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chito

Es muss sein.

Evil in the night Chapter 3(完结)

拖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再也不瞎挖坑了……另外心理学的东西都是我瞎写的,看个乐呵吧,❤️送给还呆在坑底的evak迷妹们~

预警:内容涉及到skam主要人物死亡,而且有点三观不正……别打我
————
接上一章车chapter3

自从和Even复合之后我就很少做梦了,当然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每次做完梦之后我都会非常焦虑,情绪极度不稳定,Even虽然学过心理咨询,但是他说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工作了,所以每次看到我梦到那些可怕场景之后无比崩溃的样子,他都会很自责。
他没有表现的很明显,但是我很清楚地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强烈的愧疚。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当初把我约出去而又没有及时赴约,以致我被人绑架而自责,还是因为看到我如此痛苦,却无能为力而自责。
我有时也会想如果把这一切怪到他的身上会不会好受一些,但是我立即又意识到如果我当初没有那么任性的不听一句解释就和他分手,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的事情了。
这样一来我对于那些医生所说的“有助于恢复我记忆”的梦境,渐渐失去了耐心, 我想不出来我必须恢复记忆的理由,既然Even是救了我的那个人,那么另外一个还没找到的人肯定就是罪犯了。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愿望的满足。

也许是因为我对于现状十分满足,所以那些令人害怕的梦境才久久没有来侵扰我吧。
听到浴室的水声,有些忍不住尿意,我晕晕乎乎的从床上爬起来,进了浴室。
“今天我要去一趟警局。”Even站在镜子前一边刮胡子一边说道。
“又去?”
即便还未完全清醒,我也对此表现出了十分的厌烦。

“恩,昨天下午打电话跟我说他们在现场找到了一些新的线索,要我去辨认之类的。”

“新的线索?那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
上完厕所洗手池被Even挡住了,于是我正好顺势赖在他的背上闭目养神。

“哎,你洗手了没?”
“没洗。”
“真脏,快把手洗了。”

——————

真脏。

什么?

我说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粘糊糊的泥巴......脏死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些?

Jonas!小心!

———

“Isak?Isak!”

“啊!什么事?”

也不知道怎么了,在Even背上靠了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

“你怎么这么能睡?站着都能睡着。”
Even把脸上脖子上的胡渣都刮干净了,整个人清秀如同19岁的青少年,此刻正用他那双澄澈的眼睛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似乎仍旧没有从睡眠的状态中出来,一时间失语了。

他像是心情很好,捏捏我的脸便回到卧室换衣服。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想到:
“Even,你……那天来救我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来救的我吗?还是说还有其他人?”

我知道他不爱提起那件事。
果然Even皱起了眉头。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没……没有……”
对着他突然阴沉下来的面孔,我撒谎了。

“我只是……听你说要去警察局就……突然想到了。毕竟当时的情况那么危险,你一个人把我救出来,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听完我的解释,他脸色好看了些。

“运气好罢了。”
说罢,他用一个吻结束了这场令我忐忑不安的对话。

望着Even出门,我没有如同往常一般呆在家看电视,而是拿出他给我买的新手机,叫了一辆车,出了门。

可是当一切准备妥当,车子也到了家门口后,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

我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Even之外,我谁也不认识,谁也不记得了。
这个事实令我突然不安起来。

我逼迫自己克服恐惧迈出家门,在手机上搜索新闻中有关发生大火的住宅信息,很快就找到了“Valtersen一家葬身大火,儿子去向不明”的新闻标题。

“先生,你知道这个房子的地址吗?能带我去吗?”

——————
司机把我送到路口就走了,这一片区域都几乎没人居住了,远远望去一片萧条,那场大火不仅将我们家的房子烧的面目全非,就连邻居家也被波及,栅栏,墙壁都被烧黑了。

“Isak?”
我正准备往前走一个声音叫住了我。我刚回过头,一个身影就冲上来抱住了我。

“噢!天呐!你还好吧!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们都很担心你!你现在住在哪儿呢?要不要来我家住?”

“等等等一下……”
我被她一连串热情的提问给弄晕了。

“请问你是?”

看见她突然僵硬的脸庞,我发现自己有些不太礼貌,于是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听完她有些发愣,几次试图张口都没说出话来。

很久没出门我对于外面的温度还是不太适应,冷风一吹就感觉脊背发凉。

“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你知道周围有什么咖啡店之类的吗?”

我们最后没能去成咖啡店,而是来到了她的家里。

“这么说你对于过去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不是不记得而是……更像是很混乱。就好像脑子里有很多散乱在各处的拼图,而我只能拼出一小块一小块的记忆。”

她垂下了肩膀,看上去有些失望。

“我本来以为找到你就能知道他的下落了。”

“他?”

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亚麻色的长发沮丧的垂在脸颊两旁。

“他已经失踪了快一个月了Isak。”
她的声音开始哽咽。

“我不知道还能找谁……我……他那天说要去找你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

“等下,你说他去找我?”
脑海中的某个记忆拼图似乎快要拼上了。

“他是谁?”

她抬起头,通红的面颊上被泪水刻出两道透明的痕迹。

“他叫Jonas!Isak!他是你最好的朋友Jonas,oh god……你居然把他给忘了……”

Jonas……

我看着她近乎崩溃的样子,下意识的说道:
“Eva?你是Eva.”

————————
头好疼……

谁来救救我……

Jonas,远处Jonas在和谁争执着。

“……我不敢相信竟然是你……你知不知道……”

“……我没想伤害他……”

他们离得太远了,我听不清……

挣扎着爬行了一段距离,终于可以听清楚一点了。

“跟我去自首吧……”

“……”

“你是不可能囚禁他一辈子的!你还不明白吗?”

“……他还爱我……”

“这根本就不是他爱不爱你的问题!你还不明白吗?早在你当初不断对他打骂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决定要离开你了!”

“……如果不是你们劝他他根本不会走!”

“天呐,你把他都打的进了医院难道我们还能放任不管吗?”

“……我那时候病了……现在我已经能控制了,我的病已经好了……”

“……原不原谅你是他的事,但是现在,你必须要去自首。”

“……好……”

站在Jonas身前的男人身后好像藏着什么东西,我抓着旁边的树干勉强站了起来。
在看清那个东西的面目之后我用尽了全部力气喊到:
“Jonas!No!”


泥土湿冷,我感觉意识正在一点点流逝……

“Isak,我来救你了……”

骗子。

“Isak,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不……不要。

“Isak,我是Even,我来救你了。”

Even……是Even。

“Isak,我们安全了,你得救了。”

得救了……

是Even救了我。

黑暗中有潺潺的水声流动……

什么东西被抛入了水中,水花声响彻整片树林……

—————
“先生,到了!”

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刺入我的耳朵,把我从梦中唤醒。

“唔……到了?”

我下了车花了一分钟的时间反应现在所在的位置。

上午出门前仍旧让人感到温馨安全的屋子,在夕阳的残照下却令我生出了些惧怕之感。

傍晚的空气比晨间更冷,周边的树林里蛰伏着某些黑暗生物,他们和我一样都在等待。

只是他们在等黑暗降临,而我在等一个答案。

这个答案必须马上做出,并且全权由我自己决定。

……
“Issy,我回来了。”

Even手上拎着大包小包从门口进来。

“我买了很多菜,你上次不是说想吃小豆蔻吗,我也买了两瓶,以后早上烤面包可以撒点在上面,你以前啊最爱这么吃……”

他念叨了半天,我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怎么了?”
他放下手里的袋子,谨慎的看着我。

“今天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看了他一会儿,说到:
“我都知道了,Even。”

他面庞紧绷,嘴唇有些颤抖,却仍然试着挤出一个微笑。

“是吗?”

“我都想起来了,Jonas,我,和你。”

我的话一说完,他像是一下子被抽掉了灵魂一般,任由手中的袋子掉在地上,各种食材撒了一地,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
“既然你都想起来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了。其实今天警察叫我过去是通知我明天带你去指证犯人。”

“他们应该是找到了……Jonas。”

“......Even.”
看着他颓丧的脸,我莫名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自首吧。” 我叹了口气,想到这么多年他的痛苦不一定比我这段时间承受的少,我就没由来的心软了。

“如果你现在去自首,我可以原谅你,哪怕……你杀了Jonas。”

我以为我的宽容可以换来他的坦诚。却只见他涣散的双眸渐渐变得阴沉,整个人散发着森然的戾气。

“原谅我?哈Issy,你真是天真的可爱。”

“什么?”

他嗤笑一声,走到我面前,眼中暗藏的不是愤怒而是悲哀。

“你真的认为Jonas是我杀的吗?”

“不是我认为,而是事实如此。”
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

他像是没听到我说的话,自顾自的继续道:
“我从头到尾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就是你。我的确是绑架了你,但是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做出任何伤人性命的事情,哪怕Jonas来救你被我发现了,我也只是把他打晕了,想把你带走。”

他的神情虽然有些疯狂,但却不似作伪。

“那究竟是谁……”

等等……

————
“我跟Eva求婚了。”

“我答应了她,等把你救出来我们就结婚。”

“Isak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你不想永远得到他吗?

——你不想幸福吗?

—————

“不……”

“事情发生到这一步都是因为你。”

“不……”

“Jonas晕倒了之后,我害怕你不跟我走,所以想对你下暗示,让你以为是我救了你……你很容易的就接受了暗示,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这之后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晕过去的Jonas推进了河里。”

他露出一个有些残忍的笑容,而我已经不敢细想当时的情况了。

“与其说你是把他当成我推进了河里,倒不如说你是因为得不到他,所以潜意识里早已有了杀机,借着我的暗示便顺从自己的本心罢了。”

“……”
我僵硬的杵在原地,承受着记忆恢复随之而来的毁灭性的打击。

他又靠近了几分,顺手将我抱住。

熟悉的体温,有规律的心跳,温柔的耳语……

“忘记吧,忘掉这一切,让他们替你承担罪孽,你只要清白无辜的和我在一起就好了。”

——————

“Mr. Valtersen,你确定这位就是凶手吗?”
大胡子警官皱着眉头似乎在质疑我的判断能力。

“我确定,我都想起来了。”

他紧紧的盯着我,试图从我镇定自若的神态中看出一丝破绽。

“好吧,谢谢您的指认,我们会继续调查的,如果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证据……应该就可以结案了。”

“好的,谢谢您。”

我缓步走出审讯室,在某个办公室门口,听到刚刚那个大胡子警官大声地抱怨:
“绝对有问题!这个受害者的证词不可信!他很可能是受到了胁迫,或者是误导!我跟你说那个同为嫌疑人的Even绝对有重大嫌疑!”

“行了行了,人家当事人都指认了,也没什么板上钉钉的证据,你就别这么较真了,这个案子那么多媒体关注,上头给了不小的压力,没什么疑点早点结案也好。”

……
我无声地在心底嘲笑了这些庸碌无为的警察一番,便迫不及待的朝门口走去,这里的空气让我不断回想起Jonas肿胀的脸……

迈出警局大门,门口围着不少的记者,而这些人都无视了我的存在,把他们的炮筒指向了一个新的目标。

Jonas的未婚妻,Eva。

“您好!请问您怎么看待自己的未婚夫绑架好友的行为?”

“您跟他相处这么久难道没有看出一点端倪吗?”

“这件事情您是否事先有所察觉或者您是不是早就知情?”

……

人群中的Eva看到了我,红着眼哭着喊着向我的方向挤来。
我从没见过她这么憔悴的样子,红肿的双眼,苍白的面颊,身上的大衣也在人群中被挤得斜挂在身上。

“Isak!我求你了!你替Jonas说句话吧!你知道的!他是去救你的!他是你最好的朋友啊!Isak!”

“Eva……这些都不重要了。”

“不!你去跟警察说!我求你了!我不能接受……他明明是去救你的……你不能这么对他……”

“Eva!你冷静一点!Jonas的死……我很遗憾,既然他已经死了……如果这么说能够给你一丝安慰的话……我原谅他了。”

Eva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想她一定是被吓坏了,不然她怎么会突然惊恐的指着一脸慈悲的我说,是我杀了Jonas呢?

一辆银色的轿车停在马路对面,我远远瞄了眼车牌,是我刚刚叫的车,我挣开人群的束缚,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
Even还在警局接受讯问,但是有了我的证词,基本上晚上就能回家了。离开了警局,我就像发条断掉的玩偶,摊在副驾驶上头脑一片空白。

车子在路口红绿灯前停下,从后视镜远远的可以看到Eva仍旧无助的站在原地被一群记者围攻。
那些恶意的揣测,疯狂的问题,一个个如同核弹被抛向无辜的她,而我竟然心中升起一丝嗜血的快感。
虽然逃脱了罪责,我想我终归是不幸的,无论是那个残破的重组家庭,疯狂的母亲,还是纠缠不休的前男友。我的人生似乎看不见一丝光亮。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放弃光明,投奔黑暗。


🎶Baby,your love is a crime. Danger by day but you ‘re evil in the night.

评论(8)

热度(24)