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Wander with me+醋王小剧场

甜蜜小黄花梗 一发完

仍旧推荐同名歌曲,这首歌歌词感觉就像是Isak的独白很治愈,even读的内容翻译见最下方(1)

歌曲链接:Wander with me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骨科文:The Ghost of Stirling

———————— 

“Dear Juliet,

Why art thou yet so fair? Shall I believe

That unsubstantial Death is amorous,

Keeps thee here in dark to be his paramour?

Here. O, here will I set up my everlasting rest

And shake the yoke of inauspicious stars

From this world-wearied flesh.

Eyes, look your last!

Arms, take your last embrace! And, lips, O you

The doors to breath, seal with a righteous kiss……”(1)

 

Even停了下来,忍不住轻吻眼前撑着脑袋看着自己的男孩。

 

不带任何情欲,Even只是蜻蜓点水般在Isak软糯的唇上留下自己的痕迹,Isak眼底的爱意已经满溢了出来,眼神带着些许迷茫,可是仍然下意识地盯着他,仿佛他就是整个世界。

“为什么不念了?”Isak蹭着Even的鼻尖,用只有彼此才能听见的声音问道。

Even无声的笑了,眼神温柔而平静。

“因为……我突然发现这些都不重要。”

Isak挑了挑眉,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说。

“为什么突然不重要了?我以为你们考试的时候会用得上?”

这回Even忍不住张着嘴笑出了声。

“没错,考试是会用得上,但是我的意思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些……”

他转头瞥了眼被无情的抛弃在草丛中的《罗密欧与茱丽叶》

“这些都是无意义的陈词滥调。”

Isak没有说话而是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以前认为,没有什么是永久的,除了失去和死亡。但是就在刚才我念着罗密欧哀悼自己失去爱人的台词时,你一直盯着我的目光,让我想到如果失去了爱的人,那么无论多么美丽的作品都是虚无……而我正念着无尽的虚无,却把这样可爱的你放在一边不闻不问,这简直是天理不容......”

说到这儿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Isak突然捧着Even的脸,在他的眼睛,嘴巴,鼻子,脸颊分别印上一吻,然后补上了最后那句台词:

 

“seal with a righteous kiss dateless bargain to engrossing death。”

 

随后两个人笑着拥抱在了一起,Isak嫌抱得姿势太累了就跨坐在了Even的腿上,然后对着深情凝视自己的Even笑得一脸傻气。

看着Isak青紫的眼眶和仍旧有些浮肿的左脸,Even的眼神暗了暗,止不住伸手去抚摸那片淤青,紧闭的双唇微微张开想要说些什么。

“不是你的错。”Isak不用想也知道Even想说什么。

“我知道,但是我……”

“Shush,我不想再想那天一样把生命浪费在这些没用的对话上了,所以Even Bech Næsheim你给我听好了,这是最后一遍了,以后你再这样我就揍你。”

Even被眼前熊猫眼,包子脸的男孩威胁的一点脾气也没有,只能含着笑温声答应。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场合给我一千次机会,我都会像那天一样,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爱的人被嫌弃被辱骂,而且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他爱上了我……”

说完Isak的情绪又平静了一些

“所以你不要再说那些所谓对不起的废话了,有那个时间还不如读书!”

说完Isak就捡起旁边的书往Even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自己迅速的站起来逃跑。

Even没料到画风转变的这么快,刚刚还是温馨的爱情片,现在怎么就成了动作片了。

不过等他反应过来,还是很快的就抓住了逃跑的男孩。

“哈哈哈……这不算!我刚刚被石头绊了一跤!”

Isak被Even压在身下挠痒痒,一边大笑一遍喊冤。

“这招不管用了,你每次都有理由,上次在泳池你也说自己是被水呛着了。”Even没有手软仍然不停地闹着身下快要笑出眼泪的男孩。

“不……不是的!我真的……哈哈哈哈,快放开我……好了好了我认输我错了……”

Even放开脸已经涨的通红的男孩,躺在他身边的草地上,撑着头,看着他平躺在草地慢慢的平缓着呼吸的样子。

微风拂过,吹乱了男孩蓬松的一头金发,Even伸手理了理男孩额前的碎发,突然说道:

“Jeg elsker deg.”

Isak惊讶的抬头看着Even,Even虽然总喜欢说些文艺的台词向他表白,但是从来没有用过挪威语这么直白而正式的表达过。

看着男孩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讶与喜悦,Even忍不住把他抱过来揽在怀里。

“我也是。”

闷闷的声音在自己的心口处传来,Even无声的笑了,搂紧了怀里的男孩,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他发现曾经在自己脑海中那些挥之不去,躁动不安的想法,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躺了一会儿,在两人都有些昏昏入睡的时候,Isak的手机闹钟响了。

“啊!到点了!我们得去上课了!”

Isak拿着手机推醒仍旧躺在地上的Even。

Even伸了个拦腰看了眼整理衣服的Isak,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Isak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坐在地上傻笑的男人。

Even站起来,拿起粘在Isak头发中间的一朵黄色的小花,给他别在耳边。

Isak有点不解的想伸手去拿下来,Even却抓着他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


“Isak,你是我遇到过最美的男孩,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Isak的脸迅速的飞红,他知道看着自己青紫的眼眶,还能说出这番话的也只有傻傻的Even了,但是这样傻傻的Even却让他对自己脸上淤青的那一小点点的不自信完全消失了。

Isak凑上前,钩住自己那长颈鹿男友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

“你也是我遇到过最帅的男人,没有之一。”

Even笑了,忍不住调侃道:

“那Jonus呢?如果你现在和他在一起的话会不会他就是最帅的那个了?”

Isak翻了个白眼,狠狠地推了他一下,但是没推开,只好痞痞的说:

“或许吧,谁让你来的这么晚。”

“What?”Even故意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Isak一脸小爷我就是这么受欢迎的模样,配上他的熊猫眼真的滑稽的不行。但是Even一点也不觉得,他只觉得自己碰到这么个宝贝一定是用光了一辈子的好运。

 

牵着Isak的手Even忍不住在心里想:

用光了就用光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算下地狱我也认了。

 

————正文完

无厘头剧场:

(Isak和Even在校门口和土著男团的其他兄弟碰面)

警告:北欧醋王和挪威撩神出没,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Jonas:Hey!你们来了。

Mahdi: Hi!Isak你看起来不错啊。

Isak:Yeah,多亏某个烦人精人天天吵着在家给我拿鸡蛋敷脸。

Even:(挑眉)不客气Baby

Magnus:Hey, Isak!你耳朵上有只虫。

Isak:(白眼)这是花好嘛?

Magnus:哦,所以你知道这是花,我看你一直挺开心的别在耳朵边上,以为你不知道呢

Jonas:Magnus……no

Magnus:Seriously?你们对这朵花都没意见吗???

Mahdi:  God,你又来……

Even:事实上花是我给他带上去的……我只是觉得很好看

Isak:(瞪视)

Magnus:好吧好吧,我闭嘴。

Isak:我们先上去啦

Jonus& Mahdi: Okay,bye Even.

Magnus:Oh,Even!抱一个!今天你又帅出了新水平,下次一定要多教我几招把妹的方法!

Isak:Magnus……

Magnus:what?

Isak:……算了……(扭头走)

留下一脸懵逼的Magnus和扶额看天的Jonus& Mahdi

短信:

Isak:Magnus,你可不可以矜持点

Magnus:???

Magnus:可是Even叫我要把饥渴上升到新高度啊

Isak:……

Isak:他是让你对妹子饥渴!没让你对他也这么饥渴!

Magnus:???我对他?Isak你这就不对了,我又不是gay我怎么可能对他饥渴呢,你真是哈哈哈……

Isak:不是最好!你下次再随便抱他我就*¥#&#@了你!

Jonas:二位……这是群聊啊……

Isak:……F*ck!Jonas你怎么不早说!

Jonas:……

 ————————

(1)选自《罗密欧与朱丽叶》

亲爱的朱丽叶,

你为何仍旧如此的美丽?

难道要我相信 

无形的死神很多情, 

把你藏匿在这暗洞里做他的情妇? 

这里,我能在这里长眠吗?

从我这厌恶人生的躯体上 

摆脱恶运的奴役。

眼睛,再看你最后一眼!

手臂,再拥抱你最后一次!

嘴唇,你呼吸过的地方,以吻封缄。

和死亡来一场永恒的交易!


评论(17)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