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趁着中午休息听歌改文,脑子里浮现这个画面,算是《再见,房间》的一个小剧场。



下雨天Isak坐在家里,百无聊赖地等着在咖啡店打工的Even回家。

Even回来的时候发现Isak一个人抱着腿坐在窗子边,冷风从窗口不断刮进来,可气的是Isak竟然只穿了一件薄衬衫,Even赶紧进门,上前抱住情绪有点小低落的Isak。

Isak很委屈的回抱住Even,把脸埋在他的颈边,贪婪的从他的身上汲取温暖。

感觉到颈边冰冷的触感,Even心疼的赶紧关了窗户,抱紧了怀里的人。

“为什么不穿衣服。”

“想你了”

Even突然发现撒娇的Isak是没有逻辑可言的,于是他换了个话题。

“怎么今天没跟Jonas出去?”

“不想出去……”

Even无奈的笑道:
“那你想干嘛?”

Isak抬起头眯着眼睛想了半晌才说:
“……Even”
“嗯?”
“可不可以什么事都不做,就陪我在床上躺一会儿?”

Even愣了愣,随即内心变得格外柔软。

“好,都听你的。”

“世上最难有一人温柔待之,次难温柔相待。”
—《孙少爷》

评论(2)

热度(56)

  1. 靳斯咏Cachito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