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Outlaws of love chapter 9(下)

前文链接:C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 3    chapter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上)


说好的二更,肉渣,最近貌似很严,如果大家实在是很想看肉的话评论一下我回头在微博里写,把地址发给你们。爱你们哟~~~~

————————


9(下)

两人在漆黑的通道里走着,也不知道是因为情况变了还是身边的人不同的原因,在触碰到通道尽头的木门时Even有些讶异,上次逃命的时候这条通道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可今天为什么这么快就到了出口......

Even正疑惑着,Isak那边就把门打开了。

出了门,一股清凉的风扑面而来,混杂着泥土的味道和植物的芬芳。

“走吧。”

Isak将木门从外面反锁上,招呼仍旧有些发愣的Even跟上。

而此刻的Even满脑子只有一件事。

 

这回Isak没有牵他的手。

 

俩人一前一后地在野草丛生,遮天蔽日的树林中走着。

Isak步履轻盈的走在前面,跳过手上甩着刚刚随手在路旁折的一根细长的树枝,口中若有似无的哼着歌,时不时像是在打节拍一样的摇头晃脑。

这是Even第一次看到Isak如此天真的一面,也是他第一次在内心真正认可Isak只是个少年的事实。

 

Even一直不紧不慢的跟着轻快如同归家的小鹿一般的Isak,脸上带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

 

“你怎么走的这么慢啊!”Isak在第三次故意放慢脚步等待某个慢慢吞吞的人时终于忍不住回头抱怨了。

 

“跟只老乌龟一样......”他一边向Even走来一边小声抱怨着。

 

在这幽静的森林中没有什么能够逃过Even的耳朵,无论是远处的鸟鸣还是Isak自认为小声的抱怨。

“说谁呢?”

等到Isak走到跟前,Even故意挑眉质问道。

“谁是老乌龟?”

 

Isak双眼无辜的眨了眨,天真与狡黠竟然就这样毫无违和的在一个人的身上反复的同时出现,Even心中一动,顿时暗骂自己没出息。

 

“没有啊,我没说啊,你听错了吧,我是说你走得这么慢,万一跟丢了怎么办。”

说完也不等Even再反应,Isak便一把牵过他的手拉着他继续向前。

本来还打算借机发发牢骚的Even此刻也闭上了嘴巴,安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

 

越走天色越亮,两旁枝叶茂密的树木越来越稀疏,Even意识到目的地应该就快要到了。

果不其然,一条石径出现在眼前,小径的尽头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木屋。

 

跟着Isak来到小屋前,可是Isak却没有进去的意思,而是领着他在小屋旁边的一个爬满了常春藤的木架下坐了下来。

 

“这里是我小时候的秘密基地。”不等Even问Isak便说道。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皇宫里住着,那个时候外公还在,父亲在外打仗,母亲身体不好,外公便把我接到城堡里来居住。”

 

“外公?”Even其实已经差不多能猜出来Isak的身世背景,只是Isak难得和他讨论家庭,他不想扫兴。

 

“你应该猜到了,我的外公是上一任摄政王,我的母亲是他唯一的女儿。”Isak双眼防空的看着远处,似乎是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情。

“可是我上次听你喊那个Chris叫舅舅。”Even不解。

 

“他是我外公的私生子,但是我外公生前一直不愿意承认他的身份,直到外公去世,父亲继位,女王才封了他一个爵位。”

 

Even皱眉,他在Olaf的时候,只不过听说女王被架空,可是他却没想到女王的权力竟然已经被吞噬到这个地步了。

“我怎么觉得你们谈起女王来好像是在谈论一个无关紧要的工具一般?”

 

Isak转过头,哼笑了一声。

“谁说不是呢,无论是对于这座城池里的贵族来说,自己的子女都只是巩固利益的工具,更别说一个空有头衔没有实权的女王了。”

 

似乎是内心深处的伤口被触碰到,Even敏锐地察觉到Isak在说完这段话后的低落,他虽然心中还有许多疑惑但却不忍心继续问下去了,值得岔开话题道:

“对了,你不是说这里是个好地方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哪里好?”

 

本来情绪低落的Isak听完这段话,立刻又振作起来。

“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

 

就这样Even又被Isak拉着朝着小木屋走去。

进屋前Even以为里面会摆放着一些生活用具,可是进去之后却发现整个屋子都是空的,连张可以落座的凳子都没有。

 

“这......空荡荡的看什么?”Even不解。

正在他疑惑着的时候,就看见Isak站在房子后面的那堵墙前捣鼓了一会儿,一个出口就这么打开了。

 

“......”Even吃惊的都说不出话了。

作为杀手,他擅长观察,无论是城堡的密道还是这个林中木屋,都基本上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进了屋子之后他四处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墙都是很结实的木头做的,且中间没有切割的痕迹,Isak是怎么在这些完整的木板中开出一道门的?

Even把疑惑说了出口,Isak却笑了。

“因为我并不是开了门,而是把部分木头移了位,正好露出了通道的位置。你应该发现了,这座木屋里面一个家具也没有,就是因为这个屋子底下其实空了一片,我怕时间久了木板承受不住家具的重量塌下去了,于是就把东西都移走了。”

 

Even不由得赞赏道:“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竟然能建出这么巧妙的房子。”

 

Isak神情略微变了变,随即又恢复正常道:“不是我建的,是我的母亲建的。”

 

Even没注意Isak那略微的变化,继续问道:“说起来这么久了我都没听你谈起过你的母亲。”

其实Even问这句话之前心里也是有些没底的,对于Isak的母亲他略有耳闻,据说她去世时十分凄惨,忍受着精神和身体双重病痛的折磨,加上Isak的父亲生性多情,她强撑到最后一口气也没能再见上自己的丈夫一眼。

只是这些都是传言,和Isak交往越深,越了解他,就越是希望从他口中听到一些不一样的故事。

 

“我母亲......没什么好说的,一个悲惨的女人。”

 

Even这才发现Isak的不悦,皱了皱眉,没有再问下去。

 

这个通道蜿蜒曲折,忽上忽下,时不时还有个分岔路,比Even想象中要复杂得多,每次当Even觉得离光明只有一步之遥时一个拐弯又把他绕进了深不见底的洞穴中。唯一值得安慰的是Isak始终紧紧地拉着他的手没有放开。

 

就在Even已经渐渐习惯黑暗的时候,一转角,一阵强光刺痛了他的双眼。

 

“到了。”Isak兴奋的声音让Even本来有些忐忑的心变得平静下来。

 

他将眯起的眼睛慢慢睁开,随即为眼前的景色所惊艳。

在黑暗中低着头,蜷着身体走了这么久,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Even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眼前的景色称不上有多美,多壮观,只是说不出来的轻松和自由。

站在这座算不得很高的山顶上,放眼望去,来时的那片森林和远处的城堡却像是被踩在了脚下。他们像是终于逃离了是非,逃离了纷扰,终于抵达了世界的终点。

 

“我说了吧。”

Isak在一旁看着Even双眼一眨不眨的眺望远方的呆样,有些得意道:

“是不是个好地方?”

 

Even还没回过神来,呆愣愣地转过头对着Isak点点头。

 

“噗......哈哈哈”Isak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个样子好可爱啊!”说罢就凑过头去想亲一下Even的脸颊,逗弄一下他。

 

谁知道Even这时候已经缓过神来了,听见Isak的笑声变转过脸想辩驳。

于是两人的嘴唇就这样亲密的‘接触’了一下。

 

“......”Isak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赶忙移开自己的嘴唇,转身向后走去。

 

“......你上哪儿去?”Even用手摸了摸还残留温热触感的嘴唇,颇有些意犹未尽。

 

“撒尿!”

 

“......”

 

——————

事实证明再厉害的人也抵挡不住生理需求。

水声响起的时候,Even站在Isak身旁默默地也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

 

“你干嘛?!”Isak却阻止了他的动作。

 

“撒尿啊,这都出来好一会儿了,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憋死了都。”

 

“那你上旁边去,别站在这儿。”Isak嫌恶的说。

 

Even一改往常的正经形象,耍赖道:

“我就站这儿,Jonas也不在,没人帮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啊,Lord Isak~”

说完就把自己的‘大兄弟’给tao了出来。

 

Isak又羞又恼,完全没想到Even放松下来会是这副德行,可是又不愿意认输,于是脑子一热上前就伸手抓住了Even蓄势待发的‘大兄弟’。

 

“......”

 

“你走不走!”Isak恶狠狠的威胁道。

可是没一会儿他就发现不对劲了,手上本就沉甸甸的某个事物,突然开始发热发胀,不过几秒的时间就胀大到了一个令人胆寒的地步。

傻子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咳咳,我好了,你慢慢来吧。”Isak故作镇定的松开手,提上裤子就撤。

 

不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一阵响亮的水声。回想到刚刚手里握着的事物,Isak不禁咽了咽口水,平时他和侍卫们也会开开玩笑,可是也没见过谁的能长成那样‘凶猛’的样子。

 

Even一回来见到的就是Isak小脸通红的坐在地上扯草玩儿的画面,正午的阳光打在男孩金色的头发上,就连发梢都好像流溢着夺目的光彩。此时Isak突然抬头,一双宝石般的眼睛在这片青翠欲滴的草地映衬之下显得格外明亮。

 

Even感觉某个部位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Isak无言的站起身,向他走来,双手在身侧握的紧紧的,表情也绷得紧紧的,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Henrik.”Isak走到他面前,叫着他的化名。

Even突然有种冲动,想要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他。

 

“这是送给你的。”

 

“什么?”Even正疑惑着,Isak两手突然伸向Even的衣领,把刚刚揪下来的草一根不落的全部塞进他的衣服里面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Even黑着脸把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抖干净的样子,Isak坐在一旁笑得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傻,哈哈哈哈哈哈哈”

 

“......”

在一连串的嘲讽之后,Even终于忍不住了,把好不容易抖干净的衣服往旁边一甩,两大步走到笑得东倒西歪的Isak面前,瞬间把他按倒在地。

 

“不准笑了!”Even黑着脸威胁道。

 

“恩恩......噗.....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我憋不住哈哈哈......唔!”

Isak的笑声被Even突然的一吻给堵住了。

 

Even本来只是坏心眼的想惩罚一下Isak,可是在看到Isak呆愣的睁大双眼,眼角还残存着刚刚笑出来的泪水的模样时就忍不住在那柔软的薄唇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这一停留,便把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给点着了。

Isak被吻得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戳在自己的腿上,而当他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脑子里最后一根理智的弦也绷断了。



评论(1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