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Bloodstream 番外HE

(上)    (中)    (下)


番外

最近我总感觉自己被跟踪了。

Micheal他们都说我是因为被Emma甩了,伤心过度出现幻觉了。我在心里对他们翻了个白眼,Emma和我根本就没什么感情,何谈伤心。但是我也觉得可能真的是因为Isak的离开,胡思乱想导致的。

Isak离开的事我谁也没告诉,其他人问起来我都说他出差去了。我也试图报警找过他,但是当警察问我他和我是什么关系时我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在他走后我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他收养我的证明,所以很有可能我和他在法律上根本不是父子关系。


知道这个消息我很开心,却也很迷茫。


开心是因为我不必顾忌那不存在的“父子”关系,而迷茫则是因为,如果连父子关系也不是,那我们就真的什么关系也没有了。


人海茫茫,要怎样去找一个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人?

 

很快一个学期就过去了大半,我也要开始着手准备申请大学的事情了。本来我更倾向于英国的大学,因为那边的专业更好,可是一方面我又害怕我一离开这个地方,这辈子就可能再也见不到Isak了。

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奥斯陆大学。

 

在我去过一趟奥大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家的信箱从我能记事起就从来没收到过任何信件,因为习以为常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直到今天我收到了这周寄来的第7封信,我才觉得莫名的诡异。

而更诡异的是,寄信的人似乎对我的生活非常了解,经常寄一些国内外优秀学校的招生传单给我,不仅对我想报的专业了如指掌,甚至有时还会打印一些网络上关于择校的权威建议在一张纸上。

这件事情很古怪,思来想去,很可能我总感觉到被人跟踪并不是幻觉。

 

仍然是在放学后,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回家,而是乘坐电车到了市区最繁华的一条酒吧街,还是下午5:00,街上大部分酒吧都还没开始营业。有几家酒吧门口贴上了招聘服务员的广告,我选了一家薪资待遇最高的,存下了他们的电话,随后又坐电车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早上4:00我就起床了,事实上,我这一晚根本也没怎么睡,一直暗藏在心里的一种可能性把我折磨的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我将窗帘掀开一条缝,外面的街道空无一人,天色仍旧有些昏暗,连送报纸送牛奶的都没来。

在窗口站了半个小时,清晨的寒气从四面八方侵入身体,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

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仍旧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又在窗口等了半个多小时,送牛奶和送报纸的工人陆续出现,街上渐渐有了人气,我仅存的一点点希望也被浇灭了。

转身,倒回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可是当我出门的时候,一封没有邮戳的信仍旧不知什么时候被塞进了信箱,此刻正安静的躺在信箱里,一如往常。

信里的内容除了推荐好的学校之外,还多了一张打印着各种类别兼职的信息表。


看到这张表,一抹笑意洋溢在久未放晴的脸上。

我知道我成功了。

 

......


“就这么简单?”

听我说完,Isak便回过头嘴巴大张着,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此刻他正双脚架在沙发扶手上,背靠在我身上,斜躺着看那本他已经看了快5年还没看完的《追忆似水年华》。

 

“就这么简单。”

我微笑着耸耸肩,得来的却是他没好气的一声“哼!”,还有故意重重的把背靠回我的右肩上。


看着他又开始默不吭声的看书,我有些心痒。


自从他在酒吧街跟踪我,被警察抓住之后又被我保释出来,他就乖乖的跟我回了家,再也没提离开的事情,我虽然想问但是心底的懦弱让我再一次当了鸵鸟。


我总是在心底暗暗的安慰自己:

或许他正在渐渐的走出来,总有一天他会真正爱上你的。


生活平淡的有些压抑,心底的话也说不出口,所以我开始爱上偷袭他。

趁他不注意偷一个吻,拥抱一下,或者是做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比如现在,我等到他转过头放松身体时,背部突然向后靠。Isak没想到我会突然离开,本来靠着我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支撑,直直的倒在我的腿上。

他愣愣的举着那本书,碧绿的双目瞪得圆圆的,似乎还没从刚才那一阵惊吓中恢复过来。

本来只是想要整他一下的,可是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我有些控制不住的低下头想要吻他,可是头还没低下去一半,就被他挣扎着躲开了。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生气的把书扔在一边,站在我面前,双手叉腰眯着眼睛盯着我看,好像一只在思考如何吃掉眼前猎物的猫咪。

 

他眯着眼思考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发丝凌乱,衣冠不整的样子却又太可口。我连一秒钟都不愿意多等,只想立刻吻上那张口是心非的嘴唇。

于是我快速的伸出手,把他拉近怀里。

这次他没有抵抗,顺从的双脚分开跨坐在我的腿间。

这让我惊喜中带着些惊讶。


“Isak……”


“嗯?”他的眼睑低垂,看不清眼中的情绪。


“我……可以吗?”


心里的鸵鸟拼命地在沙子里挣扎。

我想要光明正大的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想要得到他的认可

我不想做任何人的影子……

 

他没有说话。

 

鸵鸟停止了挣扎。

我苦笑了一声,凑过头打算匆匆结束这一吻。

 

“Even。”他突然抬起头。

“嗯?”

我有些迷茫的看着他的双眼,那双眼中带着我从未见过的坚定。

 

“你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朋友,是我生命中最亲密的人……我之所以一直在不远处看着你,是不想也是不愿错过你人生中的任何重要瞬间。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初衷是为了满足我的一己私欲,为此……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伤害了许多人,同样……也伤害了你。”

他看着我似乎是希望我说些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尽可能温柔的望着他。


我知道他想要我的安慰,想要我无条件的包容他,原谅他。

可是我根本就从来没有恨过他,我所求,所想的一直都是他的爱。

既然没有怨恨,那就没有对错,也就无需原谅。

 

他见我仍然不说话,眼神有些飘忽起来。

“我…...如果我说……我希望以后我们能够重新开始,你还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狰狞,一边哭一边笑,涕泪纵横,在这样的时刻做出这样的表情实在是超出了我原本的计划。


可是我能怎么办呢?

谁让他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谁让我身体里流淌的每一滴血液每天都在叫嚣着,渴望着得到他。


“为你,千千万万遍。*”

 

——————

*《追风筝的人》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