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Henjei小甜饼 第一篇 什么?逼婚!

无脑甜一发,最近被虐的不要不要的,突然想起来我之前写了好几篇henjei都说要写番外然后都无疾而终了hhhh

所以这就算是以前写的所有henjei文的一个后续吧,设定是根据以前写的那篇喜欢为背景。

反正就是无脑甜蜜小剧场,不定期更新,献给所有被虐的不敢刷ins却仍然还在坚持的小仙女们~ Des bisous~

Henjei文整理: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发现我henjei全是rou

 ——————————

Henjei小甜饼第一篇  什么?逼婚!

 

“Henrik,你和Tarjei还好吗?最近你们都很少来店里了。”

Siv有些忧虑的看着自己慢条斯理的泡着咖啡的儿子。

 

“很好啊!”

Henrik转头对着满脸担忧的母亲笑了笑。

 

“你们正式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我在想……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

看着Henrik的脸色Siv斟酌着措辞。

“我也不是想要催你们……你知道的对于这些事,我一直是个很cool的母亲……但是我不确定Tarjei是不是也和你想的一样……你知道的,虽然你们俩你的年纪比较大,但是Tarjei他在很多方面比你要成熟很多……所以……”

 

“Okay,Mom,你究竟想说什么?”被一直围着自己絮絮叨叨的母亲给弄烦了的Henrik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转过身直直的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母亲。

 

“呼——”为自己儿子的不开窍叹了口气,Siv正色说道:

“我不想让你觉得我管的太多了,但是我现在真的很担心你和Tarjei的关系。你知道的有的关系不进则退……恋人做的时间太久了没好处的……”

 

“O—M—G—”Henrik一脸吃惊的看着她。

“所以你现在是在逼婚吗?”

 

刚准备反驳,但是仔细思考了下后,Siv只是耸了耸肩道:

“差不多吧,不算是逼你去结婚,只是希望你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件事,至少和Tarjei商量一下,看看他是怎么想的,况且你们俩都已经30好几了,我不希望你们俩因为沟通不够又出现什么感情问题。”

 

Henrik无奈地看天。

“Mom,我都说过了,我们俩对于现在的相处模式很开心,很舒服,真的没你想得那么……”

 

“我知道。”

Siv打断道:“我并不是说你们俩现在出现了什么问题,只是有些问题等到出现了再解决就晚了。”

 

“ehh……fine,我今天回去会好好问问他的,okay?”

Henrik有些不耐烦了,将站在咖啡机旁的母亲推到外面去。

“现在,可以不要一直围着我转了吗?”

 

……

虽然在自己答应了之后,一下午母亲都没怎么来烦他,但是她说的话一直在Henrik的脑海中回荡。

 

他对和Tarjei在一起的现状非常满意,他不再拍摄电影了,而是转行做起了编剧,偶尔会接一些短的微电影,或者是广告的导演工作,他也不在乎那些所谓的名声之类的了。

自从没了作为一个名人的压力,他的创作灵感又开始源源不断涌现出来了。

但是为了不和Tarjei分开太久他拒绝了许多请他当导演的邀请。

只卖剧本,虽然有点可惜,但是他和Tarjei都心照不宣地认为这是现在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Tarjei仍然在做演员,但是工作的舞台已经从影视剧转到舞台剧了,他还创了个油管频道,专门发他的舞台剧片段,出乎意料的得到了许多好评。

他还将自己那些年在外旅游的经历写成了书。

虽然卖的不错,不过……口碑却一般……

大部分人都认为他的游记就是一篇篇流水账……

如果不配上Tarjei的帅脸根本看不下去。

当然Tarjei绝对不会承认的


——那些人都是不懂艺术!!!说我书不好看的人,都是嫉妒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安抚的亲了亲满嘴薯片的小嘴,Henrik默默地继续写着他的新剧本。

Henrik从来不随便评价Tarjei的书,以免再次遭受到睡客厅沙发一个月这种惨无人道的惩罚。

 不过在他看来,写的好不好,卖的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大男孩就算再过十年还能像现在这样,啃着薯片,捧着手机,靠在自己肩膀上一边刷书评,一边中气十足的大骂那些给他差评的读者。


他不懂母亲究竟在担心什么。

自从经历过那些年分离的伤痛,现在他们对彼此都很坦诚,什么事情都会跟对方商量。

对于两人的关系,他们没有刻意隐瞒,但是也没有特意的去公开。

偶尔逛超市被人拍到或者是他去看Tarjei的舞台剧被粉丝看到,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去回应那些猜测。

他觉得这只是他们自己的生活,没必要给任何人一个交待。

不过母亲的顾虑也有她的道理,毕竟当初自己最低沉的那段时间,她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的,所以对些许的风吹草动都会有些担忧也属正常。

 

“Bye,Mom,别担心了,我会跟他聊聊的。”

母亲回家时,他亲了亲她的脸颊认真的说道。

————————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 再见,房间


评论(2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