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2

(OOC 架空历史)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这篇嘛?

写了好几个月的生子文又回归了,但是剧情距离生子还很远......

昨晚睡前更新也没想太多,此Lea非彼Lea,这是Evak的世界,这个人物是第三季里面和Emma一起去爬梯的那个Lea,要是大家看着不舒服我换掉也可以。


前篇链接:

Chapter 1

————————

Chapter 2

夜已深,偌大的庄园已经寂静无声,唯独一处房间还亮着灯光。

 

“Miss Larzen……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忙着准备七天后的围猎呢……”

一个女仆站在一张红木书桌旁,恭敬而小心的看了眼桌前的短发女人,昏暗的灯光打在她的侧脸上,在另一边留下了深深地阴影,使得她美丽的面容变得有些阴沉。

 

“Lord Isak将他留下了。”

她用的是平淡的肯定句,但是女仆的手心却开始冒汗,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回答这句话,Lord Isak的那个特殊癖好在整个皇城都不是什么秘密了,更别提诺拉庄园了,今天这么大阵仗带回来的人进了主卧,到现在还没出来,任谁都清楚这其中的猫腻,只是偏偏不能说破。

尤其是在这位年轻的女管家面前。

 

“庄园……缺仆从,他会被留下来……也是正常……”女仆握紧了手中的裙摆,磕磕绊绊的说道。

 

听完这句,Emma抬头看了眼身旁局促不安的女仆,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女仆心下一惊,赶忙道:

“我……我叫Lea.”

Emma点点头,露出了个善意的微笑。

“你很聪明。说的不错,庄园缺人手,留下他不过是为了弥补空缺……”

见Emma没有怪罪她,Lea赶忙点点头表示赞同她的话。

似乎是突然想通了,Emma利落的站起身,大步离开了书桌,走到床边让一旁一直战战兢兢的Lea伺候换衣梳洗。

 

“行了,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

Lea在心底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

“祝您好梦。”

 

“Lea.”

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Emma突然说道。

“像你这么聪明的人,做我的侍从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明天我就向Lord Isak推荐你做他的女仆,你说怎么样?”

Lea惊讶的看了眼Emma微笑着的面容,那笑容中似乎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她突然发现自己今天还是犯了一个错误,在被从厨房调来做女仆之前厨师长就告诫过她:不要站在任何立场上为任何人讲话。

可是现在太迟了,她刚刚说的那句话就已经向Emma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她对Emma的畏惧,远大于对主人Isak的尊敬。

 

“谢谢,Miss Larzen.我会好好做的。”

 

听到肯定的回答,Emma满意的点点头,语调温柔的说道:

“很好,我相信你,晚安。”

 

 

这一夜Lea都没能睡好,在自己窄小的木板床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而同样没能睡好的,还有躺在主卧柔软舒适的雕花大床上的Even。

 

多年暗杀的工作让他养成了,只要是在陌生的环境里,即便是休息也要保证意识的半清醒状态。

可是现在这样的状态,他别说半清醒,就算想睡也睡不着。

本来他听到Isak说要他当侍卫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准备,正打算应承下来,结果这个看上去单纯无害的少年竟然张口就要自己“兼任”他的情人???

 

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并且打算敲晕少年自己跑路。

 

但是少年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的意图,拍了拍手,身后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刚刚送自己上来的那名侍卫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右手紧紧抓着佩剑的剑柄,似乎只要自己有一丝不轨举动就立刻出鞘,取他性命。

他到也不是怕这个叫做Jonas的侍卫,他们虽然没交过手,但是从身形和握剑姿态来看,这个Jonas虽然在他交过手的皇城骑士中算是中上等,但却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说大话,即便是整个庄园的侍卫一起围攻他,在他没有负伤的情况下,也是不足为惧的。

只是现在他左脚受伤,加上行动未成功又有几个兄弟被抓,他现在离开,等于将那些人的性命弃之不顾。

 

他在心中天人交战,而一旁的Isak却像是个没事人一般看着他和Jonas对峙了一会儿,才缓缓道:

“其实……做我的情人也没你想的那么糟……”

说完他对Jonas点点头,Jonas又警告般看了眼一旁浑身紧绷的Even,便退出了房内。

 

“我不可能做你的情人,我不喜欢男人。”Even直截了当的说道。

既然眼前的少年聪慧过人,那么也没有兜圈子的必要了。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喜欢男人呢?”

Even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

他身上穿着一件奶白色绣着鎏金花纹的睡袍,领口大开,看得出来里面没有别的上衣了,露出来胸口的颜色竟然比睡袍更淡更白。Isak身量不算瘦小,

也许是穿睡袍的原因,被丝带绑住的腰部显得极细。从袖口还有衣服下摆,露出来的手腕和小腿又细又白,如果不看身高,面前的这个少年,就算说他是个姑娘也不会有人怀疑,要说他会喜欢男人……还真的有可能。

 

少年歪着头,金色的刘海斜斜的搭在光洁的额头上,一双碧绿的眼睛天真的眨了两下。

如果Even之前没有见识过这少年与那名短发女管家之间的交锋,也许真的会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在问问题。

 

Isak见Even只是打量着自己,却没有回答自己问题的意思,也不恼。收回之前那副娇憨神态,换回正常的神态表情,解释道:

“我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我需要用‘喜欢和男人睡’这一特殊癖好来躲避许多猜忌与危险……具体的你不用知道太多,你只要老老实实按我说的话来做就好了。”

说到这儿,Isak顿了顿,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

“放心,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我是不会随便占你便宜的。”

 

……

权衡利弊之后,Even决定留在这里静观其变。

 

但是他刚答应完,就有点后悔了。

 

“我身边除了Jonas之外,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被派来监视我的,所以我们除了不上床之外,情人之间会做的所有的事情都要在外人面前做一遍。你放心,我是一个很害羞的人,过于亲密的举动只要做一次被看到了就行,不会让你很为难的。”

 

Isak过于体贴的解释,让Even脸上有些挂不住,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居然跟他一个成熟男人解释这些。

 

“行了,这些我都知道,既然答应你,我自然会配合你把戏做足。那……今晚我就睡那张沙发了。”

 

Even指了指房间里唯一一张沙发。

他进门的时候就盯上了那个又大又长的沙发,对于睡了好几年木板床,又睡了好几个星期的地板的人来说,那个看上去十分松软的沙发简直就是天堂。

 

“等等。”

Isak伸手拉住了迫不及待往沙发那儿跑的Even,手掌处传来的细腻触感,让久经战场的Even大惊失色,他慌忙地甩开手,怒视一旁也同样被惊住了的Isak。

“你干什么!”

 

Isak被他这么剧烈的反应给吓到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本来泛着桃红色的脸颊也顿时变得煞白。

“我……我就是……我话还没说完呢!”

Isak嘟着嘴有些委屈有些恼火的说道,这时候的他仿佛才是一个少年的姿态。

 

“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随你怎么做我也都答应配合,你还要干嘛?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Even也是实在不愿跟他废话了,这几天他都没能好好合过眼,今天在巷子里好不容易闭了会儿眼,结果还被带到这儿来了。

 

“你都配合?”

Isak眼中精光一闪,顿时又恢复了一点气势。

 

“嗯。”

Even敷衍的点点头。

 

Isak狡黠一笑。

“行,那你今晚就睡床吧。”

 

看着身边把自己的胳膊当枕头,把自己的身体当抱枕,左脚还不老实的搭在自己身上的人。Even努力的压抑着自己心头的怒火。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你还有大事要做,就忍了这一回。

 

他实在是没想到Isak竟然还有这么一招。

本来以为假情人嘛,只要在外面搂搂抱抱就好了,却没想到为了防止仆人发现他们的虚假关系,Isak要求他晚上睡觉必须两人一起睡在床上。

 

“我的贴身仆人都不是我的人,所以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不经过我的允许就偷偷进门,会不会一大清早就在门口偷听我们讲话……我们俩如果各睡各的,一旦被看到,就一定会引发不必要的猜疑。”

 

Isak说这段话的时候神情十分凝重,不似作伪。Even忽然对这个刚刚认识的少年有些许同情。

小小年纪竟然一直生活在这样一个虎穴狼窝之中,怪不得看起来比同龄人要精明成熟许多。

 

“那刚刚守在门外的侍卫呢?”Even需要判断身边的麻烦究竟有多少。

 

提起Jonas,Isak的神情放松了许多。

“Jonas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最信任的人,也是我的侍卫队队长,因为要和你解释这些,我怕有人偷听,所以今晚让他守到半夜再离开。毕竟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贴身侍卫’了。”

 

出于对Isak境遇的同情,Even安慰的说道:

“你放心,我这个人言而有信,有我在这里的一天,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他以为Isak即便不感激也至少会客气的感谢一下,可是Isak却颇有些漫不经心地笑了:

“我的安全,不在于你保护的怎么样,而在于你能不能认真配合我,假装我的情人……”

 

随后他又正色道:

“作为我的侍卫,我的安全是其次,你真正要注意的,是你自己的安全,不要莫名其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Isak最后那冰凉的两句话,像重逾千斤的石头一样砸在Even心底,平静无波的心底泛起水波无数。

 

看来,要想从这个庄园脱身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3)

热度(81)

  1. Cachi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