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纯真 Henjei

看到评论区的小仙女说的纯真,然后想起五月天的纯真。

当年这首歌真是把我虐的死去活来……

傻了吧唧歌词打了两遍……

所以就着之前写的(链接)>>>喜欢—Henjei的现实背景,如果两人在Skam之后没有形同陌路,会怎么样。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文:再见,房间

——————————

纯真


第三次,Henrik试着集中注意力回复Lea的短信,但是仍旧失败了。

“你们能不能小点声?”

他不想表现的太严肃,毕竟和这群小伙子还是有一定的年龄差,他不想像个管东管西的大人一样。


“Okay……”

Marlon一向是几个男孩中最成熟的,很快就意识到Henrik是认真的,于是他耸耸肩表示自己懂了。


“What?Why?这可是最后一天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干些特别的事……制造一些美好的回忆!”

David夸张的跳起来眉飞色舞道:

“而且Henrik,你和Tarjei可是我们当中的‘核心’,难道你们俩不应该负责活跃气氛,而不是坐在这里玩儿手机吗?”

跟随着David无可奈何的目光,Henrik看到了翘着脚坐在一旁椅子上的Tarjei。


撅着嘴,一脸投入。


Henrik不由得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把社交账号都删除了,不然为什么成天比他这个有女朋友的人还要离不开手机。


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Henrik皱着眉头收回目光,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提醒。


Lea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他叹了口气删掉了之前自己打了一半的信息,又重新开始打字。


“为什么不直接打个电话?”


“Oh shit!”

Henrik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手机一下子没拿稳摔在了地上。


“Tarjei……”

无奈地看着因为恶作剧得逞而笑得一脸得意的男孩。

“你多大了?还玩儿这么幼稚的把戏。”


Tarjei挑了挑眉,吐了吐舌头。

“套着黑色塑料袋到处乱蹦的人可没资格说我!略略略~”


Henrik假装无奈的扶额,趁Tarjei不注意的时候把他摁倒在地上挠他痒。

“Nei——Henrik放开我!哈哈哈哈哈——”

看着因为胡乱扭动衣服被掀上去了一大半的Tarjei,感受到手掌下灼热的温度,Henrik的心跳突然停了一拍。

他立刻尴尬的放了手,站了起来。


“怎么了?”

躺在地上胸口不断上下起伏,脸色潮红的Tarjei有些不解Henrik怎么突然一下子就不玩儿了。


“我要回我女朋友短信了。”

他郑重的说道,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别人听的。


Tarjei半坐起身,怅然若失的看着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的Henrik。

 


最后一幕终于拍完了,大家都各自散场。

Tarjei磨磨蹭蹭的在人群最后面盯着手机,不知道又在看什么东西。


“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装个了Tinder.”

David凑到他身边打趣的说道。


“……get off!”

斜了眼在一边做鬼脸的David,Tarjei立刻把手机收了起来。


Henrik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

“Hey!一起吧。”


Tarjei惊奇的看着他,好像他头上长了两只角。

“你不是有车吗?”


“今天……没开出来。”

说完Henrik顿时感觉裤子口袋里的车钥匙变得十分沉重。


“呃……当然,一起吧。”

 

长长的路上我想我们是朋友

如果有期待我想最好是不说

 

David的家在反方向,所以没多久就坐车先走了。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在渐渐昏暗的街道上走着,谁也没提坐车的事情。Henrik感觉到Tarjei一直投向自己的目光,他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所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哈?你是不是被什么媒体记者附身了?”


Tarjei停下脚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怎么会问出这么‘有水平’的问题?哇哦,真的吓到我了。”


“哈哈,一点都不好笑……我只是……只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Henrik耸耸肩在Tarjei的注视下移开了目光。


“那就什么也别说,陪我走一段吧。”

说完Tarjei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你总是微笑的你总是不开口

世界被你掌握

 

两个人不知道走了多远,街上的人渐渐少了。


再次穿过了一条无人的巷子时,Tarjei突然放慢了脚步,靠近了他。Henrik深吸了一口气,巷子太过安静,除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之外,他能听见的最大声音就是自己的心跳声了。

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害怕自己慌乱的心跳被Tarjei听见。


“你这样是打算今晚在外面过夜吗?”

Tarjei突然转过头看着他道。

“哈?”Henrik没有反应过来Tarjei指的是什么。

“……没什么。”


男孩笑着看了他一眼,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可是Henrik却被那未及内心的笑容给冻住了,等到Tarjei在前面不耐烦的喊他才跑几步跟上去。

 

……

“我突然不想回家了。”


走到离家不远的一处公园,Tarjei突然停了下来,双眼着迷的望着公园里手牵手散步的情侣们,然后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有些犹豫的Henrik。


看着男孩像是在发光的小脸,Henrik不自觉地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由衷的笑容。

 

“好。”

他听见自己说。

 

月亮绕地球

地球绕着太阳走

我以为世界是座宁静的宇宙

今晚的天空有一颗流星划过

在预言着什么

 

公园并不大,牵手散步的人不少,但是却很安静。

好像牵着的双手就能沟通彼此的内心,即使在静谧的夜里也不再孤单。


Henrik沉默的享受着身边若有似无的从Tarjei身上传来的温度,和偶尔两人肩并肩时摩擦触碰的那一瞬间。


这就是他能拥有的全部。


拥抱,接吻,亲热……

他曾拥有过的,在今天都将永远失去了。


而今天过后,他连一个在黑暗中牵手的理由也没有了。

 

“你之前说最喜欢的一场戏是酒店那场对不对?”


Tarjei自顾自的接下去。

“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一场吗?”


“知道。”Henrik笑着答道。


Tarjei惊奇的看着他问道:

“是吗?哪一场?”


“跟我一起rap的那一场……哈哈哈哈”

还没说完Henrik自己都忍不住笑场了。


Tarjei笑着剜了他一眼。

“才不是!”

“我最喜欢的……其实是我们牵着手一起出现在大家面前的那一场……”


Henrik嘴角的笑容凝固了。


“之前就算是酒店那一场都让我感觉……好像Even和Isak只是纯粹的一种肉体上的亲密,而牵手……却让我觉得……就像是可以长长久久走下去的普通情侣一般……你还记得吗?你牵我的手的时候我手心都一直在冒汗,而且NG了好几次,都是因为太紧张,完全没办法放松,就好像……”


不……


“就好像牵手的人不是Isak和Even……”


不要说出来……


“而是我和你。”


Henrik脸上的笑容彻底挂不住了。

他僵硬的勾了勾嘴角,右手紧紧握拳,想要平息自己狂躁不安的心跳和翻腾着的内心。


两个人又肩并肩的走了一会儿,这时公园里的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现在已经难得碰见一两个行人了。


Henrik感觉到身边的若有似无的温度突然升高,耳边传来Tarjei厚重的有些颤抖的呼吸声。

 

一个温热的物体触碰到了Henrik的手背

然后立刻就弹开了。

 

Henrik的心脏如同鼓点一般疯狂跳动着。

被触碰过的地方如同被火点燃了一般,灼热的火焰燃烧至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

 

   “I’m not in love.

    So don't forget it.

    It's just a silly phase I'm going through.”

 

就在那温热的手再度触碰到Henrik的手背时,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Henrik正准备掏出电话,左手却猝不及防的被握住了。

 

♪ 在无声之中你拉起了我的手

我怎么感觉整个黑夜在震动

耳朵里我听到了心跳的节奏

星星在闪烁  你会怎么说

 

Henrik松开了握住手机的右手,左手掌心传来的温度震颤了他的心室。沉默的紧紧回握住了Tarjei有些冒汗的手,然后十指紧扣。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他们没有对视也没有交流,但是紧紧牵着的手却能连接彼此的心。

 

此刻即永恒。

——————

不知道是不是TBC,我有点怕我写出来会毁梗。

评论(13)

热度(83)

  1. 腿长一米六Cachi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