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The Ghost of Stirling Chapter 16

神秘贵族兄弟AU

OOC&HE

突然想到Love is a battlefield的作者说evak的fans都喜欢看甜文,我发现真的是这样,可能是心里苦吧,毕竟evak实在太不容易了。

前几篇链接: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13   Chapter14    Chapter 15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Shape of you 无脑爽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

Chapter16

Emma自从被Noora的一番话点醒之后就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因为Sonija仍然病重的原因,Even暂时没有去度蜜月的打算

 

这也让Emma松了一口气,如果Even要做些什么的话那么度蜜月是最好的时候,在异国他乡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为家族蒙羞的弟弟和他的妻子,再也没有比这更方便的方法了。

 

同时有件事也让Emma有些担忧,Isak又生病了,与往常不同的是,这一次病的十分严重,甚至都已经开始咳血。

这导致她本想向Isak求证的打算落空了。

 

她心疼的看着自己脸色发白躺在床上的丈夫,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在阳光的照射下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金色的卷发被汗水打湿,此刻正服贴的贴在额前。

无论何时他都是这么完美。

脆弱的Isak激起了Emma的保护欲。

她决定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尽快的找出秘密所在。

—————

这天Even早早的和Eskild他们离开庄园去镇上办事了。

Emma听到他们要明天才回来的消息简直高兴坏了,她找来管家,既然Sonja不能管事那么这个家的女主人就是她了

 

至少暂时是这样。

 

“Mrs. Johnsen 我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我想要了解一下庄园的具体情况,也想四处逛逛,您可以把房门的钥匙给我用一下吗?”

“oh, 当然可以,只不过庄园大部分房间平时是不上锁的,上锁的房间钥匙就这几把……不过我不建议您去,因为……”

“因为什么?”

Mrs. Johnsen 有些神秘的凑到Emma的耳旁小声道:

“因为这些房间是以前夫人使用的,所以有的人说会闹鬼。曾经有一个仆人晚上去打扫的时候被吓傻了,不小心从阳台摔了下去,脖子直接摔断了。”

 

Emma皱了皱眉,接过钥匙道:“好的,我自己会看着办的,谢谢您。”

 

Emma不是那种会被这些古怪的传说所吓到的女孩,故事越离奇,真相就越是惊人,那么它的价值也就越高。

 

她拿了钥匙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她之前去过的那间房间去看看。

她一把一把的试着手上的钥匙,当她转动第三把钥匙时,门打开了。

房间没有她想象的那样阴沉,窗帘是拉开的,因为没有人使用,所以所有的家具上都扑上了一层白布,但是桌椅和柜子上面并没有很厚的灰尘,看起来应该是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来打扫一次。

房间的摆设就是一般贵族家庭的摆设,从窗帘到床单都是以紫色为主色调,可以看出主人生前十分热爱紫色,唯一有些奇怪的地方就是正对着床的地方摆着一面等人高的镜子,这面镜子让Emma感觉有些熟悉,但是却又不太想得起来为什么会觉得熟悉。

她想了一会儿便放弃了,不再浪费时间在这种无用的事情上面。

逛了一圈,一个精致的书架吸引了她的注意,因为书架上摆满了各种版本的圣经,Emma仔细看了看那些书,终于找到了一本不一样的。

 

她翻开之后惊喜的发现这并不是书,而是房间主人的日记。

她正准备翻开阅读走廊上Isak的声音传来了:

“Emma,咳咳咳……Emma你在吗?”

Emma慌张的掀开裙子,将这本日记塞在自己的袜子内,并快速用裙摆遮住。

 

“Emma?你怎么在这儿呢……咳咳咳……我找了你好久。”

Emma笑了笑,上前握住Isak的手,虽然他咳的很厉害但是双手却依旧温暖。

“我想了解一下庄园的每个角落……你怎么出来了,你身体不舒服就应该在房间里躺着才对……”

说着Emma转身带上门和Isak一起离开了这间房间。

……

从Isak那里了解到这是他母亲以前的房间,但是再详细的问Isak就不愿意说了,只是借口说自己累了要休息一会儿。

半夜,Emma再度来看的时候果然房间的门已经锁上了。

看来这里一定有Isak不希望自己知道的事情。

她想起了自己藏起来的那本日记,她回到房间坐在书桌前开始翻看这本日记。

 

五月23号    晴

今天在舞会上看见了Nikolas,他一定是神派来拯救我的……

 

五月27号

我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他了……

 

五月30号

Nikolas……Nikolas……Nikolas……

 

Emma随便翻看了几面,发现Isak的母亲是用的挪威语写的,前面的内容大概是Isak的母亲表达自己对Nikolas 的爱意。

Emma知道Nikolas是Isak……准确的来说应该是Even父亲的名字,从日记上来看,Isak的母亲分明就是对他的父亲爱到骨子里去了,可是为什么Noora却说他的父母不和呢?

她继续翻看后面的内容, Emma对挪威语的了解并不多,只是以前父亲请的家庭教师教过她一点点基础的,加上来这里之后自己自学了一些。

可是后面的笔迹却十分潦草,日记的主人显然情绪十分不稳定,甚至连日期都没有再写了。

 

我受不了了……他们竟然在……Nikolas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每天都像是活在地狱……神你什么时候能救救我……

……

我们的孩子……Even很可爱……

 

感谢神……Even是我生命中的阳光……

 

看到这里日记已经过了一半了,显然日记的主人从这时候开始心情变好了,Even出生看起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生机,可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将自己和丈夫一起烧死的呢?

Emma的好奇心驱使着她继续往下看

 

但是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继续看下去的,这其中的丑陋与罪恶,在当时才17岁的Emma心头留下了一个沉重的阴影……

————————

感觉自己越写越玄乎......不管了......

 

 


评论(1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