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Henjei 喜欢—重逢

为了安慰大家伤痕累累的心灵

文末有彩蛋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路人 henjei         长发IsakAU:再见房间

——————————

Henjei 喜欢  第一篇连接    第二篇链接

 

时隔九年Tarjei和Henrik再度联手合拍电影

 

这一消息唤起了不少人的往昔回忆

当大家都在或欢喜或质疑的讨论着这一消息时

Henrik正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合同

 

面前的Tarjei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男孩

也不是两个月前躺在自己身下予取予求的暧昧情人

面前的他 是一个演员 

风头正劲

打算大干一场

 

——你考虑的怎么样?

——你的片酬太高了,我现在给不出这么多钱……

Henrik有些尴尬 他知道和Tarjei合作是目前他想要翻身的最好办法

但是……

看着合约上的那一大串让人头晕的零 Henrik有些吃不准Tarjei到底想做什么?

 

——你会筹到的,我和你合作的消息,足以吸引很多的投资人

——我不想把我的电影拍成迎合主流观众的烂片

Henrik以为至少Tarjei会理解这点

这么多年他唯一坚持的原则就是他的电影不能被投资方控制

 

本来面对窗子的Tarjei突然轻笑

转头 看着他

——你会做到的,我等你

 

Tarjei说对了 他的确做到了

但是代价也是昂贵的

这部电影之后,无论票房如何,他都必须再拍另一部主流电影

这是投资方的唯一要求

 

他在最低谷的时候都没有妥协过

但是却因为Tarjei的一句 ‘我等你’

瞬间放弃了一直以来的坚持

 

回想起和前妻那些年关于自己事业的争吵

Henrik顿时觉得不可思议

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Tarjei总能轻易做到

 

于是在他和Tarjei重逢的第二年

他成功了

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包括前妻在内的所有在他生命中消失了的人

就在那一夜之间

全部回到了他身边

 

可是站在颁奖台上

看着本属于Tarjei的位置 却被自己今晚的女伴坐着

Henrik的心情一瞬间跌入低谷

 

想放弃的 最终还是得到了

奋斗了近十年的梦想 也实现了

可是致辞的时候却连一个微笑都做不出来

 

庆祝派对上

他亲吻了无数个脸颊

拥抱了无数个身体

而最想拥入怀中 最想亲吻的那个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在他可以给出期待 可以给出承诺的时刻

那个人再次离开了他的人生

打听之后才知道Tarjei和经济公司的合约在一年前已经到期了

所以那次和自己签的合同

全都是以Tarjei个人的名义签订的

 

Henrik迷茫了

他们这么多年了解对方的唯一渠道 就是媒体的报道

在他单方面切断联系之后 自己就无法找到他了

电话 住址 公司 父母的住址 连私人医生Henrik都去问过了

很显然Tarjei完全离开了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儿 

 

一开始 他担心Tarjei是不是得了绝症 所以需要一笔钱去治病

这样也能解释他为什么不告而别

但得到的答案却是Tarjei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好

 

接下来的时间里Henrik心存侥辛的认为只要自己持续的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

Tarjei一定会主动来找自己的

 

可是一年过去了

两年过去了

什么消息也没有

他的创作再次陷入低谷

而这一次 很可能没人能帮他爬上来

 

但是在他渐渐快要淡出大众视线时

他收到了Tarjei寄来的一封邮件

里面是一个厚厚的剧本

他又翻了翻包裹,却发现除了剧本什么都没有

看了看邮件上的地址 又看了看旁边厚厚的剧本

他转身 开始收拾行李

在找到邮件上Tarjei的住所时Henrik突然想通了

年轻的时候 总觉得所谓的感情不过是一时的冲动

于是他克制了这种冲动 只做自己该做的事

不让这些影响到自己

在需要安顿下来的时候 他选择了对自己事业最有帮助的人结了婚

他一直都理智而清醒的选择了一条对自己‘最好’的路

 

所以当他经历失败之后 变得更加执着于成功

多年的克制与放弃

得到的不应该就是这些

他值得更好的

可是通往‘成功’的路 哪里有尽头?

 

——他一个星期之前就搬走了,走之前让我帮他寄的邮件……

 

可是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Tarjei已经不想见到他 不想等他了

 

整理完工作上遗留的问题

他带着那个剧本 再次回到了奥斯陆 回到了母亲的咖啡店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他每天过着迎来送往 平稳简单的生活

 

——Henrik,你回来之后都不怎么爱说话了,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所以Henrik一天比一天沉默

他期待的那个人仿佛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

 

回到奥斯陆的第二年 一个傍晚

他又收到了一封Tarjei寄来的邮件

还是剧本

坐在咖啡厅的一角Henrik沉默的盯着剧本看了良久

突然发疯了似的将它撕得粉碎

那个剧本真的很厚  碎片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

发泄完的Henrik抱着头开始放声痛哭

吓坏了来就餐的客人们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在他终于认清了这一点的时候

终于

一双白色的球鞋出现在了朦胧的视线中

 

——你就是这么对待我辛辛苦苦写了两年的作品的?

 

Henrik僵住了

他直勾勾的盯着那双渐渐靠近的白球鞋

然后一只手捡起了落在地上还算完好的一张纸

就在这时 他的余光瞟见了那人金色的发梢

 

不可置信的抬头

四目相对

Henrik突然想起了试镜时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也是这样

自己紧张而忐忑

Tarjei却镇定的坐在那儿 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Fuck it

Henrik笑了 他放弃了 

不管这段关系究竟是谁在主导 谁亏欠了谁

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只想把眼前这个有着温暖笑容的男孩拥入怀中

紧紧的把握住这得来不易的侥幸

 
——我爱你 

——————

自己写的时候都被虐到了,写个小剧场解释一下然后顺便开个小破车:

俩人回Henrik家之后立刻就脱衣上床,Henrik正高兴的准备来一发的时候Tarjei突然裹着被子跟他聊起天了……

T:你没什么要问的吗?

H:(深情凝视)你回来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T:你就一点都不好奇我这些年干嘛去了?

H:(犹豫着摇头)

T:……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H:我怎么会不关心你你走了我急得要死我天天晚上做梦梦见你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一个人在医院里哭着接受治疗我……(发现自己说太多了立刻闭嘴)

T:真的?(怀疑脸)

H:真的。

T:那你怎么都没来找我?(委屈)

H:我去了啊,你给我寄的邮件一到我就立刻出发去找你了。

T:……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看第一本剧本

H:我那个时候急死了哪里有心情看……等下,你不会把地址写在剧本里了吧?

T:是啊!我狠狠宰了你一笔之后就环游世界去了,然后把旅途见闻写成了一篇篇的小故事,听说你很久都没有新作品,就打算寄给你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但是……做好事不留名不是我的风格,我又想考验一下你,所以在最后一篇故事的最后一行写上了我下一站的住所。结果你个缺心眼完全没有看我的剧本!!!!

(抓起枕头死命拍打ING)

H:……我不是理解错了你的意思吗?我以为你是想要让我在你和事业当中选一个呢!

T:哼!小爷我有这么狭隘吗?

H:(你有啊)没有!绝对没有,都是我想太多。

T:(嫌弃+翻白眼)后来你没来找我,我一生气又跑出去玩儿了,然后回来之前又给你寄了一本我的旅途见闻,哪知道回来之后就听说你不当导演了,吓得我连家都来不及回就来看你!

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你个缺心眼坐在那里丧心病狂的撕我的剧本!!!!!

H:……我错了(真的好冤枉)

 

把所有事情都说清楚之后,Henrik把闹得脸红脖子粗的Tarjei给一把搂近怀里,压在身下使劲的亲着。

“你干嘛啊!唔!你是狗吗?哈哈哈不要舔我……”

“宝贝儿,我真的太想你了,你怎么忍心把我丢下这么多年。”

Tarjei喘着粗气,碧绿的双眸湿漉漉的盯着Henrik。

“那你又是怎么忍心把我丢下九年都不联系的?”

“……对不起”

“切,就只会说对不起。”Tarjei撅嘴微笑着。

“我有个办法可以补偿你。”Henrik突然面带微笑的说道。

“什么办法?”Tarjei怀疑的看着Henrik。

 

Tarjei现在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赶回来,就应该再让这头野兽多吃吃苦头。

“啊——嘶,你轻点!”

Henrik动作越来越激烈,太久没做,后方有些受不了。

“宝贝儿,这个补偿还满意吗?”

Henrik说着又把Tarjei的右腿抬高了一点,腰部猛地使劲,把单脚艰难站着的Tarjei给撞得眼冒金星。

“Fuck……Ahh——fuck……you!”

“宝贝儿,以你现在的姿势说这句话好像没什么威慑力啊。”

说着Tarjei感觉Henrik整个人都压了上来,那要命的玩意儿在自己体内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

“No……Henrik……”

Tarjei用手推拒着男人的持续靠近,他感觉自己高高抬起的右腿快要没知觉了。

Henrik突然用力把他颤抖的左腿也给抬了起来,在他下滑的一瞬间用膝盖顶住了他身下的墙面。

两人现在的姿势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亲密“无间”。

“你……你想干嘛?“Tarjei被折腾的脾气都没了,只能服软的问道。

Henrik等的就是这一刻,他贴近Tarjei敏感的耳朵,含着他的耳垂诱惑的说到

“我想干你啊,宝贝儿。“

之后,Henrik稳住了姿势,向上缓慢而深入的顶弄着。

在理智完全消失之前,Tarjei趴在Henrik的耳畔说到:

“我也爱你。“

 ————————

万万没想到这辆车居然发出去了!!!!哈利路亚


评论(2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