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Hotline Bling 3(Henjei)

前篇链接:1  2

歌曲链接:Hotline Bling

完结撒花~

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崩......

——————

3.

 

Henrik还是回了家,Lea并不在家里。

 

他打开灯,看到了屋子里一片狼藉。

四处都是被砸碎的物品碎片,房间柜子里的衣服全部都散落在地上。

 

他茫然的背靠着墙,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慢慢滑坐在地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Lea会突然发这么大脾气,明明一直以来两人对于Tarjei的事情都是十分默契的。

 

他拿出手机,无意识的翻阅着上面的短信。

看了几遍后,他突然想起来,前几天Lea好像跟他说过她要去参加一个服装公司的面试,好像要带上自己的设计作品……

 

想到这儿Henrik瞬间明白了,他冲出家门,跑到车库,打开车子的后备箱,看见了一个紫色的大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摆放着那件Lea参加面试要用的衣服。

 

……

怀着对Lea的愧疚,第二天,Henrik没有去机场送Tarjei。

 

虽然他在心里已经像从前无数次那样原谅了Tarjei,但是这次不同。

 

这次他无法原谅的人是他自己。

 

在车库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般他没有丝毫犹豫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Lea的电话。

 

“Hi,Lea,你先别挂!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你现在有空吗?”

 

————————

 

Tarjei改签了一趟又一趟的航班,在航空公司告诉他今天最后一趟去纽约的航班快要起飞的时候,他仍旧没能等到Henrik。

 

自作自受说的就是他了吧。

 

—这次Henrik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

他在心里苦涩的想着,提起箱子,留恋的再看了眼空荡荡的候机厅最后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回到纽约,经纪公司就已经帮他找了好几个适合他出演的剧本,其中他最满意的是一部已经连载了两季的电视剧,丧尸题材,他可以加入第三季,出演男主角在研究中心曾经的好友,而这名好友会和男主的妹妹发展一段浪漫线。

 

据说这部剧反响不错,电视台已经续订到了第四季,也就是说如果面试成功,他至少在今后的两年时间里能够拥有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甚至因为这部剧而出名。

 

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出演不少影视作品的经验,这让剧组对他格外青睐。

正当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他已经是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时,网上突然流传出许多关于他和Henrik亲热的照片。

 

有在街上手牵手的,有在咖啡厅里一起吃饭的,甚至还有两人在车内亲热的照片……

 

————

“Tarjei,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在和他谈恋爱?”

经纪人Jane简直要发疯了,在这样一个节骨眼上竟然出了这种事。

 

出柜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出柜。

尤其是在Tarjei事业才刚刚起步的时候被出柜。

 

“我已经和他分手了,我们分手了快半年了。”

 

“呼——”Jane双手叉着腰,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道:

“okay,既然这样,那我们请媒体来做一个访谈,澄清一下这件事吧。”

 

Tarjei点头忙道:“可以啊!只要能解决问题就好。”

 

Jane点点头,背过身,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又转过身对Tarjei说道:

“哦,对了……到时候最好叫上那个……Henrik一起,这样更有说服力。”

 

“什么?”

Tarjei无措道。

“Jane,这跟他无关,我们不能……”

 

“Oh! hi darling,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我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Jane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一边讲电话,一边挥挥手表示不用再说了,随后径直离开了房间。

 

Tarjei大张着嘴巴,拒绝的话却没能再说出口。

 

——————

 

离开的时候,Tarjei没想到两人会这么快就再见。

 

在他还在为两人的分别而伤感的时候,Henrik就以“life saver”的姿态再度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Hallo.”Henrik伸出手,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Hi”他有些心虚的握了握那只手,差点被手中灼热的温度给烫伤。

 

“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Henrik上前自然而然地将Tarjei的手掌包裹在他温暖的大手之中,轻轻摩擦着他冰凉的手指。

 

经历过这短时间的人情冷暖,Tarjei觉得自己就要落下泪来。

 

“可以了。”

他快速的抽回手。

 

“上车吧。”

转身时他悄悄地擦掉了眼眶中积蓄的泪水。

 

“我们去哪儿?”

 

“我家。”Tarjei心不在焉的答道。

 

Henrik挑了挑眉。

“我以为你会安排我住酒店呢?”

 

Tarjei皱眉:“为什么?”

 

“……没什么。”

看到了Tarjei眼下的阴影,Henrik没有再说话,而是伸手将Tarjei搂过来,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休息一下。

 

“会没事的,有我在呢。”

 

不知道是这句话太过于令人心安,还是这个怀抱太过于温暖,Tarjei最终放弃了推开Henrik的想法,靠在他的肩膀上睡了一周以来的第一次觉。

 

——————

“如果没有什么出入的话,你就按上面的说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

 

“Tarjei呢?”

 

“他看上去太累了,我没叫醒他。”

 

“是啊,他这一周都没怎么睡,网上的流言给他太大的压力了。”

……

 

Tarjei被持续不断的对话声给吵醒了。

他习惯性的摸摸身旁,却发现旁边空荡荡的。

 

“Henrik?”

他明明记得昨天是和Henrik一起从机场回来的。

 

“哦,hey,你醒了!”

似乎是听见了他的呼唤,Henrik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

 

Tarjei仍然有些迷糊的盯着Henrik看。

“你今天真帅……”

 

随后又有些嫌恶的看了眼早餐。

“我不爱喝牛奶,我要喝咖啡……”

 

Henrik被他刚睡醒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给弄得哭笑不得,使劲捏了捏他撅着的嘴巴,说道:

“你身体太虚弱了,要补充营养。”

 

“Tarjei醒了吗?”

Jane走了进来,看到的却是Henrik端着托盘哄着Tarjei吃早饭的样子。

 

“Morning Jane!”Tarjei头也不抬地跟Jane打了声招呼。

 

“呃……good morning……”

Jane就这样尴尬的站了十几秒钟,发现自己根本插不进两人之间,最后只能放弃。

 

“okay,我要走了,今晚八点半去访谈开始,你们自己把回答给记熟咯。”

 

Tarjei有些奇怪的问道:

“什么回答?”

 

Henrik一边帮他把鸡蛋夹进面包里,一边随意的说道:

“就是澄清我们俩关系的回答。”

 

“……哦”

Tarjei自知有愧于Henrik,也不好意思就这个话题多谈,只能低头老实吃他的早饭了。

 

————

该来的总会来的。

 

一天时间过去的很快,转眼就到了访谈的时间。

站在后台Tarjei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Henrik上前想握住他的手,可是周围人多眼杂,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

 

他的一举一动Tarjei都看在眼里,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十分难受起来。

 

 

“还有十分钟开始,请嘉宾准备一下!”

 

Tarjei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神情落寞的Henrik,握紧了拳头对他说道:

“跟我来,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在跟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后,Tarjei获得了三分钟的‘休息’时间。

 

“怎么了?是太紧张了吗?没事的,有我呢。”

说着Henrik又努力露出了一个宽慰的微笑。

 

这让Tarjei内心的愧疚翻江倒海,倾泻而出。

 

“Henrik,你这次能来我真的非常感激你……我,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关于那个吻痕的事情。

最后一句话Tarjei实在是说不出口,他只能低下头,自顾自的接下去道:

 

“我在纽约……是认识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个人,他……他是个歌手,他邀请我去他的演唱会,然后我们就……在后台亲热了一下……”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抬起头看了看Henrik的脸,可是却发现他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听着,没有露出一丝情绪。


这让Tarjei有些慌了,他急忙解释道:

“我当时特别不清醒,我喝了酒……又抽了几口大ma……我……我就跟他回了家。”

“……可是当他脱掉衣服的时候。”


Henrik的双手在身侧两旁紧紧握住,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吐了……”


意料之外的发展,使得Henrik的表情有些松动,原本紧紧握住的双拳,也渐渐松开了。

 

“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他碰我,我想到他刚刚用这具身体碰过我我就恶心……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让他吻我,让他抱我,可是我心里一直想的都是你……”

“我一直都在逃避,我害怕承担责任,我害怕跟你在一起就意味着我会失去人生的其他可能性,可是我却抗拒不了内心对你的向往……所以我不断地逃离你,又不断地回到你身边……”

 

“我吐完之后就立刻离开了……”


“Henrik,无论你相不相信我,我发誓,只有你……只有你真正得过到我……再也没有别人……”

“那个吻痕,可能是当时落下的,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一切,但是我整个人都是很混乱的状态,而且我……特别的想你,所以我第二天就回了奥斯陆……然后就被你看到了……”

 

把前因后果解释清楚之后,Tarjei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Henrik的表情。

“你……不说些什么吗?”

 

Henrik深深地看了眼Tarjei,然后抬手看了看表。

“时间快到了,我们回去吧。”

 

————

访谈过程很顺利,绝大多数问题都是在问Tarjei的作品,只是在访谈的最后主持人根据写好的稿子问道:

“最近有些关于你的绯闻,你本人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Tarjei从容应答,神态自然而放松,似乎把真相说出来之后,他内心的重担也卸下来了。

 

“那么我们今天还邀请了一位特别来宾,有请Henrik Holm。”

 

Henrik大步走上台的样子让Tarjei有些恍惚,他好像又回到了18岁,和Henrik一起站上领奖台的时候……

 

 

“所以说两人一直是很好的朋友是吗?”

 

“没错。”

 

主持人和Henrik的对话让Tarjei回归现实。

 

“那网上这张车里的亲密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呢?有人说亲眼看到Tarjei从车上下来哦。”

 

Tarjei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Henrik似乎是感受到了,对他露出一个微笑,Tarjei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张照片其实是我和我女朋友的照片,那天我们一起出去吃饭,这是我和她把Tarjei送回家之后在他家门口……你懂的,有时候会有点情不自禁嘛”

 

“哈哈,我懂我懂。”主持人很配合的大笑起来。

 

可是在Tarjei的耳朵里却显得尤为讽刺。

 

对了,他还有个女朋友

他一直不接电话他女朋友一定很生气吧

他也会安慰那个女人吗?

就像他安慰我一样。

 

“可能有人想要拿这件事做文章,所以只拍了我和Tarjei单独在一起的照片。”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很高兴……”

 

主持人正准备结束话题,Henrik突然接着说道:

 

“况且我和我的女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我和Tarjei……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什么?”

Tarjei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你要结婚了?”

 

Henrik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他转过头对Tarjei眨了眨眼睛。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不对,哪里都不对!你跟就不爱她为什么要和她结婚!”

 

“Tarjei!”

 

台下的Jane简直要疯了,他这是在做什么?这可是直播啊!

 

“对不起,我刚刚撒谎了。”Tarjei突然面对镜头坚定的说道。

 

“Tarjei,no!”Henrik瞪大了眼睛看着好像豁出去了一样的Tarjei。

 

“我是Gay。”

 

 

 

“OMG!”Jane绝望的抱头蹲在了地上。

 

“没错,那个照片上就是我和Henrik,我在纽约呆了很久认识了很多人,可是我最后发现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能够让我忘记他,所以我回到了奥斯陆,我想告诉他我爱他,我想他,可是我所做的一切却最终伤害了他……可是他没有任何的怨言,仍然选择原谅了我,甚至为了我的事业,千里迢迢跑过来帮我‘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

 

“可是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需要澄清的,因为这么久以来我一直爱着他,这就是事实。我一直拒绝他不过就是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会等着我……可是他现在要结婚了……”

说到这里Tarjei开始哽咽,说不出话来。

 

摄像机早在Tarjei公开出柜的时候就已经关闭了。

 

“Tarjei……”Henrik伸手想要触碰蹲坐在地上的Tarjei,却被他打开了。

 

“你走开!滚去找你的新娘!”

 

“Tarjei……我没有要结婚。”

 

 

本来还在地上抽泣的人突然没了声音。

 

Henrik叹了口气道:

“我和Jane说好了,假装我要结婚,先帮你度过这段危机再说……”

 

Tarjei猛地抬起头。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

 

“唉……我怎么知道你没看稿子?”

Tarjei气呼呼的站起来大喊:

“我看了!!我的稿子上没有这段!!!”

 

“噗——”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okay,okay,我的错,不怪你。”Henrik伸出手,把一脸窘迫的Tarjei抱入怀中。

 

“但是我很开心,你终于承认你爱我了。”

 

“我……”Tarjei本能的想反驳,可是却又想不出要反驳的理由,只能回抱住Henrik,小声的答了句:

 

“嗯哼……我爱你。”

 

——————

小剧场:

 

向工作人员道歉之后,回去的路上Tarjei被Jane骂的狗血淋头。

在Tarjei的想象中自己的演艺生涯很可能就此结束了,可是奇怪的是他出柜的视频在网上却一夜爆火。

他刷了刷评论发现竟然有很多他和Henrik从前拍的那部Skam的fans留言。

 

“Henrik,你快看,好多人说什么‘就知道他们俩会在一起’‘早就看出他们俩有JQ’……wtf?我都不知道我爱上你了他们怎么会知道?而且你一直有女朋友。”

 

Henrik意味深长地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Tarjei不屑道:“切,我看是腐眼看人基吧……”

 

“好了,别看这些了,那部剧的导演决定还是录用你了,开不开心?”

 

“开心,也不开心。”

 

Henrik挑眉。

“为什么?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机会吗?”

 

Tarjei放下手里的平板,爬到Henrik的身上,面对面坐在他的大腿上道:

“因为我还打算今年跟你结婚呢。”

 

“哈?”Henrik有些反应不过来。

 

“别装傻!我早就看见你藏在西装口袋里的戒指了!”Tarjei伸手从沙发空隙中拿出一个蓝色的丝绒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放在Henrik的面前得意道:

“快给我带上!”

 

Henrik哭笑不得。

“我准备求婚准备了一个月了,你就这么把我的计划破坏了啊……”

 

“计划什么的之后再说,先把戒指戴上,省得你一会儿跟人跑了。”

 

……

半年后

 

“Hi, Lea.”Henrik热情的冲着来人打招呼。

 

“Hi,看着来你过的不错啊。”Lea挑眉看了看他无名指上那个闪瞎人眼的戒指。

 

“的确是不错,这还是多亏了你啊。”

 

“呵呵,我的目的是想要毁了他,是他自己运气好,这样都能红……”

 

“不过他最应该谢谢的人是你才对。”Lea抿唇挑起一边的嘴角。

 

“如果不是你把那些照片给我,我也没那么大本事去揭他短。”

 

Henrik不以为意的喝了口面前的咖啡道:

“我是因为爱他,不忍心看着他一直这样不了解自己的心意而迷茫下去。”

 

Lea不屑的哼了哼。

“行了,你歪理多我说不过你。被你爱上真是太可怕了,你赶紧把那个设计师的电话给我,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也不必再见面了。”

 

“okay,成交。”

——————————END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Bliss私奔   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Hotline Bling 2(Henjei)

前篇链接:1

歌曲链接:Hotline Bling

得到的还会再失去。

————————————

房间里漆黑一片,空气中还弥漫着令人沉迷的情yu气息,身边就是爱人的年轻躯体,微弱的呼吸声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

 

可是Henrik却感觉自己的心麻木而冰冷。

 

Skam的拍摄结束之后,两人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Tarjei向往着更大的舞台,而他却居安于一隅。

 

他不是没有试图跟上Tarjei的脚步。

 

可是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No……”身旁的人突然翻了个身,双手死死攥住被子的一角,身体绷的紧紧的。

 

Henrik熟练地伸手将人圈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他有些汗湿的背,安抚着这颗在睡梦中也不安宁的心。

 

“做噩梦了?”Henrik小声问道,也没指望熟睡的Tarjei会回答他。

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Tarjei的脸庞,从眉梢到眼角再到唇瓣……继续往下,却看见了后颈上暗红色的印记。

 

夜静的可怕。

一如Henrik此刻的眼神。

 

————————

“Iknow when that hotline bling ,

Thatcan only mean one thing ……”

 

一阵铃声吵醒了仍在睡梦中的Tarjei,他有些烦躁的摸到了一直在响的手机,接通了。

 

“Hallo.”

 

“……”

 

对面半天没人说话,Tarjei顿时清醒了些,看了看手机的屏幕

 

——————来电人:Lea

 

……shit!

 

他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响了直接就接了,没想到是Henrik的手机。

本来一大早被吵醒就有点不高兴,看到那刺眼的名字Tarjei的心情更是直接down到低谷。

 

“Hey,Lea!好久不见!”

 

“……你是?”

 

对方的迟疑让Tarjei有些不快。

“真伤心啊,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呀?我是Tarjei。”

 

“……Henrik在吗?”

 

“Henrik去做早饭了,你找他有事吗?”

 

“……”

电话那端的沉默,满足了Tarjei的好胜心。

 

“没事……嘟嘟嘟————”

 

Tarjei挑着眉头把响着忙音的手机拿远,这时候Henrik擦着头发进来了。

 

“Lea刚刚打电话给你了。”

 

Henrik皱眉。

“她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在吗,然后就挂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扫视着Henrik半luo的身体,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这是什么表情?”

Henrik坐在床边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没什么……”

Tarjei伸手轻轻勾起包裹着Henrik下shen的浴巾边缘,手背有意无意的蹭着还残留着洗浴后热度的皮肤。

 

“只是觉得有点饿了……”

 

“……okay……那你想吃什么?”

Henrik狐疑的看着笑的一脸YD的Tarjei。

 

只见他本来缓缓在Henrik腰间摩挲的手一下子滑进了浴巾里握住了某个让Henrik倒吸了口凉气的物件。

 

“我想要这个……”

 

————————

在床上一直呆到下午一点半,除了一肚子不明液体之外什么也没吃,Tarjei现在是真的有点饿了。加上某个使用过度的部位带来的不适感,让心情都变得糟糕起来。

他一向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甚至从某些时候来看可以算的上是有些蛮不讲理,但是在Henrik面前他甚少露出他的这一面。

不过在自己饿着肚子,身边的人却在和女朋友“浓情蜜意”的聊天的时候,他的暴脾气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Lea……我现在有点事,你能不能先借别人的用一用?我……”

Henrik一脸惊讶的看着一旁的Tarjei。

 

“你干嘛!我还没说完呢!”

 

“我饿了!”感觉Henrik有些生气了,Tarjei强忍住心中的不满,换了种撒娇的口气道:

 

“你吃了一早上你想吃的,现在你应该带我去吃我想吃的!”

 

“你想吃的?”Henrik火气消了三分,语气带着些许轻佻。

 

“我以为早上你已经吃了很多你想吃的东西下去了……”

 

两人在床上又闹了会儿,便穿好衣服出了门。

 

上车后Henrik打开暖气,从后座拿出一条围巾帮Tarjei系上了。

 

Tarjei抿着嘴笑眯眯的看着认真帮自己系围巾的男人,等他终于完工抬起头来的时候凑上去给了他一个奖励的吻。

 

“你什么时候买的?”

 

Henrik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顿了顿,低声答道:

“你不在的时候。”

 

Tarjei知道自己又触及了危险区,赶紧转移了话题。

 

“我们要去哪儿?”

 

Henrik像是才想到这个问题,皱着眉看着Tarjei道:

“你不是说去吃你想吃的吗?那应该由你来决定吧。”

 

“……听上去挺有道理的,那好吧,那我们就去你家的咖啡店吧。”

 

“……你确定?可是……”Henrik有些不明白Tarjei的意图。

 

Tarjei不耐烦的打断了Henrik接下来的追问:“哎呀我要饿死了,你快开车吧!”

 

两人在咖啡店吃了顿饭,因为不是饭点所以店里没什么客人,Tarjei并没有像Henrik想象中那样遮遮掩掩的,而是友好的跟店里的员工打招呼,对认出他的粉丝也很热情。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天知道他们俩有多久没能在公共场所吃一顿饭,牵一次手了,有段时间Tarjei甚至都不愿意和他出现在同一个活动现场。

因为这会影响他人对他的看法,他的身上永远会带着gay的标签,戏路也会越来越窄。

虽然他不说,但是Henrik心里明白,那段时间Tarjei是厌倦了自己了,厌倦了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所以他找到各种理由和借口,出国参加各种活动。

也就是那个时候,准确的来说是半年前,他和Tarjei正式结束了他们的地下恋情,从情侣转变为什么都不是的“pao友”。

他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又重新和Lea在一起了。

因为他从Lea身上能感受到自己是被人所需要的。

 

“我们走吧!”

吃完饭,Tarjei一脸兴奋的拉着Henrik就往外走。

 

“去哪儿?”

 

走在路上Henrik对此行的目的地已经毫不在乎了,因为Tarjei正紧紧握住他的手。

不知道走了多久,当Tarjei提醒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才从牵手散步的眩晕中清醒过来。

 

“这不是你以前的高中吗?”

 

“来这儿干嘛?”

 

Tarjei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当然是来故地重游啊,这可是我们俩各种第一次发生的地方欸,你难道不想重新回忆一下美好的过去吗?”

 

看着Tarjei莫名兴奋的背影,Henrik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只是隐约觉得Tarjei有事情瞒着他。

 

……

 

在校园里逛了老半天,和Tarjei合照了无数张之后,Henrik有些受不了的瘫坐在长椅上,怎么说都不肯再去下一个地方了。

 

“还有好多地方没去呢!你快起来!”

Tarjei有点着急的拉着Henrik的手臂,可是Henrik却铁了心不肯再走了。

 

“你到底为什么非要今天一天全部走完啊?明天再去不行吗?”

 

“不行啊,你快起来……我明天就……”

 

Henrik心头咯噔一下。

“明天怎么了?”

 

“……没怎么,总之我们快走吧。”

 

“Tarjei——”

 

看着Henrik认真起来的面孔,Tarjei无奈道:

“好吧好吧……你别生气……我,明天就要回纽约了,所以我想趁今天的时间,和你一起到处走走,回忆一下过去,拍些合影,留下些美好的回忆……”

 

“……美好的回忆?”Henrik愣愣的重复着Tarjei的话。

 

“所以你今天拉着我走来走去的,就是为了拍些照片,方便你在纽约孤单寂寞的时候有个寄托是吗?”

 

“不,Henrik,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光是在为我自己创造回忆,我是为了我们俩……”

 

“哈,我们俩?我和你之间早就没有所谓的‘我们’了,你记得吗?是你说你厌倦了这种生活,是你说你想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的!”

 

“那个时候,你怎么没想到要给我创造什么美好的回忆呢?”

 

“Henrik……”Tarjei上前想要安抚他的情绪,可是却被他躲开了。

 

“是,你现在对我还余情未了,所以你还想着跟我拍几张照做个留念,等你到了纽约,遇到了更好的人之后你就会立刻把我抛诸脑后!”

 

“不是这样的!”Tarjei神情变得有些慌乱了。

 

“不是这样的?哈,那你倒是给我解释看看你后颈的痕迹是怎么来的?”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都有些许的怔愣Tarjei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垂下了眼睑,眼中的情绪让人看不太清。


“Tarjei你不要骗我了。”

Henrik闭了闭眼睛,感觉自己的理智快要崩溃了。

 

“为了你的公众形象,我从来不舍得在你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你没有别人,那你告诉我,这个痕迹又是怎么来的?”

 

Tarjei张了张嘴最后也没能说出解释的话来。

 

似乎根本就没有期待能够听到回答,Henrik只是用手抹了把脸,发现自己早已是满脸泪痕。


“我根本就不想和你创造什么回忆,因为你总有一天要离开我的。”

他用平静的语调缓缓说道。


“而在你离开之后,和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痛苦和煎熬。”

 

“如果你不打算和我在一起,这些所谓的短暂的幸福和记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

把Tarjei送回家,Henrik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不知道除了道别,还能说些什么,而道别的话,却是他最无法说出口的。


把车开到自己家不远处时,他却又不想回去了。

失踪了一天,他感觉自己有些无法面对等在家里的Lea。


他打开手机,发现自己有24条未接来电和11条未读信息。

全部来自Lea。

 

——Henrik我发誓我不问你在哪儿和谁在一起,你能不能接一下电话?

——我真的有急事需要你

——他真的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你连两分钟的电话都不肯跟我讲完吗?

——Henrik,I need you,please

——Henrik……

……

——我的面试完了,我的人生也完了

——我恨你Henrik Holm

 

合上手机,一股绝望感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这么久以来他头一回感到这么孤独。

——————————TBC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Bliss私奔   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Hotline Bling (Henjei)

这是一篇不太讨喜的题材,只是听这首歌有感,结局绝对HE。

设定:半现实,Tarjei是独身主义者,而Henrik想要有个家,女友出演不被爱的第三者。

歌曲链接:Hotline Bling

——————

You used to call  me on my cellphone,

late night  when you need my love……

凌晨两点,床头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嗯……Henrik……接电话……”

 

“……谁啊……这么晚…...hallo——”

 

拿起手机接通之后Henrik突然瞪大了双眼,残存的睡意一扫而光。

 

“……okay,我马上到。”

 

被突然亮起的灯给惊醒的Lea转过身不满的看着那个正在匆忙穿衣服的背影。

 

“你去哪儿?”

 

“朋友出了点事我去帮忙。”

 

“可是现在已经……”还没等她说完Henrik便已经离开了房间,一句再见也没留下。

 

“……凌晨两点了……”

 

————————

 

虽然身体已然清醒过来,可是大脑却仍然对当下的情况没能快速的做出判断,于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到了那个熟悉的房子前。

 

屋内一片漆黑,一个人影蹲坐在屋外,背靠着大门。

Henrik缓缓靠近感觉一股熟悉的冲动回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那个身影渐渐清晰起来。

 

金色的头发如今剃的只剩下一层短毛,瘦削的肩膀如今变得宽厚有力。

 

完全变了一个人。

Henrik在心里想。

 

可是当那张脸抬起来的时候,Henrik却被那熟悉的目光所击中,一如从前。

 

“Henrik!”那张脸在看到来人之后立刻亮了起来。

不等Henrik做出回应,那个身影就快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踉跄着靠进了他的怀里。

 

“哦,我实在太想你了……”那个如同刺猬一般的脑袋在颈边蹭来蹭去,鼻息间全是浓重的酒味。

 

“你喝多了……”Henrik有些无奈地试图拉开赖在自己身上的人。

 

“你不应该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特别是在你已经到家门口的情况下。”

 

本来还在怀里不安分的脑袋瞬间抬了起来,差点磕着他的下巴。

 

“但是你还是来了。”

那张漂亮的脸上浮现一丝让人怀念的狡黠,Henrik突然有些恨自己不争气,为什么连这些细微的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来这里是因为你说你遇到困难了,而且语气很着急的说了一半就把电话挂了。”

他说出了这段在来的路上就想好的,自己来这里的理由。

 

“随便吧,无论过程怎样,我只要结果。”

 

Henrik叹了口气“你到底怎么了?”

 

那个人有些委屈的耸耸肩“我出门的时候忘记带钥匙了,所以我在想……你会不会还留着我家的钥匙?”

 

Henrik没想到他大晚上过来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

“你凭什么认为在过了这么久之后我还会留着你家的钥匙?”

 

“还有,你知道我是把Lea一个人抛在家来找你的吗?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Tarjei!”

 

“Good,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你一直没说出口,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呢。”

Tarjei笑着说道,似乎已经习惯了Henrik的这些抱怨。

 

“而且……两个月……也不算很久吧……”

 

“我觉得你应该……”Tarjei将手悄悄滑进Henrik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了一串钥匙。

 

“会留着我的钥匙……”

 

“还给我!”Henrik伸手去抢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Tarjei食指上的钥匙串。

 

“看!果然还留着!”Tarjei如同胜者一般骄傲的提起众多钥匙中的一把,随后转身在黑暗中摸索着开了门。

 

Henrik僵硬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应该转身离开还是……

 

“你站在外面干嘛?”Tarjei换了双居家穿的拖鞋,把外套脱掉了,此时只穿了一件薄毛衣。

“好冷,快进来!”Henrik就这样被拉进了房间里面。

 

“我不该待太久,Le……”

 

还未说出口的话尽数消失在了缠绵的唇齿之间。

一吻结束Tarjei有些好笑的看着脸涨的通红的Henrik。

 

“你以为我真的没带钥匙吗?”

Tarjei将手滑进Henrik的毛衣内,微凉的双手在Henrik有些紧绷的背脊上滑过。

感受着他期待已久的体温和无比怀念的颤栗。

“我想了好久才想出这个借口,让你能够在午夜丢下你那个粘人的女朋友,到我的身边来……”

 

“……我以为我们已经结束了,是你亲口说的,记得吗?”

明明快要灵魂出窍了,嘴上却仍然坚守着底线。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可能永远像这样,在深夜你寂寞的时候只要一通电话就出现在你家门外……我有女朋友了我不能一直背着她做这种事……”

 

“……”Tarjei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本来迷离而暧昧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

 

“那就跟她分手。”

 

“你知道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跟我在一起不好吗?”

 

说到这儿Henrik忍不住抱住了眼前的人。

“不,跟你在一起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只要你能……”

 

“为什么一定要用一段关系束缚自己呢?”Tarjei接着说道。

 

“就像现在这样,只要有需要就联系对方不好吗?”

 

“我实在不明白,永远只跟一个人恋爱,接吻,ML……这听上去就和……结婚一样可悲。”

 

“你认为结婚可悲?”Henrik的心顿时跌落了谷底,顿时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因为喝了些酒Tarjei的表情显得格外夸张。

 

“那什么才叫不可悲,嗯?一辈子对你随传随到,每天都要担心你是不是背着我跟别人上chuang了,这才叫不可悲吗?”

 

“Jeez……”Tarjei有些后悔的摸着额头。

“我不想吵架,这个话题我们两个月前就聊过了,我们能不能把这些话留到明天早上说?”

 

说着他再次试图拉近两人的距离。

“我真的很想你……我在纽约都找不到比你更适合我的人,我在那里待得越久就越想你……”

说着他将手伸进了Henrik的裤子里,试图用身体上的愉悦来赶走他内心的不快。

 

“……你不是想念我”Henrik闭上了双眼,试图掩盖自己内心的失望与痛苦。

“你只是想念我的身体而已。”

 

说罢,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了自己极力想要拥抱的那个人。

然后转身出了门。

 

走到门口,他在心里祈祷着,希望Tarjei不要喊他的名字。

 

“Henrik……”

 

No.

 

“Henrik please…… 留下来吧……”

 

No.

 

“I need your love.”

 

Henrik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左脚刚跨出门就收了回来,转身狠狠的拥抱住了那具想念的身体,那个让他无法拒绝却又无法拥有的灵魂。

 

 “Let's do i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Bliss私奔   没头脑和不高兴(上)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竹马竹马: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伪父子:Bloodstream 番外H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正文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上) (中)      (下) 或者该叫结婚番外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Henjei小甜饼 第三章 我们是不是应该……

明天出去玩儿,估计要13号才回家,所以今天爆肝更新一章,希望大家不要放弃henjei呀,下一章会有猕猴塔,然后后面我还计划让俩人领养个儿子哈哈哈。

—————————————— 

最近Tarjei对舞台剧的热爱开始让Henrik有些嫉妒了。

“Honey,我出去了哦,晚上可能要很晚回来,你让Siv送你回家吧。”

Tarjei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坐在客厅的Henrik将头从电脑前拔出来,走到玄关处想给自己繁忙的爱人一个kiss goodbye。

“Okay,Bye Bab……y”

嘭——

门就在Henrik眼前关上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Henrik强迫自己不要生气。

Tarjei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可以长期呆在自己身边的事业,这应该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即便他每天都要早早的出去排练,每天很晚才能回家,还总是和一群小年轻开爬梯……

 

他真的 一  点  也  不  嫉  妒!

 

说起来论起情史,自己才是两人中更加风流的一个,Tarjei真正算得上交往过的就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虽然他玩心很重,但是从来都不会越轨。

所以自己真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8:30PM

下了班不回家,厚着脸皮从咖啡厅顺了一大盒蛋糕和一杯焦糖拿铁,还恳求Siv绕路送他到剧院的Henrik,此刻正忐忑不安的站在剧院大门口,心里默默想:

 

我真的不是担心,也不是不信任,我就是来看看工作环境……

 

“Oh!Hi, Henrik. 你怎么来了?”

刚进门就碰到了一个棕色长发的女人,她叫Ann,是剧场的负责人。

“Emm……Hi, Ann我来送……”

“哦,我懂了……”

Ann了然的对Henrik眨了眨眼睛。

“我经常也这样的,我们家那位也总是很晚不回家,我不放心的时候也会找些理由去看看他……”

“oh,no, no,Ann, 我不是不放心,我只是怕他工作太辛苦了……”

Ann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No, Ann……”

看着Ann蹬着高跟鞋远去的背影Henrik心里更加忐忑了。

 

如果被Tarjei看出来自己是因为不放心他才来看他的怎么办?

呸呸呸……

他是怕Tarjei误会自己对他不信任,才不是真的不放心……

 

要不然……他干脆直接回家算了?

想到这里Henrik踌躇了片刻,决定还是回家算了。

正当他转身的时候,身后突然传出了两个女孩夸张的嬉笑声。

 

“OMG!他真的太帅了!我真的爱死他了!”

“是啊!你有看到他抱着Ivy转身的那一下吗?wow,我简直要窒息了,他们俩真的太般配了。”

“是啊,我觉得他们私底下肯定有点什么,上次爬梯上大家起哄让他们俩接吻他们连犹豫都没有就亲在一起了……”

“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那这个故事就完美了……”

“嗯哼,男女主人翁戏外生情……我已经预想到我们可以凭借这么一条新闻红遍全国了。”

 

爬梯上起哄接吻?

男女主人翁戏外生情?

 

Henrik觉得这两句话有些耳熟,仔细一想,脑中顿时警铃大作。

这不就是当初出演SKAM的时候他勾搭Tarjei的套路吗?

还有这个舞台剧的男主角不就是Tarjei吗?

 

得了,也别管什么误不误会了,Henrik挺直了腰杆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端着咖啡,拎着蛋糕就往剧场里走。

边走还边气呼呼的想:

我千辛万苦追到手的宝贝,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什么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给套路走了。

 

他故意没去后台,而是直接从观众入场的地方走了进去。

远远看去舞台上站着四五个年轻男女,站在一块儿有说有笑,似乎是在休息。

在暗处仔细窥视了一番,竟然没发现Tarjei的身影。

这就奇怪了,刚刚那俩小姑娘应该是这个舞台剧的演员,听她们的语气,Tarjei应该刚表演完才是啊。

 

在暗处瞧了一会儿,Henrik终于按捺不住了,走上前打招呼。

 

“Hi!”

 

“Oh, Hi! Mr. Holm.”

 

几个演员都参加过Tarjei在家里办的爬梯,所以都认识他。

 

“叫我Henrik就行了,Emm……哦,这是带给你们的蛋糕,辛苦了。”

 

看到其中一个女生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蛋糕,Henrik立刻把它贡献了出来。

 

“Hi,Henrik.”

一个瘦高的棕发女孩走了过来,站在离他不过一臂距离的地方打招呼。

 

“Hi……Ivy?”

Henrik觉得她有些眼熟,Tarjei之前好像介绍过他们认识,但是他那时候喝了点酒,而Tarjei新买的上衣和牛仔裤有点小,所以他整晚基本上没有空闲的时间去看别的地方。

而他的脑子,除了

“My baby is so hot. I wanna fuck him righthere right now.”

也基本上没有多余的位置去想别的事情。

 

“这个蛋糕看上去真棒!你在哪儿买的?”

看来他名字是叫对了。

事实上他只是把脑袋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名字说出来了而已,很显然,这个Ivy就是刚刚那两个女孩嘴里的“女主角”。

 

Henrik不经仔细打量了一下她,身材不错,不过Tarjei肯定见过更好的。

危机解除,Henrik心情大好的放出了一个迷人微笑。

“哦,谢谢,这是我母亲咖啡店里的。”

 

“啊,怪不得,那你母亲的手艺肯定很好。”

Ivy往前凑了凑手臂不经意的搭在了Henrik的手臂上。

 

好吧,所以她现在是在跟自己调情?

Henrik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Tarjei看到自己在这里勾搭他的女主角会不会拿刀劈死自己……

 

“呃,还行吧,这个不是她做的,我随手拿的一个而已……”

他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

女孩正准备开口接着说的时候Henrik打断道:

“对了,Tarjei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哦,他有点累了,刚刚去后台休息了……他让我们不要去打扰他。”

女孩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

 

不过Henrik并没有过多关注她脸上的表情,只是在听到这句的时候不经皱了皱眉。

“是吗?今天练习的很累吗?”

 

“对啊,今天加了很多舞蹈动作还要和唱的部分结合……”

 

后面女孩在说些什么Henrik根本就没有在听了,他对着女孩笑了笑,转身去了后台。

然后他看到了趴在化妆台上休息的Tarjei。

外面仍然很吵,一个个年轻的演员们在外面嬉笑打闹,充满了活力,刚刚被自己暗暗拒绝过的那个女孩也加入了他们,似乎刚刚发生的事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

 

这让他突然想起了拍摄SKAM的那段时间,他和Tarjei还处在暧昧的阶段。

那个时候的Tarjei也是这样活力四射,每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的,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他走近了些,看着那个仍旧满头金发却已经三十好几的Tarjei,不知不觉他们都老了。

他想起来Tarjei其实从一开始就很热爱舞台剧,而且总是希望自己能去看。

可是他害羞,明明很想让他去看自己的舞台剧,但是每当自己问起来他总是一副“你爱来不来”的样子。自己去了之后他又会特别开心,一路上都跟他讲这个舞台剧好在哪里,自己训练的有多么幸苦,就像是求家长认可的小孩一样。

 

他突然感到有些愧疚,有些心酸。

他以为最初他们没能走到一起,是因为Tarjei在这段关系中从来都没有努力过。

可是现在想想,这段感情中没有努力过的人从来都不是Tarjei。

这么多年Tarjei一直都没有变过,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等在原地,只要自己愿意往前跨出一步,就能收获男孩的整个人,整颗心。

 

他从来都不催促自己,永远都默默地尊重自己的决定。

分开的时候也不过就是默默的离开,在一起之后也不过是默默地搬进来和他一起住。

他甚至都不能确定在他们第一次分开之后Tarjei究竟等了他多久。

在得知他结婚的消息的时候Tarjei有多伤心。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这么久,Tarjei从来没对他要求过什么,他好像也理所当然的接受着这种自由的状态,固执的认为这是两人最佳的状态……

他从来没问过Tarjei想要什么,从来没问过他会不会像自己一样感到不安。

 

也许母亲说的是对的,他们是时候结婚了。

 

—You don’t have to say I love you to say Ilove you…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

“唔……”

Tarjei埋着头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手机,正当他准备抬起头找的时候,一个身体出现在他的身边,挡住了日光灯刺眼的光芒。

 

“Henrik?你怎么来了?”

Tarjei抬着头惊喜但是却又疑惑的看着逆着光站着如同天神一般的Henrik。

 

“因为我想你了。”

“我可能……还有点想念你的车技了。”

Henrik伸手理了理Tarjei被睡乱的额发,然后吻了吻他不自觉撅起来的嘴唇。

“所以……下次不要工作到这么晚让我一个人回家,好吗?”

刚睡醒就被性感的嗓音轰炸的Tarjei哪里想的了那么多。

 

“好。”

他听见自己说,不过等他的理智回来之后,这句话算不算数就不一定了。

但是现在他要在辛苦工作一天之后,好好的享受他世界上最性感的男朋友的吻,和他从咖啡店里顺来的咖啡。

 

跟Henrik腻歪了一会儿,Tarjei整理好衣物又神清气爽的走出了后台,结果却看到……

“马上就要公演了,你们竟然在这里吃蛋糕?!是嫌自己不够胖吗???”

 

众人:……

“……抱歉,是我买的……我只是看你们太辛苦了,所以……”

Henrik一脸“我这么关心你你怎么舍得骂我”的表情。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身经百战的Tarjei很明显不吃他这一套。

他翻了个白眼说道:

“Come on,Henrik,我们都知道,你不过就是来查岗没借口,在Siv的咖啡店顺了杯咖啡和一块没卖出去的蛋糕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拿的是没卖出去的?也许是我自己做的呢?”

Henrik妄图辩解一下。

 

“Oh~ Honey…….”Tarjei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你还不知道吗?”

“我应该知道什么?”Henrik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Siv开了一个油管频道,然后……会拍摄一些咖啡店的日常,所以你在咖啡店干的一些呃……我不会说是‘蠢事’但是的确不那么聪明的事情,都会被发布在她的油管频道上。”

“What!!!!!”

Henrik赶忙掏出手机,却被Tarjei阻止了。

 

“来不及了,她已经做了好几个月了,所以……在好几个月之前我就知道你每次带回家的‘惊喜蛋糕’其实不过是店里卖不掉的而已…….”

 

“……”

 

“不过从好的方面来看,她的油管观众不多,而且我已经原谅你的这种‘没什么必要的’欺骗行为了。”

 

“……”

 

——第二天晚上

Tarjei刚洗完澡,正准备上床睡觉,却看到Henrik一脸凝重的站在他面前。

 

“Tarjei Sandvik Moe.”

Tarjei被他这么连名带姓的一叫给叫愣住了。

“呃……有事吗?”

 

Henrik点点头说道:

“我有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要问你,这件事情很可能……很可能会改变我们今后的生活……但是在问之前,我希望你知道……我是认真的,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而且……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们是不是应该……”

 

“我愿意。”

Tarjei激动的上前抱住了他。

 

这回轮到Henrik愣住了。

“可是我还没问……”

 

Tarjei松开手,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

“傻瓜,你这么紧张兮兮的说了一堆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那……你真的同意了?”

 

“真的。”

 

“呼——太好了!Tarjei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

Henrik开心的抱着Tarjei原地转了一圈,然后拉着他走到已经设置好的相机前说道:

“来吧!对着镜头打声招呼吧!”

 

Tarjei脸上的笑意收了一些。

“呃……为什么?”

 

“你刚刚不是同意了吗?”

 

“同意什么?”

 

“同意跟我一起开一个油管频道啊。”

 

“……”

 

“怎么了?”

 

“没什么……”

 

第二天Tarjei弄清楚了Henrik的真实意图之后,仍旧同意了他的请求,但是奇怪的是Henrik的相机镜头却莫名其妙的碎了。

————————

Henjei文整理:

Henjei小甜饼:小甜饼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小短篇:  Summertime Sadness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再见,房间

生子文:Outlaws of love


小甜饼第二篇 也不知道谁才是交通恐惧症......

Henjei小甜饼:第一章


第二章  也不知道谁是交通恐惧症

 

告别了要赶回家的母亲,Henrik站在店里整理东西,顺便等Tarjei来接他。

他可能是有点恋物情节,这些年无论赚多少钱,都一直开着当年买的那辆红色特斯拉。

多少人要送车给他都被他拒绝了。

前妻曾经多次因为他的这辆车而跟他吵架,他也没有动过想换车的念头。

毕竟这辆车对于他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Tarjei也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换车,他只是笑着说习惯了。

其实他也说不太上来,可能只是觉得那辆车有太多的回忆了,又或者是觉得自己那些年改变的太多,不想忘记本心,所以才留下这辆满载着回忆的车。

但是不用说,那些回忆当中他最难忘记的,是和Tarjei相处的那一段段的时光。

虽然短暂,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却仍然历历在目,每次回想起来都能记起当初的心跳,冒汗的手心,还有无言的相视而笑。

 

那个时候他刚买车没多久,第一次开到剧组去,正巧Tarjei打电话给他问他拍摄的问题。

他脑子一热就问出了口:

——我开车去剧组,要不要载你一程?

 

他还记得电话那头的人怔忡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了声

——好

 

17岁的Tarjei在朋友们眼里是个很酷的男孩,他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和剧中的Isak不一样,他对自己的未来和自己的生活很有规划。

所以Henrik经常忘记了这个男孩不过才17岁。

或许他们之间那种莫名的情愫就是从那次开始的。

 

Tarjei坐在他的车里,不再是那个个性鲜明的成熟男孩。

他开车门的时候不小心夹到手,系安全带的时候把整条带子都抽出了一大半也没找着扣子,在Henrik在车流中穿梭,想秀秀车技的时候,他会紧张兮兮的靠紧后背,手紧紧抓着车顶旁边的把手,紧张的把双下巴都挤出来了。

他想嘲笑对方的过度紧张,但是那时脱口而出的话却是:

——你还好吧?别紧张,很快就到了。

 

他曾为自己开脱,也许是男孩的神色太慌张让他不忍心嘲笑。

可是后来才知道,这一次次的不忍心,不过是那颗在心头生根发芽的所谓爱情的种子,在不断地发痒罢了。

 

话说回来,这么多年过去了,那辆车大小维修也不下十余次了,现在仍能发动也已经是奇迹了,不过要不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他可能现在还不会动换车的心思 。

 

那天他在店里值完班,母亲想让他叫上Tarjei一起到家里吃个饭,算了算也是有段日子没有一起过周末了,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在家休息的Tarjei。

“Hey babe,我妈问我们要不要晚上一起在她那里吃个饭,你愿意来吗?”

 

“呼——Okay!那我们要带点什么去吗?我记得昨天你说Charlie好像送了你几瓶红酒?”听起来Tarjei好像在运动的样子。

 

“哦,对哦,那你来的时候带两瓶红酒来吧,我把酒放在车子的后备箱了。”

 

“Okay,see you then.”

 

“love you.”

 

本来应该是温馨而美满的一个家庭聚餐,但是当他和父母坐在客厅开心的聊着天的时候,他却接到了Tarjei出车祸的电话。

 

他慌张的开着母亲的车赶到现场,一到地方就看到Tarjei捂着正在出血的额头和交警说着话。

“Are you okay babe?你受伤了?叫救护车了吗?”

Tarjei和一旁的交警都被Henrik这紧张兮兮的表情给逗笑了。

 

“我没事,只是额头蹭破了点皮,没必要叫救护车的。”

安抚了好一阵子Henrik才冷静下来观察了一下现场,这才发现车祸并不严重,只是车子撞到了一旁的护栏,车灯碎了,车头瘪了下去。

看着他有些心疼的摸着车头瘪下去的地方,Tarjei有些不是滋味的说:

“对不起啊,把你的宝贝车撞坏了。”

Henrik愣了愣,听出了那语气中的酸味,顿时心里有些好笑。

“对啊,你把她撞坏了我又要拿去修了。”

 

Tarjei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

“Seriously?你还准备继续开这辆破车?”

 

“为什么不呢?”Henrik玩心顿起,他当然知道这辆车不能再开了,不过难得有机会他想逗一逗Tarjei。

 

塔爷此刻已经是一脸的WTF了。

“因为她好好的就在半路抛锚了啊!!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出什么故障啊?万一下次是你出事了怎么办!!万一下次她……她把你带到什么……什么河里去了怎么办?我跟你说我不管,你要是再敢开这辆车出门我就……我就……”

 

看着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塔爷,此刻额上出着血,刚刚因为惊吓而苍白的脸,此刻激动的涨红了,语无伦次的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下文,Henrik生出了些恻隐之心。

他今天才发现眼前这个成熟的男人,内心仍然还是那个18岁的有交通恐惧症的大男孩。

于是他上前抱住了因为过于激动,身体略微有些颤抖的Tarjei。

 

“我开玩笑的,你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怎么可能再留着这辆车用,而且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很可能不敢让你开车了。”

“……”Tarjei眯起眼睛,怀疑的看了眼Henrik认真说着情话的脸。

“你不觉得你反应过度了吗?不过是个小车祸而已。”

“……”

说他反应过度?也不知道是谁有交通恐惧症来着……

 

这么说来,其实这样的结局也算是有始有终吧。

Tarjei的这次车祸让这辆红色特斯拉正式寿终正寝了。

而那辆特斯拉刚买没多久的第一次修理正巧也是塔爷“贡献”的。

那个时候他刚满18岁,整日整日在各种party喝的醉醺醺的,Henrik偶尔也会和他参加同一个party,所以看到他那副烂泥一般趴在沙发上的样子,难免会动些恻隐之心。

不过这个说法被David狠狠鄙视了:

——我就躺在他旁边,比他离你还近呢!你怎么不送我?

 

这样的Tarjei当然不能送回他家,Henrik只好把他抱回自己家。

后果就是第二天宿醉刚醒的Tarjei,在看到红的人眼疼的特斯拉的时候,非闹着要Henrik教他开车。

于是特斯拉撞了树,Henrik也从Tarjei父母口中得知了他有交通恐惧症的事情。

不过至今Henrik都不明白,既然有交通恐惧症为什么Tarjei那天非要学开车呢?

爱面子的塔爷自然不会告诉他,学车什么的不过是让他们可以多呆一会儿的借口而已。

……

但是这样一来,家里只有一辆车了。

他和Tarjei去看了好几家店,参观了不下四次车展,对于买什么车仍然没有达成一致。

所以他现在出门,上下班,都要靠Tarjei大爷接送。

也就意味着他每天都要忍受塔爷那令人无fuck说的驾驶技术。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他就听见窗外传来一长串的鸣笛声。

这也是他最痛苦的地方,Tarjei总说自己走的是硬汉风,但是却老爱看爱乐之城这种爱情歌舞剧,每次来接他都得学高司令那个扰民的鸣笛方法,还美其名曰让他体验一把浪漫。

还好他提前收拾好了东西,连招呼也没打就赶紧从店里遁了出去,以免被不胜烦扰的店员们打出去。

——————————

Henjei文整理: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终于确定了......这个月底考试,你说这么折腾我是为啥?搞得我都一直不敢更长篇,对不住各位在等房间和生子文的亲,估摸着八月份会更新的~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 再见,房间





Henjei小甜饼 第一篇 什么?逼婚!

无脑甜一发,最近被虐的不要不要的,突然想起来我之前写了好几篇henjei都说要写番外然后都无疾而终了hhhh

所以这就算是以前写的所有henjei文的一个后续吧,设定是根据以前写的那篇喜欢为背景。

反正就是无脑甜蜜小剧场,不定期更新,献给所有被虐的不敢刷ins却仍然还在坚持的小仙女们~ Des bisous~

Henjei文整理:

久别重逢:喜欢     双向暗恋:路人     恋人未满:纯真      

拉灯的车zhen:Sleepover      RJ:Crazy in love 庆生文

Like A Star     chu男梗:Shape of you

发现我henjei全是rou

 ——————————

Henjei小甜饼第一篇  什么?逼婚!

 

“Henrik,你和Tarjei还好吗?最近你们都很少来店里了。”

Siv有些忧虑的看着自己慢条斯理的泡着咖啡的儿子。

 

“很好啊!”

Henrik转头对着满脸担忧的母亲笑了笑。

 

“你们正式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我在想……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

看着Henrik的脸色Siv斟酌着措辞。

“我也不是想要催你们……你知道的对于这些事,我一直是个很cool的母亲……但是我不确定Tarjei是不是也和你想的一样……你知道的,虽然你们俩你的年纪比较大,但是Tarjei他在很多方面比你要成熟很多……所以……”

 

“Okay,Mom,你究竟想说什么?”被一直围着自己絮絮叨叨的母亲给弄烦了的Henrik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转过身直直的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母亲。

 

“呼——”为自己儿子的不开窍叹了口气,Siv正色说道:

“我不想让你觉得我管的太多了,但是我现在真的很担心你和Tarjei的关系。你知道的有的关系不进则退……恋人做的时间太久了没好处的……”

 

“O—M—G—”Henrik一脸吃惊的看着她。

“所以你现在是在逼婚吗?”

 

刚准备反驳,但是仔细思考了下后,Siv只是耸了耸肩道:

“差不多吧,不算是逼你去结婚,只是希望你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件事,至少和Tarjei商量一下,看看他是怎么想的,况且你们俩都已经30好几了,我不希望你们俩因为沟通不够又出现什么感情问题。”

 

Henrik无奈地看天。

“Mom,我都说过了,我们俩对于现在的相处模式很开心,很舒服,真的没你想得那么……”

 

“我知道。”

Siv打断道:“我并不是说你们俩现在出现了什么问题,只是有些问题等到出现了再解决就晚了。”

 

“ehh……fine,我今天回去会好好问问他的,okay?”

Henrik有些不耐烦了,将站在咖啡机旁的母亲推到外面去。

“现在,可以不要一直围着我转了吗?”

 

……

虽然在自己答应了之后,一下午母亲都没怎么来烦他,但是她说的话一直在Henrik的脑海中回荡。

 

他对和Tarjei在一起的现状非常满意,他不再拍摄电影了,而是转行做起了编剧,偶尔会接一些短的微电影,或者是广告的导演工作,他也不在乎那些所谓的名声之类的了。

自从没了作为一个名人的压力,他的创作灵感又开始源源不断涌现出来了。

但是为了不和Tarjei分开太久他拒绝了许多请他当导演的邀请。

只卖剧本,虽然有点可惜,但是他和Tarjei都心照不宣地认为这是现在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Tarjei仍然在做演员,但是工作的舞台已经从影视剧转到舞台剧了,他还创了个油管频道,专门发他的舞台剧片段,出乎意料的得到了许多好评。

他还将自己那些年在外旅游的经历写成了书。

虽然卖的不错,不过……口碑却一般……

大部分人都认为他的游记就是一篇篇流水账……

如果不配上Tarjei的帅脸根本看不下去。

当然Tarjei绝对不会承认的


——那些人都是不懂艺术!!!说我书不好看的人,都是嫉妒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安抚的亲了亲满嘴薯片的小嘴,Henrik默默地继续写着他的新剧本。

Henrik从来不随便评价Tarjei的书,以免再次遭受到睡客厅沙发一个月这种惨无人道的惩罚。

 不过在他看来,写的好不好,卖的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大男孩就算再过十年还能像现在这样,啃着薯片,捧着手机,靠在自己肩膀上一边刷书评,一边中气十足的大骂那些给他差评的读者。


他不懂母亲究竟在担心什么。

自从经历过那些年分离的伤痛,现在他们对彼此都很坦诚,什么事情都会跟对方商量。

对于两人的关系,他们没有刻意隐瞒,但是也没有特意的去公开。

偶尔逛超市被人拍到或者是他去看Tarjei的舞台剧被粉丝看到,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去回应那些猜测。

他觉得这只是他们自己的生活,没必要给任何人一个交待。

不过母亲的顾虑也有她的道理,毕竟当初自己最低沉的那段时间,她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的,所以对些许的风吹草动都会有些担忧也属正常。

 

“Bye,Mom,别担心了,我会跟他聊聊的。”

母亲回家时,他亲了亲她的脸颊认真的说道。

————————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只爱陌生人

欠债Isak拳击手Even:You are the only exception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求婚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长发Isak: 再见,房间


henjei is real
不接受反驳

Lat.:

在一起吧🙈

J:

正看EVAK糖 反着看就是Henjei糖💅

-Julie本季的业务水平终于在这个油管视频里重新上线 这段数真是高半只脱圈的脚马上收了回来 大概真的是一辈子都嗑不了其他cp了👋

-反正就是半颗Henjei糖谁跟我说不是我都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了👋

纯真 Tarjei视角

接上一篇>>>>Henrik视角

就着之前写的(链接)>>>喜欢—Henjei的现实背景,如果两人在Skam之后没有形同陌路,会怎么样。

小短篇:   Coeur de chewing gum     Love is all I need

                 Shape of you 无脑爽    Henjei— Like a star

                 I'm not gay      Wander with me

                 庆生文 Crazy in love    

导演记者AU: Eat you up   吃醋番外  

德国骨科文: The Ghost of Stirling

双向暗恋文:路人 henjei

长发Isak文:再见,房间

——————————

 

Tarjei迷茫了

在公园里Henrik没有松开他的手,反而一直牵着他直到他到家。

可是除了牵手,什么也没有发生。

Henrik只是道了声晚安,转身拿出口袋里响了一晚的手机,皱着眉,边走边拨了个电话。

 

“Hi,Lea……”

 

他一直都是一个简单的人,想要什么就努力争取,所有的好恶都清清楚楚写在脸上。

可是唯独这次他做不到随心所欲。

因为他无法要求那个人为他做什么,同样也无法将他从自己的生活中分离开。

主动地牵一次手,仿佛已经是极限。

是那个人可以给他的最大安慰。

 

生活很快开始忙碌起来,Tarjei让自己尽可能的不去想这些事情,但是你不想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

看到Lea和Henrik的合照,Tarjei已经能够做到至少表面上处变不惊了。

实际上……

谁在乎实际上是怎么样的?

就连Henrik都不在乎,自己看到这样的照片是什么样的心情。

Tarjei惊觉自己竟然感到委屈。

嗤笑一声自己的傻气,摇了摇头专注于自己即将公演的舞台剧排练。

 

♪ 你心中一定有座浓雾的湖泊

  任凭月光再皎洁照也照不透

 

多日不曾联系的Henrik突然在舞台剧公演的前一天晚上发短信给自己。

 

——舞台剧要公演了吗?怎么都不告诉我?

——好好排练啊,我到时候会去看哦。

 

Tarjei很想回一句‘你别来烦我了好吗?’

可事实上,他只回复了一句

——Ok :)

 

他很想骂人。

明明先开始的人是他,可是到最后主动权却完完全全的落到了Henrik手上。

 

在床上瘫了一会儿,Tarjei突然坐起来,紧紧握住手机,点开联系人,盯着Henrik Holm的名字出神。

 

‘不管是告白也好,还是彻底的断绝来往也好’

‘只要我有勇气……’

 

最终他什么也没做。

因为楼下突然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

 

三短一长。

曾经Tarjei嘲笑过Henrik这种奇怪的叫人方式。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什么秘密情人。”

他还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如今这刺耳的噪音却变得如同圣歌一般动听。

 

因为是晚上,所以Tarjei没太在意自己的穿着,只穿着一件小熊维尼的T-shirt就出去了。

 

“Hi!”

Henrik一反常态的先开口了。

Tarjei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只能干巴巴的回了一句。

“hi……”

Henrik的目光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的侧脸,这让Tarjei有些坐立不安。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侧,摸到了几条在枕头上压出的纹路。

 

“在家休息呢?”

Henrik继续没话找话聊。

受不了他这种磨磨蹭蹭的性格了。

Tarjei转过身,直直的望向Henrik的眼睛,开口想说些什么。

 

♪ 你眼中闪烁湖面

  无边的温柔

  那波光在    诱惑

 

这不公平……

Tarjei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

Henrik的双眸如同头顶无尽的星空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嘴角勾画出一个温柔的弧度让Tarjei不觉有些沉沦。

而那眼神……

那如同迷宫一般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困惑和一丝不易察觉的喜爱,就连眼角的纹路都透露出了他此刻愉悦的心情。

可是这些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不论他们的心靠得有多近,他们的灵魂多么契合。

也改变不了Henrik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实。

 

♪  你已经有她就不应该再有我

    世界的纯真此刻为你有迷惑

    我想我应该轻轻

    放开你的手

    我却没有力气这么做

 

“Henrik……”

他最终还是开口了。

“我……”Tarjei有些哽咽。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见面了。”

 

 “为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Henrik的声音有几分颤抖。

 

“哈?你问我为什么?”

Tarjei有些恼火了,那些得不到解释的疑惑和得不到安慰的委屈,此刻全都冲进脑中爆发了出来。

 

“你tm天天在ins上跟女朋友秀恩爱你问我为什么?”

 

Tarjei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问道:

“Henrik Holm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等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算了,就这样吧。”

Tarjei下了车,没有发觉车上的Henrik突然松开了一直握着的左手。

一个方形的小盒子掉在了地上。

 

————

今天是公演的第一天,Tarjei很紧张。

不仅是因为这部剧他准备了很久,有点担心自己的表现。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Henrik说过他会来看自己的演出。

 

他很矛盾。

这场演出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他真心希望Henrik能够参与他人生中的每一个重要的瞬间。

可是那晚之后,他不确定Henrik还会不会来了,因为是他亲口说的:

我们还是不要继续见面了。

 

Henrik没来。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在心里嘲笑了一番自己的反复无常,Tarjei忍不住还是刷起了手机。

如果这个时候他刷出了哪怕是Henrik跟Lea出去玩儿的合照也好。

至少他能够彻底死心了。

可是什么都没有。

没有解释没有缘由。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认为Henrik已经决定彻底的离开自己的身边了?

 

……

今天是最后一场公演了。

Tarjei不抱着任何的杂念演好了自己的角色。

看着台下欢呼的观众。

他有些欣慰,却又感到些许悲哀。

      

看,至少我还有我的梦想。

 

回家的路上,Tarjei再次路过了那个公园。

那逐渐趋于平静的内心,再次汹涌澎湃起来。

这份不平静,驱使他走向了那条宁静的小路。

身旁郁郁葱葱的大树成为了最好的保密者。

Tarjei突然想到了那个夜晚,自己平生第一次因为牵手而紧张到颤抖。

毫无目的单纯出于纯真的内心,才是让他颤抖的元凶。

那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面对自己的真心。

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走着走着,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姿态各异,却都满脸幸福的情侣们,Tarjei有些后悔一个人来这儿了。

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打算赶紧离开。

可是没走几步,右手却被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掌包裹住了。

 

他惊讶的转头。

身边是一个带着墨镜和帽子的高个儿男人。

“Henrik?你在干什么?”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谁,或者说,在手被握住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是谁。

“Shh——”

Henrik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快步往前走。

 

熟悉的路线,Henrik带着他走到了他家门口。

“Henrik……”

Tarjei真的累了,他不愿意再费尽心思去猜Henrik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

 

“我分手了。”

 

“Tarjei,我分手了。”

 

一切真情明了,余下的不过是爱到浓时的必经步骤。

 

Henrik似乎是做足了准备,这让Tarjei有些羞恼。

好像只要他一开口,自己便会主动献身一半。

不过羞涩与疼痛只是一时的。

被欲望所填满的快感,让Tarjei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和父母住在一栋房子里。

汗水滑落胸膛,流经那处火热,让本就烈火燎原般凶猛的快/感来的更加猛烈。

喘息声,拍打声,谁在轻声安慰着,谁又在放肆呻吟着。

 

待到一切归于平静,

自此,皆大欢喜。

 

看着Henrik头上包着厚厚纱布的滑稽样子,Tarjei莫名的想笑。

 

“怎么弄的?”

他轻声问道,声音因为用嗓过度而有些变调。

 

“……说了你不准笑。”

 

“好,我不笑。”你刚刚把我折腾的那么惨,不笑就怪了。

 

“那天……我来找你,你跟我说以后不想见我了……我很伤心,开车回去的路上……因为要捡个东西然后方向盘歪了,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上……不过你不用担心……”

Tarjei变得有些惊恐的神情,让Henrik突然想起来他对交通事故有恐惧心理,于是又补充道。

“我没有撞到人,当时其实我是踩了刹车的,但是因为方向盘歪了所以最后还是撞到了护栏……”

Henrik的解释因为Tarjei突然凑上来的吻而停了下来。

 

缠绵而缱绻的一吻结束,Tarjei突然想到:

“捡东西?什么东西不能停下来再捡?”

 

Henrik突然露齿一笑,起身在床下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方形的盒子,递给Tarjei。

 

“打开看看。”

 

Tarjei有些惊悚的看着他。

“你该不会打算这么敷衍的跟我求婚吧?”

 

Henrik上床,把明明激动到脸红却依旧嘴硬的男孩抱进怀里。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Tarjei瞥了他一眼,但是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起来。

打开之前,他想:

无论是什么,他都会开心的抱住身旁的男人,然后给他一个吻,

告诉他——我爱你。

 

“生命是一种不确定,平静的等待,一种重生。”

 

Henrik很庆幸自己选择了重生。

————————

终于,勉强,圆回来了......我知道我是第二篇必毁梗......我打算把这篇写长一点儿,后面再写几篇henjei小甜饼,安慰我的blx。

我一天都在纠结要不要写Tarjei视角……
后面的歌词好虐啊……
我要狠狠撒一把狗血才能圆回来




这个歌词有问题,后面一句应该是


你已经有她就不应该再有我

世界的纯真此刻为你有迷惑

我想我应该轻轻放开你的手


我却没有力气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