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The Ghost of Stirling Chapter 20

神秘贵族兄弟AU

OOC&HE

推荐陈粒的 易燃易爆炸

前几篇链接: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13   Chapter14    Chapter 15

                    Chapter16   Chapter 17   Chapter 18

                    Chapter19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

Emma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她不断地在屋内踱步,焦急的思考着应该如何应对。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现在做什么都是无用的了

真相就和她隔着薄薄的一层纸,只要她找准时机便能捅破。

但是捅破之后呢?

会有人帮助她吗?

这个家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对于发生在庄园里的事情视而不见,如果Isak和Even真的是她所认为的那种关系的话,那么Eskild,Jonas,Noora……甚至是Mrs. Johnsen,都应该知道了这一切,甚至……

 

有可能是他们俩的帮凶。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的Emma反而镇定了下来,她生活在一个陌生的且充满敌意的环境里,她所知道的事情越多危险就越大,就像Sonja一样。

既然Even选择用慢性毒药来毒杀她们,那么他肯定是对什么有所顾忌……

Emma突然想到了,自己和Sonja来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家人联系上了,自己写过很多封信,可是却一封回信也没有,这太不正常了,即便是父亲想和自己断绝来往,至少也会回一封信告知一下才对。

 

想到这里Emma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求生的突破口。

 

“Mrs. Johnsen,请给我备车,我要去一趟镇上。”

Emma穿戴整齐,站在客厅里微笑着对Mrs. Johnsen要求到。

Mrs. Johnsen回以微笑道:“我可以问问原因吗?您的身体还没有痊愈,Master Isak吩咐过让您好好在家休息。”

Emma抿了抿嘴唇,拽紧了身下的裙子强作镇定的说道:

“我想去镇上逛一逛,我觉得出门逛逛比一直闷在家里对我的病有好处多了。”

Mrs. Johnsen 盯着她的脸看了看随即应允道:

“好的,我替您备车。”

 

Emma出乎意料的到了镇上,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甩开车夫,她假装在卖衣服和饰品的集市逛了一圈又一圈,随后找了个机会溜走了。

 

“请问镇上的邮局在哪儿?”

“沿着这条街一直走就能看到了。”

“谢谢!”

 

Emma慌慌张张的跑到邮局。

“请问有没有寄给Emma Næshei或者Sonja Næsheim的信?”

邮局的人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

“额……有寄给Emma和Sonja 的但是都不姓Næsheim……”

“能拿给我看看吗?”

……

Emma终于知道了,自己的信为什么没有回复,因为它们一封都没有寄出去。

很显然父亲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她找邮局的人借了纸笔,向父亲和舅舅一人发了一封求救的信,亲眼看着邮局的人将它们装进下午即将送出的邮件包裹中。

看着远去的邮局的车辆,Emma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现在只等待父亲和舅舅来拯救她们了。

 

回家的路上Emma不断在想:

邮差送信去伦敦最快也要两周,而从伦敦到这里差不多要一周的时间,而这一个月她要如何保护好自己和Sonja呢?

……

Emma想了一千种这一切结束时的场景,可是她从没想过这一切竟然会这样突然地发生,而又突然地结束。

 

Even和Isak将近两周没有回庄园了,连带着Eskild,Noora以及Jonas都消失了

Emma没问,也没有人提起,大家似乎都有了一种诡异的默契,好像只要不说出口真相就不会被揭穿。

 

庄园看似平静的背后似乎在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唯一让Emma有些许安慰的是,Sonja的病似乎也好些了,只是见到自己时仍旧情绪激动,Emma无法告知她真相,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她不再红润饱满的脸颊,流着泪安慰她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

直到三周后Even和Isak回到了庄园。

 

他们回来的时候Emma正在花园散步,她看到Even将Isak从车上扶了下来,Isak低着头似乎在咳嗽,Even的凑近了他说了句什么,随后就一把将他抱了起来。Emma虽然猜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真正看到却仍旧有种心头刺痛的感觉。

 

晚饭时分二人似乎也是一起在房间里进食的,但是Emma已经无心去想这些了,她要时时刻刻密切注意自己的言行,一定不能让这两人产生自己是有威胁的存在。

但是在她半夜听见哭喊声时还是忍不住走上了那条通往地狱的楼梯。

眼前的一切都匪夷所思到让她无法思考。

浑身赤裸的Isak,带着一顶和他本身发色接近的假发,两只手被一条绳子绑起来悬在床柱上,双脚堪堪落地,他满脸泪痕,哭着喊着Even的名字,而站在他面前的Even因为背对着门看不清楚表情,但从Isak的表情来看Even很显然不打算放过他。

Even抬起他的两条腿环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开始向上耸动腰部……

看到这里Emma震惊之余不禁脸红了,即便是知道二人的私情,但是和看到又是完全不同的……Isak的哭喊声回响在整个庄园,这让Emma突然想起那晚自己听见的凄厉哭声,是否也是Isak的声音?

难道Isak根本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受害者?

Even囚禁了他,将这个身世不明的弟弟视作禁脔?

 

想到连Isak都无法抵抗Even,Emma顿时有些害怕,如果让Even知道自己都看到了这一切他会如何对待自己。

她慢慢向后退去,可是恐惧让她的双腿像是上了锈一般,有些不受控制,她正准备转身逃跑的时候却踩住了自己的裙摆,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完了。

房间里的声音停了下来,似乎是发觉外面有人,她顾不上回头看,爬起来就往楼梯下跑。

 

Sonja,Sonja,Sonja……

她找到了Sonja的房间,架起仍旧在熟睡的Sonja就往下跑。

走到黑暗的大厅她正准备开门身后却传来一声声熟悉的脚步声。

 

咔哒——

门开了,她正准备扶起坐在地上的Sonja带着她一起离开,大门就被突然伸过来的一只手又关上了。

 

“你去哪儿?”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我要离开……”Emma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颤抖。

“为什么?这里不好吗?”

靠在Emma身上的Sonja突然开始崩溃的大哭起来,断断续续的说到:

“疯子!你们……疯子!回家……回家……”

Emma赶紧捂住她的嘴,用恳求的眼神望着Even道:

“求求你了,我们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Even的眼神却好似钢筋铁打一般丝毫没有动摇

“比起你的承诺,我更相信我的判断。”

 

Emma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却看见他转身从客厅的某处拿了一把枪。

“不!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什么都听你的!都听你的!我不走了!”

Emma跪倒在地,惊恐的和Sonja抱在一起,无意识的喊叫着。

“哥哥!”

是Isak的声音。

Emma抬起头,看见Isak穿着宽大的睡衣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的手里端着一杯茶。

“哥哥,我来劝劝她好吗?”Isak在Even的面前站定,Even皱了皱眉,放下了枪,但是仍然把枪牢牢地握在手上,似乎随时要准备举起来杀了她们一般。

“Emma,先喝口茶,冷静一下。”

Isak蹲在她的面前,Emma可以看到他手臂上的勒痕以及脖子上的红色印记……

看着这些痕迹Emma不住悲从中来:

“你和Even从来都不是亲兄弟,你一直都在骗我!”

Isak的脸色有些古怪的回答道:

“我对你说的都是事实,我们的母亲的确是疯了,我的父亲也的确没有所谓的妹妹,而我和Even也确实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Emma撑大了双眼:“不……不可能的,你们明明……天呐……”

Emma有些难以接受,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Isak可能是领养的或者是特殊身份,绝对不会是Even的亲兄弟……

但是Isak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骗她了……

那他们俩是在以亲兄弟的身份,做着这种有悖伦常的事情!

Emma一下子瘫软在地。

“我10岁的时候和Even……被发现了,所以后来我被送往了寄宿学校,加上父亲一直对她不忠,最后我们的母亲彻底的疯了,她将自己和父亲还有父亲的情人锁在房间里,一把火将所有的恩怨燃尽。”

“其实我并不想骗你,但是母亲立下的遗嘱要求我们俩一定要结婚……”

Isak眼神若有所指的看了眼茶杯道:

“Emma把这杯茶喝了,冷静一下我们再谈。”

Emma领悟了Isak的意思,一口饮尽了茶,发现茶碗旁边竟然贴着字条:

 

一直向西走,有人在那里等你。

 

Emma惊讶的看了眼Isak,却见他一脸决绝的站了起来,从袖中拿出一把餐刀,转身拥抱站在他身后的Even。

当Even的脸开始因为疼痛而发红发紫时,Emma知道,Isak做出了选择。

 

Emma扶起一旁的Sonja,走了两步,仍然有些不舍的转头道:

“Isak,跟我一起走吧!”

“我不在乎你所做的一切,我们回伦敦,重新开始吧。”

 

Isak被Even的重量压的坐在地上,却仍然维持着拥抱的姿势,他没有再看Emma一眼,而是用手抚摸着怀中不再挣扎的人的脸道:

“他是我的哥哥,无论如何我都要陪着他……咳咳……”

他突然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摊开手

 

一片鲜红。

 

他突然笑了,在门外惨白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动人。

Emma离开前最后看了一眼屋内抱着Even的Isak,白色的睡衣胸口染上了鲜红的色彩,不知道究竟是他自己的还是Even的。

————

1.《呼啸山庄》

看来20章结束不了了,因为这篇文章真的很用心写,所以不想草草给出一个结局,知道大家都喜欢看甜文,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写这种有点虐的故事(捂脸)

我只是觉得不是只有温馨美妙的才是爱情,邪恶残酷的也可以是爱情的另一种面貌(而且莫名其妙的更加带感)。

前段时间有些迷失自我,果然自娱自乐才是我的风格(捂脸)

最后,这篇文一定会HE,明天会以番外给出大结局的。

 

评论(1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