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Evil in the night

我肥来啦~最近会有规律更新的~这是之前的脑洞,危险关系,禁忌play什么的感觉还挺赤鸡呵呵呵~~~(**号内为梦境/回忆)

————————

Chapter 1

“Isak……Isak……” 

啊……头疼……是谁? 

“Isak,醒醒!”

 谁的声音,好熟悉。

 “Isak!醒醒!我们得救了!” 

得救……得救了? 

我猛然清醒过来,却被眼前不断闪烁的红蓝光芒刺激的双眼泛酸,眼角不断渗出泪水。

于是我想抬手试图去遮挡一下那恼人的光亮,可是只稍微用一点力,就像是触碰到了某个致命机关一般,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都开始如烧灼一般疼痛。
噬骨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的痛哭起来,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也发不出半点声响。

突然一切刺目的光亮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冰冷粗糙的手,贴近我几乎麻木了的面颊,轻轻抹去了上面的泪痕。 

“Isak,baby,你还好吗?很痛吗?” 

那令人烦躁的光线被挡住,那个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等到我的双眼适应了光线之后,我才看到挡在我眼前的人,不由得呼吸一滞。

 因为那是一张十分俊美却又无比陌生的脸。 

即便现在满脸的尘土,金色的发梢还挂着泥水,可是这些都掩盖不了这张面庞主人的魅力。

特别是当我直视那双在黑夜中依旧明亮眼睛时,我的心跳开始剧烈加速。

天色太暗,我看不清那双眼睛的本来颜色,只看得到它随着周围不断闪烁的光芒似红似蓝不断变换。


正当我觉得这双眼睛有些熟悉时头部突然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我反射性的闭上了双眼。

这样的疼痛之下,我仍旧听不到自己的喉咙发出一丝呼痛声,我记得我明明是……

脑海中突然清晰的闪过被人打倒在地的画面,一瞬间疼痛仿佛冲破了记忆的壁垒传向四肢百骸,我不顾身上的疼痛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在意识朦胧中,手和脚都被人死死摁住,意识消退之前我只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向我靠拢,手臂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冰凉的液体伴着嘈杂的人声传入体内。


生平第一次在这样被重重包围的情况下感到如此安心,于是我渐渐放松下来,任由意识沉沦,消散……


———

*

今天又是“那个日子”,我无力的缩在角落里,做着无用的挣扎。

双手被缚在身后,手指也被布条绑着,眼睛被蒙上看不见一丝光亮,嘴巴虽然没有被塞住,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我很清楚呼救是没有用的。

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被束缚的地方因血液流通不畅开始发麻,我不禁产生了一个病态的想法:

这样的待遇都是你自找的。


门口传来些许动静,我有些绝望的往墙根缩了缩,可是当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我却突然发现了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


“Isak!你在吗!”

这个声音让我忍不住喜极而泣。


“我在这儿……”

我听见自己忍住内心的激动而发出的颤抖的声音。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我感觉到双手突然就被释放了。

随后眼罩也被取下,来人将仍旧呆愣着倒地的我扶了起来,又在我站不稳即将倒地的刹那拉住了我,随后将我背在他的背上带我往外走去。


出了那个“牢笼”,我担心眼睛无法适应光线于是紧紧的闭着,可是直到鼻腔吸入冷冽的空气,皮肤因寒冷而战栗,我却仍旧没有感受到一丝光亮。


慌乱中我睁开眼,却只看到空旷的废弃工厂,和远处天边隐没在云层之中的圆月。

出了工厂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被黑暗笼罩着的树林,他毫不犹豫的背着我的向着树林中唯一一条通向外界的大路走去。


走了不知多久,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我感受到他背部顿时紧绷起来,带着我躲进了路旁的树丛里,紧接着两束车前灯的光芒出现在道路的尽头。

于是我们默契的紧紧挨在一起没有动。


“你报警了吗?”我小声问道。


“报了,他们说在赶来的路上。”


我心情刚振作了一些却听他继续说道:

“但是我是十分钟之前打的电话。”


他说完这句话,我们都没有再出声,一是因为汽车渐渐接近了。而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明白,这辆车里面的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警察。


发动机的响声越来越近,我的身体却像是被拧上了发条一样开始发抖,眼泪控制不住的向外流。

屈辱,不堪的记忆随着那两道刺目光束的不断迫近如雪崩一般压迫着我的神经。


“Isak……你还好吗?”

他有些迟疑的看了我片刻,随后小心翼翼的张开双臂拥抱了我。我渴望已久的怀抱,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才得到。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心底窃喜还是悲哀。


—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这一切。

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被吓得不轻,于是在汽车快速驶过的同时,我用力推开了那个令人留恋的怀抱。


“走吧。”


我不敢直视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只能低着头踉踉跄跄的向前走着,拒绝了他继续背我的提议。


可是那个声音似乎根本没打算放过我。


—你根本就配不上他,你以为这一切会因为你的不幸遭遇而改变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件事绑住他,从来没有。


—为什么不呢?


那个声音继续折磨着我脆弱的神经。


—为什么不借此机会绑住他,让他永远和你在一起?


他根本不喜欢我,我不能这么做……


—你是因为他被绑架被侮辱的,你所有的痛苦都是他造成的。


不,不是这样的……


—你不想吗?


—不想永远拥有他吗?


*

————


从脚背传来的湿润触感让我从梦中清醒过来。只是太过于怀念这样柔软的被窝,以至于即使清醒了过来我也不愿睁开双眼。

可是下身仍在不断进行的动作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在装作昏迷不醒了。


“你在干什么……”我眯着眼睛略微抬起头,看向那个弓着身子站在床尾的高个青年。


他似是有些惊喜的抬起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醒了!”

他冲我露出一个干净的笑容,随即将手中的毛巾在一旁的水盆里搓干净挂了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发现自己的嗓子虽然依旧干哑,但说话的声音已经很清晰了。


而他仍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保持着微笑,又跑去洗了个手,才走到我面前。

看着他不紧不慢的样子我心里是有些不耐烦的,可当他终于缓缓向我靠近的时候,我的心脏却又开始紧紧收缩起来,仿佛那张带着温和笑容的俊美面庞之下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不安。

————————

三章内完结~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