记得’却觉得这就是一句废话

 

相对无言到了一个别墅前

“这是哪儿?我以为我们是来参加爬梯的?”

“这是我家,没错,爬梯就在这里。”

“你什么时候买的???”

Tarjei一边感叹着Henrik真有钱一边被Henrik拉进了屋内。

 

“Hey!Henrik!好久不见啊!”

一进门就被一个高瘦的黑发男人拦住了,Tarjei定睛看了好久才想起来他是谁。

 

“Micheal,我们上周才一起吃过饭……”

Henrik可不吃他这套。

 

“Comeon man!这不是同学聚会嘛,总要有点聚会的气氛嘛……哦!看看!这是谁!”

Tarjei有点尴尬的看看Henrik

Henrik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我们可爱的小学弟Tarjei!快快快!大家都很想见你!”

“Micheal……”

Henrik有点无奈地看着被Micheal架走的Tarjei,把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跟了上去。

 

人群中的Tarjei背上背着一个棕色的书包,红着脸被一群人围着

仿佛还是当初那个调皮却害羞的男孩

Tarjei似乎是发现了站在门边看热闹的Henrik,对着他拼命眨眼睛求救

Henrik被他滑稽可爱的模样逗笑了,本来想在小孩被那群‘豺狼’整的要哭了再去救他的,但是……

 

“行了,适可而止吧,人家东西都没放下来就被你们围攻。”

 

自己果然是改不了对Tarjei有求必应的坏毛病啊。

 

“哦——”一群人开始起哄

 

“Henrik你还是这么护短啊,哈哈哈”

 

“以前他就是这样!我记得以前在我家开爬梯的时候,Tarjei还没成年,老是找我要酒喝。你说我能怎么办,给了,Henrik就黑脸,不给,这小孩就各种装醉,然后害的我还是被Henrik甩脸子,你们说我冤不冤……”

一群人哄堂大笑起来。

 

Tarjei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躲着。

Henrik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肩膀,在他耳畔小声说道:

“别理他们,把包和外套给我,我帮你放好。”

 

今晚Henrik心情很好。

Tarjei可以断定。

因为他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表情就会很严肃,眼睛周围的皱纹一根根全都消失不见,比方说今天他盯着自己和David看的时候就是明显的在生气。

Tarjei强迫自己不要把视线过多的放在Henrik身上

毕竟这里坐着的是一群当年他所做的荒唐事的见证人

……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微醺

不知道是谁突然问了句:

“Henrik……你那个,你后来跟那个叫什么?就是我们系教授的亲戚。”

“Lea!”旁边有人接茬。

“对!Lea,怎么回事啊?我那个时候云里雾里的看不太懂啊,你们不是在一起了吗?怎么后来莫名其妙就分手了?她还跑到我们教室来闹过……”

“……”

Henrik和Tarjei同时沉默了。

 

“我几到!”

旁边的一个喝多了有些大舌头的学长答道。

“肯定系……那天Tarjei亲了Henrik……她以为Henrik是gay了呗!”

 

Tarjei握紧了手中的酒杯,强忍着心中的不适

“嗝——那……这么说Tarjei是……gay?”

话题突然集中到Tarjei身上,这让他顿时如坐针毡。

 

“你们能不能闭嘴!”

身边的Henrik突然发火了。

 

本来热闹的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Tarjei觉得四周的目光都如同探照灯一般向自己聚拢

他能感受到Henrik是真的生气了

 

Henrik知道了,他一直都知道……

Tarjei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眼中积蓄的泪水流出来之前一定要离开这里

 

“我有点醉了我先走了……”

“Tarjei……”

Henrik拉住他的同时他像是触电一般甩开了手

“对不起……我先走了……”

 

快离开

快离开这个地方

……

这个场景让他想到了十八岁生日那天,好像也是这样

逃出了爬梯之后,自己就在街上游荡,哭泣,自怨自艾……

 

只不过在今晚之前他还天真的以为那件事都过去了

自己和Henrik还可以保持着这种超出朋友范畴的暧昧关系

是自己太天真了

是自己太贪心了

明明满足于做他的下属就好

明明满足于远远看着他就好

为什么要来这儿把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撕下来给他看

为什么要提醒他自己就是个恶心的同性恋!

 

街道上开始飘起小雨,Tarjei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匆忙之中忘记把外套拿出来。

“Tarjei!”

Henrik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要过来

我现在最不想面对的人就是你

Tarjei又开始奔跑,可是没跑几步就被Henrik抓住了胳膊。

 

“Tarjei!”

Henrik气喘吁吁的抓住他,手上拿着他落下的外套。

 

“你的外套……”

明明抓住了他,Henrik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先把外套给他披上。

Tarjei看着Henrik自己只穿着单薄的衬衣,心头所有的不解和委屈一瞬间涌上心头。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求你了!”

Tarjei像是泄愤一般把刚套好的外套扯下来扔在地上。

“……Tarjei,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你这样会感冒……”

“我感冒跟你有关系吗?”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眶涌出。

 

Henrik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有些手足无措。

“我……很抱歉他说了那些话我……”

 

“哈!你为什么要道歉?”Tarjei气急反笑。

 

“他说的都是事实,我tm就是恶心的同性恋,我tm就是喜欢你了,你不要告诉我这么多年你都不知道。”

 

“你不恶心,我不在乎!”

 

“我在乎,我根本不想跟你做朋友!你知道我每次看到你,都在想什么吗?”

 

“Tarjei……”

Henrik瞪大双眼,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Tarjei紧闭着双眼,泪水流经嘴唇,使得本来无味的吻变得有几分苦涩

 

“恶心吧,这就是我……”

Tarjei垂下双眼,睫毛上的泪珠颤动着滴落在脚下的水泥地里,消失不见。

 

“你对我那么好,我却整日整日的想和你做这些恶心的事,我……”

 

Henrik用一个深吻封住了Tarjei满腔的哀怨。

 

“张嘴。”

Henrik舔吻了半天可是面前的人却像是石化了一样,半点回应都没有。

 

“你……等等……”

Tarjei用力的推了一把眼前的男人。

 

“你刚刚……你不是……直的吗?”

Henrik微笑着向前走了一步,Tarjei便怀疑的后退了一步

Henrik的耐心耗尽了,一把抓过嘴唇上还残留着自己痕迹的Tarjei,抓住他想要推拒的双手,反扣在身后,嘴唇寻得那处美味之地细细探索。

 

Tarjei一时间被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只能任由男人施为。

 

等他找回自己的神智,发现自己已经被按在街边的一处暗巷内,本来塞在裤子里的衬衫凌乱的跑了出来,纽扣也被解开

上身的情况还算好的,下身更是一团糟,牛仔裤纽扣被解开,门户大敞。

Henrik的左手不停地在自己身上游走,四处点火,而右手已经伸进裤子里……

 

“等下!”

感觉到Henrik正在摸的地方,Tarjei有些惊慌的叫出了声。

 

“What’swrong, Babe?”

浑厚的嗓音让Tarjei半边身子都酥了。

 

Tarjei极尽克制自己想要溺死在Henrik带来的欲望中的想法

认真的问道:

 

“你还没给我解释清楚……不能就这么算了……”

 

“Tarjei,我早就喜欢你了……”

Henrik无奈的皱起眉头,双手温柔的帮愣住的Tarjei整理着衣物。

 

“可是你的女朋友……”

 

“那都是假的!”

Henrik突然激动起来。

“好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那天已经跟她说好了,我和她假扮男女朋友的关系到此为止,因为我打算在你生日那天向你表白,可是她却……Tarjei相信我,这些年来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时没能向你解释这一切……”

 

“表白?向……我?”

Tarjei忽略了所有的细节,只听到了他最想听的两个字。

 

“对,向你。”Henrik坚定的点了点头。

“你吻我的那一瞬间我都快要疯了,我以为我一直以来所渴望的终于要得到了,我没想到你比我要勇敢多了……可是……”

“我也没想到你对我的信任……和你的勇气完全成反比。”

 

Henrik叹了口气,帮Tarjei扣上最后一颗扣子。

“我一直都想这么做,早知道我们会分开这么久,我就该在见到你的第一面就这么做。”

Tarjei感觉自己的下巴被托起,黑暗中Henrik的双眼像是带着魔法一般将Tarjei定在原地。

 

迟来的道歉,迟来的解释,迟来的吻。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没有人忘记张开嘴。

 

 

不知过了多久,Tarjei觉得自己的嘴都要麻了

忍不住推了下已经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Henrik眉头再度皱了起来,恶狠狠的咬了一口Tarjei的嘴唇

随后为了惩罚他的不老实,故技重施,再一次把他的双手反扣在身后

 

“……你可以放开手吗……”

Tarjei撇开头拒绝了雨点般的亲吻。

 

“怎么?突然后悔了?”

Henrik的脸色晦暗不明,像是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有点痛……”

Tarjei被这样的Henrik吓到了,只能小声抱怨道。

 

Henrik挑眉。

“如果这点痛你都受不了那么我们的爱情可能会很坎坷。”

“……为什么?”

“因为我暂时只能接受top。”

“……噗”

说完两个人一起大笑了起来,Tarjei更是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他将解放了的双手环上男人的脖子,目光深深投入男人的眼中。

“That’schill.”

“That’schill.”

……

“……我想也许等我适应了之后也可以接受bottom。”

回去的路上Henrik突然说到。

 

Tarjei停下脚步有些吃惊道:

“What?你已经想的那么远了?”

 

Henrik破天荒的对他翻了个白眼。

“Fuck,天知道你高三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了,你天天晚上跟我睡一个房间,害得我天天做梦,还查了资料……”

 

“You aresuch an asshole.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

Tarjei大张着嘴巴,一脸吃惊,默默地为自己一直以来忐忑不安的小心脏鸣不平。

 

Henrik偷偷的圈住愤愤不平的小恋人。

“Yeah,I guess I am. But who cares, I got you.”

 

Tarjei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不知道Henrik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情话了。

 

“我有跟你说过我很想你吗?”

Tarjei愣愣的摇摇头。

 

看着他呆呆的样子,Henrik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送给眼前这个可爱的男孩。

“我有跟你说过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男孩吗?”

 

抿唇,微笑,摇头。

 

“那……我有跟你说过……我爱你吗?”

 

Henrik眼中忽明忽暗闪烁着的是整个奥斯陆的繁星与灯火

而Tarjei只看到了他眼中的真挚与深情。

 

“……我也爱你。”

 

♪ Don't you tell me that it wasn't meant to be

  Call it quits, call it destiny

  Just because it won't come easily

  Doesn't mean we shouldn't try

  We had a good thing going lately

  Might not have always been a fairytale

  But you know and I know that they ain't real

  I'll take the truth over the story

                                 ——Easily-BrunoMajor


评论(32)

热度(183)

  1. paellall_Cachi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