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6

OOC  生子  

前篇链接:

C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 3    chapter4   Chapter 5

剧情进展缓慢......难受......

————————

Chapter 6

Nicholas这一闹让整个庄园在一瞬间“活”了过来。

Emma组织仆人们打扫整理被毁坏的大厅装饰,并叫了医生为Even止血为Isak上药。

Jonas则立刻招来庄园的所有侍卫,在庄园的大门口和主卧轮流值班,防止再出现什么意外。

这次Nicholas带领侍卫进庄园竟然没有受到一丝阻拦,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侍卫全都被提前支走了,这让Jonas很是恼怒,将几个领头的侍卫狠狠批了一顿。

 

比起外面的“热火朝天”,此刻的主卧就显得格外的安静。

医生在小心翼翼的帮这位英勇的“贴身侍卫”包扎伤口,因为Isak就坐在旁边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所以他包扎的特别仔细,就连绷带都绑得整整齐齐。

 

“My Lord,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您看……是不是要把您脸上的伤处理一下了?”

Isak似乎一点都不关系自己的伤,而是皱着眉问道:

“那他这个伤口什么时候能长好?有没有什么需要避忌的?”

 

医生赶忙道:“没什么特别的,我会三天来换一次药,等伤口结痂差不多就好了……需要注意的是在这期间伤口不要碰水,饮食尽量清淡就行。”

 

Isak点点头,冲着在一旁伺候的Lea说道:

“听到了?下去吩咐厨房,以后多准备些有利于伤口恢复的食物。”

 

Lea赶忙点头,下去了。

 

Lea出门后Isak便起身为一直坐在沙发上的Even去倒水,医生在一旁尴尬的站着,也不敢再催促Isak上药。

一旁坐着的Even有些看不下去了道:

“你别转来转去了,赶紧让大夫给你上药吧。”

 

Isak倒水的手一顿,慢慢把水壶放了下来,转身看向坐在沙发上冲自己皱眉的Even,有些不高兴的撇撇嘴,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回了沙发,等着医生给他上药。

 

Isak伤的不重,但是却十分可怖,手臂上、背部、腿部都有淤青,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那高高肿起的脸颊。

看着Isak完好无损的另外半张脸,Even暗自庆幸自己及时阻止了Nicholas。

 

“行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吧。”

在医生要求Isak把身上的睡袍脱下来上药的时候Isak不耐烦的将他赶了出去。

 

大门咯噔一声在眼前关闭了,Isak转过头,看向仍旧坐在沙发上好奇的研究着手上纱布的Even。

这也不能怪Even没见识,他之前受了伤都是随便拿个什么破布条包扎一下,很少能接受这么专业的治疗,会好奇也很正常。

看着难得露出这么孩子气神色的Even,Isak不着痕迹的笑了笑,随后调整好表情,忍着手臂的酸痛脱下了睡袍。

 

当Even终于对手上裹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失去兴趣之后,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Isak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毛巾,或许是为了方便上药,毛巾的长度刚好能够遮住“重点部位”,只要稍微走动一下Even就能看见他大腿内侧细嫩的肌肤。

 

Even颇有些不自在的撇过了头,轻咳了两声:

“咳咳……你那个……赶紧上药吧,我出去看看……”

说完就想起身。

 

Isak哪能这样就放他走啊,看见Even起身他就赶忙从门口小跑到沙发旁,重重地又将Even摁回了原位。

 

“那个你……”

Even仍旧支支吾吾的不敢看他。

 

Isak强忍着笑意,故意皱着眉语气颇为严肃的说道:

“我什么?你作为我的贴身侍卫兼情人,难道不应该帮我上药吗?我伤到的地方这么……私密,你要是一点意见也没有就让医生给上药了,那其他人不得怀疑我们关系的真实性吗?”

 

被他这么一说Even也反应过来了,只是仍旧对他这身打扮有些不太理解:

“我给你上药可以,但是你也……你也稍微多穿点啊,你看你这全身上下就一条毛巾,也太……”

说完他忍不住转过脸瞟了一眼,却没想到这一眼只看见Isak光滑白皙的大腿和平坦的腹部,顿时一阵热血上头,闹了个大红脸。

 

“太什么?”看着Even涨红了的脸,Isak语带笑意的问道。

 

“太……”Even憋半天也没憋出个词来,只好认输道:

“算了算了,来吧,我帮你上药。”

 

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Isak心满意足的一屁股坐在Even旁边的沙发上,把医生留下来装着涂抹外伤的药膏盒子打开,郑重的放在Even腿上,转过身,把背露给他。

“我左肩那块儿有点疼,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摔的时候蹭破了?”

 

Even仔细瞧了瞧,何止是肩膀,从左肩开始整个肩胛骨的位置都撞出了一大片淤青,刚开始医生检查的时候还看不太出来,时间越久颜色越深,等Even这会儿要上药的时候那淡淡的青色已经渐渐发紫了。再加上腰部以及手臂外侧的一些擦伤和淤青……

Even不住在心里对Nicholas的恨意又添了几分。

 

他小心翼翼的用没受伤的手挖了点药膏,看着Isak“五彩斑斓”的背部竟然有些下不去手。

其实按道理来说,他对于这种跌打损伤应该是司空见惯了,不光是淤青和擦伤,就算是刀伤他也见过、甚至是帮忙处理过不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些个无关紧要的“小伤”落到Isak身上时他就觉得特别触目惊心,特别……心疼。

 

身后的人久久没有行动,Isak被晾久了有点儿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你在干嘛?赶紧给我上药呀!”

 

被Isak这么一提醒Even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给Isak背上的伤上了药。

刚开始的时候Isak还龇牙咧嘴的一副自己快被疼死的样子,时间久了Even再傻也看出来他是装的了,故意用沾了药膏冰凉的手在Isak没受伤的腰上摸了一把。

 

“啊!”

Isak像是被针刺了一般从沙发上直直的弹了起来。

Even没想到自己小小一个动作竟然让Isak做出这么大的反应,他赶忙道歉:

“没事吧,我不是故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

站起来之后Isak却像是疯了一样弯腰捂着自己的腰部笑个不听。

 

Even有些惊悚的看着他。

“你……你没事吧。”

 

Isak摇摇头,又继续笑了一会儿,直到有些累了才停下来。

停下来之后,他有些尴尬的左右看看,发现了搭在一旁长椅上的浴袍,立刻披在身上把自己的上半身裹得紧紧的。

“咳咳……那个……我有些怕痒,所以……”

 

Even呆愣的回了一句:“哦。”

 

房间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静。

这时一阵风将半合着的窗子吹开,淡黄色的窗帘被轻轻掀起然后又垂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看着Isak单薄的身体在微凉的空气中有些瑟缩。

Even起身把敞开的窗户关上了,厚重的窗帘也拉起,整个房间就只能听见两个人呼吸的声音。

Even刚准备找个借口出去,就听见身后的人说话了:

“今天你不应该那么闯进来……”

 

他有些不解的看向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Isak。

 

“那这么说我应该放任Nicholas杀了你?”

 

Isak仍旧没有抬头,只是平静的说:

“他不会杀我的。”

 

一股怒气涌上心口,Even面带嘲讽的笑笑,抬起自己受伤的手问道:

 “那这也是我自作多情了?”

 

Isak慢慢地靠近,抬起头,却不敢直视Even的眼睛,然后轻轻握住Even受伤的那只手。

 

被柔软温暖的触感所包围,Even心中的怒火不知不觉中消散了许多。

 

望着那被绷带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大手,Isak的指尖轻轻划过Even满是老茧的手指,在Even有些不自在的想抽回手的时候叹息道:

“我本没想把你卷的这么深,现在……你已经脱不了身了”

 

Even知道他是在说Nicholas注意到自己的事情,他在进门之前就明白,自己的举动会带来哪些后果,只是当时的情况……他无法去衡量,进与不进,究竟哪一个后果更难以承担。

 

“从我答应做你的侍卫……那天起,我就做好了脱不了身的准备。”

 

“说谎!”Isak突然情绪有些激动的抬起头,眸光锐利的看了他一会儿,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可是Even却看出了那平静之下暗藏的恐惧。

“你到底在怕什么?”

 

Isak垂眸,“在今天之前,你明明随时都可以离开,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现在,Nicholas已经知道你的长相和身份了,如果你离开了我,Nicholas随时都可以……”

 

“我不会离开的。”这句话一出口Even自己都吃了一惊。

 

“真的吗?”Isak惊喜的瞪大了双眼。

 

面对Isak充满希冀的双眼,拒绝的话如同梗在心口的刺一般吐不出口。

 

“真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

怀中是Isak温暖的身躯,身下是柔软且略带芬芳的床铺。

Even自打出生以来就没有享受过这么好的待遇。

只是……

 

他望向窗帘缝隙间那一丝风景,猜想着此时外面日头应当逐渐落下了……

只是躺在舒适的床上,一种强烈的不适感却向心头袭来。

 

这种感觉不是来自于身体外部,而是因他长年累月的生活而形成的一种精神上的警惕。

在这样一个时代,像他这样的人,太过舒服的生活只会麻痹他的神经,给别人可乘之机。

此刻他心中就有这种感觉:

他就像是一只躺在温水里待煮的青蛙,而试图将他困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他怀中嘴角含笑,睡得正香的——Isak。

 

‘打听清楚同伴们的下落之后还是要找机会赶紧离开。’

他在心底对自己说。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Bliss私奔   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Hotline Bling :1  2  3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