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Henjei小甜饼 第三章 我们是不是应该……

明天出去玩儿,估计要13号才回家,所以今天爆肝更新一章,希望大家不要放弃henjei呀,下一章会有猕猴塔,然后后面我还计划让俩人领养个儿子哈哈哈。

—————————————— 

最近Tarjei对舞台剧的热爱开始让Henrik有些嫉妒了。

“Honey,我出去了哦,晚上可能要很晚回来,你让Siv送你回家吧。”

Tarjei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坐在客厅的Henrik将头从电脑前拔出来,走到玄关处想给自己繁忙的爱人一个kiss goodbye。

“Okay,Bye Bab……y”

嘭——

门就在Henrik眼前关上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Henrik强迫自己不要生气。

Tarjei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可以长期呆在自己身边的事业,这应该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即便他每天都要早早的出去排练,每天很晚才能回家,还总是和一群小年轻开爬梯……

 

他真的 一  点  也  不  嫉  妒!

 

说起来论起情史,自己才是两人中更加风流的一个,Tarjei真正算得上交往过的就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虽然他玩心很重,但是从来都不会越轨。

所以自己真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8:30PM

下了班不回家,厚着脸皮从咖啡厅顺了一大盒蛋糕和一杯焦糖拿铁,还恳求Siv绕路送他到剧院的Henrik,此刻正忐忑不安的站在剧院大门口,心里默默想:

 

我真的不是担心,也不是不信任,我就是来看看工作环境……

 

“Oh!Hi, Henrik. 你怎么来了?”

刚进门就碰到了一个棕色长发的女人,她叫Ann,是剧场的负责人。

“Emm……Hi, Ann我来送……”

“哦,我懂了……”

Ann了然的对Henrik眨了眨眼睛。

“我经常也这样的,我们家那位也总是很晚不回家,我不放心的时候也会找些理由去看看他……”

“oh,no, no,Ann, 我不是不放心,我只是怕他工作太辛苦了……”

Ann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No, Ann……”

看着Ann蹬着高跟鞋远去的背影Henrik心里更加忐忑了。

 

如果被Tarjei看出来自己是因为不放心他才来看他的怎么办?

呸呸呸……

他是怕Tarjei误会自己对他不信任,才不是真的不放心……

 

要不然……他干脆直接回家算了?

想到这里Henrik踌躇了片刻,决定还是回家算了。

正当他转身的时候,身后突然传出了两个女孩夸张的嬉笑声。

 

“OMG!他真的太帅了!我真的爱死他了!”

“是啊!你有看到他抱着Ivy转身的那一下吗?wow,我简直要窒息了,他们俩真的太般配了。”

“是啊,我觉得他们私底下肯定有点什么,上次爬梯上大家起哄让他们俩接吻他们连犹豫都没有就亲在一起了……”

“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那这个故事就完美了……”

“嗯哼,男女主人翁戏外生情……我已经预想到我们可以凭借这么一条新闻红遍全国了。”

 

爬梯上起哄接吻?

男女主人翁戏外生情?

 

Henrik觉得这两句话有些耳熟,仔细一想,脑中顿时警铃大作。

这不就是当初出演SKAM的时候他勾搭Tarjei的套路吗?

还有这个舞台剧的男主角不就是Tarjei吗?

 

得了,也别管什么误不误会了,Henrik挺直了腰杆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端着咖啡,拎着蛋糕就往剧场里走。

边走还边气呼呼的想:

我千辛万苦追到手的宝贝,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什么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给套路走了。

 

他故意没去后台,而是直接从观众入场的地方走了进去。

远远看去舞台上站着四五个年轻男女,站在一块儿有说有笑,似乎是在休息。

在暗处仔细窥视了一番,竟然没发现Tarjei的身影。

这就奇怪了,刚刚那俩小姑娘应该是这个舞台剧的演员,听她们的语气,Tarjei应该刚表演完才是啊。

 

在暗处瞧了一会儿,Henrik终于按捺不住了,走上前打招呼。

 

“Hi!”

 

“Oh, Hi! Mr. Holm.”

 

几个演员都参加过Tarjei在家里办的爬梯,所以都认识他。

 

“叫我Henrik就行了,Emm……哦,这是带给你们的蛋糕,辛苦了。”

 

看到其中一个女生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蛋糕,Henrik立刻把它贡献了出来。

 

“Hi,Henrik.”

一个瘦高的棕发女孩走了过来,站在离他不过一臂距离的地方打招呼。

 

“Hi……Ivy?”

Henrik觉得她有些眼熟,Tarjei之前好像介绍过他们认识,但是他那时候喝了点酒,而Tarjei新买的上衣和牛仔裤有点小,所以他整晚基本上没有空闲的时间去看别的地方。

而他的脑子,除了

“My baby is so hot. I wanna fuck him righthere right now.”

也基本上没有多余的位置去想别的事情。

 

“这个蛋糕看上去真棒!你在哪儿买的?”

看来他名字是叫对了。

事实上他只是把脑袋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名字说出来了而已,很显然,这个Ivy就是刚刚那两个女孩嘴里的“女主角”。

 

Henrik不经仔细打量了一下她,身材不错,不过Tarjei肯定见过更好的。

危机解除,Henrik心情大好的放出了一个迷人微笑。

“哦,谢谢,这是我母亲咖啡店里的。”

 

“啊,怪不得,那你母亲的手艺肯定很好。”

Ivy往前凑了凑手臂不经意的搭在了Henrik的手臂上。

 

好吧,所以她现在是在跟自己调情?

Henrik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Tarjei看到自己在这里勾搭他的女主角会不会拿刀劈死自己……

 

“呃,还行吧,这个不是她做的,我随手拿的一个而已……”

他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

女孩正准备开口接着说的时候Henrik打断道:

“对了,Tarjei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哦,他有点累了,刚刚去后台休息了……他让我们不要去打扰他。”

女孩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

 

不过Henrik并没有过多关注她脸上的表情,只是在听到这句的时候不经皱了皱眉。

“是吗?今天练习的很累吗?”

 

“对啊,今天加了很多舞蹈动作还要和唱的部分结合……”

 

后面女孩在说些什么Henrik根本就没有在听了,他对着女孩笑了笑,转身去了后台。

然后他看到了趴在化妆台上休息的Tarjei。

外面仍然很吵,一个个年轻的演员们在外面嬉笑打闹,充满了活力,刚刚被自己暗暗拒绝过的那个女孩也加入了他们,似乎刚刚发生的事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

 

这让他突然想起了拍摄SKAM的那段时间,他和Tarjei还处在暧昧的阶段。

那个时候的Tarjei也是这样活力四射,每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的,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他走近了些,看着那个仍旧满头金发却已经三十好几的Tarjei,不知不觉他们都老了。

他想起来Tarjei其实从一开始就很热爱舞台剧,而且总是希望自己能去看。

可是他害羞,明明很想让他去看自己的舞台剧,但是每当自己问起来他总是一副“你爱来不来”的样子。自己去了之后他又会特别开心,一路上都跟他讲这个舞台剧好在哪里,自己训练的有多么幸苦,就像是求家长认可的小孩一样。

 

他突然感到有些愧疚,有些心酸。

他以为最初他们没能走到一起,是因为Tarjei在这段关系中从来都没有努力过。

可是现在想想,这段感情中没有努力过的人从来都不是Tarjei。

这么多年Tarjei一直都没有变过,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等在原地,只要自己愿意往前跨出一步,就能收获男孩的整个人,整颗心。

 

他从来都不催促自己,永远都默默地尊重自己的决定。

分开的时候也不过就是默默的离开,在一起之后也不过是默默地搬进来和他一起住。

他甚至都不能确定在他们第一次分开之后Tarjei究竟等了他多久。

在得知他结婚的消息的时候Tarjei有多伤心。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这么久,Tarjei从来没对他要求过什么,他好像也理所当然的接受着这种自由的状态,固执的认为这是两人最佳的状态……

他从来没问过Tarjei想要什么,从来没问过他会不会像自己一样感到不安。

 

也许母亲说的是对的,他们是时候结婚了。

 

—You don’t have to say I love you to say Ilove you…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

“唔……”

Tarjei埋着头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手机,正当他准备抬起头找的时候,一个身体出现在他的身边,挡住了日光灯刺眼的光芒。

 

“Henrik?你怎么来了?”

Tarjei抬着头惊喜但是却又疑惑的看着逆着光站着如同天神一般的Henrik。

 

“因为我想你了。”

“我可能……还有点想念你的车技了。”

Henrik伸手理了理Tarjei被睡乱的额发,然后吻了吻他不自觉撅起来的嘴唇。

“所以……下次不要工作到这么晚让我一个人回家,好吗?”

刚睡醒就被性感的嗓音轰炸的Tarjei哪里想的了那么多。

 

“好。”

他听见自己说,不过等他的理智回来之后,这句话算不算数就不一定了。

但是现在他要在辛苦工作一天之后,好好的享受他世界上最性感的男朋友的吻,和他从咖啡店里顺来的咖啡。

 

跟Henrik腻歪了一会儿,Tarjei整理好衣物又神清气爽的走出了后台,结果却看到……

“马上就要公演了,你们竟然在这里吃蛋糕?!是嫌自己不够胖吗???”

 

众人:……

“……抱歉,是我买的……我只是看你们太辛苦了,所以……”

Henrik一脸“我这么关心你你怎么舍得骂我”的表情。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身经百战的Tarjei很明显不吃他这一套。

他翻了个白眼说道:

“Come on,Henrik,我们都知道,你不过就是来查岗没借口,在Siv的咖啡店顺了杯咖啡和一块没卖出去的蛋糕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拿的是没卖出去的?也许是我自己做的呢?”

Henrik妄图辩解一下。

 

“Oh~ Honey…….”Tarjei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你还不知道吗?”

“我应该知道什么?”Henrik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Siv开了一个油管频道,然后……会拍摄一些咖啡店的日常,所以你在咖啡店干的一些呃……我不会说是‘蠢事’但是的确不那么聪明的事情,都会被发布在她的油管频道上。”

“What!!!!!”

Henrik赶忙掏出手机,却被Tarjei阻止了。

 

“来不及了,她已经做了好几个月了,所以……在好几个月之前我就知道你每次带回家的‘惊喜蛋糕’其实不过是店里卖不掉的而已…….”

 

“……”

 

“不过从好的方面来看,她的油管观众不多,而且我已经原谅你的这种‘没什么必要的’欺骗行为了。”

 

“……”

 

——第二天晚上

Tarjei刚洗完澡,正准备上床睡觉,却看到Henrik一脸凝重的站在他面前。

 

“Tarjei Sandvik Moe.”

Tarjei被他这么连名带姓的一叫给叫愣住了。

“呃……有事吗?”

 

Henrik点点头说道:

“我有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要问你,这件事情很可能……很可能会改变我们今后的生活……但是在问之前,我希望你知道……我是认真的,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而且……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们是不是应该……”

 

“我愿意。”

Tarjei激动的上前抱住了他。

 

这回轮到Henrik愣住了。

“可是我还没问……”

 

Tarjei松开手,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

“傻瓜,你这么紧张兮兮的说了一堆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那……你真的同意了?”

 

“真的。”

 

“呼——太好了!Tarjei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

Henrik开心的抱着Tarjei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拉着他走到已经设置好的相机前说道:

“来吧!对着镜头打声招呼吧!”

 

Tarjei脸上的笑意收了一些。

“呃……为什么?”

 

“你刚刚不是同意了吗?”

 

“同意什么?”

 

“同意跟我一起开一个油管频道啊。”

 

“……”

 

“怎么了?”

 

“没什么……”

 

第二天Tarjei弄清楚了Henrik的真实意图之后,仍旧同意了他的请求,但是奇怪的是Henrik的相机镜头却莫名其妙的碎了。

————————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评论(15)

热度(78)

  1. 驴子Cachit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王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