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我之所以会痛,是因为我爱你

希望真能重头来过

chanchanbeiaibu:

前言:看一部电影,不需要在乎他的演员是否著名,导演是否大牌。我们之所以喜欢一样东西,是因为这件事物本身能带给我们那瞬间痛彻心扉的感动。 




 把这部电影看完之后,心是疼的——爱人的世界,总是唯美又忧伤~相互爱着的时候,彼此是自己世界的一切,所做的一切事情不再存在对错不再存在是否有意义,只是为了赢得他的一个侧目 便不惜一切…


世上有那么多恋人不能在一起,两个人能在一起 本身不该是一种幸福吗?


耀辉(梁朝伟饰)跟宝荣(张国荣饰)应该是一对很幸运的恋人,他们没有来自社会的舆论压力,没有来自亲人友人的争论,他们唯一要面对的问题,只是该怎样面对彼此。我想,因为身边人看到台灯布上的风景很喜欢,便一起远走他乡去寻那景色,这是何等浪漫执着而勇敢的事情啊。


只是旅途中因为迷路 耀辉与宝荣在陌生国家的旷野边发生了争吵,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陌生的地域,高旷的天宇,流动的浮云……


 宝荣说——我闷了,暂时分开吧…


耀辉想起曾经每一次分开的时候,宝荣都是这样对自己说:先分开吧,等到有机会我们再重新来过…


看着空旷的马路尽头 巨大的货车呼啸而过,耀辉阻止流泪一般用手心捂住眼睛 白色的身影 显得孤寂而恍惚——我真的很讨厌你这样说,因为每次你回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无法抗拒你。


停留在陌生的地方,最重要和困难的事情就是维持生计,耀辉在一个酒吧找到了看场的工作,要天天笑僵了脸的点头哈腰拉拢顾客,直到有一天看到了从轿车中走下来的和一个白人相拥调笑的宝荣时 耀辉脸上那原本就虚假的笑意 便彻底僵住了…


周遭的嘈杂仿佛不存在了般,眼前只有那个人春风得意的倚在别的男人怀里的身影。耀辉觉得自己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只能死死的,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张笑脸,直到他消失于光怪陆离的灯红酒绿间…


接下来的场景 是宝荣在朦胧的酒吧灯光下与那个年轻白种男人相拥而吻~~声色犬马的场合手风琴的音乐以及充满情色的红男绿女…这一切似乎要和某种事物形成巨大反差般——门外看场的耀辉,在寒冷寂寥的街道旁在远离灯光的停车场一侧手里拿着一张煎饼狼吞虎咽着… 抬头便见宝荣笑着跟那些男人走进车里,嘴里的东西…顿时难以下咽……


耀辉落寞的目送那车子远去,而车子里的宝荣正悠闲的点上烟缓缓回头透过车后窗 看向耀辉那淹没在夜色中的身影。


忘不了的是宝荣那时的表情——看似冷漠又充满感情,优雅的样子残忍而妖冶;那阴谋得逞般的表情,并没有丝毫得意或喜悦,因为,这是原本就没法分出输赢的斗争。


 爱人之间的斗法,永远无法说清谁是赢家,我若伤你一寸,便自伤了一尺;我若让你遍体鳞伤,我自己 便早已体无完肤… 


待在暂住的小房间里回忆当天见到宝荣的场景,深深的愤怒和嫉恨要逼疯自己般耀辉伸手一拳匝碎墙上的镜子—— 重新来过吗?和你?不,不可能了。


耀辉打算挣够了钱就回香港,偶尔在酒馆看到宝荣也尽量避免正面相遇。只是,几乎是鬼使神差的,双眼忍不住追随他,双脚忍不住跟着他,透过窗户看着他在街边勾搭男人,看着他们一起上车绝尘而去…


深夜的街边,耀辉一个人静静的点烟…


想告诉自己不要在乎吗,想告诉自己为那种无可救药的人不值得吗?想让自己忘记他想让心不那么痛吗…


接到宝荣的电话,耀辉冷冰冰的问‘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接着便醉醺醺的出现在宝荣的房门口大喊:“你有什么事快说!”


 宝荣依旧是那副悠闲慵懒的样子:“你先进来~”


 “我为什么要进去?!”依旧是大喊大叫的语气:“你就在这里说!”


看到这里 便忍不住微笑,这样借着酒醉大喊大叫的耀辉,是在掩饰心里的什么吧…如果你真的不愿见他,为什么他的一个电话便能让你赶过来?如果你真的不再爱他,又为何会害怕进他的房间?


一把将大醉的耀辉拉进房间,宝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然后是不顾一切的激吻。


 “你干什么!”推开宝荣的身体耀辉一脸愤怒。


 “说喽~怎么,不听就走啊~”仿佛吃定了一般,宝荣满不在乎的边说边推:“走啊?你走啊!”


 “你要我走我就走,信不信我打你?”“你打啊!”


争吵加剧,耀辉情急之下卡着宝荣的脖子将他摁在床上。宝荣死死抓着耀辉的手臂眼神挑衅:“有种你就掐死我啊!”


看着这样的宝荣,耀辉气愤的一把松开手:“卖的!”


 宝荣也气极:“那也比你好!”说着便学着耀辉看场时的语气大喊:“过来、过来!请进、请进!”学完之后又冷笑着看向耀辉:“这种丑事是你做的!”


 “关你什么事你别理我啊!我不像你…和白人搞!我要回香港没钱怎么回?我又不想这样低三下四的工作!”


两人都沉默了着,靠在床上的宝荣突然低沉的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后悔和我在一起?”


耀辉听了 顿时歇斯底里:“我后悔死了!!没见到你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后悔,现在我很后悔啊!!”看着宝荣冰冷的瞪着自己,耀辉更是气愤:“怎么?!”说着一把掀开床边的被褥,靠在床上的宝荣以为耀辉要打自己,忙用手挡了一下脸——


耀辉想起宝荣做的那些事情,气的不停的扔被褥踢床板:“怎么,示威啊 气我啊?那样做你能得到什么?我告诉你,没用的!根本没有用!”缩在床头的宝荣心里此刻大概和我想的是一样的——这家伙…气成这样也只是摔摔被子踢踢床板罢了,看来即使再刺激刺激他,他也不舍得动手打面前的这个罪魁祸首。


于是,宝荣真的那么做了…当耀辉问到底叫他来干什么的时候,宝荣可怜兮兮的抱着胳膊挑战极限的说了一句:“我只是想你陪下我…我好想你能陪陪我……”


这句话,终于彻底逼疯了满怀期望而来的耀辉——一把将手中的酒瓶砸向床头,耀辉大骂着冲出门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疯跑着…他没有看到的是他转身之后 宝荣缩在床上无声掩面恸哭的委屈身影。


接下来断断续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有一个共同开头——就是宝荣总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找上耀辉。


这天夜里 宝荣突然来到耀辉工作的地方 把一块手表扔到他手中:“送你的,不喜欢就卖了它。”耀辉冷笑一声看都没看便把手表扔到地上,直到宝荣的汽车缓缓开走,耀辉这才捡起手表仔细看了看 放在耳边听听有没有摔坏掉,随后才默默放进了衣服口袋里。


这时候,我真的很想代替宝荣反问耀辉一句:怎么,示威啊 气我啊?那样做你能得到什么?没用的…这只能说明,你爱他爱的,已经无法自拔了…


又是电话,又是见面,又是一样的开场白看着一脸是伤的宝荣耀辉满不耐烦:“又怎么了?”


两人一起去拿手表在公车上吵下了公车还是吵,宝荣拿到手表之后要求耀辉给点一支烟,耀辉拿下自己的烟嘴让宝荣自己点,并警告道:“不要再来找我了!” 


虽然这样说了,耀辉却发现自己的生活鬼使神差的开始了变化——在见不到那家伙的夜里只能郁闷的喝酒,不停的听着楼下电话的动静,听着房东接电话的内容,似乎随时在等待那句‘阿辉你电话啊!”


 安静孤寂的日子终于在这一天被打破,宝荣浑身是伤的出现在门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倒在耀辉怀里。用力抱着那虚弱的身体,耀辉紧紧的闭上双眼 仿佛再也不想放开一般……


医院里,手上的伤包扎完的宝荣仰望着耀辉突然平静的说:“耀辉,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吧。”耀辉听了,只是沉默不语。


回去的路上并排坐在出租车里,宝荣侧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正在吸烟的耀辉接着可怜兮兮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又一眨不眨的看向吸烟的耀辉……


真是佩服死了国荣的演技,这一系列的动作和表情像一个犯了错却依旧渴望得到糖果的小孩般惹人心疼——于是,耀辉被打败了~温柔的将自己的香烟送到宝荣嘴里,这一举动,和之前拿下烟嘴让宝荣自己点烟的时候形成对比,也彻底表明了耀辉的态度:他原谅了他,并又一次的答应了与他重新来过……所以在宝荣轻轻依偎过来的时候,耀辉没有拒绝 。


因为宝荣手上的伤耀辉开始照顾他的生活,帮他脱衣服穿衣服每晚给他擦身体给他铺床换床单给他洗衣服做好饭后叫他起床在他睡着时帮他盖被子 半夜他想吸烟即使自己睡下了也可以下楼帮他买 发着高烧捂着被单也起床帮他做饭吃……即使如此亲近耀辉却依然在欺骗自己什么似的坚持与宝荣分开来睡。 


只是日子不一样了,平时觉得十分枯燥的工作似乎都变的有趣了,原本觉得没什么期盼的夜晚也变的难熬起来,耀辉不时的看手表,急切的渴望着下班时间早点到来…


 宝荣开始有意无意的挑逗耀辉,闹着非要与耀辉睡在一起,不论耀辉表现的再怎么不耐烦也没有用,只消宝荣微微的撒一下娇耀辉便不攻自破了~


看着那因为宝荣说手很痛 便不忍心再将他推开的耀辉 ,我的心中,无可避免的涌上深深的哀伤——


你怎么可以 把他宠成这个样子…


如果你以后离开了他,你要他怎么办?


还记得宝荣教耀辉跳舞的情景,两个人一起在狭窄的厨房里相拥而舞,情到深处相拥深吻……那一直追寻的所谓的幸福 便在此时 唾手可得……


再次在值班时见到那个曾经和宝荣有过关系的外国男人耀辉思索片刻冷静的拿起武器狠狠将男人教训了一顿——因此,耀辉也丢掉了酒吧的工作。当晚 宝荣来接耀辉下班,两人吵吵闹闹的一起往家走,仿佛这样就是天长地久了。


耀辉的新工作,是在一间餐馆做杂工,总是抽空和宝荣打电话 下班时会将饭菜打包回去带给他。在这里耀辉认识了一个因为旅游花光了钱而打工的年轻人,张苑。本来只是无意间的机会聊了聊天的朋友而已,却在一次好奇心驱使下接了宝荣打给耀辉的电话——误会由此发生了。


敏感的像一只猫的宝荣,一心认为耀辉与张苑有染,便开始背着耀辉不停的翻他所有的东西以侦查什么蛛丝马迹,每一张抽屉每一个箱子每一个包包每一本书……宝荣用他带着伤的双手不停的翻着找着…… 那个样子的男生真的让人心疼的无以复加……你这么认真的样子难道真的很希望找到吗?


原来 爱情给人的感觉有时候会让人分不清是爱是恨……


无可奈何的强烈隐忍着爆发一般,宝荣开始不停的在不同的时间重复着问耀辉一样的问题——他勾引你的,还是你勾引他?你和他有没有睡过?你们做过几次啊?你干都干的出来,不敢认啊?你还有哪个啊,楼下的那个做过吗?你还有多少个?


悠闲的无所谓似的态度,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一遍遍重复的 逼迫一般的询问,使原本就对宝荣曾经的乱交耿耿于怀的耀辉彻底失去了耐心——“很多次啊!你管我啊,你又不是没和别人睡过!”


看着那个人离开的身影,坐在沙发上的宝荣笑的像在哭泣:“好啊,以后我不问你,你也不要问我…”


不,不是…


不是这样的,我要的,不是这样。


只是想听你说一句肯定的话,想听你告诉我说你没有…


想听你说,你爱我,你只爱我,你一直爱我……


只是,


你一直没有说。


 宝荣又开始有意无意的每天跑出去只在很晚的时候才回来,当耀辉问起的时候,便拿出去买烟买夜宵之类的话语搪塞。


 “买烟穿的这么靓啊?”


 “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当然穿靓点了。”


听了宝荣明显是在撒谎的话,耀辉的心沉入了黑暗的谷底,一心认为宝荣是和以前一样出去胡搞乱勾搭,痛苦和嫉恨几乎使耀辉开始绝望——第二天回到家耀辉疯了似的买回了一大堆的香烟。


 “你买这么多烟干什么?”


 “这样就不需要我每天找遍整条街的买烟了。”耀辉意有所指。


 宝荣听了突然暴怒的把所有香烟摔在地上,耀辉只是一声不响的弯腰捡起来;第三天晚上回来之后迎接耀辉的,依旧是空荡荡的房间。


隐忍着所有的情绪,耀辉垂着眼眸低声问进门的宝荣:“去哪了?”


 “我又没事,出去走走~”


 “你是不是觉得闷啊…”


 “你不能陪我逛街,我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都不行吗?”


 “不是…”耀辉依旧沉着声音:“你喜欢怎样就怎样了…”


选择把一切藏在心里,可惜自己的心,却无法承受这样的重量…


所以,人最擅长的,便是逃避~


因为这样可以短暂的抛开那重量,让自己有喘息一下的时间。


黑夜一降临 宝荣便打扮一新的出门耀辉也和同事混在一起打牌,两个人的路 越走越远,似乎已经 无法相互触及……


处在同一屋檐下沉默冷淡的相对相互之间深深的渴望却无法接近……在宝荣睡着的时候,耀辉很近的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容颜,伸手轻轻抚着他的眉头…


耀辉说,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何宝荣,其实我并不希望他康复太快…


因为受伤时的他,总会乖乖的待在自己身边,依靠着自己…


 ……


 宝荣找不到自己的护照,问耀辉的时候,耀辉说自己没有拿。


 “没拿我怎么找不到?”


 “我怎么知道。”


 “把护照还给我。”


 “要护照干什么?”


 宝荣突然加大了声音:“你管得着?!”


耀辉突然笑了,抬头死死看着宝荣一字一句的说:“我不会还给你的。”


 宝荣一声不响转身开始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两人的矛盾终于激化到了顶点,宝荣愤怒离家出走。耀辉独自靠在门边,痛苦无可宣泄…


不对,不对…


我只是想留下你而已,我只是不知道该怎样留下你而已。


耀辉开始时常和张苑一起喝酒,接触的过程中,小张坦率真诚的性格让耀辉觉得很像曾经的宝荣。小张突然要去美洲的最南端,据说是世界的尽头云游,分开之时,两人心里有很难说出口的情绪,却只是拥抱,然后相互说再见。


接下来的耀辉过着和当年的宝荣一样的生活,和不同的男人在一起。直到再次见到宝荣的时候,耀辉才明白——自己一直都以为自己和宝荣不一样,但是人在寂寞面前,其实都一样。


耀辉为了筹钱回香港又去了一个屠宰场工作,一个人 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单纯为了生活而生活。


 宝荣竟又打来电话,让耀辉把护照还给他。耀辉很苦恼,他不是不想还给他,他只是不想见宝荣,他怕自己再听到那句老话……


因为听到那句话,自己一定无法抗拒…


 而自己,真的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耀辉将宝荣的护照留在了旧房子里,自己买了二手车独自一人去了当初两人相约而去的伊瓜苏大瀑布。


将电话打到耀辉房东那里的时候,才得知 耀辉走了,宝荣失魂的挂掉电话。


继续着颓废的生活,宝荣抱着一个陌生男人跳舞,不由的 便感觉自己回到了那个小屋回到和耀辉相拥着起舞的那一刻……


午夜街头 寂寥清冷,宝荣突然决定回去了。


回到曾经一起居住的小屋,宝荣将一大堆的香烟摆到当年耀辉摆放的位置,把零钱放到当年耀辉放钱的抽屉里,自己整理好床铺自己擦干净地板,自己修好了他们蓝色瀑布图案的小台灯。


 爱情中,并不是谁比谁更尊贵,因为他的爱,才使你变成至高无上的天使。


当他不爱你的时候,


你就什么都不是。


突然的,宝荣发现了那画中的瀑布边上,被用深色的笔画上了两个紧紧相依的小人…寂寥的夜色里,宝荣紧紧抱着曾经和耀辉用过的毯子失声痛哭……


耀辉来到瀑布站在水幕里寂寥微笑,心里从始至终的认为,来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才对。


你曾经爱一个人,


 爱到连心脏都为之撕裂了吗?


那么,那个人


他现在,还在你身边吗?


 返回香港的途中耀辉绕道去了台北张宛的家,没有见到小张,却在那里领悟了一些事情,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张可以在外面开开心心地流浪,因为他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


无论何时 人都要有一个平凡而温暖的归属,这样自己的心无论受到多大的伤痛 ,也依然会在那里痊愈……


也许,宝荣便是把耀辉当成了这样的归属,总是在自己的心漂泊累的时候,回头来找他…只是,他没想过,耀辉也需要这样一个归属,因为人的心,始终是脆弱…


没有谁爱的少一点,没有谁背叛过谁,只是用的方式错了…


一旦错过,谁都不知道该如何挽回。


春光乍泄——是指春天明媚的阳光刚刚开始普照大地,温暖寰宇,使万物复苏。


也许接下来的一切,都能如这四个字一般……


重新来过!




---------(完)



评论

热度(83)

  1. Cachitochanchanbeiaibu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真能重头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