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9(上)

前文链接:C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 3    chapter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默默地更新一发,我食言了抱歉......本来以为过年会有很多时间呢......

还有肉渣没写完明天发。

默默滚走。

——————

Chapter 9

冬日临近,在人们毫无所觉中将其冰冷的双手伸入空气之中,暗自窥探,静待时机。

 

Even打着哈欠站在门边,抱着手臂看着室内正在和复杂的礼服作斗争的Isak。

 

“不就是面见女王吗?至于这么隆重吗?”

 

忙着伺候Isak的侍女们纷纷侧目,连站在一旁似乎在发呆的Jonas都顿时清醒过来,狠狠的用脚踢了一下他的脚后跟,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可是Even却仍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站在镜子前的男孩,期待着他说些什么。

来到城堡已经三天,在Jonas的帮助下Even顺利与城里的同伴取得了联系,并且暂时取消了撤退的计划,甚至准备策划新的一轮的暗杀行动。

一切似乎都进展顺利。

除了Isak再也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自从那天碰到被Isak称作“Chris舅舅”的那个男人之后,不论人前人后Isak都没有再跟他有过交流。

这让Even感到有些尴尬和无措。

他是为了Isak留下来的,可是现在Isak却摆出一副已经不需要他了的姿态。

 

“面见女王都不打扮的隆重一点,什么时候才需要?”

穿好衣服的Isak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抱着手臂斜靠在门边的那个高大身影。

 

Even没有去管话中的嘲讽,也没注意到Isak脸上的不悦,他的全部注意都被Isak这一身打扮给夺去了。

 

一身深蓝色的礼服让男孩褪去稚嫩变得成熟起来,一双只属于少年的细长的双腿被包裹在笔挺的长裤里,只隐隐约约能看出些轮廓,平日里有些蓬松的金发不知抹了些什么,此刻正服服帖帖的被分成两边,露出中间宽宽的,却意外可爱的额头......这一切都让Even挪不开眼。

镜子前被一众女仆围住的Isak看上去就像一个真正的王子。

 

这时Even才不得不承认身份地位真的挺重要的,同样一身衣服让养尊处优的Isak穿便是尊贵的王子,如果让自己来穿......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歪着身子靠在了门上,全然没有一个侍卫该有的样子。

 

唉......让自己来穿,恐怕也不过就是个衣着华丽些的侍卫吧。

 

在这之前Even一直对所谓的王族没什么概念。所谓王族,不过也就是吃穿用度比普通人要讲究一点而已吧。

可是在进入大殿的一刹那,Even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从他成年以后,就再也没有输过一次战斗,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来自绝对力量的压制感。只是这一次并不是来自个人,而是一个王朝。

一个行将就木的王朝。

 

在Olaf的时候,Even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过若是有机会进入议政厅,见到女王,一定要好好问问她究竟为什么要把这个国家弄成这样,各地贵族强征暴敛,四处饥荒,外敌入侵却无人问津。

可是真正走进议政厅的大殿之内,Even却被那莫名的威严与肃穆压的抬不起头来。

 

“Lord Terje.”

Isak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内响起,Even这才恍然,赶紧和Jonas一同行礼。

可是在他们三人同时行完礼之后整个大殿都陷入了沉寂之中,在原地站了一会儿Even最终还是耐不住性子,抬起头来双目向四周望了望。

哪知道这一抬头他便对上了一个人的目光。

 

Terje Valtersen

 

他永远都忘不了这张脸,在他拿着沾满鲜血的匕首闯入房间时,这个男人正在割断与他相伴多年同伴的喉咙,他到现在都无法忘记那名同伴的眼神,和几乎染红了整块华丽地毯的鲜血。

那一刻的震惊与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他不再用大脑而是凭着直觉和冲动战斗着,他杀死了房间内所有的侍卫,在他终于可以给那个男人致命一击之时,却被同伴拉走,行动失败了。

Even的手开始颤抖,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看见那个男人仍旧完好无损的端坐在王位上,他的血液都快被仇恨燃烧得沸腾起来。幸好仍有一丝尚存,让他的表情不至于出卖他的内心,只是本来随意垂在身侧的左手却不受控制的摸上绑在大腿上的匕首。

 

只是短暂的对视,那个男人便移开视线,开口道。

“女皇身体欠佳,所以今天由我代替女皇接见外来的宾客。”

 

“Terje,你这就不对了,Isak怎么能算是宾客呢?”

坐在王座左边的Chris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大厅中央的Isak,微笑着说道。

“按血统他应该是你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坐在他下首的Nicholas沉不住气了。

“他在外面干的那些个上不台面的事简直是辱没了父亲的血统。”

说罢,他的视线移向Isak的右后方,随即立刻冷笑出声。

“呵,竟然还敢把人带到这里来,你简直是在给家族蒙羞。”

 

这时候Even才注意到,Terje身边坐着的竟然不是Nicholas,而是几日前对Isak十分“热情”的Chris。这让他有些诧异,Chris的地位竟然比Nicholas要高?

 

坐在王座上的Terje没有回应任何一句话,只是一直眯着眼注视着一直保持沉默的Isak,良久才说:

“真是越来越像了。”

 

Nicholas坐在一旁正好整以暇的等着父亲训斥Isak,却不料日渐沉默的父亲竟然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Nicholas不由得小心翼翼的瞥了眼王座上越来越令人难以捉摸的男人。

 

Chris突然接着说道:

“的确像,不过再长大一些应该就会好了。”

 

Even看着像是在打哑谜的两人,心中的戒备不减反增。

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站在自己身前的Isak似乎有些不对劲。

起先他以为只是错觉没太在意,可是就在他把目光移开的一瞬间,Isak突然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在众目睽睽之下倒了下去。

 

Even赶忙上前托住Isak快要碰到坚硬大理石上的头,Jonas也立刻上前检查Isak的脉搏和呼吸。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的对视了一下,见对方都是一脸迷茫和惊慌,便只好一起大声呼喊着Isak的名字,试图将他叫醒。

 

可他却始终没有醒来。

Even抬头正想呼救,却发现他们折腾了这么久,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有上前查看的意愿,就连一直为Isak说话的Chris也只是若有所思的玩着他右手食指上的戒指,似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与他无关。

看透了这些人的冷漠,Even打算抱起Isak自己去找医生,可是在他站起来时Jonas却拉住了他。

“Lord Terje还没有下命令。”

 

“可是他很可能有生命危险!”Even不理解Jonas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拦着自己。

 

可是Jonas没有解释,他只是用恳求的目光看着Even,咬着牙一字一顿说道:

“等,命,令。”

 

Jonas一说完便转身面向Lord Terje,随即跪倒在地。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脸上都发生了变化。Nicholas像是终于解气了一般,露出一个倨傲的神色;Chris则像是预见了这个局面一般,纹丝不动地坐在位置上,一副淡然的表情玩弄着手上的戒指。

而那个坐在王座上纹丝不动地男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看向和他对视着的Even。

 

议政厅里除了几个机要大臣和贵族,几乎没有守卫,而Even可以肯定这个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能做他的对手,他完全可以在一瞬间杀光这里的所有人,这样这个王朝也就就此毁灭了,Olaf则不战而胜。

复仇的念头如同一条毒蛇般在Even的心中嘶嘶的吐着信子。

 

“嗯......”突然发出的声音,惊醒了沉浸在仇恨中的Even。

他赶忙看向怀里的Isak,此时的他眉头紧皱,一双手紧紧扯着Even衣服的下摆,像是在经受着莫大的痛苦。

于是Even妥协了,他垂下了和Terje对峙的眼眸,弯曲了膝盖,放下了仇恨和自尊,在Terje Valtersen面前跪了下来。

 

整个大厅安静的只剩下Isak微弱的呼痛声。

Even紧紧抱住怀里被疼痛折磨的身躯,感受着一波波冲击内心的无力和沮丧。他曾经以为只要有了武器他就能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就能守护他所珍惜的一切。可是离开Olaf之后,尤其是在王城的这一段时间,让他看清了,武器能够决定个体的生死,而权力可以主宰一切。

 

Isak的呼痛声越来越大,终于Terje开口了。

“Nicholas.”

“是的,父亲,需不需要我把他们赶出去?”

Nicholas带着深深的恶意瞟了眼在Even怀里挣扎的Isak。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弟弟的?”Terje突然的质问让Nicholas愣住了。

 

Terjei的话一说完,一直端坐一旁的Chris便立刻站了起来,一改之前漠不关心的神色,快步走下台阶,对着门口的侍卫命令道:

“还不快把Lord Isak送回房,再找个医生来。”

 

“可是......”Nicholas还没反应过来,仍想说些什么,却被Lord Terje打断了。

 

“今天就到这儿吧,剩下的来宾先安顿好了,明天再接受他们的拜见。”

 

Lord Terje和一众大臣从王座一旁的另一扇门离开,而Even他们也早就带着Isak离开了,偌大的议政厅只剩下Chris和Nicholas站在原地。

Chris缓缓迈向正门,路过Nicholas的时候却被拦住了。

“父亲这是什么意思?”Nicholas愤懑中带着些许不安。

“难道他不想要故意为难一下Isak吗?”

 

Chris只是意味深长道:“你父亲老了。”

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议政厅,留下仍在原地深思的Nicholas。

 

——————

Even飞快地把Isak抱回房间却发现早就有医生等候。

医生看过Isak之后,认为应该是肠胃不适引起来的腹痛,很快就会过去了,开了些药,交代了下注意事项很快就离开了。

在医生离开很久之后Even都没有从刚刚的情绪中走出来。

还是Jonas上前拍了拍他:

“Hey,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Even随口敷衍了句,可是内心却没因此平静下来。

 

他一脸心事的模样Jonas哪能看不出来,于是搬了两把椅子到床边,示意他坐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Jonas说道。

“Isak的身体里流淌着贵族的血液,可是却仍旧被他们视如草芥。”

 

“不,我是不明白为什么Ter......Lord Terjei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这么狠心。”

 

“因为我的母亲。”

本来在床上安静躺着的Isak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此刻正睁着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看着他们。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们说话声音吵着你了吗?”

Even不由自主的凑近躺在床上看上去可怜兮兮的Isak,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他深深体会到了Isak成长的不易。

 

Isak瞪大眼睛看着一脸同情快要满溢出来的Even,清了清嗓子,简洁明了的回答道:

“我一直醒着的。”

 

Even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什么叫......你一直醒着?”

 

Isak眨眨眼说道:“就是我没有昏过去的意思。”

 

Even看了看身旁的Jonas,却发现他也是一脸错愕。

“那刚才你为什么......”

 

“因为我不这么做的话我们可能要站在那儿罚站很长时间。”

说完Isak伸了个懒腰,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对Even说道:

“有个特别好的地方,要不要一起去?”

 

其实Isak并没有打算听Even的意见,还没等Even反应过来,他就拉着Even往外跑了,就连Jonas在身后的呼喊声也不管了。

 

Isak拉着Even偷偷摸摸的在城堡中左窜右窜,生怕被人发现,漏了馅。

而Even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很想就这么把Isak的手甩开,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Isak牵着自己的那只手有些过分冰凉还是怎么的,Even竟然有些舍不得撒手。

 

‘既然不舍得放手,那倒不如再握紧点吧。’

Even在心里暗自为自己的举动开脱。

 

很快Isak就带着Even来到了一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铁门前。

而Even瞬间就认出了这个门。

 

当初他们暗杀行动失败之后,就是从这个地方逃出去的,至今为止Even都不知道当初究竟是谁这么天才,竟然找到了这么隐蔽的出去的路。

 

“快进来。”

Isak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铁门上锈迹斑斑的大锁。

 

Even有些困惑的看着那把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锁,他怎么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扇门并没有被锁住啊.....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在前面着急的招呼他快跟上的Isak吸引了注意,将对这把锁的疑问给抛诸脑后了。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