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8

前文链接:C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 3    chapter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我已经尽力了,剧情仍旧停滞不前......

但是下一章会甜回来的,俩人感情会有一个大突破,也许有肉渣......

————————

Chapter 8

 

Even知道这一趟肯定是千难万险,可是却没想到,单单就是进城这一件事就把他们给难住了。

 

“你在说什么屁话!这是Lord Isak!”

 

城门前Jonas正和一名侍卫首领激烈的争吵着,Jonas显然气得不轻,几次三番想要冲上前去教训那名侍卫,可是都被旁边的人拉住了。

 

“呵,我可没听说过什么Lord Isak,Lord Nicholas吩咐过,这次宴会宴请的都是重要人物,可别让那些个杂种混进城,搅扰了给位贵人的雅兴。这年头什么人前面都要给自己冠个尊称,以为有两个钱买几个仆人就可以装贵族了?”

 

周边站岗的其他侍卫和一些路人都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而Jonas则彻底被他这番话激怒了,他的手快速的握住身侧的刀柄,面露狰狞之色道:

“你个狗杂种你说什么!当心我拿刀砍了你的狗头!”

 

“Jonas.”

Isak出声制止了准备拔剑的Jonas。

Even和其他侍从一样早在到达城门口便下了马,唯独作为主人的Isak是不用下马的,此刻看到Isak脸色有些难看,他便伸手想要去扶,谁知道却被Isak推拒了。

 

“我自己来。”

Even的手尴尬的收回,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儿。

 

可这个时候没有人在乎他是怎么想的,所有人都望着从马上下来的华服少年,仿佛都想看看他能否使眼下的局面得到一个得体的解决。

 

下马后Isak没有多说话,只是一步步的走到那个嚣张跋扈的侍卫面前,在Jonas身旁站定,面无表情的从衣服里取出一个红色的信封,递给了那个侍卫。

 

侍卫仍旧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但在看到那信封的样式时仍旧是迟疑了一下,将信将疑的伸手准备接过信封瞧一瞧。

可就在他的手刚出碰到信封边沿的时候,Isak却突然松手,那封精致的信封‘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哪儿来的病秧子,连个信封都拿不稳!”

侍卫鄙视的瞥了眼看上去身量单薄的Isak,骂骂咧咧的弯下腰去捡地上的信封。

 

而正当他的手够到那张鲜红的信封时,Isa突然转身抽出Jonas随身的佩剑,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剑直直的刺入那个侍卫的背部。

 

城门边来往的行人和关口检查的侍卫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他们当中鲜少有人真正的亲眼见过死亡。

那看上去像是未成年的贵族少年顿时显得高大而令人畏惧起来。

 

而那个侍卫弓着背,连哀嚎声都来不及发出,就以弯腰的姿势直接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缓缓地从伤口处流出,很快沾湿了静静躺在地上的红色信封,无声无息地流向Isak的脚边。

 

虽然自己身上背负着不少血债,可是Even从来没想过在他眼中羸弱而无辜地Isak竟然也会动手杀人。

 

那个侍卫该杀。

 

他在心底告诉自己。

 

即便Isak不动手,Jonas也会动手的,即便Jonas被拦住了,或许自己也会向上次一样因为看不过眼而出手。

 

可是明明是注定要发生的事情,明明谁动手都是一个结果。

Even的内心却像是被一块石头压住了一般,沉甸甸的,透不过气来。

 

站在人群中央的Isak似乎并没有自己刚刚杀了一个人的自觉,他只是淡淡的命自己身边的一个侍从捡起那张血泊中的信封,而自己则在血液快要流到他的鞋边之前跨过那具尸体,走向城内。

 

此时再无任何人敢阻拦。

 

Jonas静默了片刻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的佩剑从尸体上拔了出来,从袖口抽出一条手帕,擦干了上面的血迹,随后牵着马紧跟在Isak的身后。

 

“Lord Nicholas不会饶过你的!”

终于在他们一行人即将离开的时候,一个侍卫壮着胆子大声的呼喊道,其他侍卫这才幡然醒悟过来,跟着一起附和。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在这个关头Even仍旧打算帮Isak威胁那些起哄的侍卫们一番。在他转身之际,却看到Isak先于他转过身来,脸上带着那种张扬的令人生厌的倨傲神情。

他不禁心头一紧,那块石头仿佛更加重了。

 

“你以为他会为了一个卑贱的下等侍卫和我计较吗?”

Isak故作惊讶的挑了挑眉。

 

“如果你有这个自信可以立刻派人去请他,看他会不会来......不过我劝你们在去请他之前,还是赶紧先把这具尸体给挪走,别惊扰了赶来赴宴的贵族夫人小姐们,到时候你们主人怪罪下来,死的可就不止是他了。”

 

说完这段话,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那些侍卫渐渐灰败下去的脸,随后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轻蔑的微笑,转身,再也没去管身后发生的事。

 

Isak这番话化作愤怒的浪潮,将压在Even心中的巨石击碎。

 

他一直以为Isak不一样。

 

他以为同样深受那些贵族迫害的Isak和其他人会不一样。

可是他错了,直到今天他才发现,无论境遇如何糟糕,那属于贵族的肮脏血脉依旧流淌在Isak的血液中,影响着他的决定,影响着他的人生。

 

换做从前他可能会忍耐下来,可是现在......他控制不住被失望冲击着的神经,愤怒使他丧失了理智。

 

他顾不上这还是在大街上,将手上的缰绳往旁边的侍卫手上一塞,没等身边的人阻拦,转眼就冲到了队伍前端。

Jonas似乎预见了他会冲上来一般,在他快要碰到Isak时把他拦下了。

 

“你现在是在做什么?”Jonas抓住他的手臂,压低声音道。

“我们现在是在皇城,随时随地都会有危险!你不要随意轻举妄动。”

 

Even冷着一张脸,不为所动:“我想找Lord Isak谈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不是时候,等我们安顿下来自然会跟你解释,你......Henrik!”Jonas话还没说完,Even就挣脱了他的钳制,三步两步冲到前面,拽住了Isak垂在身旁的手臂。

 

可是他却没有看见自己想象中的画面。

 

他以为Isak会是冷漠的,会是无动于衷的。他以为他就像皇城里其他的那些如同寄生虫一般的贵族一样,除了自己的名誉和财富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当握住了他的手臂Even才知道。

他在颤抖。

 

当他回头的时候Even才看到。

他那红润如同熟透的苹果一般的脸颊,此刻却如纸一样苍白,平日里总是闪着灵动光芒的眼神此刻也变得涣散,整个人就像被抽走了灵魂一般呆滞、无力。

 

“有事吗?”Isak迷茫的看着Even由愤怒逐渐转为担忧的脸。

 

“你......”看着他这副模样,Even心里有片刻的欣喜,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深的忧虑。

 

他这么不顾一切冲上来是想要证明什么呢?

Isak是什么样的人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他终究是要离开的。

 

突如其来的了悟,让他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他松开了抓着Isak胳膊的手,呆呆站在原地,直到那个帮他牵马的侍卫提醒他,他才想起来跟上。

 

就这样颓然的走了许久,右脚突然被一个石头砸了一下,起先他以为只是不小心踢到了路边的碎石,可是又被砸了两下之后他就意识到了不对,于是匆忙转头,看到一间药铺旁边的巷子里站着一个人。

 

一瞬间,所有笼罩在他头顶的愁云全都散去。

他惊喜的看着那个身穿粗布短衣的金发女孩。

女孩指了指他的脚下,他发现自己脚下的石头旁边还有一个绑着小纸条的木棍。

 

——今晚药铺后巷子里见。

 

“Henrik?”

身后传来队友的呼唤声,Even快速将纸扔在地上,不着痕迹的用脚碾碎。

 

“来了。”

 

他们一路向宫殿行进,按照Jonas的说法,接下来他们要先去议政厅,面见摄政王,之后再安排住所。

 

经过了数道关卡,气势恢宏的宫殿近在咫尺,身旁的侍卫们都有些兴奋的窃窃私语起来,而Even却有些退缩。

他的眼神不觉望向一直走在最前端的那个身影。

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这一切都将在这里终结。

 

......

被一个专门带路的侍从官从殿门口带到了议政厅,然后他进去通传,让Isak一行人在外等候。

只是这一等就等到了中午。

 

那个侍从官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你......您还在这儿等着啊?Lord Terje正在和Lord Nicholas与众位大臣们商量大事,不方便见客,您先回住处吧。”

 

随行的侍卫们都愤愤不平,但是Even对于这样一个结果并不感到惊讶,按这段时间Isak受到的对待来看,这样的待遇才是正常的。

 

可是让Even意外的是,摄政王虽然拒绝了与Isak见面,但却并没有将他们安排到皇宫外的别院住宿,而是在皇宫的一角单独给Isak安排了住处,并且允许两名侍卫住在主卧一旁的卧室就近保护。

 

作为一名几乎被边缘化的贵族成员,这种待遇可以算的上是“受宠若惊”了。

 

走到楼梯口,侍从官向Isak建议让他选择两名侍卫留下来侍奉左右,其他的人要跟他一起去皇宫外的别院等待。

 

“既然只能留两个人,那就Jonas你留下,还有......”

Isak的视线从眼前的侍卫们身上扫过,在Even的脸上停留了两秒,最后移开目光说道:

“还有Mahdi,你留下,其他人就去别院等候吧。”

 

Isak的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愣了愣,然后脸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微妙表情。

就连Jonas都有些不解的看着Isak,更别提Even了,他当场脸色就难看起来。

 

“我要留下。”

Even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Isak,如同一个任性的小孩。

 

“Henrik你......我觉得你在别院会更方便。”

Isak有些疑惑的看着Even,仿佛他在说什么疯话。

 

“我觉得我留下更方便。”Even坚持道。

 

“......那好吧。”

皇宫人多口杂,Isak也没有坚持,而是用眼神示意侍从官可以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到最后一名侍卫离开Isak才低声对Even吼道。

“你发疯也要看看时间地点啊!”

 

“我想不出来任何Mahdi可以留下来我却不行的理由。”

Even没有丝毫退缩地迎向Isak恼怒的目光。

“毕竟我是你的贴身侍卫......不是吗?”

 

“......我真的不懂你。”

Isak紧绷地身体突然像是泄了气地皮球一般,松弛下来。

“你如果住在皇宫,什么事情都办不了,哪里都去不了,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你明白吗?”

 

“我知道,而且我现在也没有什么要办地事情啊。”

Even故作轻松地耸耸肩。

 

Isak低头苦笑一声。

“你骗谁呢?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开吗?我今天刻意不带上你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脱身,现在驻扎在皇城外的队伍都回到了城内,这个时候从诺拉庄园离开你不会遇到任何阻拦......”

 

Even有些吃惊,眼神不自觉地开始左右游离。

“可是你跟上来了,那我就当你害怕Emma会对你下毒手,可是我刚刚让你去别院,你为什么又拒绝?等到宴会开始那天,大部分的侍卫都会守卫在城堡附近,凭你的本事从别院偷偷溜出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可是你又非要留下,留在这个最危险的地方。”

 

Even没想到Isak竟然知道自己的打算,并且为自己考虑的这么周全。

 

“我......”Even想开口解释,却发现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

 

Isak像是喃喃自语般叹息道:

“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

 

看着那双如明镜一般的眼睛,他觉得现在已经没必要撒谎了。

 

“我的确想走,但不是现在。”

不是在你最危险的时候。

 

所幸Isak没有问为什么,因为Even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费尽心思再度进城,就是为了离开。

可是当他有机会离开的时候,他又好像被某种隐形的东西所牵制......

Isak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从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让他沉默了。

 

“Hey!Isak!”

脚步声渐渐逼近,不一会儿一旁的楼梯上便走下来一个黑发青年,在看见Isak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

 

黑发青年冲着Isak张开双臂,热情的凑了过来。

Even的直觉开始报警,他不留痕迹的用半边身子挡住Isak的身体,以便随时应对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可是那黑发青年却像是没看见他一般,自顾自的向Isak走来,脸上的热情丝毫未减,正当Even准备拦住男子的时候,Isak的一句话却让他停在了原地。

 

“Chris舅舅。”

——————————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Bliss私奔   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双向暗恋校园:你到底暗恋谁?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Hotline Bling :1  2  3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