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Eat you up 求婚番外(上)

小天使生快!!

说实话,他俩牵手的时候我就默认俩人要结婚了,今天看了两段视频,整个人处在持续爆炸当中,写写文冷静下。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文:再见,房间

——————

Even最近非常忙非常忙,除了每晚通过skype聊天之外,Isak已经差不多半月没有见到Even了。

本来Even的工作很忙Isak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每次的久别重逢都会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的亲密。

Isak很享受Even风尘仆仆的回到家,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凑到自己的颈边用力嗅着。

那带着夜晚凉凉湿气的笔尖在自己的发丝间穿梭,下巴上的胡渣总是让人又痛又痒。

这时候Isak会假装慢慢醒来,转过头的时候“无意识”的发出一两声撒娇般的哼哼,因为这是Even永远无法抵抗的。

然后勾住已经迫不及待扑上来亲吻自己的Even的脖子,稍稍张开嘴,被动的享受着这个带有咖啡味的吻。

当然偶尔Even的身上会带着一丝烟草的味道,虽然他的医生告诉他最好不要抽烟,但是工作压力大的时候Even还是会忍不住抽上几根。

Isak虽然不喜欢他抽烟,但是也不会明令禁止。

他知道如果他不允许Even抽烟的话他肯定不会再抽了,但是他不想管着Even,这个比自己年长有时候却幼稚的如同三岁小孩一般的男人,他不想让Even在这段关系中感受到束缚,他希望两个人的关系是开心且自由的。

他只会不动声色的皱起眉,在亲吻的空隙间,用力的嗅着那淡不可闻的烟草味,然后用担忧又心疼的眼神看着凝视自己的Even,最后给他一个温暖的带着爱意与支持的拥抱。

本来就有些心虚的Even立刻就会联想到自己干的事情,然后会非常愧疚,抱着Isak道歉,发誓自己再也不抽了。

虽然这样的情形已经发生过了不下十次,但是Isak能在他身上和第二天要洗的衣服上能闻到的烟味已经越来越淡了。

他很高兴,Even真的在为了他控制自己。

 

话说回来,和以往不同的是,Even这次的行踪非常神秘。

以前为了安抚Isak有些小委屈的心灵,Even通常到了某个地方就会拍一张机场的照片发给Isak,告诉他自己的行程和目的地。

但是这一次Isak暗示了好几回,他要么是转移话题,要么就是用美色?勾引Isak让他迷迷糊糊的忘记了自己要问的问题。 

 

这让Isak有些担心。

 

他已经大四了,报社的工作已经从兼职渐渐转变为全职了。

所以这就意味着他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去查Even的行踪线索。

他不会承认的是 其实他有点担心Even会不会在出差的时候被哪个外国小妖精?给诱惑了……

所以当他第N次旁敲侧击的向Eva套Even的行踪的时候,Eva崩溃了。

 

“Isak!你过来。”

Eva从一旁的文件夹里掏出一大堆Even和其他人在公开或者非公开场合的合照摊在Isak面前。

“这是Even和你在一起之后我们杂志社没有公开的照片。”

大概有30多张Isak很快就看完了,但是仍然没理解Eva的意思。

“……你没发现吗?”

Eva瞪大眼睛看着一脸懵懂的Isak。

“OMG,Jonas那会儿还跟我说你可聪明了……我现在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把你留在杂志社工作了……”

“Eva……”Isak不耐烦的喊着Eva的名字,他真的很着急好不好。

“Okay!你在这些照片里发现什么共同点没有?”

Isak随手翻了翻,摇摇头。

 

Eva翻了个白眼,继续道:

“大导演Even Bech Næsheim在和你谈恋爱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任何明星,超模,或者可以说是任何俊男美女,私下见过面。”

 

“一次也没有。”Eva强调。

 

“你这个观察力怎么做记者?还是你只是遇到跟Even有关的事情就会一秒变智障?”

Isak气红了脸:“我什么时候一秒变智障了?我只是很担心他,他最近都没有告诉我他的行踪了,我担心他出事!”

Eva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情报一般:

“你是说……他一直都会给你发他的行程?你们谈了多久了?两年?三年?你现在是在告诉我,圈里出了名的Playboy —Even Bech Næsheim,不仅找了个除了长得有点可爱其他都……平凡无奇的男朋友约束自己,还tm每次出门都打报告,每天都汇报工作?”

Eva靠着椅背露出‘活见鬼了’的表情。

 

“那个……Eva你就不能……”

“你等等……让我缓缓……真tm活久见……”

 

Isak不知道为什么Eva这么大反应,其实除了两人刚认识的时候,Even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Playboy的特质,这一度让他觉得资料上Even的那些‘过去’都是别人杜撰出来的。

当然这点也是他所担忧的,因为全世界的人都在不断的告诉他Even非常花心,自从他们俩公开之后,好几次Even的前男友/前女友们(除了Sonija)找上他告诉他跟Even在一起是多么糟糕的决定,甚至还有人试图勾搭他把他从Even身边撬走,当然Even知道之后那个人的下场不是很好……

重点是……他很担心Even现在是在勉强自己,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就让Even去远离原有的社交圈。

 

“Eva……你觉得Even真的变了很多吗?你说……跟我在一起,他会不会牺牲了很多啊?”

 

看着Isak皱起来也异常俊美的脸,Eva呼出了口气,认真的说:

“每段感情都要有所牺牲的,所以不要想太多……Even……他的过去,就让它过去吧,至少我每次见到他,都觉得他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你,愿意和你在一起,而且……想要有收获必须要有付出啊,我想Even应该也明白这一点,才会……对你这么特别吧。”

 

Eva的话让Isak释然了不少,他几乎都忘了,Even是那个连病着也要固执的到他家楼下等他的人,虽然在Isak面前他一直是一个温柔且包容的恋人,但是在遇到问题时他也是一个坚决果断的人,所以自己应该相信他。

 

看着Isak轻松离去的背影,Eva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Isak和Even的相处是否真的如同表面上那么的和谐,因为前车之鉴实在太多了。据她所知,和Even交往过的类似Isak,金发碧眼的男孩大概有4个,更别提那些细腰长腿的影星模特。

为了照顾到Isak的感受,Even的风流史Eva并没有全部让他看到,她会这么惊讶是因为那些人中没有一个撑过了一个月。

Isak是一个很优秀很美好的男孩,但是……这并不构成Even特别对待的理由。

 

Eva正在这里困惑着。

 

那边Isak就发了个短信给Even。

 

Baby Isak:

刚刚跟Eva聊天谈到你了,我好想你,你快点回来吧。

 

消息发出去了,等了十分钟Even也没有回复。

Isak安慰自己:也许他正忙着。

可是一天过去了,到了下班,Even也没有回复他。

Isak生气了。

他没有回家,而是跑到了从前和Eskild一起住的公寓。

“哦!hey!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大明星……的家属Isak吗?怎么突然来这儿啦?”

“Even不在家,不想回去。”

Isak没劲的躺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Eskild,你不用管我,我在沙发上睡一晚就好。”

看着Isak失魂落魄的样子,Eskild的八卦之魂燃烧起来了/灵魂导师附身了。

“怎么了我的屁男孩?和Even吵架了?”

“没有。”

“Even和别人传绯闻了?”

“没有。”

“那……啊!难道是Even劈腿了!!!”

Isak白了他一眼。

“Nei——”

“那到底是怎么了啊?”

Isak看了眼一头雾水的Eskild,小声的说:

“他不回我短信……”

“啊?什么?”Eskild没听清。

“我说!他—不—回—我—短—信!!”

Eskild被Isak突然变大的声音吓得一哆嗦,揉了揉耳朵道。

“不回你短信你就这么难过?你知道吗?我以前跟一个人约p结果完事儿之后他还……”

“知道!完事儿之后他还把你的电脑和手机偷走了!Eskild这个故事我已经听了N遍了……”

“好吧……那你说说你的问题吧,他不回你短信怎么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不回我短信,我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Eskild笑道。

“害怕他在和别人做爱,所以来不及看你的短信?”

 

Isak睁大了眼睛望着Eskild

“有可能吗?”

 

“……Isak。”

“嗯?”

“你真的变傻了。”

“……”

 

Eskild不愿意跟浑身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Isak独处,早早的进房间洗洗睡了。

Isak看了会儿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准确地来说应该是第二天中午。

Isak准时准点的在12:00醒了。

“早啊,Isak! Eskild端着咖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手机。”

“早……”Isak仍旧懒懒的躺着不愿意动弹。

“说真的,我觉得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一点。”

Eskild看不得Isak这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把Isak从沙发上拖起来,然后扶住他又想往下倒的身体,逼着他直视自己的眼睛。

“虽然Even很优秀,但是你也很不错啊!你知道吗?虽然我觉得你的房间味道总是怪怪的,但是你的眼睛……”

Eskild愣住了。

“我的眼睛怎么了?”Isak揉了揉左眼,揉出了一小块黄黄的东西……

“没……没什么……其实我想说的是你的嘴巴!你……”

Eskild盯着Isak嘴角明显的口水痕迹,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其实吧,你的头发才是……”

“卧槽!Isak你早上起来能不能稍微整理一下?我想夸你两句都没地方下口啊!!!”

被Eskild吼了一通,Isak恹恹的走到浴室里,拿出备用牙刷慢吞吞的刷着牙。

嘀嘀嘀——

窗外突然传出了一阵汽车的鸣笛声。

Isak往窗外看去。

 

“Princess Vivian!”

窗外是举着一大捧玫瑰,站在一辆白色特斯拉前的Even。

“Princess Vivian!”

Even又喊了一声,周围的行人都停下了脚步好奇的看着这名英俊的男子。

 

“Isak!!!!”Isak正愣神呢,Eskild尖叫着冲进了厕所。

“Even在楼下!!!快出去啊!!!”

“可是我……”Isak匆忙的吐掉了嘴巴里的泡沫,随意的擦了擦脸就被Eskild火急火燎的拽了出去。

 

公寓大门外,Even身穿着白色的西装,俊美的如同从电影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一般。

他正准备再喊一声的时候,Isak从公寓大门出来了。

Even的眼睛在看到Isak的那一刹那亮了起来,他抽出一支玫瑰衔在嘴里,大步向Isak走去。

Isak看到旁边的路人开始拍照,顿时有点局促不安。

“Even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有……我们能不能进去说?这里人太多了。”

Even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把嘴里的玫瑰拿下来,弯腰单手递给了Isak。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Isak这段时间的郁闷被Even的这一举动彻底打消了。

 

“What happened after he rescue him?”

Even突然问道。

还在为一朵玫瑰而激动不已的Isak下意识的答道:

“He rescue him right back.”

 

Even笑了,然后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举动。

他单膝跪地,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变出了一个方形的盒子。

打开,里面是一对精美的戒指。

“My Prince…… my ……beautiful Isak”

他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些颤抖。

“WILL YOU MARRY ME?”

说完,周围的行人竟然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了。

空气仿佛也凝固住了,Isak似乎能听见心脏在体内不受控制的越跳越快,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终于在他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听见自己喊了出来:

“God……yes!I do!”

 

周围顿时响起了热烈掌声……

身后的Eskild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把刚刚拍的视频保存了下来。

 

给彼此带上戒指之后,两人进了屋子。

一进门Even控制不住的开始亲吻Isak,一双大手在Isak的头上腰上肆意游走。

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和衣服,这一下被Even揉的更乱了。

 

“Baby, 你今天尝起来像柠檬……”Even含着Isak的上唇喃喃说道。

“嗯?……Eskild的牙膏是柠檬味的……”

“是吗?那我们下次也去买一支……”

 

Eskild看着Even对着Isak刚睡醒的脸一通乱亲,恨不得立刻直奔主题……

忍不住提醒道:

“那个……我还活着呢!”

然后他就看到Even不舍的亲吻了Isak疑似有口水痕迹的那边脸……

“好吧,我输了,我死了,你们俩继续,我回房间……”

轻度洁癖患者Eskild表示真的接受不了Even的猎奇喜好……

 ——————————

实在是明天要上课,没写完,明天继续,觉得自己好啰嗦......

明天争取写完。


评论(14)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