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5

往后应该能够正常周更了~~~还有其他的文我也趁着有空尽量更~~~

前篇链接:

C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 3    chapter4

————————

chapter 5

在庄园的这些日子,Even除了第一天配合Isak上演了一场“活春宫”,后面的日子两人都各睡各的,就连语言交流都很少。

他想象中被人暗害的危险也没发生,除了Emma偶尔会在看到他时白他两眼,其他的仆人就像是聋了瞎了一样,从来不会多跟他说半句话。

本来他还期待着在那些个皇室人员围猎的时候能打听些消息,结果因为这该死的阴不阴雨不雨的天气,连围猎也给推迟了……

这让过惯了紧张刺激生活的Even不免感到有些无聊。

 

整个庄园里唯一“正常的”就数跟他一起巡逻的Jonas了。

Jonas总是板着脸加上他那对又粗又浓密的眉毛,刚开始会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但是这几天接触下来,Even发现Jonas虽然话不多,但是却比Isak要更容易让人信任。

 

两人骑着马溜溜达达的在森林的小路上巡视,很久没有这么悠闲自在了,Even不禁哼起了歌。

听到Even哼的调子Jonas不禁问道:

“Henrik,你……不是北方人吧。”

 

Even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看到Even没有回话Jonas便解释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因为听你说话的口音不太像北方人,但是你刚刚哼的歌却又是我们这儿的,所以我有些好奇。”

 

虽然知道Jonas没有恶意,但……

Even叹了口气,勒住马,将嘴里一直衔着的一根干草拿了下来,难得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看着Jonas。

 

“听着,我虽然同意留在这里,但这并不代表我愿意和你还有你的主人有任何的牵扯。我已经和Isak说过了,我不会在这里呆很久,只要我想走,那你们就必须放我走,等我离开这里,我和你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明白?”

 

Jonas皱着眉,对Even的话感到有些不悦,但是他没有反驳,而是了解的点点头。

看到他没什么异议,Even的语气也放缓了不少。

 

“你放心,只要我在这里一天,我就会保证他的安全,不让他受到伤害,这也是他对我的唯一要求。”Even自动忽略了那条假装情人的要求。

 

Jonas似乎是明白了Even并不想透露自己真实的身份,于是很识趣的改变了话题。

 

“行了,我懂了,以后我会注意的。不过你既然要在这儿呆上一段时间,那一些基本的情况我还是要告诉你的。”

 

情况?

 

Even对这个词十分敏感,他立刻来了兴趣。

“你说来听听。”

 

“就是Valtersen家族的一些众所周知的‘秘密’。”

Jonas一边说一边用脚夹了夹马腹,驱马慢慢向前。

 

“众所周知的秘密?”Even挑了挑眉,策马跟上Jonas。

 

“所有人都知道,但是都要对此装聋作哑。”

Jonas别有深意的看了Even一眼。

“比如说Lord Isak的‘特殊爱好’。”

 

Even有些不自在的回避着Jonas的视线,但是嘴上仍旧好奇的问道:

“还有呢?”

 

“还有诺拉庄园的女管家Emma Larzen,其实是Isak的……同父异母的兄弟,Nicholas Valtersen派来监视他的。”

 

NicholasValtersen.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Even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他状若不经意的问道:

“我听说这位不仅身份尊贵,在战场上也是骁勇善战深得士兵的敬重啊。”

 

“什么身份尊贵,不过就是个野种……”

在他眼中一向很正派的Jonas,竟然面露轻蔑之色,这让Even更加好奇其中的原由。

 

“既然你无心参与这些纷争,我也不方便向你透露太多,只是有一点你要谨记。”

 

这回是Jonas主动停下了马,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凡是有Nicholas的地方Isak就会有危险,无论是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你都不能让Nicholas和Isak单独在一起,否则……”

 

Jonas的话说到一半,眼睛望向远处。

远处树林中的主道上传来一阵纷乱的马蹄声,几乎与世隔绝的诺拉庄园,除非要举办什么活动,否则平日里从来都不会有人光顾的。

 

这阵打破森林宁静的马蹄声渐渐逼近,Jonas用眼神示意Even下马,随后牵着马躲到树丛里去,在树丛里探查究竟是什么人,有多少人。

 

很快一队穿着一致的人马从树林的主道疾驰而去,Even眼尖的发现跑在最前面的那个金发男子就是Nicholas Valtersen。

 

Even为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握着树干的右手不自觉地发力,生生将那棵可怜的小树给折断了。树干被折断的响声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在他人眼中肯定有些反常,于是他赶忙扔掉了那截树干看向一旁的Jonas准备解释。

 

奇怪的是Jonas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而是神色严峻的看向那队人马疾驰而去的方向,那里是……

 

“该死!”

看清了那队人马的首领,Jonas立刻从树丛后出来,用最快的速度翻身上马,只来得及对身后不明所以的Even大喊一句:“快跟上!”就赶忙策马去追那队就快要消失在视线中的人马。

 

Even没有像Jonas那样策马狂奔,他一直保持着能勉强看到Jonas背影的速度往庄园的方向赶。

等他赶到庄园,Jonas早就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此时的庄园和往常有些不一样,原先在门口站岗的侍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名一身深红色骑士装的皇家护卫队队员,Even有些嫌恶地看了看他们胸口那刺眼的金色胸章,径直往里走,却被拦住了。

 

“我是Lord Isak的贴身侍卫。”Even装出一副讨好的表情看向两个板着脸的护卫队队员。

 

“……”两人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仍旧是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无声的拒绝着他。

 

Even抬头看了看紧闭的大门,觉得自己要是想进去,肯定得和这群人起冲突。想到Jonas那么着急的赶过来,现在应该已经在里面了,自己去不去应该也无所谓了。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转身就打算先在附近转悠一下,等人走了再进去。

 

想着他便往两匹正在吃草的马的方向走去。

不过走了两步,他就听见身后的大门传来的巨大声响。

 

“Isak!”

 

“Lord Nicholas!请您息怒!”

 

Jonas和Emma的声音同时响起。

Even不禁想到Jonas在树林里那番话。

垂在身侧的双手不禁抖了抖,他压抑住想要冲进去的冲动,打算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可是Isak那苍白的脸和天真却带着一丝狡黠的碧绿双眸,却清晰的浮现在他眼前,让他忍不住去担忧那个暴虐成性的Nicholas Valtersen会对Isak做些什么。

也许那个畜生不会像对待战俘一样对待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

但是绝对也好不到哪里去……

 

或许他会用随身携带的马鞭去抽打手无缚鸡之力的Isak,把他光滑的背部抽出一道道血痕。

他会用脚去狠踹他的腹部,直到那处柔软的皮肤上泛起可怖的紫红,直到那张总能说到他哑口无言的口中吐出鲜血……

 

理智告诉他Nicholas再疯狂也不可能这么对待Isak,但是他的脑海中就是不断闪现Isak被那个畜生虐待的样子……

 

“嘭——”

 

再次传来的响声让Even仅存的一丝理智绷断了。

他转头脸色阴沉的对门口的那两个人发出最后的警告:

 

“让开。”

 

他前后完全不一致的态度让那两个站岗的侍卫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同时抽出身侧的佩剑。

Even当然不会给他们拿武器的机会,在两人抽剑的同时他便冲上去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臂向后用力一拧,随着一声惨叫,那侍卫的胳膊无力的垂了下来。

而这时另一个侍卫已经把剑抽了出来,趁着Even背对他,一剑刺向他的后背。

 

背对敌人的Even却像是早就料到,猛地一转身,将那个仍在捂着胳膊哀嚎的侍卫拉到自己面前。

那人一惊来不及收手,一剑刺在另一个侍卫的身上,Even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拉着人往后退了一步,剑尖堪堪刺进衣服里,没有造成伤害。

他把人往旁边一扔,径直一脚把门踹开了。

 

进门之后只一眼就看到躺在大厅中央地上的Isak,和逐渐向他逼近的Nicholas。

 

“Henrik!”

被两个护卫队员架在一旁的Jonas看到Even进来之后立刻高声喊道:

“快拦住他!”

 

Nicholas似乎也注意到了闯进来的Even,他抬头看了眼Even的方向,嘴角挑起一个玩味的笑。

“我的好弟弟,你的眼光还真不赖啊……随便在皇城里逛逛就能捡到这么好成色的奴隶……”

 

“Nicholas这件事和他没关系……”Isak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挡住了Nicholas向Even投去的探究的目光。

 

“怎么没关系?”Nicholas果然被他分散了注意。

 

“我分明已经说服了父亲提前举行围猎……都是你……”说到这儿Nicholas眼中的愤恨几乎要喷涌而出淹没眼前的少年。

 

“都是你,还有你那个肮脏的奴隶,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俩这种恶心的关系,怎么会让父亲临时取消行程!!!”

 

说罢,Nicholas似乎是觉得不解气,伸手就想给Isak一个耳光。

而就在他的手刚刚触碰到Isak脸颊的一刹那,一个身影冲了过来将他打倒在地。

 

“Lord Nicholas!”旁边站着的侍卫纷纷拔剑冲上前来警惕的围住了情绪激动的Even。

 

“呵——挺有两下子嘛……”Nicholas从地上爬起来,Isak惊讶的发现他的嘴角渗出了血,脸颊也逐渐变红肿胀起来……他不由得看向身旁站着的高个青年,原以为他说的保护自己不过就是敷衍之词,现在看来他是真的有这个本事。

 

就连一旁的Jonas和Emma也惊呆了。

Nicholas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身经百战,绝对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把他一拳打倒在地的。

 

Even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这一出手,很可能就违背了他想要隐瞒自己真实身份的初衷,但是……

他转头,看向身旁瞪大双眼惊异的望着他的少年。

然后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抬手,用皮肤较为细腻的手背轻触少年红肿的脸颊。

 

“我来了。”

 

Isak的眼神闪动,简单的三个字,如同一颗石子落入了平静无澜的碧潭之中,深深的撼动了他的内心。

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人能带给他如此刻一般的安心和平静。

忍着脸颊火辣辣的疼痛,他露出了两人相遇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两人在这厢温情脉脉,Nicholas可没这个闲情逸致等他们慢慢缠绵。

他粗鲁的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一把夺过身旁侍卫的佩剑,双眼愤怒的盯着温柔注视着Isak的Even,抬手就想劈了他。

 

Even脑海里早已预想了十来种应对方案,Nicholas虽然勇猛,但却缺少单打独斗的经验,他的那些招数只适合在战场上应付一些普通士兵,面对Even这样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还差得远了。

 

可是正当Even打算再“秀”一次自己的身手时,Isak突然发力将他拉到自己身后,自己正面迎上Nicholas即将劈下来的剑。

 

这一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顿时白了脸,虽然Nicholas近些年风头比较盛,但是Isak才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如果Nicholas真的在这里,仅仅因为一时之气将他杀了,那他将来的前程基本上也就断送了。

 

在所有人紧张的注视下,剑在即将落在Isak头顶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疼痛,Isak缓缓睁开眼,抬头一看,一滴鲜红的血液砸在他的脸上,本就又胀又疼的脸颊此刻更是雪上加霜。

 

可是此刻他顾及不上这些许的疼痛,因为目光所及之处,有一只熟悉的手,稳稳的托住了剑锋,为他阻挡了这可能致命的一击。

 

自己的剑被Even阻挡之后,Nicholas也顿时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差点犯下的弥天大错,他也没再追究Even打他的那一拳,带着一群侍卫匆匆离开了庄园。

只是在临走时恨恨的留下了一句话:

 

“即便没有围猎我照样可以向父亲证明我的能力,你不要以为用这些个小把戏就可以阻止我。”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Bliss私奔   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Hotline Bling :1  2  3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