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再见,房间 chapter 15(嘀嘀嘀~~)

好久不见呀~发现这么久了没发文居然没有掉粉,大家都是真爱,今天上福利!!!

前篇连接: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12   chapter13  chapter14

————————

当Even再次醒来的时候,Isak正在削苹果。

病房的窗帘全都拉上了,室内一片黑暗,只有Isak坐着的地方亮着一盏LED小台灯。Even觉得那道并不很亮的光线十分刺眼,但是却又不愿意动弹,只能静静的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那盏灯,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果皮被削断的声音。

 

惨白的光晕散落在Isak的周身,让他显得有些遥远。

Even想开口叫他放下那只被削得坑坑洼洼的苹果,坐到自己身边来,躺进自己的怀里。

想让他用那双温暖的手抚摸自己的脸颊,想听那张柔软的唇轻声道出自己的名字。

可是他没有力气,他只能懒懒的躺在床上,让一阵阵的疲惫冲刷自己的身体,冲击自己的灵魂。

在双眼又快要合上的一瞬间,他勉强打精神,睁大眼睛看着Isak认真仔细的削着苹果的样子。

这不是第一次静静的看着Isak,可是仿佛每一次这样看着他的时候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在他的印象中,Isak做什么事情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不论是学习还是运动。

刚转来学校一个月的时间,他每门课就都能拿到5分以上的成绩。

而Even努力了一整年都没能做到。

他在身边每个人都还在忙着花着父母的钱挥霍青春的时候,走出了家门,自己一个人生活着。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Isak都懂事的让人心疼。

 

可是……眼前这个皱着眉撅着嘴,跟苹果皮奋战的男孩,怎么看也不像是已经从家里独立出来的高中生。

一丝笑意从唇边溢出。

 

“噢!”Isak惊呼出声。

“怎么了!”Even反应极快的从床上坐起来,撑着拐杖走到Isak身边抓住他的手查看。

Isak被抓着手看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你什么时候醒的?你怎么下来了?”

Even举着他的手看了半天,确定只是割破了点表皮,没有出血才作罢。

“醒了有一会儿了。”

单脚站着有些累,他把拐杖放在一边,扶着沙发扶手坐了下来。

Isak赶忙去扶他。

“你小心点!医生说脚最好抬起来,不然不容易好。”

说罢还把苹果放下来跑到床边搬来一把椅子,让Even把脚翘在上面。

转身的时候准备拿起那只苹果继续奋战,结果发现苹果被Even拿在手里。

“还没削完呢!你先别吃……”

Even就当作没听见,一口啃下去——

酸酸的。

 

“甜吗?”Isak在一边期待的看着他。

Even嚼着苹果,模糊不清的说了声:“甜。”

之后Isak再没说话,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看着Even默默啃掉那个酸苹果。

 

“你在这里呆了多久?”实在吃不下去了,Even放下苹果,随口问道。

“你睡了多久我就呆了多久。”

Isak的声音比往常温柔很多,引得Even不住转头看着他。

可是他不敢多看,和Isak的双眼一相碰便移开了目光。

 

“我自己呆着没事的。”

“我知道,我只是想让你无论什么时候醒来都能第一时间看见我。”

Isak顿了顿,继续说道。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结。”

Even忍不住反驳道:

“这……”

“我知道我知道……”Isak打断了Even的话。

“我知道不是我的错,但是我只是想陪着你不行吗?”

看了眼Isak真诚且带着笑意的双眼,Even只能认输。

从认识Isak的那天起,Even就失去了对他说不的能力。

 

于是Even仍旧坐在原地默默啃着苹果,Isak则收拾了一下满是苹果皮的桌面,到卫生间去洗手。

Even调整了下坐姿,往后靠了靠,左手却摸到了Isak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打开手机的屏幕,Even惊讶的发现现在竟然是半夜两点四十五分。

……

当Isak从卫生间回来发现Even已经躺回床上了。

他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放轻脚步,走到沙发旁,关掉台灯,准备就在沙发上睡下了。

医生说Even现在处在抑郁期,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会醒来,加上他腿脚不方便,医院需要有个家属看护他,帮他弄点吃的。

本来Siv说她和他爸爸来就好了,但是Isak坚持要留下来。

 

‘要尽早适应这样的生活。’他默默地想。

好不容易追回来的男人,要好好守住。

 

“Issy……”Even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嗯?”Isak有些讶异。

“你还没睡啊?”

“没有。”

“……哦,我还以为你睡了呢……”

Even似乎没有接下去的意思,Isak猜他是有什么话要说,于是摸索着走到了床边。

“你往那边去一点。”Even愣了愣,随后立刻挪出了一个位置。

于是Isak快速的踢掉鞋子,掀开盖在Even身上的毯子,钻了进去,和Even并排躺在床上。

“呼——”躺在床上Isak愉快的呼出一口气。

“床真舒服,早就该和你挤一挤了,这几天睡沙发睡得腰酸背痛。”

Isak虽然嘴巴上在抱怨着,但是行动上却是无比欢快的靠进了思念已久的怀抱。

傻瓜都能听出来他不是在抱怨医院的沙发窄,只是想找个理由撒娇而已。于是Even很识趣的没有说破,默默地搂住一直在怀里乱拱的小身板,把鼻子凑到那毛茸茸的脑袋间嗅了嗅。

“Isak……”

“你多久没洗头了?”

“……大概四天吧,怎么了?”

 

都臭了……

不过Even不敢说出口,只敢在心里默默地想想,根据以往的经验,说出来的话Isak绝对当场就要炸毛。

不舍的摸了摸手掌下温暖光滑的肌肤,Even决定了。

既然温香软玉在怀,异味什么的那都是浮云,忍忍也就过去了……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用的什么洗发水。”

回去就给你扔掉,一点用也没有。

 

“啊?我……我自己没有洗发水,我一直用的是Eskild的……”Isak有点心虚的说道。

“我告诉你了你回头可别给我说漏嘴啦!他要是知道我一直偷偷用他的,说不定哪天就给我剃个光头……”

“噗……”Even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是真的!他跟我说了好几回呢!”

被Isak着急的样子给逗乐了,Even故意‘安慰’道:

“没关系,你剃光头肯定也很好看。”

“……滚(ノ`Д)ノ”

……

两人这么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什么时候都睡着了。

 

Isak在医院里陪Even住了一周的时间,医生便告知他们可以出院了。

出院那天Even的父母都来了,还有Eskild和Jonas也提着大包小包的来了医院。

“Hey,Even!”

“Hi,Eskild, Jonas.”

Eskild一进门就冲到床边给了Even一个大大的拥抱。

“Eskild!”Isak有些不满的在旁边喊道。

“oh,come on, Isak我们只是友好的拥抱了一下而已。”

Eskild一脸无辜的对Isak摊手,

随后却又转头跟Even说道:

“Even没想到在医院住了这么久你还是这么hot,如果Isak不能照顾你的话你随时随地打电话给我,不论多晚我都能赶到哦~~~”

“E—S—K—I—L—D—”似乎是感受到了背部来自Isak的死亡凝视,Eskild快速的又拥抱了一下Even便很快的闪开了。

 

“Isak,你的行李放哪里?”Jonas简单的跟Even问候了一下,回过头对着Isak说道。

“哦,放楼下Even父母车子上就好啦。”Isak异常愉快的回答道。

“哦……Isak我会想你的。”Eskild一脸惋惜的拥抱了一下Isak。

“我也会想你……”

“不过以后没人会偷偷的用我的洗发水了,这么想想我感觉你搬走也不是什么坏事。”

“的……”Isak一脸惊悚的看着Eskild。

“毕竟把这么一头光鲜亮泽的头发剃光,我还真是有点……下不了手……”

……

 

送走了Eskild和Jonas,Isak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早知道被他发现了我每次就不那么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用了……”

陪Even下楼等电梯的时候Isak不住抱怨到。

“还好我躲得及时,我要是回去,说不定哪天他就把我的头发给剃了呢!”

Even只是嘴角扯了扯,笑意未及眼底。

Isak看出来他有点不对劲,问道:

“怎么了?是脚疼吗?怎么这副表情?”

 

Even低下头,张口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没什么,就是站久了有点不适应。”

 

Even的父母帮他们俩把东西都运到Even的公寓之后就离开了,Isak打电话订了一个披萨后,便立刻瘫倒在床上,头靠着Even的大腿。

Even心事重重的看着堆在门口的那些行李,就连Isak偷偷的掀开他的上衣掐他肚子上的肉都没感觉到。

Isak看Even一副呆愣的模样,顿时玩心大起。


————————嘀嘀嘀~没时间了快上车>>>戳链接


做完两人躺在床上,放空了一会儿,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这个时候会是谁啊?”

Isak有些烦躁的问道。

因为Even腿受伤了不方便走路,只能Isak去开门,可是Isak从来没有在事后半小时内下地走过路,所以他现在处于极度不愿意去开门的状态。

“不会是你的室友吧?”

Even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忘记了?你刚刚定了一份披萨,现在在外面的应该是送披萨的吧。”

“……shit!”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伪父子:Bloodstream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1)

热度(77)

  1. Cachi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