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Bloodstream (下)

(上)    (中)

一直忙着考试都没时间写文,上次有筒子问到这篇文,我真的好开心还有人记得这篇文 @songshan2914 ,结局比较丧,所以按照我一贯的尿性还有一个HE的番外,写好了还要修改一下,等下发吼吼吼~~~之前说了现在再说一遍,我不会弃坑的,最近是真的忙,又要考试又要上班,放假有时间会多写几篇的~~

————————

(下)

这些天我一直不住的在想,那天Isak投来的目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是暗示,还是警告?

那他究竟想暗示或是警告什么呢?

我只知道他从没用那种眼神看过我,那种直白的带有某种强烈情感的目光,我从来没在Isak眼中看到过。

后来我才明白过来,那种情感叫做嫉妒。

 

虽然Emma的事使我和Isak的关系陷入了一种僵持的局面,谁也不愿意主动去提那天的事情,就连Emma几次三番想要再次来我家也被我坚决否决了。

我以为我的冷淡会让她对我失望,甚至是要求分手。

毕竟Emma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在学校也很受欢迎。

但是她对于我有些不留情面的拒绝没有丝毫的不悦,只是有些惋惜。

Micheal他们都说是她太迷恋我了,所以才会看不出来我的敷衍。

 

我觉得他们说的不全对,Emma的确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她并不喜欢和同龄的男孩谈恋爱,至今为止她交往过的男生有三个都是20岁以上的大学生,还有一个30岁的上班族(据说是她小学同学的哥哥)。

只有我,是20岁以下的。

我不觉得我有什么特殊的魅力能够让她破坏自己的原则和我在一起,也许她只是暂时找不到更好的,而我又是同龄人中年纪最大的。

这样想来,我和Emma竟然彼此之间都不是真正的喜欢对方,这段令人艳羡不已的恋爱关系,真是出人意料的诡异而默契。

 

最近Emma似乎很少来找我了,但是我没那么多心力去想她为什么不来找我。因为我正沉浸在如何解决与Isak冰冻的关系中无法解脱。

本来那天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对我们的生活造成太大影响,我和Isak仍旧维持着原来的生活轨迹,除了心里有些别扭之外,对日常生活没有任何影响。

 

直到最近Isak开始躲着我,他开始经常不在家吃早饭,经常比我还要晚回家。周末两天我都特意没有出门,想在家跟他聊一聊,可是他却说要给我留出私人空间,背着包和叫什么Chris的同事一起外出野营去了。

那个叫Chris的男人看上去年纪比Isak要大一些,举止却有些轻浮。

开着辆纯黑的路虎,在家门口摁了两下喇叭,Isak就急不可耐的跑了出去。

我有些不放心他,便站在窗口想看看车上还有没有别的人。

不看不知道,那个Chris见Isak出来了立马从车上下来,又是帮他开门,又是帮他把包放在后备箱,殷勤的不像话。最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Isak竟然对他献殷勤的行为没有任何推拒的意思,似乎是欣然接受了?!

 

我觉得胸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梗住了一般,感觉有些呼吸不畅。

而这个时候,那个Chris刚放好包,但他并没有直接走到驾驶室开车离开,而是走到副驾驶,手肘搭在车窗边和Isak聊了两句。

他们要是立刻开车走了,我也就眼不见为净了,可是那个Chris也不知道说了什么,Isak竟然有些脸红,垂下眼帘害羞的笑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早饭究竟是吃了什么,才会头脑发昏热血上涌,失去理智的冲出了家门,走到快要发动离开的路虎旁,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下车!你那儿也不许去!”

 

人生第一次霸气侧漏的举动,带来的结果就是尴尬的和Isak送走了Chris,然后尴尬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承受着Isak含笑的目光。

“刚刚不是挺威风的?怎么现在一句话都不说?”

我的脑子里已经开始衡量究竟是突然来一场地震让我被房子压死比较难受,还是被Isak这么一直看着比较难受。

答案显然易见是后者,但是如果这个时候能发地震的话,我的运气应该早就让我中彩票一夜暴富了。

 

“我哪里知道Chris是你以前的高中学长啊……我还以为是……”想追你的老流氓。

后面半句话我没敢说,因为现在Isak的笑容已经让我有些毛骨悚然了。

“他是我以前的学长,而且他以前追过我。”

什么?

本来低着头打算就这么蒙混过关,在听到Isak说的话之后我忍不住抬头看他,想问他: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出去?

他现在还对你有意思吗?
你还喜欢他吗?

 

“……”心中莫名的畏惧和体内深藏已久的懦弱让我失语了,刚刚冲出大门那一瞬间竟然将我所有的勇气都耗费光了。

我就保持着这样有些愤然,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一直笑着面对我的Isak。

看着他本来上扬的嘴角逐渐垂了下来,看着他本来轻松的神情渐渐凝固,看着他本来平淡无波的碧绿双眼渐渐暗涛汹涌。

 

我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沉睡在他记忆中,他无法唤醒的人。

那个我们之间唯一的纽带,却也是唯一的隔阂。

 

我曾经无数次想过他为什么会领养我,直到我偶然翻阅到他房间里的那本《追忆似水年华》,发现里面夹着许多老照片。

那里面有似乎仍在读高中的Isak,有已经参加工作的Isak。

只是无一例外的,他的身边都站着一个人。

我想,他的名字应该叫Even。

 

普通人会立刻质问Isak这照片上的人是谁?为什么我们长得这么像?

可是鬼使神差的,我把书放回了原位。

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和Isak保持着现状。

但是我的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因并不在于我,也不在于那个照片里的男人,而在于Isak。

我认为的父亲,其实是我的爱人。

认识到这点之后,我的内心突然平静下来,也许是我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预感——Isak长期以来的痛苦源自于我。所以我在直到真相之后反而变得平静了。

我偷偷翻过他的柜子,发现了他曾经在一家研究克隆技术的研究所工作,只是后来因为犯了错误而被辞退。

那个错误是什么,显而易见。

 

对于Isak来说我既是痛苦,也是解脱,无论他是如何将我带到他的身边,我都注定离不开他了。

 

“你跟Emma分手吧。”在我仍旧沉浸在回忆中时,Isak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反对你和女孩恋爱,只是……Emma这个女孩她……有些特殊情况……”

我不明白,到了这时候他还说什么Emma,我早就把她忘到脑后了。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听到我有些生硬的回答,他显得更加落寞了。

 

我知道他对我失望了,我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我只是一个影子,一个连本尊万分之一都学不会的影子。

在我发现那本书里的老照片后,便有些痴迷于里面二人亲密的神态,我经常幻想那个可以随意拥抱亲吻Isak的人就是我,我想Isak应该也会这么做,望着我的脸,说一些只有他们之间才能懂的话,希望某一天我能够突然将过去的一切想起来。

但是我却失败了。

 

我甚至偷偷的学着那些旧照片里的小细节,希望能让他开心一点,可是我最终还是失败了,那些亲密的,痛苦的记忆,不属于我。不论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变成那个人。

 

所以他对我失望了,他放弃了对我的所有权,他打算把我交给这个陌生的世界,让自己永远活在记忆中。

我很生气,很沮丧,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只要他哪怕说出一句鼓励我越过边界的话,我也能为了他粉身碎骨。

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失魂落魄的走开了,就像从前无数次一样。

 

我的爱情是长达19年的漫长等待。

而这次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我举办了一个派对,我跟Isak说派对7点开始,让他10点以后回来,我告诉他我会邀请很多同学,可是我没告诉他我还邀请了Emma。

于是他十点站在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地上散乱一地的啤酒瓶和各种食物残渣,还有在客厅地摊上交缠的一对人影。

 

“Even!”

看到那对人影,Isak先是愣了愣,随后似乎是急疯了一般,冲上来就拉开了匍匐在Emma身上的男人,拉起来就打算给他一巴掌,可是等那个男人抬起头他却发现那并不是我。

 

“我在这儿。”

我从暗处走出来,内心有些欣喜。

他嫉妒了。

 

“Mr. Valtersen……”Emma从地板上爬起来,怯怯的看着Isak。

“Emma,你是怎么答应我的?”Isak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但却在对着身旁的Emma说话。

“我……是Even邀请我的……Mr. Valtersen……我是真的喜欢你,从Even上初中的时候我就一直默默地在暗恋着你……”

“闭嘴!从我家滚出去!”

Isak突然爆发了,Emma心灰意冷的拿起衣物离开了。

 

而Emma突如其来的告白,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喜欢的是Isak?

我突然想通了这一切,Emma为什么非要和我在一起,为什么总是要来我家,为什么上次Isak看着我的眼神那么奇怪……

 

嘭——

 

大门被关上了,室内又只剩下我和Isak两个人。

Isak似乎是卸掉了什么重负一般,重重吐了一口气,抬头,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缓步走到我的身前,抬手,轻抚我的脸颊。

 

“你可以和任何你喜欢的女孩在一起,牵手接吻做爱……可是我不能允许她们利用你,我不允许……她们伤害你……就像我伤害你一样……”

Isak的眼中开始积聚泪水,随后便像个孩子一样开始抽泣,他的双手捧着我的脸不放手,双眼被泪水迷蒙,睫毛都粘在了一起,鼻头红红的,煞是可怜。

我无法忍受看到他这么悲伤的样子,顿时对自己所做的蠢事后悔不已。

 

“我原谅你,一切我都原谅你。”

 

可是我以为的安慰却让他的反应更加剧烈。

 

“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能原谅我!你应该恨死我,你应该杀了我!”

他开始发了疯一般的试图挣脱我的怀抱,我害怕他撞到一旁的桌角,只能松开手握住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大声道:

“听着!你和那个Even发生的那些事已经是19年前的事情了!我根本就不在乎!我也不想知道。你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难道不是想要重来吗?为什么你不能抛弃过去的一切跟我重新开始呢?”

 

他似乎有些动摇,可是没过一会儿那种悲伤的神情却又卷土重来了。

“我不能抛弃他,那样他就太可怜了……”

 

我有些凄凉的苦笑一声。

“那我呢?我就不可怜了吗?”

“你不经过我的同意让我拥有了新的生命,新的灵魂,可是你却不接受我的爱……我一直在思考,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如果从前的Even从内心就不想原谅你,那我又怎么会带着对你的爱来到这里呢?”

 

“可是我……我伤害了他,我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却因为嫉妒他和一个女客户的关系离开了他……等到我回到家……”Isak的声音渐渐崩溃

“他的身体都凉透了……”

“他……他……的眼睛还……望着门口……医生……医生说他……是太过劳累导致急性心肌梗塞……他临死前还在为我们的将来而拼命努力……”

 

抱着怀里渐渐安静下来的Isak。

我感觉到了一阵从脚趾到发梢的凉意。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个版本,而Isak口中真实的版本却比我想象的要……平凡许多。

我甚至做好了Isak在背叛Even之后还谋杀了他的准备。

可是真相却十分简单。

两个彼此相爱的人,阴差阳错,竟然因为一件小事而天人永隔。

 

我觉得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取代那个Even了。

哪怕我就是他。

 

__________

 

这晚我和Isak相拥而眠,我已经记不清上次闻到这淡淡的咖啡味是什么时候了。而今晚我终于可以不用等他睡着了再凑过去轻嗅了,我将鼻子埋进靠在我胸口的Isak的发间,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的背,好像这样他就能够属于我。

 

第二天,Isak离开了。


偌大的房屋,只带走了一本书

——《追忆似水年华》。


我在客厅的桌上发现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个房产本以及购房合同。

合同上写的是我的名字,但是我知道这个Even从来不是我。


也许在Isak心里,真正的Even已经死了,而我,只是他对往事的留恋。

如今留恋已不再,他终于能够继续向前了。



而我呢?

只能守着这座空屋,继续我等待的宿命。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