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喜欢 henjei

想了想要不要放上来因为觉得手机码字写的不太好……
但是还是放上来了,明天最后一天就不用从早到晚上课了
———————

henrik视角

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
从离婚到现在
他觉得自己失去了创作的能力

也许这能力从他结婚之后
就开始渐渐消失了

在和妻子生活的三年中
他创作了一部电影和一部短片
却都惨淡收场
人们对他从期待到失望
再到现在的无视

一切的一切 驱使他回到了家乡
奥斯陆

整日整日的呆在家里
所有来看望他的人都劝他不要太难过

时间久了
他觉得 也许……
自己确实是有点难过吧
可是他却也想不出来究竟是哪里难过
为什么难过

他并不是接受不了失败的人
也并不是放不下一段感情的人
和妻子离婚一年半之后才停了工作
原因并不像外界猜测的那样复杂

或者说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
这样的黄金年龄停下来

他想了很久
在朋友的婚礼上终于想通了

Tarjei
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没有开口叫过这个名字

他们年轻的时候就不太玩儿的到一起去
可是自己却总是不由自主的要靠近
哦,对了
就像是趋光的飞虫
在他眼里,那个人一出现
就立刻吸走了整个空间的亮光

更别说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于是他想到了第一次见面时自己说的话
Hello

我们应该多见见
他是这么说的。

于是他们现在躺在Henrik房间的床上
四肢交缠

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三天就见了五次面
而其中有三次都是直接从床上交流开始
另外两次分别在车里和朋友派对的厕所
所以这五次见面几乎都没有语言交流

Henrik很享受这种毫无负担的关系
刚结束一段失败的婚姻
他最不需要的就是羁绊和约束
但是每一次接触
Tarjei的沉默都让他忐忑

诡异而和谐的关系就这样持续着
直到有一天母亲突然问他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他才惊醒

Tarjei在人生的顶峰的时期
陪了他将尽一个月

你开心了很多
也许你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母亲这样说

他不知道为什么
把身旁温暖的身躯紧紧搂入怀中
却无法填满他空虚的心
也许是因为眼前温顺乖巧的Tarjei让他不安
有种山雨欲来之感

他知道彼此间的关系
就像是面对面的站在独木桥上
目的相反
必须要有一个人掉下桥才能通过

他不会让自己掉下去
这么多年他有多风光就有多拼命
他大概也知道Tarjei陪着他耗费光阴的原因

但是他不敢想
也不敢提
他给不了任何期待
也给不了任何承诺

直到Tarjei一声不吭的离开奥斯陆的那天
连签离婚协议的时候都没有动摇过的灵魂
在那一刻
在体内如同被撕裂般抽痛

他才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想要的是什么
为什么总有那么一点点的难过

TBC

果然写崩了

评论(1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