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3

这么纯洁的一篇文,早上起床竟然被河蟹了,喵喵喵???

希望图片不会。

前篇链接:

Chapter 1   Chapter2

——————————


Chapter 3

 

第二天Lea很早就醒了,或者说她基本上没睡。

对于即将到来的‘升迁’,她既不激动也不兴奋。

一是因为昨晚就已经知道这一结果,二……则是因为这次的升迁也不知究竟是福还是祸。

 

快速的梳洗打理好自己,深深地吸了口气,Lea一路忐忑不安的来到了Emma的房门前。

 

Emma Larzen是这座庄园的女管家。

 

说是管家,可是Emma的待遇却和普通仆人完全不同。

首先是住所。

Emma不和仆人们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二楼的一间向阳的客卧,从外观看这间客卧和普通卧室没什么区别,但是进去过的仆人都知道,这间房里的陈设十分华丽,可堪比主屋,加上Emma住进来之前曾经和Lord Isak提起过这间房有点小,所以Lord Isak允许她把隔壁的房间打通,这样这间所谓的‘客卧’实际上不逊于主卧的规格。

其次,她也从来不和仆人们一起用餐。而是像主人一样,在床上等待仆人侍奉她用早餐。当主人在家用午餐和晚餐时,她会和主人坐在一张餐桌上用餐,当庄园来客人时,她会在客人都上桌之后坐在Lord Isak对面的位置上,充当宴会女主人的角色。

 

这是其他贵族管家想也不敢想的待遇。

 

而庄园的主人Lord Isak却对她的这种‘特殊待遇’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满,大家也都心照不宣。

 

毕竟她是如今炙手可热的Ms. Larzen的外甥女,虽然Ms. Larzen仍旧是情妇的身份,但是她的儿子却早已经摆脱了私生子的地位。

就在三年前,Lord Terje Valtersen向女皇递交了一封言辞恳切的请求信,请求女皇认可他的私生子,也是他的长子Nicholas为Valtersen家族的血统。

 

这一封看似合情合理平凡无奇的信,在继承人竞争本就十分激烈的Valtersen家族内部,掀起轩然大波。

本来只有已故夫人Marianne Valtersen所生的Isak才能继承的封地和爵位,如今Nicholas也能继承了。这让Valtersen家族许多仍旧是私生子身份的‘继承人’心中愤愤不平。

同时也让Nicholas瞬间成为众矢之的,本就因为不受宠而隐居在皇城外的Isak反而成了大家同情和拉拢的对象。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无不认为Emma不过是Nicholas为了防止Isak和其他兄弟联手对付他,而派来监视Isak的一枚棋子。

 

Isak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对于Emma的到来没有拒绝。于是随着Emma的到来,原本平静的诺拉庄园,变得暗潮汹涌。

 

繁杂的思绪在脚步停下来时也一起停止了,Lea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敲响了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大门。

 

“Miss Larzen,我是Lea。”

 

不知道是大门隔音太好,还是Emma还没起床,Lea又敲了两三下门里面都没人回应,她以为是Emma还没起床,也没多想就打算直接开门进去。

 

“你在做什么?”

 

听到身后的声音,Lea立马松开门把手,慌张的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Emma。

 

“我……我来伺候您梳洗用餐……”

 

Emma缓步靠近她,Lea想将自己的视线从Emma过于尖锐的双目上移开,可是她却像是被那双眼睛冰冻在了原地一般,一动都不能动。

 

“以后没经我允许绝对不准私自进我的房间……明白吗?”

 

被Emma语气中的寒意给震住了,Lea忙不迭的点点头。

 

Emma看了她一会儿,随即左手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紧锁的房门。

“进来吧。”

 

……

在正式将Lea介绍给Isak之前,Emma给Lea说了一些基本的,侍奉主人的注意事项,大部分都是Lea从训练她的年长女仆那里学过的,但是Emma着重强调的一条让Lea有些疑惑。

 

“不敲门就进去?那样Lord Isak不会生气吗?”

 

Emma端坐在写字台前,正在打开她刚刚从外面拿进来的一封又一封厚厚的信件,Lea余光不经意瞥到这些信件的收件人大部分是Isak Valtersen。

Emma听闻她的问题也没有不耐烦,只是抬起头对她露出一个善意而真诚的微笑。

 

“你放心,你是我推荐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被辞退的。”

 

……

 

 

站在主卧门口,Lea踌躇了半晌,进门前还是先轻轻敲了一下面前看似庄严而神圣的大门。

可是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她的脑海里又浮现Emma那善意却放肆的微笑,还有那一桌被拆开的信件……

 

狠了狠心,她干脆的转动了眼前精致的铜质把手。放轻脚步,进入了室内。

 

Lord Isak虽然被传有异于常人的特殊癖好,但是房间布置却不像Lea想象中那么的……惊世骇俗。

 

房间以白色为主色调,四面墙上贴着白底暗金花纹的墙纸,家具除了那张据说是已经亡故的夫人Marianne Valtersen留下来的楠木书桌,其余的都漆成了乳白色。

进门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大门斜对面的一扇窗,那扇窗是整座庄园最大最华丽的窗子。

据说是因为女皇从小就很喜欢趴在窗子上看夜空,所以当时负责督建这座庄园的那个大臣为了讨女皇的欢心便将这间主卧的窗户做的尽可能大,而窗门做的尽可能的精致。

可是不久之后那个大臣被指控私藏兵器私自募征士兵,被判处绞刑。

在那之后女皇便再也没来过这座以她名字命名的庄园。

 

再过多年,女皇权力逐渐被架空,这座诺拉庄园便被Valtersen家族占据,作为每年户外围猎的住所。

 

可是现在那扇据说是整座庄园最大最华丽的窗子,此刻却被一条普通的黄色窗帘所遮挡,仿佛此间的主人并不喜欢也不愿看到这扇窗一样,这一情景连只听过坊间传闻的Lea都觉得有些讽刺。

 

窗子似乎没有关紧,Lea打开门后,一阵风吹起了黄色窗帘的一角,虽不过刚刚入秋,但是晨风已经有些寒冷,Lea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转身把门带上,准备进屋关窗。

 

正当她的手碰到那扇窗时,右侧的大床上突然传来一声细微的shen yin,紧接着是一阵床体晃动的声音。

图片看不了就走链接吧:Chapter 3 (下)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2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