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再见,房间 Chapter 4

长发Isak&转学生Even

OOC  AU

前篇: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这两天要去外地,可能没时间写文,六月份都会比较忙,有时间我就多写点吧。

忘了说,大家好好珍惜傻傻的Even吧,因为很快单纯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

 

Chapter4

两个人吃饱了头顶着头躺在地上什么也不做。

Even有很多话想问Isak,可是话到嘴边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往上挪了挪,头顶碰到了Isak的肩膀才停下来。

Isak转过脸安静的看着他,这样颠倒着看Isak让Even觉得很新奇,他的眼睛正好对着Isak弯弯的嘴唇,从这个角度看嘴唇比往常更加红润了。

 

“Isak……你涂口红吗?”

“What???”

 

在差点被Isak从房间里丢出去之后,Even恨不得咬断舌头,那么多可以问的问题怎么就问了最傻缺的一个?果然自己真的想Isak说的那样是个傻瓜吗?

“欸,傻瓜Even。”Isak用肩膀撞了撞坐在自己身边愁眉苦脸的傻大个。

“不要这么叫我……”

看着Even郁闷的神情Isak在心里都要笑死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吃小豆蔻吗?”

他决定奖励一下一直给自己制造笑料的Even。

果然Even眉头顿时舒展了:

“为什么?”

“因为很小的时候妈妈给我做过一次。”

“你妈妈?是……刚刚给我开门的那个女士吗?”

Isak摇摇头,笑容渐渐隐去。

“不是,那是我外婆”

“哦……”Even看着他不再明朗的面孔不敢再多问下去。

“给你看这个。”Isak想了想拿起床头边的相框递给Even。

“这就是我妈妈,她是不是很漂亮?”Isak骄傲的说。

Even仔细看了看照片上的年轻女人,发现和Isak的眉眼并不相像,但是嘴唇和鼻子的形状却几乎是一模一样。

Even用力的点点头:“嗯!你妈妈好年轻啊!”

“那是肯定的啦,她17岁就生了我……”说到这里Isak又有些难过的摸了摸照片上的女人。

“那么早啊,我妈妈30岁才生了我……那她现在在哪儿呢?在外地工作吗?”

Even刚问完就听见楼下传来吵闹声。

Isak突然起身悄悄地走到门边,把房门带上,但是却没有坐回Even身边,而是耳朵贴着门缝偷听。Even有些好奇,做了一个让他后来悔的肠子都青了的举动,他也站了起来跟着Isak一起在门边听着。

 

“你怎么又喝这么多酒……”

是Isak外婆的声音。

“好像是我外公回来了。”Isak小声的告诉Even。

“我为什么不能喝,我女儿死了我难受!我为什么不能喝?”

一个男人,说话有点大舌头,应该喝了不少酒。

“Ken……”

“那个孩子呢?那个小杂种呢?都是他那个人渣老爹!害得我们家家破人亡!好不容易找到的女儿……”

“这不能怪Isak,都是那些媒体的错!”

“不要叫他Isak!他根本配不上这个名字!还有他如果不在镜头前乱说话,那些媒体会吧我们女儿逼到绝境吗?!”

“Ken,我不想现在跟你争论这些,家里来了人,你最好去冷静一下……”

Even震惊了,他站直了身体没有再听下去了,因为此时Isak已经满脸泪水的蹲坐到地上。

 

“她哪儿也没去……”过了一会儿Isak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什么?”Even有些不明白。

“她死了。”

“她被我害死了。”

……

“很抱歉亲爱的,不能留你吃晚饭了,希望你有空常来好吗?”

“好的,Mrs.Valtersen, 我会的。”

Isak的外婆看上去是个很好的人,她给了Even一些自己家做的曲奇饼让他带回去,并且希望他能够经常来看看Isak。

Isak跟Even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将他赶出了房门,任凭Even怎么说都不开门。

Even很想安慰他,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也无从安慰起。

他失落的骑上自行车,带着满满当当的饭盒准备回家。

 

“Hey!Even!”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Even转头,看见了不远处一栋白色房屋门口的Jonas。

“Hi!我都差点忘记了,你家也住这附近。”

Even推着车子走过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毕竟Jonas是和他同班的同学,按道理来讲应该更加了解他才是。

“哈哈,没事儿,我一直在等你从Isak家里出来呢。你找Isak谈过了?他怎么样?”

讲到这个Even就又皱起了眉头。

“刚刚我和Isak正聊着,他主动跟我说起他妈妈的事情,结果他外公回来了,然后……说了些话,我就……出来了。”

Jonas立刻就明白了,了解的点点头道:

“我知道,以前我去Isak家也经常是这种情况,他外公……经常喝酒,对他也不是很友善,所以从前他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他总是到我家来。”

“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你……但是,他刚刚跟我说他妈妈……去世了?这是怎么回事?”

Jonas深深叹了口气,露出一副与年龄不相符的悲伤表情。

“Even你听说过七年前侦破的一宗绑架案吗?一个21岁的年轻女子在被囚禁七年之后被救,而救了她的人是她年仅5岁的儿子。”

“你是说……Isak就是……”

Jonas点点头说道:“其他的我不能再多说了,你可以自己去网上看看,毕竟我也只是旁观者,Isak……我只能说失去母亲的事情给他造成了太大的伤害,让他对周围的人都不再信任……我曾经试图帮助他,但是失败了,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希望你能帮他从阴影中走出来……”

 

Isak站在窗前看着Even垂头丧气离去的背影,心里空落落的。

他希望能够和这个转学生做朋友,因为他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因为他没有被自己刻薄的话语所吓跑,因为他……因为他太阳光了,让Isak忍不住在他身边多呆一会儿,好驱逐自己内心的黑暗和寒冷。

可是在Jonas叫住Even的那一瞬间,Isak知道他们不可能做朋友了。

在他知道一切之后,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可怜,一定会像Jonas那样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一定会装作对自己刻薄的话语不在意,其实内心已经无比厌烦了。

Isak拉上了窗帘,将自己没入黑暗的房间之中。

……

Isak没有再坐校车,因为他怕遇上Even,而且他不会骑自行车,所以他每天都起得很早,跑步去学校。

‘就当锻炼了’他这么安慰自己。

 

Even很郁闷,他已经连着一个星期没有和Isak讲过话了,Isak为了避开他,似乎是不坐校车了,在学校里也是,他只要试图接近Isak,他就会像是躲避瘟疫一般跑的无影无踪。

 

其实Even这些天一直在纠结自己究竟该不该去了解当年的事情。

但是想到那天和Isak被打断的谈话,他又觉得知道和不知道并没有太大差别。

无论如何自己都是要和Isak做朋友的,所以自己是否应该知道这件事,应该让Isak来决定。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他就决定要和Isak好好谈谈。

于是这天他起了个大早,然后骑着自行车就往Isak家的方向去了。

没骑多远他就看见一个金色长发,穿着短裤短袖的男孩往这边跑过来。

“Morning!Isak!”

Isak大老远就听见了Even那精气十足的呐喊声了。

等到Even骑着车到了他面前时,他对着那张永远傻笑的脸,翻了个白眼。

“你到这里来干嘛?学校在相反的方向。”

Isak虽然嘴上嘲讽着Even的行为,但是心里却有些忐忑,他希望Even来找他,他渴望着Even找到他,可同时他又害怕Even找到他之后说出来的话并不是他想听的那些。

 

‘Isak,我们是朋友,报纸上的那些话我一句都不相信。’

‘Isak,你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是那些媒体……’

‘Isak,我很抱歉,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吗?’

‘Isak……Isak……’

Isak受够了那些安慰的话,受够了那些抱歉。他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他不想一直活在过去。

所以当Even要开口的时候他不耐烦道:

“如果你是来安慰我劝慰我,对我母亲的去世表示抱歉和同情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说完Isak大步流星的往前跑去,把一脸懵逼的Even留在身后。

“Hey!wait!Isak!”Even骑上车用力的蹬了两下就追上了Isak。

“我只是来要求和好的,这一个星期你都不理我我很难过……而且自从我给你做了小面包之后我爸爸妈妈就特别想见见你,我想邀请你这周末到我家去玩儿可以吗?”

Isak突然收住脚步,Even一个不留神冲到老前面去了。

“啊啊啊——”刹车太急,挂在车把手上的饭盒盖子掀翻了,几个小面包从里面滚了出来。

Even赶忙下车,心疼的把地上的面包捡起来。

突然一只白嫩的手从旁边伸了过来,捡起了落在一边的一个小面包。

Even抬头,Isak正微笑着拿着一个有点灰尘的小面包,随意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咬了一口。

“味道不错,就是沙子有点硌牙。”

说完眯着眼对蹲在地上的Even调皮挑了挑眉,露出了久违的小牙缝。

——————

小剧场:

“好吃吗?”

Even最终还是吃到了Isak牌的“浪漫爱心小面包”

让人意外的是……

“味道还不错啊!”

“真的吗?”Isak开心的捧着脸看着一脸吃惊的Even。

“除了味道不错还有呢?”Isak挑眉。

Even用左手拿着小面包,右手伸过去握住了Isak的左手:

“Babe,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的厨艺,能够拥有你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Isak笑了笑道:“你知道就好,快吃吧,还有很多呢。”

Even含着热泪一口吞下了左手的小面包。

“唔?”

“怎么了?”Isak温柔的笑。

“里面……牙!”Even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

“哦,我忘了告诉你,我今天揉面团的时候不小心把面团掉到地上了,可能进去了点沙子,你将就着吃吧,毕竟以前我也吃过你做的带沙的小面包不是。这也算是我们俩的一个纪念了吧~(天使无辜脸)”

“……我错了。”

“晚了(恶魔坏笑脸)谁让你怀疑我的厨艺!吃完一个还有九个,全部都要吃完哦~”

“……”


评论(1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