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再见,房间 Chapter8

房间前篇: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喜欢—Henjei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路人 henjei

——————————

Chapter8

似曾相识的场景。

Even的朋友和那个女孩都被老师赶回去上课了,只有Isak被责令坐在校医室门口等待着Even从里面出来。

咔哒——

大门开了,Isak抬头,看到鼻子塞着棉花,脸颊微肿的Even慢慢的从里面走出来。

这个场景让Isak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Even也是这样从校医室里走出来,愣愣的看着坐在外面的自己。

 

“Hi.”

仍旧是Isak先开的口。

“……Hallo。”

Even的眼神有些飘忽,这让Isak很不爽,从前Even看着他的时候,眼神总是炽热的恨不得要在他脸上烧出个洞似的。

Isak瞪了他一会儿,撅起嘴,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也不管Even有没有跟上,自顾自的往前走。

 

‘你如果不跟上来我就再揍你一顿。’

大步流星向前的Isak在心里暗暗的想。

 

出了教学楼,Isak突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是第一天来学校,完全不清楚除了教学楼之外还有哪里可以去,这下糟糕了。

Isak既不愿意回头低声下气?的去问Even,又不能在上课的时间在校园里这么瞎晃荡。

正尴尬着,一只手就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跟我来。”

Even在他身后轻声道。

 

心不甘心情不愿的跟着Even绕来绕去的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有着木制长椅的大树下Even停住了脚步。

他细心的把椅子上的落叶扫了下去,抬头用眼神示意Isak来坐。

 

但是轻易听话不是Isak的性格。

“我不想坐,有什么话你快说!我不想第一天就落下课程。”

嘴硬才是。

明明有一大堆问题要质问Even,却偏要装出一副自己是被强迫来听Even解释的样子。

Even依旧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双手有些紧张的在裤子上搓了搓道:

“……那,你就回去上课吧。”

Isak不敢相信的张大了嘴。

‘他……他这是在赶我走?’

咬紧了下唇,Isak恶狠狠的瞪了Even一眼,气呼呼的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

走了几步实在是气不过,又转身打算再瞪Even一眼。

 

谁知道这一转身,却看到Even惊惶的收回满眼眷恋的样子。

被撞破真实想法的Even十分尴尬,他习惯性的揉了揉鼻子,完全忘记了自己鼻子刚受了伤,就这么轻轻一揉,把眼泪都揉了出来。

实在看不下去Even蹂躏自己的鼻子的傻样,Isak赶忙跑了过去,看到塞在Even鼻子里的棉花红了几分,就忍不住心疼的骂道:

“说你傻瓜你还真犯傻了,干嘛这么用力的揉鼻子啊!嫌自己伤的不够重吗?”

Isak既心疼又恼火,似乎完全忘记了Even鼻子上的伤是谁弄的。

被他一骂Even有些不好意思,又把手伸了上来。

Isak一把拍掉Even想要摸鼻子的手,往前走了一小步,捧住Even的脑袋,仔细看了看他的鼻子。

鼻子是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却看到了Even眼中因为疼痛而泛起的泪光。

顿时心下一软,忍不住抬手摸了摸Even受伤的脸。

‘当时怎么就出手这么不知轻重……’Isak开始有些内疚。

摸到Even的鼻子时,他忍不住到吸了一口凉气,Isak知道他一定是疼极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那一瞬间就是想帮Even止疼而已。

于是 他抬起头往Even鼻子上吹了吹气。

 

然后一滴眼泪顺着Even的脸颊流了下来。

 

Isak以为是自己的动作弄疼了他,顿时有些惊慌:

“怎么了?还是很疼吗?”

Even摇了摇头,只是紧紧盯着近在眼前的脸,似乎要把这些年他脸上的每一处变化都记在心里。

Isak的表情也变得柔软起来,还伸手把那道碍眼的泪痕给擦去了。

 

“流眼泪一点都不适合你。”

 

“傻瓜就应该整天笑……”

 

Isak还没说完就被Even抱住了。

 

“我很想你。”

Even的声音闷闷的从肩膀处传来,Isak感觉自己的眼睛也模糊了起来。

 

“我也是。”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

拥抱了一会儿就听到了下课铃声,Isak拍了拍紧紧抱着自己还不松手的Even,耐着性子道:

“Even,下课了……我还没去看过我的教室呢……”

 

他感觉到Even的头在自己的肩膀蹭了蹭,用力的嗅了嗅自己的脖子,才依依不舍的慢慢抬起头,看着他。

“那我下课去找你?”

Even的目光如同他环在Isak腰上的双手一般粘腻,好像放松一下Isak就会飞走一般。

Isak习惯性的翻了个白眼,像是觉得Even在说废话一般,然后轻哼了一声权当是回答了。

明明已经商量好了接下来要干什么,但是Even的手还是圈在自己的腰后,头顶着自己的头,眼睛一刻不停的在自己的脸上逡巡,似乎还在纠结着什么问题。

Isak正不耐烦的打算推开这个粘糊糊的Even,突然一个女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Even?”

“Fuck……”

Even突然皱起眉头,松开了环着Isak的手,抬头看向不远处走向他们的一个女生。

那个女生小跑到他们面前,好奇的看着姿势过于……亲密的二人。

“Even,我找了你好久,你怎么在这儿?……这个人,这个人不是刚刚打你的那个人吗?”

那女生的双眼在两人之间徘徊,似乎在判断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啊,忘了介绍,Emm……Sonja这是Isak,我最好的朋友。”

说完Even有些不安的看了看身边面无表情的Isak,然后有些忐忑的介绍:

“呃……Isak这个是Sonja,我的女朋友。”

“Hi.”Isak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面无表情的跟这个叫做Sonija的长发姑娘打了个招呼。

Even有些失望。

 

“What?他就是Isak?”Sonja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Isak。

“我觉得他……这个样子和天使可差太多了……Anyway……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Isak,Even不喜欢他的过去,但是在那段过去里你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他时不时会说起你。”

Sonja真诚的对着Isak笑了,而且很知趣的没有纠结今早发生的一切。

 

Isak对于Even交了女朋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Jonas也交了女朋友,而且Eva现在和Isak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所以对于Isak来说女朋友和普通朋友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是Isak却很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孩,他总觉得她似乎在炫耀自己很了解Even一样。

而且什么叫‘Even不喜欢他的过去’?Even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开心了好不好,比现在开心多了。

 

“咳……Sonja,Isak要去上课了,但是他不认识去教室的路,你先回教室吧,我先送他去教室再回班上。”

Even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自觉露出了一种愧疚的神情,Isak无聊的在旁边踢石头没有注意到,Even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但是Sonja却看的清清楚楚。

但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笑笑,点点头。

 

三人在教学楼二楼分开了,Isak的教室在二楼走廊的尽头,而Even的教室在三楼。

看着二人肩并肩走远的样子,Sonija心中有些不安。

就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Even完全变了个样子。

Sonja和Even在初中就认识了,从第一次见到Even开始,他就似乎是一个心思很深的人,表面看上去对什么都不屑一顾,实际上他的想法既悲观又复杂。当然这和他的躁郁症也有些关系。

没错,作为Even的女朋友Sonja当然知道他有躁郁症,而且她花了很多时间去揣摩Even的想法,所以当她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Even,并且确定自己就是最适合Even的那个人呢的时候,变数出现了。

这个变数就是Even时不时会提到,却不愿意深谈的Isak。

 

在和IsakEven一起走的时候,Sonja对Even的认识不能说彻底颠覆了,但是至少很大一部分被推翻了。

她一直认为Even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会很在意周遭的人的情绪变化,特别是跟他最亲近的人如果露出了一丝不耐烦或者是对他发脾气,很可能都会影响他的心情和病情。

但是和Isak在一起的时候Even非常放松,而且有些阴郁的性格也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就像是突然在一片黑暗中找到了光明一般,Isak无论做出什么样的表情,Even都会开心的笑着回应他。

而这一路走来Sonja发现Isak根本就没有露出过什么善意的表情。

要么就是一脸嫌弃,要么就是撇嘴,做的最多的就是翻白眼。

 

Sonja没办法理解Even是怎么想的。

Isak看上去就像是个不懂得感恩的混小子,不过长了一张还算可爱的脸蛋罢了,这样的人,在Even和他的家人嘴里却被称之为天使?

 

Sonja不确定Isak的出现对她来说究竟是好是坏,但是看到Even露出那种难得一见的真挚笑容,Sonija只能在心里宽慰自己:

不要多想,Isak是Even的好朋友,只会有利于Even病情的稳定。

 

想到这里她定了定神,转身上楼,突然想起来这节课要去实验室上课,她怕Even不知道,又下了楼打算干脆去找Even一起去上课。

绕过走廊中间的一个拐角,就可以看得到Isak的班级了。

可是Sonja在拐过弯之后却停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Even正靠在Isak班级的门口笑着和Isak说着话。

如果说Even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还可以用见到曾经最好的朋友,所以一时兴起来解释的话。

那Even正在用她无比熟悉的姿势抚摸着Isak的短发又要怎么解释呢?

 

Sonja初中的时候其实是短发的,但是她发现Even的目光总是会在有着一头飘逸金发的姑娘身上停留,她就下决心要留长自己的头发。

果不其然,自己头发留长之后Even看她的次数日渐增多,终于在高一下学期的假期到来之前,她下决心向Even表白了,出人意料地是当时情绪格外低落的Even只是盯着她的头发和眼睛看了一会儿便答应了。

从那以后她就更加悉心的照顾着自己的头发,因为Even无论在哪儿只要手上没拿东西,就非常喜欢用手指玩她的头发。

她以为Even只是单纯的对金色长发有些特殊的喜好而已。

 

可是Isak明明是一头短发,却让Even像是在抚摸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的抚弄着。

有什么在心头呼之欲出。

她面对着Even的方向站了许久,可是他一眼都没有往这边看。

她感觉到有些胸闷,强迫自己离开了这个地方。

 

她没有看到的是,在她离开之后Isak转头往她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

“怎么了?”Even看到Isak突然望向走廊的另一端,好奇的也跟着看了看。

“没什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

小天使北欧醋王的属性逐渐被激活了!

Sonja想强行喂小天使狗粮,结果被反喂了一脸……

Sonja我对不起你又虐你了。

突然把Isak又写的有点腹黑了……不过我本来的设定就是Isak是个坚强任性的小恶魔然后遇到Even以及他的其他朋友们自动变成小天使。

而Even的设定就是一个不屈不挠的爱着Isak但是又害怕伤害Isak有些小敏感需要Isak天天用爱滋润他的大天神。

哈哈哈哈哈……我已经脑补了好多糖,感觉这对懵懂的恋人会有点甜。

最近发现了lo上的新功能-黑名单,用起来挺顺手的,推荐给大家,如果再看到什么碍眼的消息可以使用一下。(微笑)

♥♥♥


评论(46)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