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Eat you up 求婚番外(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歌曲:Saveme from myself --Christina Aguilera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

Frank这辈子也没受到过这种待遇。

 

他现在就跟某个出轨被抓的明星一样,被工作人员捂的严严实实的,试图从公司那个突然变的比平常拥挤一百倍的玻璃大门出去。

中途被四面八方伸过来的各种物品砸中就算了,好不容易挤上了Even派来的车,手还被车门夹了一下。

 

Frank为什么这么倒霉,还要从一开始说起。

 

Even跟Isak求婚的视频传遍了整个网络。

虽然白天Isak很神奇的顺利到岗上班了,但是闻风而至的媒体们在他到公司之后的三小时内全都堵在了公司大楼的大门口,甚至还有几个人偷偷溜了进来,想要采访那个俘获大导演EvenBech Naesheim的心的男人。

 

为了保护杂志社对这个热门话题的第一手资料,哦不,是为了保护杂志社的重要一员Isak。

Eva在和Even通了一个电话之后,毅然决然的决定把仍在出差当中的大boss的办公室借给Isak用。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下,Isak进了整个办公区唯一一间和外面隔绝的房间。

天知道Even究竟答应了Eva什么,总之把他送进来的时候Eva看着他的表情,让他想起了高中的时候她和Chris她们一起对着A&F门口那些美男模特垂涎不已的样子,让他浑身不自在,感觉自己像是被盯上的猎物。

 

虽然对这种特殊待遇有些不安,但是向来遵循享乐主义的Isak对于这间办公室还是很满意的。

好奇的四周转了转,Isak便一屁股坐在书桌旁的沙发上。

本来他也想去试试老板椅的,但是想到自己为数不多的几次见到大boss的记忆都不怎么好……

 

“其实沙发也挺舒服的哈哈哈。”

 

办公室虽大,但是也很无趣。

睡了一觉又玩儿会儿游戏的Isak实在是呆不住了,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高处不胜寒’。

怪不得老板每天都要出去巡视好几次。

于是他悄悄的走到门边,打开门,暗戳戳的伸出头打探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All clear!

 

然后慢悠悠的摸到了茶水间旁边。

 

自古以来茶水间和厕所就是偷听办公室八卦的好地方。

Isak偷偷的站在墙角,偷听此刻正在茶水间的Eva和Mary的对话。

 

“你没事儿吧?你就这么放Isak进大老板的办公室里了,要是被老板知道了怎么办。”

 

“哎呀,没事,你们不说没人知道。而且就算老板知道了我也有一个相当好的理由。”

Eva神秘兮兮的说道。

 

Mary停顿了片刻试探道:

“……该不会你拿到了他们婚礼的拍摄工作吧!”

 

Mary的话语一出Isak都惊呆了,他连自己的婚礼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怎样举行都不知道,Eva怎么可能连拍摄都拿下了!

 

“Emm......不只哦。”

 

不只?

 

“还有什么?”Mary问出了Isak心中的疑惑。

 

“还有结婚照啦,蜜月旅行啦……”

 

“蜜月旅行?!”

Isak和Mary同时喊了出来,只不过一个是疑惑中带着愤怒,一个就是单纯的崇拜。

 

Eva惊讶的看向Isak的方向。

“哦,Isak你怎么出来了?办公室不舒服吗?还是渴了?我给你……”

 

“我问你你刚刚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什么蜜月旅行?我还没说要办婚礼呢!”

 

Eva和Mary脸上突然出现一种慈母般的笑容。

 

“Oh~Isak,我知道突然跟你说这个你可能有点恐慌,但是事实上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些的。所以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Even就做主把你们结婚前后的一切拍摄事务都全权交给我们杂志社负责了。”

 

“什么!为什么?不是……可是他还没跟我商量过……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不想把婚礼公诸于众呢?”

Isak已经彻底凌乱了。

 

“My dear,你知道Even他是公众人物,而且他的电影也需要前期宣传,所以避免不了要把婚礼搞得越隆重越好啦。”

 

“好吧……”牵涉到Even的事业Isak的怒气一下子就焉了。

 

“况且他会选我们也是出于照顾你的想法啦,我们你都很熟悉了,在我们面前和他做出亲密的样子你也比较不那么尴尬啦。”

说完Eva还拍了拍Isak的肩膀以示安慰。

 

可是Isak听到这话却炸毛了。

“什么叫做出亲密的样子?!我们本,来,就,很,亲,密!好不好!”

 

Eva呵呵一笑。

“我就随口一说,你以前也见过的,很多荧幕情侣都是镜头里甜蜜镜头外冷漠的。”

 

“我—们—不—是—”

Isak快要气炸了,不光是Eva说的话,还有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真难受。

 

“okay,okay,我懂了懂了,你小点声我的小祖宗,好了,刚刚Even还跟我交代了一件事,他六点会在地下停车场负二层等你,但是现在整栋楼的记者都不知道躲在哪个暗处等着采访你,所以我们要想个办法帮你转移一下视线。”

 

……

 

在经过Eva的精挑细选过后,选出了三位替身:

Isak的搭档—Frank

摄影师—Brian

文字编辑—Felix

 

最后猜拳决定胜负,Frank以超乎常人想象的运气取得了替身的工作。

 

“F*ck!我今天出门真的应该看星座的!”

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换上Isak的,一边抱怨道:

“怎么会运气差到连输六局!”

 

大家怀着莫名悲壮的心情送走Frank之后,立刻兴奋的叫Eva调监控。

于是,此刻Isak正莫名其妙的和众人站在监控录像前面看着公司楼下Frank被挤成一团的惨样。

 

A:“哦天,Frank真可怜。”

 

B:“哦哦,快看那个记者的话筒敲中了他的头!”

 

C:“啊!好险!他的帽子差点被揪掉了!”

 

D:“好了好了,终于上车了。”

 

E:“哎呀,他的手!”

 

F:“真替他疼。”

 

看着Frank凄惨上车的背影,Isak无比庆幸下去的不是他,顿时对Even的怨气消了一大半。

 

“你真的要好好感谢Frank。”

这是众人散去前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他深以为然。

 

 

看完热闹,众人也都该下班的下班该吃饭的吃饭了。

Eva从办公桌上拿了一件黑色外套给他。

“行了,现在应该没人了,你可以走了,Even在负二等你。”

 

Isak接过外套,发现是他当初落在Party上的那一件,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送来的。

“谢谢你,Eva。”

 

“不客气。”

Eva微笑着上前拥抱了他一下。

“真不敢相信,你会这么早结婚。”

 

Isak同感:

“我也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像是梦。嗷!你掐我干嘛!”

 

Isak摸着自己的手臂有些怨念的看向Eva却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了。

“白痴!这不是梦!你的梦中情人正在楼下等你呢!快去吧!”

 

被Eva暴力的踢上了电梯,Isak紧紧裹着身上的外套,不时低下头嗅一嗅。

这上面还残留着Even的味道,让他不禁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的Even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

每每想到过去Even所经受的痛苦和世人的误解,Isak的心仍旧会紧紧揪起。

 

“皱着眉想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梯上多了一个人,Isak被吓了一跳。

 

“Oh god,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记者。”

看清楚来人之后Isak才松了口气。

 

“记者又怎么样?你就展示自己的魅力,让他臣服在你的裤脚之下不就好了。”

 

Isak翻了个白眼。

“yeah right,搞得好像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会吃我这招一样。”

 

Even低声笑了笑,靠近Isak,凑到他的耳边说道:

“当然了,除非他又聋又瞎,否则你只要像当初对我做的那样,他就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你……”

 

Isak感觉电梯有点闷,不然他的脸为什么这么热。

 

“用你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告诉他你想要他,用你那张x感的小嘴狠狠的亲吻他,用你那该死的完美的翘tun勾起他的yu望……”

Even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勾勒着Isak的身体线条。

 

“嗯……Even……这里是公司……”

被三言两语就勾的心痒难耐,Isak嘴上说着不要,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随着Even的触碰燃烧。

 

“哦,好吧。”

话音刚落,Even就躲开Isak索吻的嘴唇,若无其事的站到电梯的另一边等待着电梯下降。

 

“……”

 

F*ck……

 

不敢相信的看了Even两秒钟,电梯在第二层停了下来,有一个人上来了。

好面子的Isak只能转身,在心里默默的想了想蟑螂蜥蜴之类的东西,才把裤子上的包给消下去。

 

 

顺利上了车之后,Isak只黑着脸不说话。

就连Even凑过来给他系安全带的时候给他补偿了一个吻都没能让他的脸色好看一点。

本来看在Even把一切都布置的这么周到这么让人感动的份上,他就不打算追究他不跟自己商量婚礼的事了,但是让自己在随时可能被人看到的电梯里“支帐篷”!

还装作若无其事的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

他决定也晾着Even,等他过来求自己说话。

 

不过Even一反常态的一直专心开着车。

车里安静的只剩下手机导航不停播报的声音,被这一天不间歇的惊喜和惊吓给弄的疲惫不堪,在车子行驶过三个路口后,Isak开始控制不住的打呵欠。

看了眼睡意朦胧的Isak,Even在等红灯的间隙开始放歌。

 

🎵

It's not so easy loving me

It gets so complicated

All the things you gotta be

Everything's changing

But you're the truth

I'm amazed by all your patience

Everything I put you through

 

And when I'm about to fall

Some how you're always waiting with

Your open arms to catch me

You're gonna save me from myself

From myself, yes

You're gonna save me from myself

 

在慵懒的女声中Isak终于抵抗不住疲惫的侵袭,沉沉睡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暗下来了。

在看清四周情况之后,Isak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怎么回事?

 

这是哪儿?这不是他们家啊?

 

Even呢?Even上哪儿去了?

 

意识到Even不见了的事实之后Isak的后背顿时渗出了冷汗。

 

想到今天Even有些奇怪的举止,他顾不上车子没人看着,就赶紧打开车门。

准备下车的时候还被身上的安全带给狠狠勒了一下,手忙脚乱的解开安全带,他这才下了车。

 

双脚站稳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地下停车场,四周都是大同小异的车辆。加上他又刚睡醒,顿时有点晕,完全不知道该从哪儿去找Even。

这时正好有一辆车从左前方开来,Isak咬了咬牙,便打算朝着车子来时的方向去找。

平时也经常在这种地下停车场停车,可是今天这个停车场却显得特别大,特别绕。

他不停地向前跑去,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慌。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终于看到不远处停车场的出口。

而在那里一个酷似Even的背影正朝着自己走来。

 

“E……”他刚准备出声叫Even的名字,却意识到停车场里还有其他人,如果这个时候叫了Even的名字明天说不定又会传出一些不好的消息。

虽然Isak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但是他就是讨厌看到Even明明很受伤却要强装着自己不在乎的样子。

他只能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过去紧紧抱住有些惊讶的Even。

 

Even刚开始挣扎了一下,但是在看到Isak担忧且惊慌的面孔时停了下来。

 

“Baby,你还好吗?”Even用没拿东西的那只手回抱住Isak。

 

“我以为你走了……”Isak把脸埋在Even的颈窝,闷声说。

“再也不许把我一个人扔下来了。”

 

“Isak,Isak,看着我。”Even拉起靠在自己身上的Isak,看着他的眼睛说到。

“我发誓,我永远都不会扔下你一个人走掉。”

 

“okay”

跟Even对视了几秒,似乎是确定了他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于是放开了紧紧圈住Even的手臂,用手抚摸着Even瘦削的脸庞,轻声说道:

“我们回家吧。”

 

Even却神秘一笑。

“不,我们不回家。”

 

“我们去度蜜月。”

 

 

……

直到飞机稳稳地航行在平流层上Isak才反应过来,Even不是因为一时的冲动才来的机场,他在一周前就已经订好了行程。

 

“所以这是真的?我们真的就这么离开了?”

 Isak仍旧一脸不敢相信的瞪着Even。


“没错。”

 

看着Even轻快的指挥空乘帮他倒红酒,上晚餐,Isak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那你的那些工作怎么办?”

 

“我已经处理好了,这段时间我们的家和工作上的事情都有人帮忙处理。”

 

“那……那我呢?我还没请假!”

 

Even轻笑一声。

“Honey,放心吧,明天就会有人帮你请假的,我相信Eva会理解的。”

 

“哦,那就好……你知道Eva其实真的对我很好,今天她还让我在老板的办公室休息。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差点哭了……”

 

“哦,是嘛?那我们回来要好好谢谢她,请她吃顿饭什么的。”

 

“切,她才不是为了吃你一顿饭呢,她就是为了……等等……”

Isak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对了。

“你不是答应了Eva让杂志社全程跟拍我们的婚礼还有结婚照和蜜月旅行吗?”

 

“哦?我有吗?”

看着Even漫不经心的样子,Isak头一回特别想在这张脸上揍上一拳。

 

“你有啊!!!”

Isak的惨叫引得旁边的一位女士抛了个白眼过来。

 

他压低嗓音道:

“你答应了她,我听她亲口说的!”

 

“嗯……那她可能要失望了。”

Even终于忍不住狡猾的笑了。

“因为我是骗她的。”

 

“哈?什……什么?可……可是她都……Oh my god.”

 

Isak这才意识到Even都做了些什么,可是他的嘴角却忍不住的上扬。

 

“OMG,我这下绝,对,完,蛋,了。她一定认为我们俩是串通好的,我的天哪……”

这种逃亡的感觉让Isak无比兴奋。

 

“我该怎么办?Eva一定会追杀我一辈子的!”

 

Even只是笑着看着他兴奋又纠结的在座位上坐立不安的样子。


“……要不然我们就不回来了吧!随便找一个风景好的地方定居?”

 就像第一次跟父母去海边玩儿的孩子一样。

Isak兴奋的双颊通红,双眼闪烁着天真的光芒。


Even对自己的决定感到无比的满意。

 

他本想像圈子里流行的那样,办一个华丽的盛大的婚礼,让Isak和他一起彻底将生活暴露在公众视线下。

可是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种生活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都愿意承受的。

 

Isak愿意为了他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好好的和朋友们踢一场球赛;愿意为了他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上想发什么就发什么;愿意为了他从此以后再也不能自由自在的做自己。

他知道Isak会为他做任何他需要的事。

 

可是他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如果说Isak带给他的生活只有阳光的话,那么他希望自己带给Isak的也不都是阴暗。

 

“好啊。”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Isak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有些愣住了。

“……我开玩笑的。”

 

“我是认真的。”Even说道。

“本来我计划的是我们游览完这些国家之后,你选一个你最喜欢的地方然后我们按照你喜欢的方式举办婚礼,当然你要是想在奥斯陆办婚礼也可以。婚礼上你想请谁都行,谁都不请也可以,没有别人,只有我们爱着的,也爱着我们的人。这样我们会在所有人的祝福中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不过我们这趟旅行的所有地点,只要你喜欢,我们都可以定居下来,反正我在每个地方都订好了房子。”

 

“不住宾馆吗?”Isak惊讶的问到。

 

“嗯,不住宾馆,我想让你体验一下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再说了,难道上次我们在宾馆过夜你整个背心都起了疹子的事情你忘记了?”

 

“那次是例外……是因为那家宾馆的沙发太久没清洁……”

似乎是想到什么🔞的回忆,Isak脸稍微有点泛红,他清了清嗓子,心里已经幸福的冒泡了,但是表面上还是要别扭一下的。

 

“不过……这会不会太随意了?万一我住两天又后悔了呢?”

看着扬起下巴就像是在跟主人撒娇的小猫一般的Isak,Even终于破功,咧开嘴角大笑了出来。

 

“那我们就再回来,随时随地随你。”

 

 

很久以后,当大家都已经对Isak和Even结婚的事实失去了探究的热情,Isak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为什么是我?”

 

Even没有说话,因为这个答案太过明显。

他只是放下手上的书,揽过一旁把一颗普通苹果都能吃的津津有味的Isak,就着他的手啃了口苹果。

 

“好甜。”

 

这好像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尝到了苹果的真正味道。不是为了健康,不是为了饱腹,更不是出于各种特殊需求。单纯是因为这个苹果看上去很好吃。

于是他就吃了。

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就像Isak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

碰到他之后,Even就做好了再度被伤害的准备。甚至想过在生活又变得一团糟之后,爬着回去求Sonja收留他。

可是Isak一次受伤的机会也没有给他,他用最柔软最温暖的怀抱包容了他。

 

“那当然!这可是我外公自己家种的,还是他亲手摘的!”

Isak一副“你看我家里人对你多好”的表情,既没有想到寄过来的苹果大部分被他自己吃掉了这一个事实,也没在意Even还没有回答之前的那个问题。

 

Even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子,拿出一旁的手机,开始播放音乐。

Isak就懒懒的斜靠在他的肩膀上,左手搭在Even的膝盖上打着节拍,不由自主的跟着哼了起来。

 

And don't ask me why I love you

It's obvious you tenderness

Is what Ineed to make me

A better man to myself

To myself, myself

You'regonna save me from myself

 

等到一曲终了,他发现Even已经睡着了,阳光穿过头顶的枝叶,在他的脸上撒下零零星星的斑点。

突然一片树叶掉落在Even的发间,他正准备抬手去摘,却发现本来搭在Even膝盖的左手,正被紧紧的握着。

一股暖意涌上心头,Isak无声的笑了笑,调整了一下姿势,靠着Even的肩膀沉沉的睡去。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伪父子:Bloodstream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再见,房间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终于写完这篇,感觉轻松了好多~~~下一个即将完结的应该是房间,可能会有肉哈哈哈好久没写肉。然后就专心更outlaws of love,后面可能就不会写这么长的文了。因为skam和大家相识是这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最开心的事情了,爱你们。

评论(1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