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再见,房间 Chapter 11

再见,房间 前篇: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

Chapter 11

按照地址Isak不怎么顺利的到了Even的公寓楼下。

平复了一下有些紧张的心情之后,他快速的上楼敲了门。

 

“Oh!Hi!Isak……wow,你今天……看上去不一样了。”

是Micheal开的门,在看到Isak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许多。

 

“呃……thanks?我可以进去吗?”

被Micheal的眼神看的浑身上下不自在,Isak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进去找Even。

 

“Oh,yeah!sure!”

Micheal这才回过神来让开身体让Isak进去。

 

终于进了门,Isak立刻开始四处搜寻Even的身影。

可是小小的公寓里全是喝的醉醺醺的高中生,几乎是寸步难行。

待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中,Micheal身边又多了一个人。

 

“我就说他是gay吧……愿赌服输,快把钱掏出来!”

Micheal看着身旁的男孩做了个伸手要钱的动作。

 

“Shit!他之前穿的那么随便我以为他只是长得秀气而已……”

“Come on, Elias, 赶紧拿过来!”

不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钱,被Micheal一把抢过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他岂不是喜欢Even?可是Even是直的啊?”

 

Micheal把钱塞进口袋,有些犹豫的说道:

“其实……我觉得Even应该不是直的……”

……

 

“Hi!Isak!”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一抬头就看见Sonja拉着脸色不怎么好的Even朝他走过来。

“Hi……”说实话Isak都有点烦了,为什么明明不喜欢自己,Sonja却总是能装出一副很热心肠的样子。

 

“wow,Isak你今天太帅了!怎么样?你喜欢这个派对吗?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妹子认识认识?”

 

“呃……”

Isak正考虑着怎么拒绝就被Sonija拉住,往人堆里扎。

 

“Sonja!”

Even想伸手阻拦,但是Sonija回了他一个威胁一般的目光,把他定在了原地。

……

“这是我的朋友Lea,Lea这是Isak。”

Sonja把他拽到一个穿着黑色吊带裙,看上去已经喝醉了的女生面前。

 

“Hi~Isak~”

Lea口齿不清的跟他打招呼,两眼眯着,似乎也没太看清面前的是谁,就朝他身上扑了过来。

 

Isak被她身上扑面而来的酒味给熏得差点把她推开。

 

此时Sonja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她男朋友刚跟她分手,你的机会来了……不是我夸张,她在床上真的是wow……”

Sonja给他一个‘你懂的’的眼神,随后把他和已经醉的开始说胡话的Lea单独留在那里,自己穿过人群回到Even身边,凑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看到Even被Sonija拉走前,最后投给他的那一个复杂的眼神,Isak有些慌张,他着急的想要把赖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生找个地方给放下来。

 

“我来帮你吧。”

正在他手足无措时,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利索的将Lea从他身上拉了下来。

“Oh,谢谢……”

Isak终于松了口气,抬头正准备道谢,却发现帮忙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生物课伙伴。

“Sana?你怎么会在这儿?”

 

Sana扶着Lea走到沙发边,让她靠着旁边的沙发坐下,然后站起来对Isak耸肩笑了笑。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个哥哥在读二年级吗?”

“我哥哥就是Even的朋友Elias。他问我要不要一起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过来了呗。”

 

“哦,那还真是巧啊……”Isak这才恍然。

 

Sana的目光在Isak的身上巡视了一番,突然说道:

“Isak?”

“嗯?”

“Sonja跟Lea并不是什么好朋友,而且Lea……不适合你。”

她意有所指的超躺在沙发上仍然抱着酒瓶子不撒手的Lea撇撇嘴。

 

Isak耸耸肩表示赞同。

“……我也觉得,不知道为什么Sonja好像对我有敌意。”

“不过,反正你也不喜欢她,不是吗。”Sana歪着头笑道。

“那倒是不假。”

说完两个人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不过说真的,你今天挺帅的,你应该去让Even好好看看,而不是在这里和这些晚上九点都不到就喝的酩酊大醉的slutty girls呆在一起。”

 

Isak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You are right. 那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No problem,但是我有个条件。”Sana狡猾的笑了。

“什么条件?”Isak警觉起来。

“我还没想好,等到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okay,Sana,你这是趁火打劫。”

“Nei Nei Nei,我不会说一些你做不到的事情的”

眯着眼看了会儿Sana‘真挚’的表情,Isak发现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好说:

“……okay,fine.”

虽然对于Sana的条件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权衡利弊之后,Isak觉得还是去找Even比较重要。

 

客厅就这么大,找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当一个角落传来不大不小的呼声的时候,Isak的目光就立刻被吸引过去了。

然后他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个场景:

 

Sonija和Even在接吻。

 

当然如果他的大脑此刻还能清楚的运转的话就能看出,是Sonija在亲吻Even。

 

但他不能。

 

所以他只是转过头,随手拿了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往自己的胃里灌。

希望能以此使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随着那冰凉的液体一杯一杯的下肚,他就感觉越来越晕,直到后来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喝了。

他转过身,看向客厅里疯狂的人群,突然间觉得客厅似乎变得有无限大,让他想起了小时候住的那个房间。

 

那个让他惧怕,却又有些怀念的房间。

那个无论从左到右还是从右到左都是无限大的房间。

那个只有妈妈和自己的房间。

 

那个时候一切都很简单。

没有痛苦,没有争吵,没有死亡,也……没有Even。

 

Even……Even……

他让这个复杂的外面世界变得不那么令人恐惧不安。

 

还记得他一直不喜欢关着门睡觉,因为他总是在梦里被开门的声音惊醒。

这个症状就连心理医生也无法解决。

后来Even来了,他会在睡觉之前给Isak的房门上一道魔法,并且告诉他,这样就没有人可以在他睡着的时候进来了。

Isak嗤笑他,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魔法的,但是同时却为自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而感到神奇。

……

还有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对高处有恐惧,直到学校组织他们去天文台参观,站在不过五层楼高的地方他却感觉到眩晕和恶心,幸好Even及时发现了他的不适,否则他很有可能从楼梯上摔下去。

后来Even经常带着他叫上Jonas和Magnus一起,在学校的顶楼吃午饭,让他逐渐适应了这种一般建筑物有的正常高度。

……

他和Even在一起没多久,却像是认识了几十年一般,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因为Even在他生气的时候总有办法哄他开心……

 

Even……

对了,他是来找Even的。

想到这儿,Isak顿时清醒了一些,看看脚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坐到地上去了。

东倒西歪的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发现客厅里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

他迷迷糊糊的靠着墙,往自己没去过的一个方向走去。

路过厨房,不经意的瞥了眼,却发现之前Sonja给他介绍的那个Lea躺正在厨房地上,身上匍匐着一个黑头发的陌生男人。

他愣了愣,还没意识到他们俩这是在干嘛,就被那个男人呵斥了,随后赶紧扶着墙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路过了一扇白色的大门,他听见了从前面拐角处传来的争吵声。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进去?我是你的女朋友啊!你到底有什么秘密是我不能知道的?”

 

“Sonja……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是Even和Sonja的声音。Isak赶紧快步向前,走到拐角处,他看见Even正挡在一扇门前拦着似乎喝醉了的Sonija。

Micheal和Elias也在旁边帮忙拉着固执的不肯离开的她。

 

“不!我不要回去!我tm今天就要进你的房间,在你的床上跟你做ai!”

 

Sonja最后的一句话砸醒了一直昏昏沉沉的Isak,他突然意识到刚刚在厨房,Lea和那个男人是在做ai……

他发现自己无法想象,如果Even同意了Sonja的要求,他们俩在床上会是什么样的……Even会不会也像那个男人一样压在Sonja身上……

 

那边正僵持不下,Isak突然出声了:

“Even……”

看到Even向自己看过来的目光,Isak感觉自己又有点晕晕乎乎的,但是却很开心,他踉踉跄跄的走过去,一把推开抓着Even不放的Sonija,自己用双手紧紧抱着那个思念已久的人。

 

“Isak……”

Even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上去颇有些无奈。

 

“Even……I miss you……”

Isak把头埋在Even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熟悉的气味。

 

“呃……Even……要不我们先送Sonja回家吧。”

看着眼前有些窘迫的Even,Micheal好心的建议道。

 

看看倒在墙上,情绪激动的说着一些没人听得懂的话的Sonja,Even点点头。

“呼……只能这样了,thanks buddy.”

 

Micheal和Elias架起似乎是醉的不省人事的Sonja往外走,Even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死死抱着自己的Isak,无奈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房门钥匙,把门打开。

 

“Issy,进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Even低头在Isak耳边轻声劝道。

“嗯……”Isak仍然没有抬头,但是却小声的回应了一句。

Even哭笑不得的连拖带抱,把嘴上说好但是却一动不动的Isak给弄进了房间。

 

把自己的枕头塞给Isak抱着,他终于脱了身。

转身准备出去收拾一下外面的残局。

 

“Sonja……”

本来已经离开的Sonja此刻正十分清醒的站在房间门口,一脸呆滞的看着正对着床的一堵墙。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让我进来的原因?”

 

“因为这里tmd全是你们俩的回忆?”

 

Sonja的声音逐渐颤抖起来。

 

Isak被这声音吵醒了,迷茫的从床上坐起来,呆呆的看看Even又看看站在房间门口的Sonja。

 

她没有去看坐在床上的Isak,而是径直走进房间,仔细的看着墙上一张张的照片,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最终在看到一张小小的,贴在墙体的正中间的照片而崩溃了。

 

“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肯让我带那条该死的紫色头巾的原因?”

 

她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她的脸上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就因为那条头巾是他的?”

 

Even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听到Sonja的话,Isak也逐渐清醒过来。

他朝着Sonja的视线望去,惊讶的发现正对着床的那面墙上贴满了自己的照片。

 

有他披散着头发,带着Even送的紫色头巾,在球场上飞奔的背影

有他扎着头发,带着他最喜欢的蓝色头巾坐在操场边,嘟着嘴喝水的照片。

还有他和Even一起躺在Even的房间里看电影,拥抱着睡着了的照片。

……

有从前的也有现在的。

他看到最外圈都是最近照的一些照片,清晰度不是很高,应该是手机照的。

他完全不知道Even究竟是什么时候给他照的这些照片。

在体育馆颠球,在图书馆看书,吃午饭的时候被Micheal的一个冷笑话给呛到,躺在Even的大腿上睡觉……

 

Isak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但是Sonja看着那一张张的照片却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费尽心思留长头发,而且几乎每两个月就要把头发染成浅金色,只不过是让自己更像小时候的Isak而已。

 

怪不得Isak出现之后Even整个人都变了

变得不再忧郁,不再整天念叨那些晦涩的理论,不再整天去看那些悲伤的故事。

就好像一个一直在黑暗中行走的人,突然看到了光明。

 

在看到旁边的衣柜上贴的一张照片时,Sonja明白了。

 

Even执着的从来都不是头发的长短与否,也不是颜色的深浅。

他只是无限的想要离那个人更近,想要在任何一个地方找到那个人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影子。

所以就算Isak从来不打扮自己,从来也不在乎自己的头发,Even仍旧会在看到他的时候眼前一亮,对他那一头金灿灿的短发爱不释手。

 

那张照片似乎是学校组织的野餐活动上拍的,因为Isak正坐在一张野餐布上,手里拿着牛奶,歪着头,过长的头发,此刻俏皮地从左肩穿过,挡在胸前和手臂上,他对着镜头笑得一脸灿烂,脸颊两侧出现了两个对称的小括号。

最重要是他此刻穿着Even最爱的格子衬衫和白短裤。

 

此刻她才明白,Even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自己,他每次看着自己的时候,都是在透过自己去看另外一个他无法企及的人。

 

“Sonija……对不起……”

 

看到Sonija悲伤而震惊的样子,Even除了道歉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我不过就是他的影子?”

她突然笑了出来。

 

“真是可悲,我们俩都是可悲的可怜虫!你以为他喜欢你吗?他喜欢的是女孩!你不是也看到他抱着Lea了吗?”

 

“我不在乎……”Even疲惫的说。

 

Sonja看着他的脸,似乎是下了狠心一般说道:

“你以为他在看过你发病之后还会和你在一起吗?”

 

果然,Even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会的!”一旁的Isak突然出声。

 

“Even,我再也不会把你一个人抛下了。”他认真的看着Even坚定的说道。

 

“Isak……你不懂,我想要的不仅是朋友,我……”Even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是满脸的悲伤。

 

“你想做我的男朋友吗?”

Isak突然想到了什么。

“Eskild就有一个男朋友,所以这一点也不奇怪。”

 

“Isak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Even看向Isak的目光陡然变得深沉起来。

 

“是不是意味着我就可以像Sonija那样吻你了?”

 

“你看到了……”Even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Isak的眼睛。

 

Isak走上前,拉住Even冰凉的双手,凑上前直视他闪躲的双眼。

 

“Even,你知道的,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我们俩都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我不在乎你喜欢过谁,因为我知道你总会给我留一个位置的,对不对。”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你说你绝对不会像我母亲那样抛下我的,我们已经盖过章了,你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似乎是被Isak的话语所触动,Even终于抬起了头,把眼前的天使拥入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逃跑了……我太害怕了……我害怕你看到我疯狂的一面会……会再也不愿意和我说话了……所以我才……”

 

说到这儿他又愧疚的看向一旁一脸漠然看着自己和Isak的Sonja。

Isak似有所感,离开了Even的怀抱,握了握他的手,用眼神示意他去向Sonja说清楚。

 

“Sonja,我……不能放弃Isak……我们......你能不能跟我分手?你想怎么样都行,我愿意做任何事来补偿你……”

 

“哈,任何事情?”

Sonja本来无表情的脸瞬间被愤怒所覆盖。

“那我要你去死,你愿意吗?”

 

“Sonja!别这样。”Micheal忍不住走进来,拉着情绪激动的Sonja说道。

“这件事情明天再说吧,现在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说完让Even叫了辆车,他和Sonja一起上了车。

……

送走了Sonja,Even心情沉重的回到房间里,看着Isak正站在墙边仔细的看着墙上的一张张照片,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Issy,你不回家吗?”

Isak转头看着他,好像他的头上长出了三个脑袋。

“我们不是男朋友的关系了吗?我为什么还要回家?”

 

Even本来板着的脸,瞬间被Isak脱线的回答给硬生生地掰出了一个笑容。

他伸手把房门带上,靠近站在原地对他露出两个小括号的Isak。

他这才注意到,今晚的Isak非常的……不同。

上身穿着自己的灰色连帽衫,下身穿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紧身铅笔裤……

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Isak的穿着十分的……介意。

 

“你这条裤子从哪儿来的?”

搂着Isak的腰,Even状若不经意的问道。

“哦,我的室友Eskild借我的,我不知道派对上要穿什么衣服,所以……让他帮我挑了件,怎么了?不好看吗?”

Isak把外套脱了,挂在手上想让Even能够看清楚里面的衣服和裤子。

感受到Isak在自己的手掌下扭来扭去,Even一把将他搂紧,一只手紧紧的摁在Isak的臀部,让他贴近自己。

“……以后不准穿这么紧的衣服。”他感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干涩。

“裤子也不行。”

 

Isak半知半解的点点头,同时开心的搂住Even近在咫尺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一吻,然后得意的说:

 

“现在我们就算是情侣啦!”

————————

难能可贵的5000字,我居然老老实实的走剧情了,没有用小剧场凑字数。

终于鼓起勇气去看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反而不是evak的镜头,而是Eskild和Linn出场时跟Sana的那段‘尬聊’,我觉得这就是Skam的独特之处吧,谁没有在重要的场合出过丑,谁没有无比羞愧的时刻呢?但是一段感情(友情,爱情)最珍贵之处也就是彼此能够互相包容吧。

感觉没什么力气写henjei了,明天会更那篇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后面的走向不会太虐的,反正我就是个永不be的人......

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等美版的来填补我空虚的心了。

评论(29)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