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再见,房间 Chapter 10

再见,房间 前篇: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 8   Chapter 9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写了好久才挤出这么一点,明天正式发糖。

——————————————

Chapter 10

Isak觉得Even最近有些不对劲,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只是明显的感觉到Even跟他独处的时间变少了。

当然他并不是介意和Even的朋友们一起吃饭,一起玩儿,只是……

Even不再属于他一个人,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难过。

 

有一次无意中,他听到Sonja提起Even现在已经不和父母一起住的事情。

便有些期待Even或许会主动邀请他到家里去玩儿什么的。

但是Even一直都没提过这件事,反而有些回避。

Isak真的特别想和Even独处,所以他几次向Even暗示自己也搬了出来,甚至拉下脸来向Even提过几次也许周末他们可以一起去哪里玩儿玩儿,聊聊天……

但是Even总是拉着他去什么游乐场,电影院之类的地方,完全没理解他的意思!

当然,并不是说Even带他去的那些地方不好玩儿。事实上,只要是和Even一起他觉得做什么都很有意思。

特别是上周他们一起去了那个有名的疯人院鬼屋主题公园,看到Sonja被吓的魂不附体的样子,他就觉得那个披着人皮面具的人?一点也不恐怖了。

 

对了,他之所以一直很郁闷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仅没有去成Even的新家,反而每次和Even出去,Sonja都会跟着他们。

每当自己和Even玩的开心了,她的脸色就会变得很奇怪。

不就是他吃冰淇淋弄到鼻子上了Even帮他擦一擦?Big deal?

总而言之他真的特别不喜欢Even的女朋友。

她的笑容不像Eva那么真挚,而总是克制而虚假的。

就像现在一样,Sonja紧紧靠在Even的身边,两个人并肩走过来。

 

“Hey!Isak!”Sonja笑着跟他打招呼。

 

“Hi……”

看到Even环在她腰上的手,Isak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这周末我们要在Even的公寓办一个Party,你来吗?”

Sonja大方的笑着,像女主人一般提出了邀请。

 

Even的公寓?这么说来,Sonija是去过Even的公寓的?

 

“Sonja……”Even有些不太赞同的看着Sonija。

 

“怎么了?正好Isak也没去过你的公寓,正好借这个机会带他去看看嘛。”

Sonja说的理所当然,Even看了眼面前因为自己的犹豫而显得有些不高兴的Isak。

 

“好吧。”

 

虽然对Even这种勉为其难的样子很不爽,但是对Even公寓的好奇心,战胜了Isak的骄傲,他仍然决定参加那个派对。

……

 

但是参加派对对于Isak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他现在面临一个难题。

离Even的party还有3个小时零57分钟,而他却站在自己空荡荡的衣柜前,发了半个小时的呆。

因为他除了小时候外婆给自己办的生日派对之外,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形式的派对。

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穿什么才是合适的。

于是他发短信给了Jonas,他认识的人中最酷的,交女朋友最快的一个。

 

 

Isakhi, Jonas! 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Jonas: 哈哈,行啊,什么问题把我们天才少年Isak难住了?

Jonas:请不要告诉我是有关数学的任何问题,我拒绝回答任何跟我现在在学校学习的科目有关的问题。

Isak……Great……看来你在学校学习的很顺利,这我就放心了。

Jonashhhh,开玩笑的,说吧什么问题?

Isak……就是……你去参加朋友举办的party,一般穿什么衣服?

Jonas:噢!你终于开窍肯参加社交活动了?谢天谢地,我还以为你加入了什么以苦修禁欲为宗旨的宗教,一点人味儿的活动都不参加。

Isak:你可能看不到,但是我在翻白眼。说真的!能不能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Jonas:好吧,把你衣柜里没有破洞,没有被洗衣机洗变形和洗过了的衣服给我拍张照。

——五分钟后

Jonas:还有呢?

Isak:没了,就这些。

Jonas:你tm在逗我???

Isak:怎么了?

Jonas:你就只有三件衣服两条裤子吗???还有那件白色T恤领子完全走形了好嘛,你还好意思发过来???

Isak:是你说的不能发有破洞的和没洗过的衣服啊……还有,是的,没错,这就是我的全部了。

JonasJesus Christ……你问问你室友能不能借你件衣服穿穿……

Isak:我觉得那件灰色的连帽衫挺好看的啊,是上次我感冒Even借我的,我一直没还过去,我打算外面就穿这件的。

JonasEven?你跟他联系上了?

Isak:哦,对的,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在一个学校hhh

Jonaswhat???这么重要的事你现在才告诉我!还有……这个派对不会也是Even办的吧?

Isak:嗯哼

Jonas:天呐……你们俩这见色忘友的尿性真是绝配……

Isak:???

Jonas:没什么,灰色的连帽衫可以穿,但是里面的衣服和裤子你找你室友借一下吧。

Isak:好吧……

 

——————

“Eskild!你能不能?OMG!”

Isak打开Eskild的房门,发现他正和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抱在一起……互啃?

“Isak!你不能就这样闯进别人的卧室!”

气急败坏的Eskild走了出来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可是你总是不经我同意闯进我的房间啊!”

 

“那是因为你没有x生活啊!我就算闯进你房间顶多也就打断你自w而已。”

 

平日里伶牙俐齿的Isak此刻被Eskild三言两语就说的满脸通红,张着嘴眨了眨眼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被Eskild这么一闹,Isak似乎是有些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开始好奇Eskild和房间里那个男人的关系了。

可能是因为小时候在那个‘房间’看太多电视了,又或者是母亲的死对他造成的阴影。长大后的Isak对于一切媒体,网络都不怎么感兴趣,以至于他虽然知道‘同性恋’这个群体,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过,或者是了解过。

他对于接吻这个动作,还停留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所以当看到Eskild和那个男人像Eva和Jonas那样亲吻,甚至比他们俩还要火热的时候,Isak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但是Eskild可不知道这么多,他只当Isak大惊小怪,翻了个白眼道:

“yeah,right,Isak你都看到我们俩抱在一起亲了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没错,我是gay,那个人是我的男朋友,如果你对此感到不舒服什么的你大可以搬出去。”

 

“不……我并没有不舒服,只是第一次看到……活的……”

 

Eskild被Isak难得窘迫的表情给逗乐了。

“好了,little boy不逗你了,有什么事儿快说吧。”

……

站在Eskild房间里,看着他和他的男友为自己挑去派对穿的衣服,他感觉新世界的大门开启了。

Eskild和他的男朋友相处起来和Eva Jonas没什么不同,都是经常亲亲抱抱,这让他不禁想到小时候Even也经常把他抱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

 

“好了!我觉得这套衣服挺适合你的,你可以去试试。”

Isak若有所思的拿着Eskild给推荐的衣服到自己房间去换上了。

 

穿衣服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件稍微有点紧身的白T,布料很柔软穿着有点透,但是套上外套就还好。

但是穿裤子的时候Isak就感觉有些吃力,他平常穿的都是些宽松舒适的高腰牛仔裤,可是Eskild的这条裤子几乎是贴在皮肤上的,绷得特别紧。

 

他别别扭扭的走进Eskild的房间说道:

“Eskild,我觉得这条裤子有点小了……”

 

Eskild还在和男朋友腻歪着,只是回头瞟了他一眼,顿时就惊叫了起来。

“OMG!”

 

“怎么了……很难看吗?我还是换掉吧……”

Isak有些尴尬的转身正准备回去脱掉。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敢脱掉试试!天呐,Isak你真的是个被自己的衣品给坑坏了的帅小伙!”

Eskild激动的把Isak拉到自己房间的全身镜前。

 

“你看看!你穿这条裤子显得腿又细又长,更重要的是,你转过来点儿……”

Isak听话的侧过身,看着自己的身体曲线。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把这么翘的两个尤物一直藏在你那脏兮兮的牛仔裤里。”

 

被Eskild和他的男友狠狠的夸了半个多小时,又被教育了好久如何搭配衣服,才不会浪费自己的‘好身材’,终于在下午六点四十的时候,Isak才得以逃脱他们的‘魔掌’。

 

“加油啊Isak!争取泡个妞回来!”

Eskild的加油声回荡在街道上,但是Isak在心里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我又不是为了泡妞才去派对的……’

他想。

 

但是他究竟是为什么非要去Even的公寓呢?他自己也解释不太清楚。

一开始只是好奇,后来Even一再的回避让他对这件事有些执念了,再后来……

他决定来参加派对,也许只是为了不输给Sonija吧……


评论(1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