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小甜饼第二篇 也不知道谁才是交通恐惧症......

Henjei小甜饼:第一章


第二章  也不知道谁是交通恐惧症

 

告别了要赶回家的母亲,Henrik站在店里整理东西,顺便等Tarjei来接他。

他可能是有点恋物情节,这些年无论赚多少钱,都一直开着当年买的那辆红色特斯拉。

多少人要送车给他都被他拒绝了。

前妻曾经多次因为他的这辆车而跟他吵架,他也没有动过想换车的念头。

毕竟这辆车对于他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Tarjei也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换车,他只是笑着说习惯了。

其实他也说不太上来,可能只是觉得那辆车有太多的回忆了,又或者是觉得自己那些年改变的太多,不想忘记本心,所以才留下这辆满载着回忆的车。

但是不用说,那些回忆当中他最难忘记的,是和Tarjei相处的那一段段的时光。

虽然短暂,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却仍然历历在目,每次回想起来都能记起当初的心跳,冒汗的手心,还有无言的相视而笑。

 

那个时候他刚买车没多久,第一次开到剧组去,正巧Tarjei打电话给他问他拍摄的问题。

他脑子一热就问出了口:

——我开车去剧组,要不要载你一程?

 

他还记得电话那头的人怔忡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了声

——好

 

17岁的Tarjei在朋友们眼里是个很酷的男孩,他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和剧中的Isak不一样,他对自己的未来和自己的生活很有规划。

所以Henrik经常忘记了这个男孩不过才17岁。

或许他们之间那种莫名的情愫就是从那次开始的。

 

Tarjei坐在他的车里,不再是那个个性鲜明的成熟男孩。

他开车门的时候不小心夹到手,系安全带的时候把整条带子都抽出了一大半也没找着扣子,在Henrik在车流中穿梭,想秀秀车技的时候,他会紧张兮兮的靠紧后背,手紧紧抓着车顶旁边的把手,紧张的把双下巴都挤出来了。

他想嘲笑对方的过度紧张,但是那时脱口而出的话却是:

——你还好吧?别紧张,很快就到了。

 

他曾为自己开脱,也许是男孩的神色太慌张让他不忍心嘲笑。

可是后来才知道,这一次次的不忍心,不过是那颗在心头生根发芽的所谓爱情的种子,在不断地发痒罢了。

 

话说回来,这么多年过去了,那辆车大小维修也不下十余次了,现在仍能发动也已经是奇迹了,不过要不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他可能现在还不会动换车的心思 。

 

那天他在店里值完班,母亲想让他叫上Tarjei一起到家里吃个饭,算了算也是有段日子没有一起过周末了,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在家休息的Tarjei。

“Hey babe,我妈问我们要不要晚上一起在她那里吃个饭,你愿意来吗?”

 

“呼——Okay!那我们要带点什么去吗?我记得昨天你说Charlie好像送了你几瓶红酒?”听起来Tarjei好像在运动的样子。

 

“哦,对哦,那你来的时候带两瓶红酒来吧,我把酒放在车子的后备箱了。”

 

“Okay,see you then.”

 

“love you.”

 

本来应该是温馨而美满的一个家庭聚餐,但是当他和父母坐在客厅开心的聊着天的时候,他却接到了Tarjei出车祸的电话。

 

他慌张的开着母亲的车赶到现场,一到地方就看到Tarjei捂着正在出血的额头和交警说着话。

“Are you okay babe?你受伤了?叫救护车了吗?”

Tarjei和一旁的交警都被Henrik这紧张兮兮的表情给逗笑了。

 

“我没事,只是额头蹭破了点皮,没必要叫救护车的。”

安抚了好一阵子Henrik才冷静下来观察了一下现场,这才发现车祸并不严重,只是车子撞到了一旁的护栏,车灯碎了,车头瘪了下去。

看着他有些心疼的摸着车头瘪下去的地方,Tarjei有些不是滋味的说:

“对不起啊,把你的宝贝车撞坏了。”

Henrik愣了愣,听出了那语气中的酸味,顿时心里有些好笑。

“对啊,你把她撞坏了我又要拿去修了。”

 

Tarjei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

“Seriously?你还准备继续开这辆破车?”

 

“为什么不呢?”Henrik玩心顿起,他当然知道这辆车不能再开了,不过难得有机会他想逗一逗Tarjei。

 

塔爷此刻已经是一脸的WTF了。

“因为她好好的就在半路抛锚了啊!!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出什么故障啊?万一下次是你出事了怎么办!!万一下次她……她把你带到什么……什么河里去了怎么办?我跟你说我不管,你要是再敢开这辆车出门我就……我就……”

 

看着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塔爷,此刻额上出着血,刚刚因为惊吓而苍白的脸,此刻激动的涨红了,语无伦次的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下文,Henrik生出了些恻隐之心。

他今天才发现眼前这个成熟的男人,内心仍然还是那个18岁的有交通恐惧症的大男孩。

于是他上前抱住了因为过于激动,身体略微有些颤抖的Tarjei。

 

“我开玩笑的,你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怎么可能再留着这辆车用,而且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很可能不敢让你开车了。”

“……”Tarjei眯起眼睛,怀疑的看了眼Henrik认真说着情话的脸。

“你不觉得你反应过度了吗?不过是个小车祸而已。”

“……”

说他反应过度?也不知道是谁有交通恐惧症来着……

 

这么说来,其实这样的结局也算是有始有终吧。

Tarjei的这次车祸让这辆红色特斯拉正式寿终正寝了。

而那辆特斯拉刚买没多久的第一次修理正巧也是塔爷“贡献”的。

那个时候他刚满18岁,整日整日在各种party喝的醉醺醺的,Henrik偶尔也会和他参加同一个party,所以看到他那副烂泥一般趴在沙发上的样子,难免会动些恻隐之心。

不过这个说法被David狠狠鄙视了:

——我就躺在他旁边,比他离你还近呢!你怎么不送我?

 

这样的Tarjei当然不能送回他家,Henrik只好把他抱回自己家。

后果就是第二天宿醉刚醒的Tarjei,在看到红的人眼疼的特斯拉的时候,非闹着要Henrik教他开车。

于是特斯拉撞了树,Henrik也从Tarjei父母口中得知了他有交通恐惧症的事情。

不过至今Henrik都不明白,既然有交通恐惧症为什么Tarjei那天非要学开车呢?

爱面子的塔爷自然不会告诉他,学车什么的不过是让他们可以多呆一会儿的借口而已。

……

但是这样一来,家里只有一辆车了。

他和Tarjei去看了好几家店,参观了不下四次车展,对于买什么车仍然没有达成一致。

所以他现在出门,上下班,都要靠Tarjei大爷接送。

也就意味着他每天都要忍受塔爷那令人无fuck说的驾驶技术。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他就听见窗外传来一长串的鸣笛声。

这也是他最痛苦的地方,Tarjei总说自己走的是硬汉风,但是却老爱看爱乐之城这种爱情歌舞剧,每次来接他都得学高司令那个扰民的鸣笛方法,还美其名曰让他体验一把浪漫。

还好他提前收拾好了东西,连招呼也没打就赶紧从店里遁了出去,以免被不胜烦扰的店员们打出去。

——————————

Henjei文整理: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终于确定了......这个月底考试,你说这么折腾我是为啥?搞得我都一直不敢更长篇,对不住各位在等房间和生子文的亲,估摸着八月份会更新的~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 再见,房间





评论(2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