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再见,房间 Chapter7

后续来了~~~~很快俩人就可以在一起了。

补充了一点细节。

房间前篇: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6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喜欢—Henjei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路人 henjei

——————————————

Chapter7

一个人的滋味不好受,在Even离开之后,他才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虽然Jonas和Magnus依然陪着他,但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Even那么‘不知趣’。

Even一直都是一个不知趣的人

Isak对他摆臭脸他从来都视若无睹,对他恶语相向他也只当大风刮过。

如果换做是别人可能早就受不了了,自觉地离他远远的了。

可是Even从来没有动摇过,也从来没有生气过,无论Isak说了多么过分的话他都没有离开。

于是Isak渐渐习惯了他的陪伴,收起了周身尖利的刺和密不透风的铠甲,敞开心扉,接受了他。

可是就在自己对他完全放下防卫的那一晚,Isak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那从未对自己展示过的疯狂的一面。

 

Isak吓坏了。

看着载着Even远去的救护车,Isak的心都凉透了。

直到外婆心疼的把他拥入怀中轻声安慰时他才回过神来。

抹了一把脸,却发现自己已是满脸的泪水。

……

“哦!Hi……他还好吗?……Isak,他……他出去了,对……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外婆看了看Isak紧闭的房门,皱了皱眉头,但却没有去打扰他。

Even已经在医院住了四天了,在这期间Isak没有去看过他一次。

Even的母亲几乎天天都打电话来,希望Isak可以去陪陪Even。但是Isak回回都让外婆搪塞了过去。

外婆没有强迫他,事实上她自己也很矛盾。

因为Even的病症和Isak的母亲很相似。她也有些担心Even会做出什么伤害Isak的事情。

但对于Isak来说,他所害怕的所担心的远比外婆所想的要复杂的多。

对于他来说母亲的死是一个几乎永远都无法跨过的坎。

他仍然还记得母亲站在医院楼顶,抱着他神情疯狂而悲伤的样子。

在医护人员的努力下,他被救了回来,但是母亲却纵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虽然做了很长一段时间心理咨询,但是Isak对于‘精神病’这样的字眼还是很敏感。

与其说他害怕Even会伤害他,倒不如说,

他害怕自己再次见证所爱的人离去的场景。

 

Even的母亲再也没有打电话过来了。

学期已经接近尾声,Even再也没有出现在校园里。

学校里很快传出了Even有精神病的消息,连带着Isak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毕竟他和Even走的很近。

大家都开始纷纷讨论Even的病情,谣言甚嚣尘上。

 

就在听见某个男孩说

‘我第一次看见Even的时候就知道他脑子有问题’的时候

 

Isak爆发了

 

他狠狠的揍了那个比他高一个头的男生一顿,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他的外婆在校长办公室里看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出来。

那个男生被打得很惨,但是Isak却更惨。

他的左眼乌青而且肿了起来,嘴巴破了皮,脸颊也有擦伤的痕迹。

可是他一点都不难过,他很庆幸,他做了这件事。

因为他不仅让那些个嚼舌根的人闭嘴了,而且把自己也给打醒了。

不过就是生病了而已,他竟然因为这件事就疏远了Even!

 

回到家他请求外婆打电话给Even的母亲,电话是接通了,但是Even却拒绝和任何人沟通。

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天放学,他在学校附近的文具店买了很多稿纸和信封,他打算每天写一封信给Even。

他真的这么做了,而且坚持了一个月。

Even却仍然没有回到学校来。

每天路过Even家他都忍不住站在门口张望,可是里面却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的信仍旧是石沉大海,一封回信也没有。

直到有一天他再次经过Even家的时候,见到了Even的母亲。

 

“Mrs. Næsheim!”

Even的母亲回过头来,Isak看见了她一脸的疲倦。

“哦!Isak,Hi……”她强颜欢笑了一下。

“您这是在整理东西吗?”

看着进进出出搬东西的工人们,Isak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我们这是要搬家了。”

“什么?!为什么?那Even呢?他不回来了吗?”

“他……他已经转学去别的学校了,对不起Isak,那天吓到你了……”

“可是……可是我还没见到他,我还……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他说……您能让我见见他吗?”

“我也想让你见见他,但是……他现在很难过,他不想见你,对不起。”

Isak难掩失望的问道:

“那……他看过了我给他写的信吗?”

Mrs.Næsheim摸了摸他的头,微笑了下: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但是收到你的信的时候我能看出来他很开心,虽然他从来都不说。”

Isak失落的点点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般,抬起头瞪大双眼激动的对Mrs.Næsheim说:

“我回家拿个东西,您在这儿等我一下!”

说完也不等人回答,拔腿就跑了。

等Isak跑回来,卡车已经发动了,Even的母亲正靠在车边等着。

“Isak,你……”

看着眼前的男孩披着一头参差不齐的短发,手上拿着一个塑封的袋子,袋子里一个紫色的丝巾绑着一束头发,Mrs.Næsheim顿时有些不解。

Isak看起来乱糟糟的,因为跑得太快一直还喘着粗气,但是面上却一直带着微笑。

“我的头发一直是我的力量所在,Even以前很喜欢它们,我现在长大了,不需要这些了,您可以帮我转交给Even吗?希望它们可以代替我陪伴着他。”

 

Mrs.Næsheim惊讶的看了他一会儿,随即激动的抱住了Isak,亲了亲他的额头,眼眶泛红捧着他的脸道。

“……谢谢你Isak!谢谢你!你真的是Even说的一样,是个天使……我多希望……”

Mrs.Næsheim欲言又止,随后无奈地摸了摸Isak被剪得参差不齐的发尾,说道:

“再见,Isak。”

Isak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难过,他觉得Even看到他的头发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再回来找他的。

“再见,Mrs. Næsheim……希望Even快点好起来,您能帮我转告他吗?我会等他的!”

 

……

可是Isak等了很久,Næsheim一家也没有搬回来

不久后房子也卖给了另一家人。

外婆问到了Even的新地址,于是Isak仍旧坚持每天给Even写一封信,只不过到了后来,那一封封石沉大海的信的内容几乎变成了Isak的日记。

 

我亲爱的傻瓜Even,

      

       我最近在思考要不要继续留长发,毕竟我已经三年级了,我不想被同学们称作‘那个三年级的留着长头发的怪咖’。但是我又担心这么长时间我会不会变得太多,你万一来找我的话认不出来我了怎么办?BTW短头发实在太方便了!

       如果你想让我留长的话,回信告诉我哦。

                                                  

                                              又帅又聪明的Isak

……

我亲爱的老是不给我回信的傻瓜Even,

      Jonas在新学校交了个女朋友Eva,Magnus也开始到处勾搭女孩儿了,为什么上了高中之后学习反而变成次要的东西了?


我有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被那些女孩儿吸引,不过Eva是个很酷的女孩,我很喜欢和她聊天(特别是和她一起吐槽Jonas)哈哈


对了!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但是你听了不准笑!

好吧要笑也可以,但是见到我不准嘲笑我!!!


昨天……在Eva家的爬梯上有个女孩想要吻我……但是重点不是这个

重点是……我吓坏了,把她推开了。

然后她开始到处传我是Gay???我只是不喜欢她而已,为什么女孩儿们都这么喜欢散播谣言?

                                     

                                 又帅又聪明不是gay的Isak

……

请给我回信吧我亲爱的傻瓜Even,

      

      今天外公又回家大闹了一番,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了,我想是时候搬出去住了。


Eva(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她是Jonas的新女朋友)她给我介绍了一个朋友Noora,她和另外一个女孩,还有一个男孩,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公寓,最近Noora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了,所以他们要找一个合租人,我和外婆商量过了,她也同意我搬出去住了。


对了,我的地址是:xxx路xxx号x楼……嗯,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不过还是欢迎你随时来找我玩儿。

                           马上就要独立的大小伙儿Isak

……

 

初三暑假的最后一天,Isak寄出了最后一封信。

他决定给Even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再不回信的话他就去Even家找他。

但是开学的第一天,他就发现自己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了。

因为他在新学校里看到了Even。

 

他还来不及对这突如其来的巧合做出任何反应,出现在Even身边的一个女孩让他彻底的怔在了原地。

那个女孩有着Even喜欢的金色长发,双眸像是从森林中跑出来的精灵一般碧绿,纤细的身躯紧紧靠着Even的胸膛……

Isak的双腿重若千斤动弹不得,喉咙像是被人紧紧的掐住一声都发不出来,胸口更是像被烈火灼烧一般疼痛。

他一直呆呆站在原地捏紧了拳头死死望着Even的方向。

似乎是他的眼神太过炙热,Even似有所觉的回望了过来。

Even的眼中似乎出现了不可置信和震惊,但是只是几秒钟他就撇过了头。

 

Isak张大了嘴,他不敢相信,这个时候Even竟然选择了装不认识他!

一瞬间,委屈,愤怒,憎恨,嫉妒……所有的情绪涌上心头。

他怒气冲冲的走向和几个人聊着天的Even,不顾被自己撞到的旁人的咒骂,走到一脸惊讶的Even面前,皮笑肉不笑的打招呼到:

“Hello,EvenJerk Asshole!”

然后一拳打在Even那张帅气的令人讨厌的脸上。

“Oh!God!Even!”

似乎是他女友的女孩在旁边惊呼。

“你疯了?!”

“哪里来的神经病?”

“你tm有病啊?!”

……

Isak被Even身边的朋友推搡着,抓着领子质问着,可是他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动摇,一直怒气冲冲的盯着Even的脸。

直到看到Even挺翘的鼻子里流出的血,Isak突然感到了一阵恐慌。

————————

甜甜的(并不)补偿小剧场:

E:Baby,能不能不要每次见面都让我流鼻血。

I:乖~摸摸头。

E:(凑上去要亲亲)嗷!为什么打我?

I:谁让你乱抱其他人的?!活该!

E:我错了……



评论(3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