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结尾二

歌曲链接The only exception

前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结尾一

——————————

结尾二:

接结尾一的上半部分:

把母亲接出来之后Isak突然发现他已经无处可去了

之前一直住在Even的公寓

药店老板已经把阁楼又摆满了货物

现在他也不好意思再去找她要求住进去了

看着在寒风中畏畏缩缩的母亲

Isak心有不忍,还是带她回了Even的公寓

 

母亲的病情稳定了很多

也许也是累了,到了家就早早的睡下了

躺在沙发上的Isak却睡不着了

他不知道Even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

隐瞒了身份,呆在他的身边

看着自己辛苦赚钱,陪着自己看望母亲的时候

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把母亲从医院里接出来的时候

他有想过干脆带着母亲逃跑

也许是因为Even的关系

那群人已经没有像以前一样看他看得那么紧了

这也许是个逃离这一切的好机会

在一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

改头换面重新开始

可是在医院门口吹了一阵冷风之后他突然改变了想法

 

Even可以逼着他让母亲出院,把住院费用来还债

可以在第一次和他上床的时候拍下他的果照以此来要挟他

他们相处的这么长时间里

Even可以伤害他无数次,可以让他的生活比现在凄惨一万倍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他只是安静的给予,温柔的陪伴

让险恶而艰辛的生活变得容易

让家不再是充满硝烟的争吵或是冰冷的沉默

这些天,他只要一闭上眼

就能听见Even低沉的笑声从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传来

让他能够安稳的入睡

 

翻了个身,用手臂遮住泪流不止的双目

他悲哀地发现 自己此刻竟然比往常更爱那个男人了

 

 

第二天,清早安顿好母亲,Isak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下班之后他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查看了一下银行卡里的余额

医院的退款加上他这些年偷偷存的,还差五万块就能将债务一次还清了

咬了咬牙,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多年不曾联系的号码

 

“Hello.”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Dad,It’s me, Isak…….”

 

局促不安的坐在咖啡厅等待着那个,这么多年来对他来说如同陌生人一般的父亲的到来。

 

“Isak?”

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Isak激动的回头

 

“Hey,Dad.”

……

 

和想象中一样Isak的父亲已经不愿意再管前妻的那些烂账了

 

“Isak,你知道我这些年生活的也不容易,而且我不想那些高利贷再认为我和你母亲有什么瓜葛,然后又来打扰我的生活……对不起,我只能给你一万,这个钱,你也不用还了……就当是我对你们母子的补偿吧……”

 

心灰意冷的Isak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父亲

明明是冻死人的天气,阳光却格外的明媚

这才是正常的一天

果然生活并没有因为Even的出现就对他仁慈了一点

 

对他仁慈的只是Even而已

 

立马还钱,然后没有任何负担的和Even在一起的希望落空了

Isak开始耐心的等待着Even所说的平安夜见

母亲从医院出来之后,在家也小闹过几次

但是都被Isak给安抚下来了


每当他再次感到生活没有希望的时候

他就会在电脑上放Even经常看的电影

穿着他留下来的衣服,躺在沙发上安心的睡着了

 

很快平安夜就到了

 

早早的告别了回家团圆的同事

今晚酒吧也不上班

Isak带着母亲买了些便宜的材料

特意把家里装饰了一下

从超市拿了些空的礼物盒子,摆在房间一角让节日气氛更浓一点


他给Even买了一顶圣诞帽还有圣诞老人的大胡子

因为Even说他从小就很喜欢圣诞老人,知道圣诞老人是假的之后还难过了好久

他给母亲买了件新衣服,自从住进医院之后母亲再也没穿过新的衣服了

他给自己买了一条红色的后面带着一个兔子尾巴的underwear

不过他有点不确定这个到底是他的礼物还是Even的礼物了

 

Isak一整晚都开心的和母亲沉浸在节日的喜庆气氛之中

偶然望向窗外,整个奥斯陆仿佛都在享受着节日的欢乐

看着身旁被电视里的娱乐节目逗得哈哈大笑的母亲

Isak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了节日的温暖

 

‘让这一刻过的缓慢一点吧,让Even回来的时候也能感受一下节日的氛围。’

在双眼忍不住合拢之前,Isak这么想着。

...... 


咚咚咚——

第二天Isak是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给唤醒的。

揉揉眼睛,他发现自己仍然躺在沙发上,保持着昨晚睡觉的姿势。

 

‘难道Even昨天没有回来?’

 

又是一阵巨响,敲得人心发慌。

Isak赶紧跑到门口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

其中一个Isak认识

这个男人以前是负责追Isak债的,后来Even来了之后就顶替了他的工作

 

“有事吗?我记得我这个月的钱已经还了。”

Isak警惕的说道。


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撇撇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

“诺,这是你妈立的欠条,债务都已经还清了,现在把欠条还给你们,我们走。”

 

Isak捧着那张欠条,有些转不过弯来。

“等一下!”

他壮着胆叫住了那两个人。

 

“可以告诉我是谁帮我还的吗?”

他的脑海中闪过那日决然离去的父亲的影子。

 

“是……是我的父亲吗?”

 

男人冷笑一声:

“你父亲?你父亲在我们找上门的时候早就不知道躲哪儿去了。他会帮你还?”

 

“那……那是谁帮我还的?”

 

男人看了他一眼,有些不相信的说到:

“你真的不知道?”

 

Isak摇了摇头。

 

男人脸色稍霁道:

“帮你还钱的人不愿意透露姓名,但是那是在他还有命见你的情况下,我上次见他估计是撑不过去了,我也不想帮他隐瞒了,是之前接管你的Even去打黑拳,帮你还上的债。”

“他连着打了10来天,一条命去掉了一大半,昨天打完最后一场拿了钱就进了医院,动手术之前还让我先帮你把钱还了……”

“昨天我走的时候他还没出手术室,今早我去看他他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医生说他送来抢救不及时,能不能醒来就看造化了……”

 

Isak不知道他是怎样拖着这一副没有灵魂的身躯到了医院门口的。

他跌跌撞撞的走到咨询台前,低着头,胸口剧烈起伏着。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

“您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

 

他强迫自己抬头,还没张开嘴,眼中的泪水就夺眶而出。

“我……我来……”

他感到一口气哽在喉咙,无论他怎么深呼吸都无法吐出来。

兴许是被他可怖的样子给吓着了,护士紧张的站了起来安抚道:

“您别着急,您是来找人的吗?”

“……”

他用力的上下点了点头,仍旧说不出话来。

护士耐心的等他平静下来,给他指了去重症监护室的路。

 

“您还好吗?有其他人陪您过来吗?”

“……我很好,谢谢你。”

 

透过玻璃窗看Even比他想象的更加艰难。

那些该死的眼泪不断地涌出来,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都不能好好看看Even的样子。


医生告诉他Even的肋骨被打断扎进了肺里,因为送过来的途中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所以现在还昏迷不醒,而且右脚脚踝粉碎性骨折,估计就算醒过来,以后也会一瘸一拐了。

 

可是Isak不管这些,他只求Even能够醒来

现在一切横在他们中间的障碍都没有了

只要Even醒来了

他没就可以永远幸福的在一起了

 

如他所期盼的那样,Even真的醒来了

 

在圣诞节过去的第三个月

一个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的下午

Even毫无征兆的醒了过来

就像天色阴沉了好几天,此时突然下起了雨一般的毫无征兆

让人措手不及

 

Isak甚至都不知情,因为他还在上班

他重新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在一所小学教数学

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上班时间稳定,而且下班时间早,可以早点去看Even

可是今天Isak下班了却没能早点去看Even

 

因为他没带伞

 

如果他找同事借把伞,或者干脆等雨停再去都不会晚去了

可是他太着急了

阴沉的天总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急匆匆的冲出校门,急匆匆的过马路

然后被路过的一辆自行车绊倒了

手臂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看着那触目惊心的红

Isak心中的预感更强烈了

 

在他终于赶到医院的时候

医生告诉他已经有人把Even接走了

去向不明,且是Even自愿的

 

“我们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通知您了,但是您的电话总是处在关机的状态。”

Isak赶忙掏出手机一看,发现自己的手机在摔跤的时候,垫在屁股后面,整个屏幕都被狠狠的撞碎了,里面还进了水,估计是完全不能用了。

 

握着坏掉的手机,带着满身的伤痕,站在空荡荡的病房外

Isak感觉湿透了的不只是自己的衣服

还有自己的心

 

……

两年后

“Eva!我觉得Isak老师好帅啊!我要嫁给他!”

叫Eva的女孩翻了个白眼

“Chris,你不要做梦了,他们都说Isak老师是gay。”

“Gay?什么是gay?”

胖胖的小女孩舔了舔手中的棒棒糖,眼神黏在前面给小朋友们整队的金发男老师身上。

“就是……”Eva抓了抓头发,似乎也不是很理解gay是什么意思。

“反正就是他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意思。”

“那我长大了呢?”Chris着急的问。

这时那个金发的男老师突然走到两个小女孩面前,摸了摸两人的头道:

“再不排好队就不能回家了哦。”

“哦~~~~”

“好的~~~~~”

 

出了校门,Chris仍旧有些不死心,她对着Eva道:

“我想去问问Isak老师,等我长大了会不会喜欢我。”

Eva皱着眉头刚想说什么,突然两人身旁传来一个低沉的笑声:

“小朋友,他不会喜欢你的哦。”

两人一起回头,发现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跟长颈鹿?一样高的叔叔。

“叔叔,你是谁啊?为什么这么说啊!”

Chris有点不高兴了。

 

那个长颈鹿叔叔却没有回话,目光直直的凝视着前方。

Chris和Eva朝他的目光寻去,发现他正盯着愣愣的站在校门口的Isak老师看着。

Isak老师突然变得很生气的样子,两只手都握紧了拳头。

Chris可害怕Isak老师生气了。

可是那个叔叔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还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等那个叔叔走到Isak老师的身前,抱住了他的时候

老师竟然没有挥着拳头打他

而是握着拳头,回抱住了那个叔叔。

 

Chris在Eva的催促下只好收回目光,回家去了。

 

但是从此以后,每次放学,她都能看到那个长颈鹿叔叔在学校门口,手里领着一大袋的菜,等着Isak老师下班。

然后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起回家。


Chris觉得长颈鹿叔叔也很帅,有点纠结到底是嫁给他还是嫁给Isak老师。

Eva却告诉她,她没机会了,长颈鹿叔叔和Isak老师在一起了。

Chris震惊了一会儿,但是看到Isak老师和长颈鹿叔叔那两张帅脸,还是释然了。

‘好吧,虽然长颈鹿叔叔有点瘸,但是看在Isak老师每次见到他都笑出了小括号的份上,我就不嫁给他们俩了。’

就这样小小的Chris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场暗恋。

——————

我是细节废,关于债务问题和Even的手术问题我都是瞎掰扯的,哈哈哈,终于写完了。也许明天再写篇番外,毕竟这章太苦了。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 再见,房间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