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1

估计这篇也会写的蛮长的......说好的生子文,希望剧情进展可以快一点。

————————

1

Valtersen家族是北部大陆最为显赫的家族之一,他们拥有广袤无垠的领地和13个北部领主的认同,是当之无愧的北方之王。  

经过数百年的传承,如今的Valtersen家族已经走到腐朽不堪的地步。在诺森达尔这座固若金汤的城池之中,住着Valtersen家族的成员们和其他贵族以及平民,而更多的人则住在主城之外的村庄中,平时村民们可以随意进出主城,购买他们需要的东西。

可是在这个看似寻常的日子,诺森达尔却弥漫着浓厚的不安与危机,城门口站着一队又一队的士兵,盘查来往的人员,不论贵族还是贫民。

天色将暗,许多在主城外办事的人们都纷纷赶在宵禁之前回到城内,唯独有一队人马穿过重重的守卫快速的出了城,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与盘查。

 

一阵纷乱的车马声划破了诺拉庄园的宁静。

庄园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从中走出来一个手持灯盏的短发女人,她的身后仅仅跟着一个女仆。

 

“My Lord, 您今天比往常回来的要晚上许多。”

 

女人昂起头,神色平静,但是眼神却有意无意的瞟向一旁的马车。

一个身形挺拔的长发少年从马背上一跃而下,随意的脱下手上精致的羊皮手套,扔给身旁小心翼翼跟着的侍从,缓步走到女人面前笑了笑:

 

“Emma,你今天的话也比往常多了许多。”

说完,他抬起左手勾了勾手指,侍从马上会意,从马车上带下来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

男人光着脚踩在地面上时身体有些摇晃,看上去身形有些佝偻也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却异常的高,竟然比旁边的侍从还要高出半个头。

 

Emma不禁皱眉,对着正要往屋内走的少年说到:

“我不知道您今天还去了王城。”

 

少年突然回头,眼神中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一眨眼又恢复平静。

Emma垂下眼,意识到自己有些僭越。

“Sorry, My Lord.”

长发少年勾了勾嘴角,走到Emma面前,勾起她的下巴,歪着头盯着她的眼睛笑了。

 

“That’s alright, Emma. 放轻松,不过是一个奴隶而已,你知道的我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新的奴隶了。而且他看上去很能吃苦的样子,我决定让他填补John的位置……”

Emma心下一凛,表面却默不作声。

 

“毕竟自从John无故消失之后,我的花园就一直没人打理不是吗?”

少年意有所指的看了看Emma那双细腻的手,不禁让她冷汗直冒。

 

“当然,一切全凭您做主,My Lord.”

 

……

进了庄园之后,架着自己的两名侍从已经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看上去年纪颇大的女仆。Even被夹在在两个面无表情的女仆中间,故意拖慢了脚步装出自己行动不便的样子,以便不着痕迹的留心着周遭的环境。

 

从外部看这座庄园并不大,但里面的装饰却十分奢靡,Even甚至看到了一些只有在皇宫内才能看到的花纹和雕塑。他心中惊疑不定,对这个将自己带回来的少年的身份做出了许多种猜想。

 

“进去冲洗一下自己的身体,Lord Isak 待会儿要见你。”

左边年纪稍长的女仆将他引入一间浴室,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说完,便关上了大门。

 

Even环顾四周,在思考着现在逃走的可能性。

此时大门却再次被打开,Even立刻又恢复那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低下头,用肮脏凌乱的头发遮住自己那双过于犀利的探究的双眼。

 

“Miss Larzen.”

开门的是在庄园门口的那个被称作“Emma”的短发女人,刚刚送Even来的那两个女仆并没有离开而是守在门外,此刻正恭敬的对她行礼。

这让Even有些好奇,这个名叫Emma的女人并不是Isak的妻子,看Isak对她的态度,应该也不是情人。本来他以为她可能是管家之类的,但是看年纪又太过年轻,加上仆从们对她的态度十分恭敬……

那个女人在Even思考间,走进了浴室,在离Even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Even迅速而惊慌的跪趴在了地上。

 

不论这个女人在这座庄园里是什么地位,她的身份绝对比普通人要尊贵。既然如此,自己要是想要安全迅速的脱身,还是不要惹事比较好。

 

“你倒是会瞧眼色。”

看到Even跪倒在地,Emma的脚步顿住了。本来被Isak在众仆从面前讥讽,让她心情十分不好,正打算找个由头来惩戒一下这个新来的奴隶。却没想到这个奴隶这么上道。

 

“欢迎你来到诺拉庄园,既然Lord Isak看中了你,那么你便是有过人之处的,我只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这也是你今后伺候主人的关键所在。”

 

Even将身体伏的更低了一些,表示自己在听。

那短发女子却没有再吭声。

在Even稍稍放松了些,将身子抬高了一点的时候,她突然蹲了下来,右手用力抬起Even的下巴。

Even的拳头猛地握紧,他努力的控制住自己,对这一连串的带有攻击性的动作不要做出任何过激的反应。

 

“管好你的舌头,不要问任何问题,不要谈论任何与主人有关的话题,否则……”

那张漂亮的脸蛋突然浮现一种扭曲而诡异的神情。

“否则……没有人能够帮你,即便是Lord Isak。”

 

看到Even浑身颤抖的如同筛子一般,Emma心满意足的从身后的女仆手里接过一条手绢,将右手仔细的擦了擦,随后直接扔在了地上。

那年长的女仆似乎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将手绢从地上捡了起来,也没多说什么,就再度把浴室的门关上了。

 

Emma走后,Even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经过刚才的观察,这间浴室是没有窗子的,他无法逃脱,只能认命的脱去衣物在浴盆里洗澡。

洗漱完毕,他穿好了放在一旁台子上一般仆人穿的服饰,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

那两个女仆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大的侍从,他看了眼从屋内走出来的Even,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后用温和的语气道:

“Lord Isak正在等你,请跟我来。”

 

Even的左腿受了些轻伤,走起路来虽然会有些许的疼痛但并没什么太大影响,但是为了消除他人对自己过于高大的体型的警惕,他便装作自己的左腿不良于行的样子,吃力的跟在侍从的身后。

 

“Lord Isak, 人已经带来了。”

侍从带着他上了三楼,最终停在了楼梯旁的一扇大门前。

 

“好的,辛苦了Jonas,你可以去休息了。”

“Aye,my Lord.”

 

那名叫做Jonas的侍从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进去,便将房间大门合上离开了。

Even低着头,垂手站在门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救了他的少年比刚刚那个威胁过他的女人还要让他紧张。

 

Isak一直捣鼓着从家庭医生那里要来的绷带和伤药,抬头却看见那个被自己救回来的傻大个一直愣愣的站在门边欣赏脚下的地毯。

 “别傻站着了,过来坐下吧。”

一句话让Even如释重负,他发现自己刚刚竟然紧张的都忘记了呼吸,这要是让兄弟们知道了肯定要被嘲笑死。

他两三步就走到了少年的身边,估量了一下距离,随后在离少年最远的一个凳子上坐下了。

 

“地毯很漂亮吧。”Isak笑着看向仍旧低着头的Even。

“……”Even听出了少年语气中的嘲讽,但是他必须隐藏好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只是将头低的更低了。

 

“你难道不会说话?”

 

Isak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金发青年。

今天他本来是准备去王城外的集市上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可以买的,却在半途听说昨夜国王被行刺。

这让他瞬间失去了逛集市的心情,他带着手下进入了王城,可是却被护卫拦在了皇宫之外。

本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自己的父亲拒绝,这让他难免有些难受。

屏退了左右随从,只带着Jonas,他们在王城内的集市逛了逛。

机缘巧合之下,Jonas的钱包被偷了,Isak跟着Jonas去追,却跑进了一个无人的巷子,发现了晕倒……或者说是睡着了的Even,和Jonas一起将他“救”了回来。

 

在这个敏感时期,一个受了伤,躺在无人的暗巷中休息的青年,可以说是非常可疑了,换了别人也许会毫不留情的举报,换取奖赏。

但是不知道Isak处于什么样的心情,将他救了回来。

Even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信任眼前的少年,他决定在找到办法逃跑前,就先装一段时间哑巴吧。

 

决定好后他便抬起头,无辜的眼神望着Isak,无比真诚的摇了摇头。

可是换来的却是Isak的促狭一笑。

“你真行……好吧好吧,那就算你不会说话,可是我以后要怎么称呼你呢?”

 

虽然觉得Isak已经看穿了自己的伪装,但是既然都决定了那还是要演下去。

Even看到手边有杯茶,沾了点水,在桌面写下了自己的假名:

 

Henrik。

 

他抬头看向Isak,却发现他并没有看自己的写的名字,而是撑着脑袋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他用手指了指桌子,提醒Isak这就是他的名字。

Isak依依不舍的移开视线,瞟了眼桌上的名字,似乎对于这个信息并不在意。

 

“Henrik……这个名字不错,我本来以为你会说自己叫什么Steve之类更普遍的名字呢?反正也不是你的真名,叫什么都无所谓吧。”

似乎是被他那种无所谓的态度所感染了,Even发现自己在被少年看穿之后居然一点也不惊慌。

 

“行了,把裤子脱了吧。”

 

Even一脸惊悚的看着眼前面不改色的说着这种话的少年。

Isak翻了个白眼,走到Even面前拿出手里的药瓶在他眼前晃了晃。

“别那么害怕,没人要占你的便宜,不过是上药而已。”

 

反应过来后Even有些脸红,这么大的人竟然被一个少年给鄙视了。

他卷起裤腿,给Isak看他腿上的伤,伤口不深,很快就上好了药。

 

看Isak正在背过去收拾东西,Even就想趁机离开。

他刚转身Isak的声音就冷不丁从背后传来:

“作为一个口不能言的奴隶,你会的有点多啊……你的字写的还不错,以后可以帮我写写信。你觉得怎么样?Henrik。”

 

Even觉得自己想的果然不错,他已经发现了自己不同寻常的身份了。

他松开手中的门把手,转身,面沉如水。

 

“你想怎么样?”

 

Isak笑了笑,直起身慢慢的走近。

这时Even才发现他一直都没有穿鞋子,双脚精致白嫩的简直不像男人。

他走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一点声音也没有。Even的脑海里有数十种能够在无声无息之中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敌人的办法。

他可以在他走近时掐住他的脖子,他那细长脆弱的脖颈很快就会被掐出两道血痕,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等到Isak走到他面前,他也没能抬起一根指头去触碰眼前这个微笑着的少年。

 

“我可以替你保守秘密,我可以相信你说的一切,但是我有个要求。”

“什么?”


Isak的目光暧昧的在Even的身体各处游走,最后停在那张被头发挡住大半,却依旧英俊的脸上。

他凑近了些,Even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你要留在我身边,做我的侍从……和情人。”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再见,房间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27)

热度(108)

  1. Cachi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