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Summertime Sadness 小短篇一发完

我就说怎么没有被发现……
——————

“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感的引导下,把偶然的事件变成一个主题,然后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



Isak出现在吧台边,目光与Even不期而遇。

对于Isak来说,这一笑不过是对于这个英俊的异国青年俊美相貌的赞赏,对于Even来说却是一个偶然的征兆。

这个来自异乡的陌生人,亮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对他说:

“一杯白兰地。”



这时候,酒吧突然放起了贝多芬的乐章。

“Es musssein. 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Even离开奥斯陆到纽约的那天晚上,空寂的机场,身边的一个睡着的中年男子手机里不断传出这首曲子的声音。

手中的机票是他唯一的财产,那首曲子在重复了三遍之后,他终于可以登机了。

在登机时,那首曲子反复在他的脑海里盘旋,最终他也没有转身把那个男人的钱包还给他。

——Muss es sein?(非如此不可?)

——Es muss sein. (非如此不可.)



那个粗心大意的中年男人,钱包里塞着不少的现金,拯救了他这个初来乍到的穷小子。

于是他始终相信,每一次偶然都是上帝的魔法。



他转身去给这个俊美青年准备白兰地的时候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偏偏就在这一刻,他对这个陌生的男子产生好感的一刻,播放了这首歌呢?



那个青年很安静,事实上下午的酒吧也没什么人,所以他可以安静的坐在吧台边看书,偶尔小啜一口酒,以确保自己不会喝醉。

“您能把这杯酒记在我的房间账上吗?”等他反应过来,青年杯子里的酒已经空了。

“当然可以,您的房间号是多少?”

青年拿出一张房卡,上面写的——2121

“这个房号是不是很神奇。”青年有些神秘的凑过来,呼吸中传来白兰地的香醇味道,Even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眩。

“什么?”

“21:21,是我的出生时间。”

“这的确挺神奇的。”Even不禁想起了那趟决定他人生的航班。

“我21点下班,而你住在21层21号房间。”

Even把自己的心意隐藏在了这句里行间的暗示中。

“可惜的是我要赶22点的飞机。”



有些可惜,偶然的魔力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Even以为在偶然的安排下,自己终于遇见了那个生命中注定的人。

下了班,他有些烦躁的走出了酒吧。

呆坐在酒吧对面的拇指长凳上,酒店的霓虹灯光在夜空下比漫天的星辰还要耀眼。

可是更耀眼的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那个青年。

他横穿过车辆呼啸而过的马路,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塞了一张餐巾纸在他的手中。

“今天下午那杯酒很好喝,我怕回了奥斯陆就喝不到了……如果您有时间来奥斯陆的话,或许我可以请您吃饭,然后您再给我倒一杯酒?”



青年已经离开很久了,可是他离开时在脸颊留下的那一个吻,依然还是温热的。

他递给他的,远不止这一串地址和号码,还有所有的偶然巧合(贝多芬,2121,奥斯陆)的召唤。

这一连串的偶然唤醒了他的爱情,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不顾一切的逃离了奥斯陆,此刻他深深的沉迷在偶然的魅力之中,这使他做出了人生第二次重大的决定——回到奥斯陆。



他依旧身无分文,他在纽约工作这么久的所有钱加起来也只够买一张去奥斯陆的单程票,或许还有些打车的钱剩下。

在半途中他纠结过,究竟应不应该先打电话给Isak。

——也许他并不期望你会来。

——可能你的偶然理论在他人眼里不过是无聊的巧合。

可是他让自己无路可走了。

他义无反顾的到了那人的公寓门口,腹中空空如也,已经开始打鸣抗议了。

他以为自己会被拒之门外,会被当成神经病,最起码也会在门口尴尬的站上半个小时,可是当门开了之后,他得到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拥抱,和缠绵的带着咖啡香味的吻。



“我不敢相信你真的来了……”

Isak在他带着夜晚的凉气的臂弯里,抬着头亲吻着他的脸颊,蹭着他的鼻尖,仿佛他们是分别已久的恋人。

他刚把东西搬进门,Isak就开始疯狂的脱着彼此的衣服,几乎一刻都等不了了,他们开始亲吻,靠着门就开始Zuo A。

他忘却了离开的目的,忘记了来的原因,他ting动着身体,紧紧抓着Isak挺窄的tun侧。将他en在墙上,欣赏着他如同溺水之人般的呻吟声,将胸口紧紧贴在Isak的背部,将他的脸扭转过来,以便欣赏着当灭顶的G chao来临时身下人无助迷茫的神情。

他一点也不温柔,他的动作粗暴的让他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他像是在惩罚那些伤害过他的人一般惩罚着Shen下的男孩。

可是Isak从始至终都只是发出喘不上气的呼吸声,只在痛极了时才会小声Shen 吟一下。

终于在一切都发泄出来之后,他咬着男孩的颈侧低吼了一声,然后躺在男孩身边调整自己的呼吸。

当脑袋清醒了,他便开始后悔。

转过头,男孩似乎已经睡着了,细嫩的肩膀裸露在被子外面,时不时随着呼吸声颤抖一下。他想下床找个毛巾给男孩擦一下身体,却在起身的那一刹那被一只手抓住了。

是刚刚在做爱的时候一直紧握着的左手。

Isak紧紧的攥着这只手,就连睡梦中也没有松开。



也许他们是一样的。



想到这里Even突然平静下来,心里的烦躁和懊悔也烟消云散了。



没有可以依靠的地方。



于是他躺回不大的床上,搂过依然在颤抖的Isak,把被子拉上来,盖住了他的下颌,在额头印上一吻,在许多年前就开始在脑海里盘旋的音乐,此刻终于停止了。



——Muss es sein?(非如此不可?)

——Es muss sein. (非如此不可.)



END



最近看了生命不可承受之轻,第二部讲特蕾莎和偶然的几个章节我很喜欢,然后就改了一下,写成了evak,不甜,也没什么意义,因为房间瓶颈中,就看个乐呵吧。

另外谢谢大家的鼓励,上一篇的评论都没有回复,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谢谢大家了!后面只能边工作边考试了,有时间尽量更新。

——————————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再见,房间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0)

热度(40)

  1. Cachi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