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纯真 Tarjei视角

接上一篇>>>>Henrik视角

就着之前写的(链接)>>>喜欢—Henjei的现实背景,如果两人在Skam之后没有形同陌路,会怎么样。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文:再见,房间

——————————

 

Tarjei迷茫了

在公园里Henrik没有松开他的手,反而一直牵着他直到他到家。

可是除了牵手,什么也没有发生。

Henrik只是道了声晚安,转身拿出口袋里响了一晚的手机,皱着眉,边走边拨了个电话。

 

“Hi,Lea……”

 

他一直都是一个简单的人,想要什么就努力争取,所有的好恶都清清楚楚写在脸上。

可是唯独这次他做不到随心所欲。

因为他无法要求那个人为他做什么,同样也无法将他从自己的生活中分离开。

主动地牵一次手,仿佛已经是极限。

是那个人可以给他的最大安慰。

 

生活很快开始忙碌起来,Tarjei让自己尽可能的不去想这些事情,但是你不想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

看到Lea和Henrik的合照,Tarjei已经能够做到至少表面上处变不惊了。

实际上……

谁在乎实际上是怎么样的?

就连Henrik都不在乎,自己看到这样的照片是什么样的心情。

Tarjei惊觉自己竟然感到委屈。

嗤笑一声自己的傻气,摇了摇头专注于自己即将公演的舞台剧排练。

 

♪ 你心中一定有座浓雾的湖泊

  任凭月光再皎洁照也照不透

 

多日不曾联系的Henrik突然在舞台剧公演的前一天晚上发短信给自己。

 

——舞台剧要公演了吗?怎么都不告诉我?

——好好排练啊,我到时候会去看哦。

 

Tarjei很想回一句‘你别来烦我了好吗?’

可事实上,他只回复了一句

——Ok :)

 

他很想骂人。

明明先开始的人是他,可是到最后主动权却完完全全的落到了Henrik手上。

 

在床上瘫了一会儿,Tarjei突然坐起来,紧紧握住手机,点开联系人,盯着Henrik Holm的名字出神。

 

‘不管是告白也好,还是彻底的断绝来往也好’

‘只要我有勇气……’

 

最终他什么也没做。

因为楼下突然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

 

三短一长。

曾经Tarjei嘲笑过Henrik这种奇怪的叫人方式。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什么秘密情人。”

他还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如今这刺耳的噪音却变得如同圣歌一般动听。

 

因为是晚上,所以Tarjei没太在意自己的穿着,只穿着一件小熊维尼的T-shirt就出去了。

 

“Hi!”

Henrik一反常态的先开口了。

Tarjei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只能干巴巴的回了一句。

“hi……”

Henrik的目光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的侧脸,这让Tarjei有些坐立不安。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侧,摸到了几条在枕头上压出的纹路。

 

“在家休息呢?”

Henrik继续没话找话聊。

受不了他这种磨磨蹭蹭的性格了。

Tarjei转过身,直直的望向Henrik的眼睛,开口想说些什么。

 

♪ 你眼中闪烁湖面

  无边的温柔

  那波光在    诱惑

 

这不公平……

Tarjei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

Henrik的双眸如同头顶无尽的星空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嘴角勾画出一个温柔的弧度让Tarjei不觉有些沉沦。

而那眼神……

那如同迷宫一般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困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喜爱,就连眼角的纹路都透露出了他此刻愉悦的心情。

可是这些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不论他们的心靠得有多近,他们的灵魂多么契合。

也改变不了Henrik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实。

 

♪  你已经有她就不应该再有我

    世界的纯真此刻为你有迷惑

    我想我应该轻轻

    放开你的手

    我却没有力气这么做

 

“Henrik……”

他最终还是开口了。

“我……”Tarjei有些哽咽。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见面了。”

 

 “为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Henrik的声音有几分颤抖。

 

“哈?你问我为什么?”

Tarjei有些恼火了,那些得不到解释的疑惑和得不到安慰的委屈,此刻全都冲进脑中爆发了出来。

 

“你tm天天在ins上跟女朋友秀恩爱你问我为什么?”

 

Tarjei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问道:

“Henrik Holm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等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算了,就这样吧。”

Tarjei下了车,没有发觉车上的Henrik突然松开了一直握着的左手。

一个方形的小盒子掉在了地上。

 

————

今天是公演的第一天,Tarjei很紧张。

不仅是因为这部剧他准备了很久,有点担心自己的表现。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Henrik说过他会来看自己的演出。

 

他很矛盾。

这场演出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他真心希望Henrik能够参与他人生中的每一个重要的瞬间。

可是那晚之后,他不确定Henrik还会不会来了,因为是他亲口说的:

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见面了。

 

Henrik没来。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在心里嘲笑了一番自己的反复无常,Tarjei忍不住还是刷起了手机。

如果这个时候他刷出了哪怕是Henrik跟Lea出去玩儿的合照也好。

至少他能够彻底死心了。

可是什么都没有。

没有解释没有缘由。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认为Henrik已经决定彻底的离开自己的身边了?

 

……

今天是最后一场公演了。

Tarjei不抱着任何的杂念演好了自己的角色。

看着台下欢呼的观众。

他有些欣慰,却又感到些许悲哀。

      

看,至少我还有我的梦想。

 

回家的路上,Tarjei再次路过了那个公园。

那逐渐趋于平静的内心,再次汹涌澎湃起来。

这份不平静,驱使他走向了那条宁静的小路。

身旁郁郁葱葱的大树成为了最好的保密者。

Tarjei突然想到了那个夜晚,自己平生第一次因为牵手而紧张到颤抖。

毫无目的单纯出于纯真的内心,才是让他颤抖的元凶。

那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面对自己的真心。

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走着走着,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姿态各异,却都满脸幸福的情侣们,Tarjei有些后悔一个人来这儿了。

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打算赶紧离开。

可是没走几步,右手却被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掌包裹住了。

 

他惊讶的转头。

身边是一个带着墨镜和帽子的高个儿男人。

“Henrik?你在干什么?”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谁,或者说,在手被握住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是谁。

“Shh——”

Henrik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快步往前走。

 

熟悉的路线,Henrik带着他走到了他家门口。

“Henrik……”

Tarjei真的累了,他不愿意再费尽心思去猜Henrik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

 

“我分手了。”

 

“Tarjei,我分手了。”

 

一切真情明了,余下的不过是爱到浓时的必经步骤。

 

Henrik似乎是做足了准备,这让Tarjei有些羞恼。

好像只要他一开口,自己便会主动献身一半。

不过羞涩与疼痛只是一时的。

被欲望所填满的快感,让Tarjei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和父母住在一栋房子里。

汗水滑落胸膛,流经那处火热,让本就烈火燎原般凶猛的快/感来的更加猛烈。

喘息声,拍打声,谁在轻声安慰着,谁又在放肆呻吟着。

 

待到一切归于平静,

自此,皆大欢喜。

 

看着Henrik头上包着厚厚纱布的滑稽样子,Tarjei莫名的想笑。

 

“怎么弄的?”

他轻声问道,声音因为用嗓过度而有些变调。

 

“……说了你不准笑。”

 

“好,我不笑。”你刚刚把我折腾的那么惨,不笑就怪了。

 

“那天……我来找你,你跟我说以后不想见我了……我很伤心,开车回去的路上……因为要捡个东西然后方向盘歪了,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上……不过你不用担心……”

Tarjei变得有些惊恐的神情,让Henrik突然想起来他对交通事故有恐惧心理,于是又补充道。

“我没有撞到人,当时其实我是踩了刹车的,但是因为方向盘歪了所以最后还是撞到了护栏……”

Henrik的解释因为Tarjei突然凑上来的吻而停了下来。

 

缠绵而缱绻的一吻结束,Tarjei突然想到:

“捡东西?什么东西不能停下来再捡?”

 

Henrik突然露齿一笑,起身在床下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方形的盒子,递给Tarjei。

 

“打开看看。”

 

Tarjei有些惊悚的看着他。

“你该不会打算这么敷衍的跟我求婚吧?”

 

Henrik上床,把明明激动到脸红却依旧嘴硬的男孩抱进怀里。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Tarjei瞥了他一眼,但是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起来。

打开之前,他想:

无论是什么,他都会开心的抱住身旁的男人,然后给他一个吻,

告诉他——我爱你。

 

“生命是一种不确定,平静的等待,一种重生。”

 

Henrik很庆幸自己选择了重生。

————————

终于,勉强,圆回来了......我知道我是第二篇必毁梗......我打算把这篇写长一点儿,后面再写几篇henjei小甜饼,安慰我的blx。

评论(17)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