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Bloodstream (上)

嗯,这是我今天偶然翻到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然后被这个设定莫名萌到了写的,我知道大家很想看房间,其实我也写了一章,但是觉得写的很无趣,不好意思发,我先修改一下吧。

推荐黄老板的歌曲:Bloodstream

大家可以猜猜那部电影叫啥,不过电影不是很有名就是了哈哈哈。

————————

1.


我爱Isak

从我被放进他怀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我的出生就是为了和他相遇,亦或是重逢。

 

我叫Even BechNæsheim,而我的父亲叫IsakValtersen。

我曾经问过Isak,为什么我不能跟他姓。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天真的认为他是为了尊重我父母给我起的名字。

当然,他也没有说假话,他的确很尊重这个名字,但并不是因为给予我这

名字的那对男女,而是这个名字所包含的真正含义。

 

我生命中的男人。

他总是这么称呼我,于是我以为这就像Micheal他妈妈总叫他“my little cookie”一样,只是一个爱称,一个象征着我们不同寻常关系的符号。

 

从我会说话的时候起,我就叫他Isak,在学校里老师让我打电话给我的父亲时我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像他不是我的父亲,我不是他的儿子,我们只是一对住在一起的独立个体,可是彼此之间却又有着非比寻常的羁绊。

 

像所有孩子一样,我也有过一段时间渴望母亲的陪伴,于是我问他我的母亲是谁,她在哪儿?

可是他只是怔怔的看着我,脸色苍白,身体僵硬,嘴唇上下开合却说不出一个字。后来我知道了,那种表情是他每一次意识到宿命对他的惩罚降临时的悲哀。

而那时我总会为他这副有些可怜的神情而动摇,放弃了自己原来的疑问,试图自己寻找答案。


事实上我也给了自己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答案。


那是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班来了一个转学生,她有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她叫Noora。她告诉我她也没有妈妈,但是她有两个爸爸,从她那里我知道了一个词语:领养。


我还从她那里了解到,很多领养孩子和父母的关系往往比亲生父母更加好,比如她和她的两个父亲就是这样。


这让我心里舒服不少,因为我对于自己不是Isak亲生的这点很在意,这让我觉得我和Isak之间隔着血缘的屏障,让我无法真正走进他的心里。


于是我回到家里,告诉了Isak我的发现和结论:

无论我们是否有血缘关系,我都会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也许Isak是被我感动了,又或许他仅仅是看到我的脸便想到了那些悲伤的往事。

总之他哭的很厉害,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厉害。

 

我懵懵懂懂的意识到,我每一次关于自己身世的询问,对于他来说都是不小的伤害,于是在今后的日子里我有意无意的去避免问这些问题。


奇怪的是,从那以后我不再对自己的过去感到好奇,而是全心全意的希望Isak能够好受一些,不要再在看着我的时候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


而我从不探究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为什么会这么做。

 

对于Noora的观点也许很多人是不赞同的,但是我却非常赞同。

Isak和我的关系比任何父母与孩子的都好。

因为他对我从来都不像是对待一个孩子一样。


我小的时候非常调皮,经常不听话,可是他从来没有生气过,也从来都不责骂我,我的童年记忆中,他似乎总在微笑着陪伴我,在我入睡的时候他在我的身边,在我醒来的时候他仍然还在我的身边。


他似乎把我当作他人生中唯一美好的东西在珍惜。

他认真的倾听我的每一句话,哪怕那就是一句没有任何意义的废话,他也像是如获至宝一般笑着听我说完。


这也是之后让我矛盾的地方,我爱他的耐心,我爱他对我无条件的关心,我爱他对我的爱,直到我爱上他的一切……


可是我却害怕这份爱的源头,并不是我。

 

我渐渐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比Isak更爱我。

即便我是个从小成长在正常家庭的正常孩子,我的父母也不会比Isak更爱我。


事实上我的直觉是对的,在我知道真相之后我瞬间明白了Isak所做的一切,是在爱的基础上对他自己的惩罚和对往事无法放手的执着。


那种几乎要化作实体淹没了我的爱,在我的成长中他都深深埋在心里,仅仅在某些失控的时刻会悄悄泄露出一点点的端倪。

 

还记得我初一的那年冬天,流感病毒来势汹汹,短短一个月教室里空了一大半的位置,学校打算在这周五的课程结束之后就停课。

而我不凑巧的在星期五那天上午出现了流感的症状。

早上不过是在公交上打了一个喷嚏,只一个上午的时间,我就开始头晕脑胀,最后趴在课桌上因为高烧而晕了过去。

很快学校将我送往医院,并打电话通知了Isak。

我被关在病房隔离,神志不清的时候总能听见Isak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三天的时间,病情总算稳定了下来,我终于清醒了过来,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放在了我的额头处。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不过短短三天就憔悴的不似人样的Isak,他的眼下有着深深的黑色阴影,绿色的双眼布满了猩红的血丝,双颊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我想伸手去触摸他干裂的嘴唇,可是身体却酸软无力

只能在喉咙中发出干哑的一声:

Isak.

 

他的双眼顿时涌出泪来,静静的拉着我试图抬起的右手,无声的在我的额头印下一吻,有些冰凉的液体滴落在我的发间,淌过我的头皮,在上面留下了令人战栗的触感。

 

“对不起,Even,不要离开我。”

 

他颤抖着说着对不起,仿佛将自己最后一丝防御都卸下来了。

我感觉坐在我眼前的就是一个赤裸的受伤的灵魂,而他所有存在的意义都源自于我。


一种强烈到超出身体束缚的力量,充斥着我的身体,一直酸软无力搭在一旁的左手抬了起来,轻轻抹去了他消瘦的脸颊上的两行泪痕。


他很惊讶,我也很惊讶,可是我感到自己必须要这么做,我的血液在身体里沸腾着,仿佛我如果不这么做,我的身体就会燃烧起来一般。


他的脸和手一样冰冷,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进到病房来的,又在我的床边坐了多久。


我握紧了手心的那几滴泪水,像是第一次偷看父亲的花花公子杂志的少年一般,感受着心脏疯狂跳动的美妙韵律。

我想也许那就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Isak怀有不一样情感的时候。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